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四百九十章 【一丁点】的温柔

第一千四百九十章 【一丁点】的温柔


                第一千四百九十章

的温柔

“凡……”

什么……声音?

“凡……凡……你醒过了吗?凡?!”

耳边响起一声声熟悉的呼唤,让我强忍着疲惫的侵袭,撕裂黑暗,缓缓地睁开了双眼。

映入眼中的,是一片模糊的昏黄光线,以及阿尔托莉雅朦胧的面庞。

“太好了,凡,你没事真的太好了。”

还没等视线变得清晰,脑袋就被从枕头上搂起,陷入了柔软之地。

嗯唔……阿尔托莉雅的香味……

虽然没有完全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一半的感觉,依然残留在那个奇怪的梦中,梦里究竟看到了什么,已经模糊不清了,这种空虚感是怎么回事,就好像遗忘了十分重要的东西。

不过很快,内心的空虚和失落感,就被吾王的温柔怀抱所填充,让我安心的将脑袋拱了拱,寻找着更加舒服,更加能够感受到被柔软和幽香包裹的姿势,合上双眼。

好一会儿,阿尔托莉雅才松开了我的脑袋,重新放在枕头上,明明刚才睡的很舒服的柔软枕头,现在却变得生硬搁头了,果然是有对比才知道差距。

“抱歉,失态了。”阿尔托莉雅轻轻用手的抹了抹两边眼角处,昏黄灯光下,她的眸子变得晶莹闪烁,轮廓变得更加柔和,美的有点不像话。

“怎么会失态呢,现在的阿尔托莉雅,简直美极了。”如此美好的气氛下,我也忘乎所以的伸出手,在阿尔托莉雅精致小巧的面庞上轻轻摩挲。

“还能说出这样的话,看我也能稍微安心了。”掌心明显感觉到了阿尔托莉雅的脸颊一阵发烫,不过,她并没有害羞的躲开。

“还有,现在的凡可没有这个资格说我。”

“咦,怎么说?”我迷惑的看了她一眼,就见吾王也学着我的动作,将小手伸上,在我的脸颊上面温柔抚拭着。

纤细的五指以及手心,轻轻碰触着,所过之处一片冰凉,让我舒服的眯上了眼。

不对,印象之中阿尔托莉雅的小手,并没有如此冰凉,而是暖暖的才对,我回想着以前和阿尔托莉雅手牵手的触感,立刻反应过。

然后收在阿尔托莉雅脸颊上的手,在自己的脸上用力擦了擦,也是一片冰凉,不仅是脸上,手臂也是。

“我……”我不可置信的看着手上的湿迹。

“凡在睡觉的时候,一直流着泪。”阿尔托莉雅轻轻说道,顿了顿,似在犹豫着该不该说出一样,最后,她还是补充了一句。

“感觉……像是十分悲伤和怀念的泪水,梦到了什么吗?”

“我……梦……”我依然呆呆的看着手,那种若有所失的空虚变得更加强烈。

“如果记不起的话,请不要勉强自己。”阿尔托莉雅紧紧握住我的手,让我忽地回过神,望着她,看到她脸上露出温柔美丽和坚定笑容,这样说道。

“对于我们说,现在最重要的不是一起向前看吗?”

“嗯,说的也是。”

我重重的点了点头,阿尔托莉雅这一句话,将我从破碎记忆的漩涡中拉了回,心中的空虚感也消散不少。

是的,我现在可是有吾王这样优秀的妻子,还有维拉丝,莎拉,琳娅等等,难道她们的存在,还不足以填补这股空虚?自己究竟还要奢求到什么程度才肯善罢甘休?

所以,我现在要做的,绝不是为区区一段破碎模糊的梦境而犯愁,而是更加,更加努力的向前走,为这些重要之人开辟一个幸福的场所。

“谢了,阿尔托莉雅,你说的没错,我们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一往无前的一起向前走。”

“凡,光是知道可不行,得说到做到。”我的话不知道触动了吾王哪条神经,让她的金色呆毛急速晃动,用生气的目光看着我,道。

“我觉得,凡不是

向前走,而是

向前走。”

“这个……咳咳咳,也太说的太严重了吧,而且我可没那么容易倒下,阿尔托莉雅,你应该多相信这一点才行。”

“那种情况下,能够冷静得下相信才怪呢。”

吾王恼怒的瞪了我一眼,就好像是妻子在担心着喝醉酒,胡言乱语的笨蛋丈夫。

随即,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叹了一口气,目光柔和下看着我。

“总之,凡,你没事真的是太好了,现在,先安下心,好好休息一会儿吧,我去和其他人报个平安,不过……”

她的目光似乎在我旁边飞快掠了一眼,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没说什么,轻轻地握了握我的手,转身离开。

等等,我已经昏迷了多久了?维拉丝她们怎么样了?那之后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我是怎么从艾利亚斯的灵魂侵占中逃生,艾利亚斯又怎么样了?

诸多的疑问在脑海里徘徊,我张嘴欲留住阿尔托莉雅的离去身影,并试图从床上坐起。

可就在这时,一阵猛烈的眩晕感袭,让我察觉到了自己现在的精神究竟有多么虚弱疲惫,简直比当初和痛苦蠕虫哈里路一战之后也好不了多少,难怪阿尔托莉雅没有继续将刚才温柔关切的责备话语说下去,大概也是察觉到了我现在的身体状况。

这样想着,听到门轻轻被关上的吱呀一声,我迷迷糊糊的闭上眼睛。

要是能继续梦到刚才那个梦就好了……这一次,一定要牢牢记住。

不对!

虽然是很想倒头就睡,但是床里面的那只手臂,在刚才不经意的轻微一挪之间,所感受到的异样感,却让我怎么也无法安心下。

沉默了许久,我突然一把掀开被子,露出紧紧将我另外一只手臂抱住的凶手。

哦哦哦,犯人竟然是一只幽灵!!

难怪刚才阿尔托莉雅在离去前,目光往这里瞟了一眼,原是因为小幽灵在这里啊,这笨蛋圣女,也不知道这样抱着我的胳膊睡了多久,久到我刚才醒的时候,自然而然的将她当成了手臂的一部分,完全没有察觉到。

被掀开被子,感受到些许凉意的小幽灵,像慵懒的小猫一样,伸了一个可爱懒腰,揉了揉眼,迷迷糊糊的睁开了那双闪烁星辰光辉的银色眸子。

然后,一眨不眨的和我互瞪着。

“睡醒了,小猪圣女?”我先反应过,好气好笑的伸手在她小巧鼻子上捏了捏。

本以为这高傲娇蛮的小圣女会立刻生气的咬我一口,说她才不是小猪,是伟大的圣女殿下,区区佣人也敢以下犯上什么的。

没想到,她依然在愣愣的盯着我不放。

然后,“哇”的一声哭了起,飞扑上紧紧地将我搂住。

“乖,不哭不哭,究竟是……是怎么了?谁欺负我的小圣女了,告诉我,我帮你报仇,去将那家伙揍成猪头。”我一头雾水的抱住小幽灵,轻柔的拍打着她的后背。

“小凡,大骗子。”小幽灵一边哭的稀里哗啦,一边抬起头,用警惕骗子的目光看着我。

“我怎么就突然成了大骗子了?”我更加迷惑了。

“还说不是,明明就长着一副猪头模样,分明就是想不帮本圣女报仇对吧。”

“咦……咦咦,我?”

我第一时间反应过,自己不但成了骗子,还被骂猪头了,虽然长得的确平凡了点,再加上周围有拉尔卡洛斯这些也就只能靠着一张帅气点的脸在存在感十足的本德鲁伊面前抢抢镜头的路人甲乙丙,这么一对比之下,的确是其貌不扬了点,但是也不至于被说成猪头吧。

然后仔细琢磨了一下小幽灵的意思,才发现她真正的意思是,欺负她的犯人竟然是我!骗子猪头只不过是附带引用吐槽,于是稍微安心了一点。

话说我安心个屁啊,这可真是名副其实的躺着都能中枪,我就一直昏迷我什么时候欺负她着了?

将我一脸迷茫的傻乎乎样子,小幽灵将稀里哗啦的泪脸在我胸膛上一擦,轻柔无力的小拳头不断捶了上。

只要不是咬,一切都好。

“笨小凡,蛋小凡,明明让本圣女担心的要命,竟然还敢露出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我……我的确是不知道啊。”我哭丧着脸。

“不知道也要知道!给本圣女立刻知道,然后谢罪!”

“你这是强人所难,怎么可能立刻知道。”

“小凡才是大笨蛋,这种事情biu一下就可以做到了。”

“那你教教我biu一下的办法。”

“问?”

“哈?”

“你这个笨蛋佣人,还真是笨的无可救药,不知道就不会问本圣女吗?”小幽灵终于无可奈何的露出鄙视目光。

我当时就给跪了,爱丽丝大人,您就原谅一时睡糊涂的无能佣人我吧。

于是,在小幽灵的简单解释下,我终于知道她现在哭鼻子的原因了。

原在艾利亚斯入侵灵魂的那一刻,对此特别敏锐的小幽灵就察觉到了,想要从项链里出看个究竟,并赶跑入侵者。

可是,无法从项链里面出了,艾利亚斯的禁术,让她无法出,眼睁睁的看着艾利亚斯入侵。

等障碍消失以后,就看到奄奄一息,随时都可能嗝屁的我昏倒在地。

结果这笨蛋幽灵还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我会安然无恙,艾利亚斯消失去了哪里,甚至在我昏迷的这段时间,也陪着我一起睡,根本不知道过了多久啊!!!

“你……还真是个没用的圣女啊。”这一下,我反过捏着小幽灵的柔软脸蛋,报复说道。

“不过,谢谢了,为我那么担心,我的小圣女果然最可爱。”随即,我在小幽灵的抗议声中,紧紧的将她搂了起。

“才才才……才不是为你这样的区区佣人而担心呢,哼。”这小圣女听了我这么动情的话,立刻就脸红傲娇起。

“只不过是……是因为笨蛋佣人如果不见了,就没有人伺候本圣女了,所以稍微有一丁点,一丁点的关心而已。”

“是是是,一丁点就一丁点吧。”

“完全没有把本圣女的话听在心里吧,完全没有吧!”小幽灵恼羞成怒。

“这么没有,不是一丁点吗?”

“这口吻嚣张的真让人生气,明明只是个没有用的佣人,区区笨蛋小凡而已!”被我抓住了主动权的小幽灵,这时候也只能不断抗议。

“是是是……嗯……”我已经疲惫的睁不开眼了。

!#

< href="http://">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