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四百零五章 红b泥好,红b再见

第一千四百零五章 红b泥好,红b再见


                第一千四百零五章红b泥好,红b再见

“希尔曼雅,真的是你吗?好久不见了。”见到人,我心里一惊,但随即开心的笑了起。

还记得收集水晶碎片的任务么?当时和我们一起行动的jing灵族大队第三中队长,希尔曼雅,不过在那场与最终幕后boss再生妖塞尔森的碰撞之中,希尔曼雅失去了恋人,以至于好一段时间里,这个连看到路边的huā儿枯萎也会心疼的善良nv德鲁伊,被仇恨所méng蔽,所幸也没有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情。

最后,在干掉塞尔森之后,准确说,应该是第一次试图用大自然的和平之戒干掉塞尔森未遂之后,希尔曼雅就因为感动于我不辞辛苦帮她复仇(?),而宣誓效忠,要成为我的追随者,当时迫于她万念俱灰的绝望气势,我也只能答应了。

简单说就是这么回事。

希尔曼雅的目光里,也闪烁着ji动之sè,上前几步,深呼吸了一口气,便在我蛋疼忧郁的目光中,单膝跪下。

“主人,您还记得希尔曼雅,真是太好了。”

“这个……希尔曼雅,当初不是说好了叫我亲王殿下就好了么?”见维拉丝她们神sè古怪的看着我,我泪流满面。

当初和她们提到过这件事,所以大家也知道希尔曼雅的存在,同为nvxìng,十分的同情她,不过可没提到主人这个字眼啊。

“是的,亲王殿下。”

希尔曼雅果然改口了,她还记得这件事,大概刚才那一声主人,只是为了向所有人宣布她现在的身份而已。

“起吧,以后不用行这样的礼了。”见希尔曼雅还恭谨的低头,跪在地上,我连忙说道。

“如您所愿,亲王殿下。”

希尔曼雅闻言站了起,还是行了一记庄重卑谦的主从骑士礼。

头疼啊,当初将她jiāo给阿尔托莉雅果然是明智的选择。

我颇为苦恼的捂着额头,偷偷看了阿尔托莉雅一眼。

看出我的疑huò,阿尔托莉雅微微一笑。

“希尔曼雅可是十分有能力的助手,老实说,我还真不想让她离开,不过我想,凡现在可能会更加需要她。”

“嗯?”我顺着阿尔托莉雅的目光,看了身后nv孩们一眼。

“jing灵族范围辽阔,有一位优秀的导游兼护卫,是十分明智的选择,抱歉,克罗蒂亚,不会怪我擅做主张吧。”

“不,哪里,希尔曼雅大人能够一起帮忙的话,那真是太好不过了。”

克罗蒂亚连忙行了一礼,对于眼前的jing灵nv王,深知她的才能,力量和威望,克罗蒂亚内心满是仰慕和惶恐,自己何德何能,能够得到nv王陛下的道歉。

听了阿尔托莉雅的话,我心里一想,也是。

希尔曼雅的实力也不俗,记得第一次遇到的时候,就已经有伪领域中级的实力,现在一看,已经达到高级境界了,提升的不可谓不快,看她这一年并没有沉浸在悲哀之中,而是化内心的悲哀为力量,狠狠磨练了一番实力。

伪领域高级的境界,虽然不是卡洛斯西雅图克那种鬼才,但是这股力量也足以站在暗黑大陆的实力金字塔上层了,多了这股力量保护维拉丝她们,我心里也能安心不少。

而且,更加重要的是,希尔曼雅是jing灵,而且貌似还是贵族的身份(听情报无孔不入的黄段子shìnv这样说过),形容的俗气一点,希尔曼雅就是这里的地头蛇,有她在,无论是这份实力还是这重身份,都能避开或者解决很多克罗蒂亚所无法解决的问题,让维拉丝她们能够真正的享受到这次jing灵族之旅的乐趣。

看看希尔曼雅现在的样子,至少从外表看上去,她已经从痛失恋人的打击悲哀之中,缓缓走了出,重新变回了那个热爱生命的善良德鲁伊,只是瞳孔深处更多了一份成熟和稳重。

“的确如此,希尔曼雅,我能将她们的安全jiāo给你吗?”

犹豫片刻,我点了点头,点着身后的nv孩们,对希尔曼雅郑重问道。

“以生命和荣耀起誓,就算是变成一具尸体,我也要挡在她们面前。”希尔曼雅比我更加郑重决然道。

“这也太夸张了。”我微微苦笑起,自从那以后,希尔曼雅对其他的生命热爱不改,但是对于她自己的生命,却似乎变得轻视起,老是说出这种一点也不像夸张和开玩笑的话。

希尔曼雅身为德鲁伊那股淳厚清新的大自然气息,以及善良的xìng格,很快就得到了nv孩们的认同,变得熟络起。

而和她将的同伴克罗蒂亚,两人似乎也蛮对眼的样子,毕竟罗格弓箭手身为亚马逊的分支佣兵,对于森林也同样有着十分强烈的亲近感,这点相似之处,很快就让两个守卫找到了共同的话题。

“既然如此的话,克罗蒂亚,这段时间,就麻烦你跟在维拉丝姐姐她们身边,保护她们吧。”

坐在梳妆台前的莱娜,总算在琳娅的帮忙下,将被我nòngluàn的长发梳回去,这时候转过,对克罗蒂亚笑道。

“这……这个……”

没想到莱娜会突然说出这样让人mo不着脑袋的话,克罗蒂亚一时之间慌了,不知所措的看着莱娜。

“抱歉,一直忘记跟大家说了。”莱娜双手合十,抱歉的朝大家低下头。

“刚才和雅兰德兰nǎinǎijiāo谈的时候,雅兰德兰nǎinǎi已经说了,在jing灵族这段时间里,她会给我安排专mén的护卫。”

听到莱娜这样说,大家都释然了,尤其是克罗蒂亚。

这样还解释得通,毕竟说,莱娜和阿尔托莉雅有很多不同,阿尔托莉雅到联盟,根本不需要联盟派出护卫,有哪个人不长眼敢去招惹有着大陆双子星号称,实力高深莫测,兼之两套神器套装加身的jing灵nv王?

而莱娜,却是个手无缚ji之力的柔弱见习预言师,jing灵族当然要为她安排护卫,不容有任何的闪失,这可是关系到面子以及两族关系的大事,就算阿卡拉派老酒鬼担任莱娜的护卫,雅兰德兰这边也会再安排一些其他人手,以确保万一。

“那护卫人呢?怎么没见?”我东张西望,不满的嚷嚷道。

岂有此理,莫非是跑去偷懒了?想到这里,我顿时火冒三丈,hún蛋,竟然不把莱娜的安危当做一回事,那个护卫究竟是谁,我要好好教训他一顿让后让雅兰德兰换人。

“哥哥~~不用着急哦。”

莱娜走上,两只小手合着,轻轻握着我的手心手背,牵至她的俏脸上亲昵地贴在一起,一股滑腻冰凉的触感从手心上传,似乎在提醒我冷静下。

“那个人,可能是在暗中护卫,不会出现吧。”然后,莱娜这样说道。

“你怎么知道,说不定跑去mo鱼去了。”我撇撇嘴。

“虽然不怎么清楚,但是隐约能感受到,可别小看预言师的第六感,还是说……哥哥不相信我的感觉?”莱娜抬起头,恬静笑道。

“当……当然不是,算了,就当做是这样吧。”完全拿莱娜这一手没辙,我无奈的消下了火气,轻叹一声,大手搭在宝贝妹妹的脑袋上温柔的róu了róu。

“放心吧,凡。”这时候,阿尔托莉雅突然在一旁说道。

“雅兰德兰nǎinǎi安排的护卫,你可以绝对放心,他一定能保护好莱娜。”

“哦,究竟是谁?”见阿尔托莉雅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我不由大奇。

“这里请允许我卖个关子,凡很快就会知道了。”说到这里,阿尔托莉雅小小的朝我炸了眨眼。

啊……吾王也学坏了。

我泪流满面,遂痛下决心,离家出走……半个小时。

“呼,可真够呛。”

站在黄段子shìnv家mén口外,我长长的吐了一口气。

虽然被众多绝sè倾城的nv孩们包围在一起,会让人感到很羡慕,不过那种地方,偶尔也会让人觉得别扭难受,尤其是当nv孩子的话题开始慢热起的时候。

“男人,果然还是需要一点纯爷们的空间啊。”低头摩挲着下巴的胡渣,我lù出高深莫测,忧郁桑仓的表情。

“哦,是么?”旁边冷冷的回应了一句。

“没错没错,就好比说,兄弟,你家那口子怎么样了,听说前几天在nv人街里,你可是被她提着耳朵像牛一样牵了回去,哼,胡说,我只要稍微lù出一点怒气,她立刻就乖了下,好样的,其实我也一样,虽然上次多喝了几杯被孩子她妈罚在mén外跪搓衣板跪了三个小时,但是只要拿出平时轻易不会显lù出的男子汉气概,她立刻就怕了我,哼哼,你也好样的,为了男子汉的气概,干杯,干杯,不过喝完这杯我就得回去了,不然又得跪搓衣板了,我也是,再不回去的话那口子又要杀上拎着我的耳朵提回去了。

怎么样,这样的对话才够男人吧,才是纯爷们的空间吧。”我洋洋得意的回应着刚才身边响起的冷酷声音。

“与其说是纯爷们的空间,不如说是两个软蛋之间的吹牛。”结果被冷冰冰的吐槽了。

“胡说,这只是因为爱的太深……咦?”

我这才惊觉,旁边什么时候多出的呻yín,是人是鬼?

寒máo顿时竖了起,本能的退后几步,摆出架势。

是谁,究竟是谁能够悄然无声的bi近到身边还让我毫无察觉,印象之中能做到这一点的只有老酒鬼。

如果对方是敌人的话,我刚才已经完蛋了,心里这样一想,冷汗就嗖嗖的冒了出。

“三年不见,你还是老样子,一点戒心都没有。”

人从背靠着墙壁的倾斜姿势中,站直起,向我这边转过身。

黑sè紧身的的紧身里衬,将结实却不失修长的完美身形衬托出,外面套着红sè披衣,简单而显得冷酷,一头白sè短发向后竖直,目光锐利冰冷,嘴角淡漠的抿着,似乎总是带着一丝嘲讽的孤傲笑意,最重要的是那笔直的身形,无论背靠着或是站立,都笔直的如同一把利剑般,配合那冰冷强大的气势,就仿佛是一把饮尽世间强者鲜血的绝世冰冷之剑。

哦哦哦,这造型,这打扮,这气势,不正是久违的红b大人吗?

我张了张嘴,刚想打招呼,话却哽在了喉咙里。

这个……忘记他的名字了,直接叫红b的话该不会被杀掉吧。

三年前,在我还是伪领域的时候,感觉到他身上强大的气势,便以为他是领域高手,现在,我已经有了领域高手的眼界,但还是从他身上隐约感受到了不可匹敌的气势,让我有种好不容易攀过一座高山,发现真正的高手还是高高地挡在面前的脱力感。

这家伙,是货真价实的世界之力境界强者,惹不起啊亲。

“看你已经记不得我的名字了,也罢,反正这种事情无所谓,被一个臭小鬼惦记着我也不会觉得高兴。”

红b似乎看出了我的尴尬,很是开明……倒不如说完全没有将我放在眼里,就像不会去介意一只小猫小狗是否还记得他。

然后,他将正身,笔直正对着我,仅仅是这一个动作,就让我仿佛被一张拉满了弦的弓锁定,随时可能被一箭穿喉的感觉,而下意识的mo了mo喉咙,艰难吞咽了一声。

“你只要记得,我们之间的约定就行了。”他这样对我说道。

“约定?让那个老酒鬼变回以前的约定?”为了驱赶从红b身上散发出的锐利气势,对自己的影响,我不得不大声应道。

“没错。”

“不行不行,那家伙已经彻底没救了。”

虽然很眼馋红b的报酬,但我对老酒鬼的恶劣品xìng更有自信,那完全已经是烂泥扶不上墙了,就算往这堆烂泥里添加超级粘合剂也不行。

明天七千字补完,继续求月票。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