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五百二十章 高特之死(大雾)

第一千五百二十章 高特之死(大雾)


                “是我啊,是我啊,亲爱的吴,难道你不认识我了?”

就在我眼前,有一头泪流满面的黑sè大猩猩在手舞足蹈,企图向我述说着什么。

我:“……”

“真的认不出了?是在开玩笑吧,你是在和我开玩笑吧,一定是这样对吧。”这头猩猩脸上两行泪水变得更加汹涌。

“当然了,怎么可能忘记呢,啊哈哈哈~~~~”我哈哈大笑起。

“我就说嘛,只不过是半年时间而已,就算你的记xing再怎么不好,也不可能忘记才对,啊哈哈哈哈~~~”

对方也跟着抬头tingxiong,一手撑腰一手挠着后脑勺哈哈大笑。

这样看去,就好像两个傻子一样。

“说起,猴子你……”

“是猩猩啊混蛋!咦,等等,吴,亲爱的吴,你在做什么,为什么忽然向那边的卫兵招手,虽然或许不关我的事但总觉得有不详的预感,啊,她们过了,卫兵过了,你们想做什么,有话好说,你们知道我是谁吗?不知道不要紧,你们知道我的妻子是谁吗?说出可别吓的tui软……”

穿着衣服的猩猩第六感到是格外敏锐,眼看一队卫兵在我的招手下走过,立刻察觉到了什么似的慌张起。

“抱歉,这里有一头猩猩跑出了。麻烦你们将它赶回森林吧。”

为首的卫兵队长。我有点印象,应该是负责冒险者乐园安全工作的第十大队队长西格丽玛的手下,说起因为冒险者乐园那帮混蛋平时老是卖萌胡闹,以至于锻炼出了第十大队的卫兵们普遍不苟言笑,认真执法的xing格,也只有这样才能让那些家伙老实下,所以说……

“谨遵您的命令,长老下。”

眼前的女罗格板着脸。将我的话一丝不苟的执行下去,使了个眼神,她身后的队员们就将眼前这头大猩猩架起了。

“等……等等,等等等等,一定是哪里搞错了吧。”大猩猩挣扎起,当然他不敢用力,要是弄伤了这些可爱的罗格卫兵们,不说其他人,他的妻子第一个就不放过他。

“没搞错吧,刚刚你不是已经承认了是猩猩了吗?”我不解的看着他。

“完全搞错了啊!猩猩只是我的外号。倒不如说就是你这家伙给我取的,我是高特啊,高特!!!”

大猩猩高特再次泪流满面,真佩服他的泪腺。只要是为了彰显存在感,作为悲剧人物吸引观众的目光,全天二十四小时都能火力全开。

偏偏又生了一张正经威严的国字脸,短发竖起,下巴留着一小撮整齐的胡渣,板着脸。ting起xiong膛的时候,看起不是一般的帅气和有男人味,仿佛有王霸之气从身上散发出,绝对会被不明真相的观众当成是哪里的大人物。

我觉得丽娜大姐当初一定就是被他的外表欺骗了,才会嫁给他。

“你……真的是高特?”我不大确信的看着对方。

“真的是啊混蛋!”

“有什么证据?”我冷冷的看着他,这年头冒牌的家伙可不少,指不定这家伙是地狱势力为了打入营地内部而变成的。

“看我这张脸啊。一定能认出吧!”

“抱歉,最后一次见到我的兄弟高特时,已经是三年前,在他的追悼会上了。”我默默背过身,抹了抹眼眶里的湿润泪光,抬头望着天空,碧蓝的天空下,高特竖起大拇指,带着爽朗笑容的背影是如此的让人怀念。

“咦……咦咦?我三年前就已经死了吗?!!”对方发出不可置信的惊呼声。

“没错,事故就发生在一场下着小雪的夜晚。”我的声音,忽变得低沉嘶哑起,带着一丝难掩的哽咽。

“漆黑寂静无人的街道上,在那仿佛野兽巨口一样深处,忽然传细微急促的蹬蹬脚步声,声音越越近,借着阳台上投下的微弱火光,我看到了高特狼狈的身影,从脚下的街道一闪而过,怀里似乎抱着什么,脸上染满了鲜血,而在他的身影刚刚掠过不到一秒,紧接着又有几个méng着脸,穿着黑sè紧身服的黑衣人,手中持着染血的锋利匕首经过。”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被追杀,怀里抱着的究竟是什么,但是我敢肯定,他们这一定是在追杀我没错。”高特大猩猩已经完全入戏,紧张的握起了拳头。

“没错,身为高特的好兄弟,我怎么能坐视他被追杀不管呢?”

“吴,我没有看错人,你果然是个嘴硬心软的家伙。”

“于是,穿着一身睡袍,在阳台上举着高脚杯,dàng漾着里面鲜红yu滴的葡萄酒,对着血月自饮自酌的我,一口气将杯子里的葡萄酒喝干。”

“就是这种气势,快点去救我吧。”

“然后重新倒满,向月干杯。”

“快点去救人啊,我就要被追上了混蛋!”

“不,不是说就能壮胆吗?我这也是为了等会能够更加勇猛的将你救下。”

“哦……哦哦,原如此,抱歉,我误会你了。”

“足足喝了三大瓶,二十四满杯,我才意犹未尽的站起。”

“喝太多了吧混蛋,而且还意犹未尽!!”

“换上我平时战斗的铠甲,披上披风,将武器架上的丈二蛇矛一把抓起。”

“哦哦,终于要出手了吗?”

“想了想。我又放回去。换上另外一把青龙偃月刀。”

“什么都好,快点出发吧!”

“又想了想,我干脆两把一起带上。”

“发挥双倍战力吗?我感觉我似乎要得救了。”

“就是这时,我忽然察觉到刚才喝酒,出了一身汗,沉思半个小时后,我放下武器,解下披风。脱下铠甲,去洗了一个澡。”

“完蛋了,敌人已经追上了!!”

“洗完后,我感觉全身舒畅,战斗力能够百分之两百的发挥出。”

“原如此,看是我误会了,你真的打算去救我啊,这样一肯定能赶上对吧。”

“然后看到天sè已晚,景sè难辨,战斗多有变数。恐敌人设下埋伏,于是我穿上睡袍,睡了一觉,敬候天亮。”

“咦……咦咦。我们不是好兄弟吗?这时候不是应该奋不顾身的出发才对吗?”终于察觉到剧本不对的高特大猩猩用颤抖的目光看着我。

“睡到第二天下午,我立刻起chuáng,马不停蹄的漱洗打扮,填饱肚子,喝一杯下午茶,修剪草坪。喂好bo利,穿上铠甲,披上披风,操起两把武器就杀了过去。”

“bo利是谁啊bo利!是你的兄弟重要还是喂好bo利重要!!!”

“明明我已经那么努力的赶过去了,但是,在到达战场以后,你还是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

“真的已经……无法挽回了吗?”高大大猩猩otz中。

“我伤心的抹了一把泪。正想转身离开……”

“等等,好歹也帮我收个尸,就地埋了也好啊混蛋。”

“忽然间,地上传一声微弱的shēn吟。”

“哦哦,峰回路转,莫非我有救了?”

“我连忙回过头,发现倒在血泊之中,我的好兄弟高特向我颤抖的伸出了手。”

“我不忍心看到他这副模样,狠狠心,转身就咬离开。”

“喂喂喂,等等啊,别立刻就走啊混蛋,你的好兄弟正在伸手向你求救,说不定他还有救,就算救不了,也一定有重要的话要交代啊!!!”

“开玩笑的。”

“别在这种沉重的时候开玩笑啊混蛋!”

“我连忙走上去,握住了他的手。”

“咳咳,他吐出几口血,看着我,用虚弱的声音说道,兄弟,其实在三天前,我就已经知道我命不久矣了,天命难违啊。”

“我神sè悲哀的回道:没错,兄弟,其实我也感觉到了,所以就算我再怎么努力的赶过救你,也无济于事,无情的死神一定会想尽办法将你带走。”

“咦?总觉得这段对话很违和,好像是在为某个人拖拖拉拉的救援而开脱,才硬加上去似的,是我的错觉吗?”

“但是,我死而无憾,我的兄弟高特,眼神虽然虚弱,却坚定无比的这样对我说道,然后,他将颤抖的手缓缓伸入怀里,那是他一直保护着,不惜生命,甚至被打倒在地上,奄奄一息也没有让敌人得逞的东西……”

“为了守护什么而誓死战斗到底,这才是真男人啊,有这一句话,我这辈子值得了。”高特大猩猩为自己感动的抹了抹泪眼。

“这样说着,他从怀里掏出一根稀巴烂的香蕉,交到了我的手上。

“为什么是香蕉而且还是稀巴烂的啊啊啊————!!!!!”

“这个……就交给你了……我的好兄弟,请帮我……种在地上……我的坟墓前……待年花开……一定……一定能结出很多……很多小香蕉吧,这样说着,他淡然一笑,带着死而无憾的笑容离去。”

“为什么我要为了一根香蕉死而无憾啊!我的生命到底有多不值钱!这一点是哪里搞错了吧!!”高特泪流满面,不可置信的抓着我的衣领拼命摇晃去。

“你最喜欢的不是香蕉吗?”

“话……话是这么说,但是再怎么喜欢也不可能为了一根香蕉而丧命吧。”

“原如此,你所谓的喜欢,觉悟就是这种程度吗?”我将衣领上的手拍开,不屑的看着他。

“那个高特,我的好兄弟。可是为了香蕉。什么都不顾,我现在可以肯定了……”

大手一指,直指着眼前的高特。

“你,是冒牌货!”

“什……什么?!!!!!”

“哪怕是一根小小的香蕉,也是香蕉树含辛茹苦,经过数年的生长,不断吸收水和营养,好不容易才凝结出的精华。如果是我的好兄弟高特,一定会这样对我说,然后一脸感动的将吃剩的香蕉皮小心翼翼收集起。”

“我……我……”高特如遭雷击,连连踉跄的退后着,最后一屁股坐在地上,面庞扭曲,显然是在做着ji烈的思想挣扎。

“没错,我就是那个高特,为了香蕉可以不顾生命的高特啊啊啊!!!”忽然,我所认识的高特复活了。他站起,摆出一个顶天立地的姿势,仰天大声怒吼道。

“那个拼命保护香蕉的高特,不是别人。就是我,我不是冒牌的,我就是那个高特!”

“这样才对。”我泪光闪烁的看着眼前的好兄弟。

“也就是说,你为了保护香蕉,在三年前就已经死了。”

“没错,我其实在三年前就已经死了!”

“现在站在我面前的。是个不折不扣的冒牌货。”

“没错,三年前已经死了的我,怎么可能再出现,现在的我一定是假货,人啊,快点将我这个冒牌货带走!!”

“顺便一说三年前的托付,其实我一直很想告诉我的好兄弟……”

“想说什么。说吧。”

“香蕉是不能直接那样种的。”

“竟然会是这样!我说为什么我的坟墓前面迟迟没有长出香蕉树,原这就是真相,太可怜了,我真是太可怜了。”

“另外,在你死后的第二天,我就帮你报仇了。”

“真的?”

“当然了,虽然说你偷香蕉的行为是不对,但是水果店的老板竟然雇人硬生生将你打死,手段实在是残忍之极,罪不可赦,得知真相的我当时就怒火冲天,带人将那水果店封了,老板也被关到牢房,下半生都会在那里度过。”

“真是太感谢你了,不愧是我的好兄弟,但是为什么呢,明明已经大仇得报了,我的心里还是有一股淡淡的化解不开的忧伤?”

“安心吧,在那边好好过,我会经常给你寄香蕉的。”

“那就麻烦你了,好兄弟,丽娜一定很伤心吧,劳烦你告诉她,我在那里过的很好,让她不用担心。”

伤心的流着泪水,已经知道自己是冒牌货的高特大猩猩,在卫兵的押解下一步一回头的离开,背影是那么的伛偻,沧桑,落寞。

“不对啊混蛋!!!!!!!!!”

数分钟过后,不知道怎么摆脱卫兵的高特气冲冲的杀回。

“我是真的,真的高特,虽然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那时候明明已经死了,但我就是真的高特啊!!”

“哦?证据呢?”我漠然应对道,话题兜了一圈,似乎又回到原点了。

“我喜欢香蕉。”

“这个不不能当做是证据吧,喜欢香蕉的又不止你一个。”

“我喜欢丽娜。”

“这算什么证据,只会嘴巴上说说谁能也能做到。”

“我,喜欢luo奔。”

“这个……到的确是独一无二的证据。”对方这样一说,就算是我也找不到任何借口为难了。

“哼哼,这下你没话好说了吧,吴。”

“好吧……”

“没办法,为了证明身份,我也只能勉为其难的拿出事实证明了。”

“不,等等,真的不用了,我已经相信了。”

眼看高特大猩猩做出一副脱衣服的姿势,我连忙罢手,虽然没其他人看着但并不代表你就可以做这种瞎狗眼的举动。

“混蛋,你是在小看我的觉悟吗?我可是天下第一的luo奔男高特啊啊啊!!!!”高特将xiong襟一扯,大声怒吼道。

“你只是单纯的想要找借口luo奔一下而已吧混蛋!”我也跟着怒吼。

“冰尖柱!!!”与此同时,除了我们两个之外的第三道吼声也出现了。

然后,在高特脚底下,一根巨大的冰柱破土而出。正中做仰天怒吼威武状的高特的裆部。

他保持着这个姿势。眼球一副要凸出的样子,张大嘴巴,口吐白沫,缓缓倒了下去。

“真是千钧一发,差点又让这个笨蛋做出傻事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身后的卡丽娜大姐,擦了擦额头的香汗,朝我嫣然一笑。

“吴小弟,前两天就听到你回的消息。抱歉,这几天忙,一直没能去看你。”

“丽娜大姐哪里的话,是我失礼了,应该带着维拉丝她们去拜访你的才对。”我连忙摇头,面对眼前极具大姐头气质,xing格温柔而爽朗,行事干脆利落的丽娜大姐,我可不敢得意忘形。

“去精灵族过的还好吗?维拉丝她们怎么样了?听说你在那里遇到了不得了的大事,究竟是怎么回事。快点和我说说。”

丽娜大姐不愧是直xing子,刚见面就噼里啪啦的问东问西,眼眸中酝酿着浓浓的关怀之意。

可怜的高特,还躺倒在地。一脸痛苦的捂着裆哀嚎。

“的确是发生了一点事,这个说就话长了,丽娜大姐现在不忙吗?”我反问道。

“正好有点时间,呼呼,最近真是累坏了,真正接管了这份工作。才知道平时阿卡拉大人,凯恩大人,以及琳娅和莱娜她们,究竟有多厉害,我真的是完全不行啊,哈哈哈。”

这样说着,丽娜大姐自嘲的发出一连串清脆笑声。能够如此坦然的承认自己远不如琳娅和莱娜这两位晚辈。真心的佩服感叹,没有丝毫嫉妒,在正是丽娜大姐的人格魅力所在。

“丽娜大姐只是刚刚接触而已,很快就会上手的。”我微微一笑。

“那么这样说,丽娜大姐是打算回营地了?”

“嗯,考虑了很久,也和伙伴们商量了,最后决定下了。”卡丽娜微微点了点头,眼中无限的感慨,似乎在述说着这个决定,她吓的并不容易。

“嗯,还有点时间,我们找个地方坐下好好聊一聊吧,我可是很想知道吴小弟在精灵族的情况哦。”说着,她伸手温柔的mo了mo我的头,所有人里面,也就丽娜大姐以及莎尔娜姐姐喜欢对我做这个动作。

“这家伙怎么办……”我的目光落到躺在地上的高特大猩猩身上。

“这笨蛋……以前明明没那么猖狂的,就算要做那种丢脸的事,也会独自一个人跑到冰河去……可是自从回到营地后,就越发明目张胆了。”卡丽娜叹了一口气,将躺在地上的丈夫提起。

“大概是回到家里,野xing回归了吧。”我转过头,偷笑不已。

“我啊,觉得应该是被吴小弟带坏了。”丽娜大姐冷不防的就将矛头指向我。

“冤枉啊,我可没教他做这种事。”

“没错,丽娜,luo奔是我的爱好,谁也不能控制!”高特一脸坚定的握拳说道。

“你这家伙还有脸说话,嘿哈!!!”

哦哦哦,见识到了,正宗的猛虎式落地摔。

好不容易被扶着站起的高特大猩猩,被抓狂的丽娜重新摔倒在地上,并用十字锁骨技死死的固定住,将四肢扳成一个奇怪的形状。

“认输……我认输……”高特不断发出杀猪式的哀嚎求饶道。

“好像就是从遇到吴小弟之后,这家伙就越发肆无忌惮起了。”一边继续冷酷的扳着高特大猩猩的骨头,丽娜大姐一边面带让我战栗的温柔笑容,这样说道。

“有……有这回事?”我装傻了。

“其实就算是这样,到也不能说是吴小弟的错,这家伙啊,本的xing格就是这样,只不过是遇到吴小弟以后,好像就扔掉了身为一个人类的某种重要的东西。”

“咦……咦咦?到底是什么东西呢?”我笑的额头一个劲冒着冷汗。

其实我是知道的,那种东西,美名其曰:节操。

“算了,也不是什么坏事,每天都过的开开心心,比什么都重要不是吗?”

这样说完,丽娜大姐微笑着,双手一用力,顿时传一声骨头的清脆咔嚓响声,随之,高特失去了挣扎,缓缓倒下,一半的灵hun都从嘴里跑出了。

抱歉了,高特,好像是我害了你,让丽娜大姐的s之hun苏醒了。

片刻之后,我们到一间酒吧,在角落里做好,高特大猩猩立刻将上半身瘫倒在桌上,一副“终于活过了”的模样。

随便点了一杯果汁,我回过头,正迎向卡丽娜大姐的盈盈笑脸。

“怎么样,吴小弟,在精灵族过的如何,有没有和她们的女王陛下好好交流,加深感情?”明明是不怎么喜欢八卦的丽娜大姐,一谈到我和阿尔托莉雅的事情后,却意外的劲了。

“这个……我和阿尔托莉雅的感情本就不错。”我摇头苦笑道,虽然说经过这次事件以后,的确好像是又加深了那么一点点。

“我的事待会再说吧,放心,会如实交代的,先说说丽娜大姐你们吧。”感觉苗头不对,我连忙转开话题。

“我和高特的话,刚才不是已经说吗?已经决定留在营地,不会再离开了。”丽娜大姐端起杯子,缓缓品着里面的果子酒,微笑道。

本,丽娜大姐和高特大猩猩的任务,只是协助维拉丝她们,准确说是协助小幽灵快速升级,仅此而已,可是接下发生的水晶碎片事件,以及联盟最隆重的神诞日,丽娜大姐都展现出了非凡的才能,让阿卡拉动了心思,神诞日过后,就立刻提出了希望高特夫fu留在营地的请求。

作为一个冒险者,一个历练的数十年,骨子里以及根深蒂固,流淌着战斗血液的冒险者,丽娜大姐心中的mi茫可想而知,这样真的好吗?留在营地,自己真的能胜任这份工作吗?数十年拼上生命的战斗,以第三世界为目标,这些东西,早就已经化为了每一个人的本能。

所以,明知道退回,可以不用再继续残酷的战斗下去,不用去无法回头的第三世界,可以享受和平的生活,但是,已经到达第二世界哈洛加斯的冒险者们,一百个人里面,也未必会有一个愿意选择回到营地。

并非不知道回到营地的好处,而是他们的骨子里,灵hun里,都已经深深刻上了冒险者这个职业。

“阿卡拉奶奶没有强人所难吧。”看着丽娜大姐复杂的神sè,我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在我心目中,那只老狐狸可是为了达到目的,会不惜使用一些奇怪手段的家伙。

“当然没有,阿卡拉大人十分尊重我的决定,并没有从中干涉什么。”丽娜大姐用力的摇了摇头。

“这样就好。”我松了一口气,就怕老狐狸用了什么手段,让丽娜大姐知道,而导致两者产生了间隙,到时候夹在中间,我可就不知道该帮谁说话好了。

“不过老实说,真的是花费了一番很大的功夫,才决心下。”只有少数几个可以倾吐对象的丽娜大姐,似乎打算好好将心理憋着的事情发泄出一般,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感谢书友【mhlynoon】童鞋的打赏,暗灭这个月的成绩不是很好,小七正失落着呢,啊哈哈~~~!。

< href="http://">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