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四百二十八章 小亚瑟王的黑历史?

第一千四百二十八章 小亚瑟王的黑历史?


                第一千四百二十八章小亚瑟王的黑历史?

“哭够了?”

耳边的稚嫩哭声终于缓和下,搂着小亚瑟王,我小心翼翼的问道。

“没有哭,本昂才没有哭哒。”

狠狠擦了一把眼睛,这小家伙一下子从我身上跃下,站在地上,高举胜利之剑指着我,通红着眼大声反驳。

“好吧,没有哭,没有哭就是了。”

自觉做了亏心事,我顺着她的话哄道。

“总之,我们先回玛德雅聚落再说吧。”

看看天色,我建议道,小家伙已经现身,又找到了一座十分可疑的石碑,感觉就像是停滞了好几天,完成度还是0的任务,突然一下子就蹦到了90,让我大脑嗡嗡作响,适应不过。

得先回去整理一下头绪才行,最重要的是从这小家伙口中,套出事情的真相,究竟变异小矮人,和她,和那座石碑是否有关。

我会告诉你其实最主要的是我不知道回玛德雅聚落的路,所以必须赖上小亚瑟王?

擦干眼睛,这小不点王不理我,对我的话也不置可否,小小的身影嗖地一蹬,化作无声的脱弦利箭窜出。

我连忙跟在她后面。

不一会儿,玛德雅聚落遥遥在望,前面的小亚瑟王停了下。

我识趣的屁颠屁颠凑上去,像是对待老佛爷一般,恭敬的将她捧在手上,轻手轻脚的放在身后的斗篷帽子里面,还好,她并没有反抗,那从鼻子传出的一声娇腻轻哼,仿佛在说,算乃这个笨蛋坐骑机灵哒。

所以说不能做亏心事啊,这人一旦做了亏心事,被抓住了把柄,做牛做马已经是最轻的惩罚了。

回到聚落,和莱娜以及希尔曼雅汇合,在婉转的打发了索马科村长后,小亚瑟王立刻从身后蹦了出。

“亚瑟王殿下贵安,希尔曼雅向伟大的您致敬。”

虽然不是第一次见到亚瑟王,但希尔曼雅的反应依然是那么的夸张,小家伙刚刚跳出,她就连忙单膝跪下,致以最隆重的问候。

“贵安。”

小亚瑟王微微欠身,一点也不觉得别扭,似乎觉得享受这样的隆重礼仪,是理所当然般,好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

每每见此,我心里就会生出一股去捏她的脸蛋的**,我这个人,没什么缺点,就是见不得别人装模作样,把气氛搞的异常严肃。

不过有鉴于刚才把这小家伙弄哭了,心里还内疚着,只能作罢。

“尊敬伟大的亚瑟王殿下哟~~”

为了从她口中套出话,我不惜男儿尊严,堪比韩信胯下受辱的凑上去,搓挪着双手,朝小家伙点头哈腰第一个劲的笑。

“哇,好恶心哒,笨蛋坐骑变奇怪了哒。”

没想到,明明连希尔曼雅的跪礼都心安理得的接受,我只不过是弯个腰,卖个笑,这小家伙就十分夸张的哧溜一下退后十几步,宛如我是洪水猛兽般,用惊恐的目光看着。

莫非,我已经是一个连亚瑟王都要害怕的男人了?

虽然心里这样安慰着自己,但是莫名的悲哀,还是涌上了心头。

我在这小家伙的眼中,恐怕和黄段子侍女和三无公主在我的眼中,也查不了多少吧,一样的嚣张无理,一样的不把主人放在眼里吧。

如果哪一天,黄段子侍女或者是三无公主,突然像我现在这样,对我讨好的弯腰卖笑,我的反应绝对会比小亚瑟王还要夸张,所以她现在的心情我很,真的很懂。

正因为懂,才悲哀,什么时候,我竟然和黄段子侍女三无公主一个样了?这不是会被人落下有什么样的主人就有什么样的侍女这样的口实么?

“别这样说嘛,我不是你最重要的坐骑吗?”忍住眼眶滚滚的悲哀泪水,我露齿一笑,继续凑上去讨好的说道。

没想到弄巧成拙,似乎又让这小家伙回想起了刚才在迷雾外围时,我说过的让她另找其它坐骑的那句话,怒火一下子又噌噌的冒出了,手中的胜利之剑高指着我。

“骗子坐骑哒,大骗子哒,本昂才不会再上乃的当了,大骗子,大骗子坐骑,乃素大骗子坐骑哒,本昂不要理乃哒。”

希尔曼雅和莱娜惊讶莫名,不知道这是上演哪一出。

“哥哥,究竟是怎么回事,你又惹亚瑟王殿下生气了吗?”莱娜轻轻侧着美丽的面庞,疑惑问道。

“这个……咳咳,刚才不小心把话说过了。”

我觉得这种时候,有必要向另外两个女孩求助,于是故里咕噜叽里咕噜的将在迷雾外头的对话告诉她们。

“哥哥,你真是……”莱娜捂着脸,叹了一口气。

“亲王殿下,这样的话对亚瑟王殿下太失礼了。”

就连一直对我尊敬有加的希尔曼雅,语气也变重了。

“喂喂,现在不是声讨我的时候吧,我早就认错了,拜托了,帮我想个办法让这小家伙消消气吧。”

我看了坐在角落,背对着我一言不发,明显在怄气的小亚瑟王一眼,回过头,向她们露出求助目光。

“这个嘛,唯有二字,真诚,让亚瑟王殿下感受到哥哥的道歉诚意的话,以亚瑟王殿下的心胸,应该不会再生气下去。”莱娜想了想,道。

“难道我现在还不算真诚?”

我无辜的眨了眨眼,就差没在左右瞳孔里显示出真诚两个大字。

“哥哥平时是怎么和亚瑟王殿下相处,或者说,做什么时关系最亲密?”军事莱娜,再次给我指点迷津。

“哦哦,莱娜,你这样一说,我似乎有头绪了。”我一拍掌心,恍然大悟。

“既然知道的话,那就快点去吧,不要让亚瑟王殿下再生气了。”莱娜含笑的目送着哥哥大步前进的声音。

然后,她的耳中传了如下声音。

“小亚瑟酱,不要生气了,,蹭一蹭,增加亲密……”

“噗咻——噗咻——”

片刻之后,某人走了回,用极其惨烈的声调对她说道。

“莱娜,我去试了,结果被刺了,你看,额头上还喷着血。”

莱娜:“……”

“除此之外的办法,没有了吗?”

“等等,让我想一想……对了,有了,就是这样,哈哈哈,谢谢你,莱娜,多亏了你。”

握着莱娜的小手,激动的上下摇晃了好几下,我重拾信心,向小亚瑟王那边走去。

“哟,这边的小美女,一个人在玩吗?真是太可怜了,不如一起去洗澡吧,教你狗刨式的进阶游法——熊刨式如何?”

将从卡洁儿的床上换下的一朵半凋零红玫瑰,叼在嘴里,我单手扶墙,支撑着倾斜的身体,另外的手将额头上的刘海轻轻一扬,雪白的牙齿以及忧郁的眼神,同时闪过亮光。

怎么样,我这无师自通的……

“噗咻——噗咻——”

“多啦莱娜,我又被刺了。”

哭丧着脸,顶着犹如鲸鱼喷水一样不断冒着血柱的脑袋,我抱向莱娜的香软娇躯,痛诉小亚瑟王胖虎的罪行。

“哥哥……一直就是这么和亚瑟王殿下相处的吗?”莱娜无言的看着我,不知为何,散发出一股强大魄力。

“这个……差不多……大概……就是这样吧。”

顿了好一会儿。

“亚瑟王殿下……还真是大人有大量啊。”突然,莱娜莫名的这样感叹了一句。

“这就是人类所说的虎落平阳被犬欺吗?亚瑟王殿下真是太可怜了。”希尔曼雅也在擦拭眼角的泪光。

老虎是谁?狗又是谁?!

“所以说……”两股极具压迫力的气势,同时锁定在我身上。

“哥哥,这次请老老实实的向亚瑟王殿下道歉吧。”

“亲王殿下,请务必好好照顾亚瑟王殿下,不要再欺负她了。”希尔曼雅单膝跪地,深深地低下高傲的头颅,似乎只要我一摇头不答应,她就立刻以死进谏,刎颈当前。

“可是我刚才就已经道歉了,不管用啊。”我尴尬的挠了挠头。

“那就继续道歉,无论什么条件都答应,直到亚瑟王殿下原谅为止。”两个女孩异口同声道。

我:“……”

于是,在傍晚回到精灵王城。

远远的,西露丝她们就听到一阵奇怪的声音。

“吾的坐骑,不要停下脚步,冲哒,杀哒,将敌人统统斩光哒。”

“谨遵您的命令,王!”

轰隆隆的脚步声响起,大门一下子被打开。

“王,敌方势力的前锋将领出现了。”迎头恰好遇到一脸愕然的黄段子侍女,我连忙发出警报。

“没关系哒,有本昂在,区区将领,不在话下哒。”小亚瑟王端坐在我的头顶上,挥舞着胜利之剑。

“可是王,这样一也不过是斩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局面。”我觉得有必要提醒一下,黄段子侍女虽然是个胆小鬼,但是发飙的话战斗力也不容小视,这家伙是属于悟饭的类型。

“没办法,侧面绕进哒。”王侧头一想,立刻命令道。

“遵命,绕行。”

我刚转过身,发现三无公主冒着无存在感气息,神不知鬼不觉的从旁边飘过。

“王,不好,左侧也有埋伏,我们被包围了。”我神色一肃。

“另外一边,快,坐骑动作快点哒,只要绕道前敌后方,我们就能反包围哒。”王果断将剑一挥。

我连忙转身向另外一边,可是就在前方不到两米远的地方,死狗正大口大口享用着它的烤鱼。

“王,不好了,敌人已经孤注一掷,将用充作干粮的的牲口,堵住了我们的右侧。”

“被完全包围了哒?”王深深的蹙起眉头。

“王,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我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空隙,小声建议道。

“闭嘴,笨蛋坐骑,胆小坐骑,本昂手下,无后退之匹夫哒。”王露出决然的神色,高高举起胜利之剑,就要发出冲锋的口号。

就在这时,身后的大门再次被打开,阿尔托莉雅回了。

“太好了,王,我们的援军到了。”我喜出望外。

“一切都在本昂的运筹帷幄之中,就是现在哒,士兵们,为了精灵族的荣耀,冲锋哒!!!”王抬头挺胸,傲娇不可一世。

“但是王,援军突然反戈了,她们被敌人收买了,背叛了我们!”

我见不得小家伙得意,立刻急忙说道。

“什……什么?!”终于,王的脸色变了。

“王,这样一,我们已经被四面包围了。”我继续危言耸听。

“可……可恶,本昂英明一世,历经无数战场,从未有过一败,没想到最终……最终竟然是败给了自己人哒?”王不甘心的紧握着胜利之剑。

“让大家久等了……咦,发生什么事了吗?”

又是后知后觉的维拉丝,从厨房里出,看到外面一副诡异的气氛,困惑的把头轻轻一歪,仿佛有双毛茸茸的小狗耳朵在抖抖去,迷糊可爱的样子萌爆了。

“不好,那不是我们的后勤官吗?”见维拉丝出,我脸色一变,还嫌不够的煽风点火。

“没想到……没想到隐藏在敌人幕后的真正首领,竟然是我们的后勤官。”

“这就素所谓的宿命吗?再一次……再一次的……”王的神色黯然,伤感,悔恨,但是目光依然坚定。

“坐骑,我问乃,乃可愿与本昂同生共死哒?”

“当然不愿意。”我顿了顿。

“在我死之前,谁也别想碰王一根毫毛。”

“好,杀。”

王轻轻的点头,然后,将高举的胜利之剑向前一挥,简单,淡然的轻轻从唇中吐出两个字。

我看了看前面的黄段子侍女,她已经反应过,将足有一人高的朝阳之剑背在背后,面带恭敬的对着我微笑,仿佛在说,欢迎回主人。

回你那绝对会被砍的,鬼才会去!

我骂骂咧咧的瞪了她一眼,目光侧移,落到三无公主身上。

感受到我的目光,这小公主漠然的转过身,面对着我,手中还捧着一杯茶。

看似毫无防备,但是!!

别大意了,且看看下面,那长长的雪白长袍下面,隐约露出的一双红色公主鞋,此时,正像即将点球的射手一样,不断活动着脚腕!

好恐怖,为什么我的侍女一个两个都那么恐怖。

目光迅速挪开,落到身后的阿尔托莉雅,这个敌人不予考虑。

最后,落到还在大快朵颐着狗盆里的烤鱼的死狗。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