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四百一十章 男人变态有什么错!

第一千四百一十章 男人变态有什么错!


                本都快泡凉了,这小家伙愣是没能学会最简单的狗刨式,莫非是上帝见亚瑟王太优秀,所以才在她身上故意留下这么一处破绽?

就如同阿尔托li雅时而表现出的天然呆属xing以及吸引麻烦的体质一样。

这还真是个大麻烦。

小亚瑟王似乎和游泳卯上劲了,满脸都是地狱不空誓不成佛的决意,可想而知,至少在接下的几天里,她都会缠着我学游泳,我只能在梦里想想和jiāo妻们的香艳鸳鸯浴了。

然后到了晚上,又是理所当然的粘上和我一起睡,让我夜袭维拉丝的计划扑了个空。

悲剧啊!

另外三无公主也跑凑了个热闹,还记得刚刚到精灵族的第一天,傍晚的时候,这公主小shi女一声不吭的到我面前,定定的看着我,看着我。

想做什么?

无法从她的眸子里看到任何情绪,我将注意力落到她的微小动作上,顿了顿,根据以往的经验得出两个信息。

第一个,这三无小shi女又闯了什么祸,所以跑到我这个主人这里避难了。

第二个,这三无小shi女似乎做了什么了不起的事情,跑和我邀功要表扬了。

究竟是哪个选项呢?我转动自己精明过人的大脑,想了想,觉得以三无公主的嚣张怪癖个xing,绝对是第一个没错了,以上帝的名义发誓。

结果被公主踢了,还是高段的连击,小tui肚子到现在还在隐隐作痛。

“小黑炭,你以后可千万别学那些家伙,做爸爸最乖巧的女儿就好了。”冰棺旁,我痛诉着那些人的恶行,一把鼻涕一把泪。

也就这个时候,能一个人独自静下,陪小黑炭说说话了。

看着小黑炭安详的睡容,我心里温暖极了。

还好,我还有最乖巧的小黑炭可以抚慰心灵。

因为自己的年幼无知,带回了咬人幽灵圣女一只,又找了两个嚣张shi女,也不知道是谁shi候谁,就连区区储备干粮都敢反抗我这个一家之主,不单止这样,最近还被强行当成了坐骑。

这些诸多的一失足成千古恨,每每都让我睡觉的时候,泪水的湿透了枕巾。

还好有乖巧的女儿们抚慰,不过最近,西lu丝和艾柯lu也被三无公主教坏了,再加上越发成熟明媚的少女魅力,渐渐地让我招架不住,痛并快乐。

现在想想,莫非小黑炭才是我最后的心灵港湾?

因为过去悲惨的生活,小黑炭的xing格更为成熟,也更加乖巧,更加体贴,当然并不是说两个小公主不体贴我这个父亲,只是她们没有遭遇过小黑炭的经历,所以很多时候不会有小黑炭那么心细罢了。

这样的好女儿,可是每个女儿控梦寐以求的心灵鸡汤啊,再加上可怜的身世,瘦小的样子,柔弱的气质,能够很好的ji发他人的保护yu,让我这个做父亲的获得相当大的成就感。

想着想着,我不由的更加迫切渴求小黑炭醒过了,啊啊啊,好想蹭蹭小黑炭的脸啊。

我抱着冰棺,幸福的在上面蹭着。

结果目光无意和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悄回的洁lu卡迎面相遇。

我:咒…”

洁lu卡:咒…”

“一大早就变态满溢么,你这个变态亲王。”果断的被这黄段子shi女这样吐槽了。

“我这是对女儿满满的爱呀。”我不甘示弱的反驳起。

“爱和变态只是一线之隔,很明显变态亲王已经跨过那条线了。”

嗖的一声,一箭穿心。

啧!这shi女,最近嘴上功夫越越厉害了。

但是…

“变态有什么错!”

我以一副哀兵必肢的丧家之犬气势,怒吼起。

“我只是想对自己的女儿变态,难道这样也不行么!除了女儿以外,已经没有可以变态的对象了,连最后的乐趣也要录夺掉么?”

洁lu卡被我这份惨样的魄力给镇住了,一时说不出话。

“虽然不大明白,不过貌似听到了很不得了的话。”最后,连着无节操shi女都摇头晃脑,一副拿我没有办法的样子。

咦,真的有那么不得了么?对于女儿控说很正常吧,是这样吧,卡洛斯师兄。

“真是拿你这个变态没有办法。

一副十分遗憾的样子,这嘴巴不饶人的小shi女凑上,动作大相庭径的钻到了我怀里。

“嗯哼,不怕我这个变态,对你做出什么事情吗?”我用下巴摩挲着她的紫sè发丝,哼哼唧唧道。

“有本事就在小黑炭面前做出吧,你这个变态父亲。”黄段子shi女很显然是mo透了我的女儿控属xing,这样回以一记挑衅目光。

可恶,这笔账先记着,以后会让你知道什么菜叫真正的羞耻ply。

我恨的牙步痒痒,却又无可奈何,如这嚣张shi女所说,在小黑炭面前,还真不好意思做太出*的举动。

“不用伺候雅兰德兰奶奶了么?”心里默默记下了一笔,我忽然问道。

“大长老下正在专心教导莱娜大人,不便打扰。”

“原如此,那岂不是说,你是偷偷溜出的?”“我只是看看小黑炭,可不要误会。”“我又没说你溜出是为了看我,那么急着辩解干嘛。”

我顿时乐了,紧紧搂住这小shi女的jiāo躯,在她樱chun上轻轻一点,虽然在小黑炭面前不能一泽芳亲,不过亲昵的小动作还是能做做的。

“还不是担心变态的亲王殿下产生误会,做出什么奇怪的事情才事先说明。”

如果这种程度的语言打击,就能让洁lu卡慌乱害羞起,那么也配不上无节操shi女这个称号了。

“哦,你决定我会做出什么奇怪的事情?”我决定好好逗一逗这笨蛋shi女。

“比如说……”

比如说?

“比如说强行搜身,将我的传家之宝夺去。”小shi女路出一副后怕的样子(表演专用)。

“传家之宝是什么?”

虽然感觉这样问出就已经输了一半,但我还是忍不住。

“可以让男人更加变态的避孕药。,…果然,小shi女在shi女兜子里掏了掏,拿出一瓶可疑的瓶子。

“避孕药竟然还有这种凶残能力。,…我震惊了。

“因为是过期的。”小shi女得意的说到。

“根据过期的时间不同,效果也不一样吗?”我觉得我学到了点什么奇怪的知识。

“是根据人不一样所以产生不一样的效果。”“这个碉堡了。”我再次震惊。

“那有否治疗变态的避孕药。”

洁lu卡上下打量我一会儿,惋惜怜悯的摇了摇头:“抱歉,药力终有极限。”

“还有过期避孕药也没有效果的时候。”

“是因为变态亲王的变态程度不一般罢了。”

“真的有那么严重?”

“没办法,这就是事实,干脆一口气变态到底如何?”

“请容我郑重拒绝。”

有一搭没一搭的,我们两个吐槽着,目光时不时交错,时不时的落到小黑炭身上,充满了温馨。

“啊,已经到这个时间了。”我看了看窗外,警觉道。

“到了每天一变态的时间了么?”

“别说的我好像每天都要做变态的事情。”我重重将心灵的茶几一掀。

“顺便一说,我换下的内衣会习惯摆放在左下的橱柜,在一个小

时后会清洗,但是这段时间里会有半个小时外出吃饭的时间,屋子里没有别人,房门也不会锁。”“哦哦哦,这到是个有用消息。”我下意识的连忙掏出一个小本子,师师的一字不漏记起,等有机会的话……

有机会你妹啊!!

嘶啦一声将小本子撕烂,我恶狠狠的瞪着一脸狡黠笑容的洁lu卡,那嘴角上的一抹优美弧线就仿佛在说,看,暴lu出本xing了吧。

“抱歉,其实是骗你的。”

突然神sè一正,这小shi女在我的出乎意料之外中,正经的道歉起了。

骗人吧,这家伙,一定有什么yin谋,我警惕起。

“其实内衣不是放在那里。”这样继续说着的洁lu卡,一眨不眨的观察着我的表情。

太甜了,圣斗士是不会再吃同样的招式的,我不动神sè,心里冷笑的把耳朵微微一抖,竖直起。

“因为里面根本没有穿。”在我竖起耳朵的状存中,小shi女一脸平静的这样说道。

不不不,这是yin谋,这不过是yin谋罢了!

我拼命的拍打着脑袋,为了不让自己的思想沉沦。

但是紧搂着这小shi女的手牟,还是忍不住的轻轻一挪,在她xiong前一蹭。

这这这、这种软中带硬的手感是……

我咕噜的吞咽了一声,从手臂上传的感觉,分明是有一点宛如樱桃般的凸起物,高高点缀在这份丰满的suxiong顶端。

淡定不能啊混蛋,虽然已经被小幽灵youhuo多了但还是无法淡定啊混蛋,想想这一身华丽高贵的shi女服里面,竟然是真空状态想着想着,我涨的满脸通红,鼻孔喘着粗气的盯着黄段子shi女,如果不是小黑炭在,早就将她就地正法了。

“哎呀,刚刚从大长老那里偷偷带出的水果怎么不见了。”这小shi女十分夸张,十分假的发出一声惊咦,然后在身上mo了mo,最后mo到xiong前,探入里面,变魔术似的手一翻,两颗樱桃出现在她的掌心之中,如释重负的笑了起。

“原是在这里。”

我当时的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究竟是什么时候放进去的,可恶,又被摆了一道,黄段子shi女,还我的凵之hun!

最后,我也只能不轻不重的在她的香tun上拍子几下,以示惩罚,然后拍拍屁股战起。

“糟糕,看今天又要死的很惨了。”看看外面的时间,我无奈的耸起肩膀。

“那么,就麻烦你先陪一陪小黑炭了。”我爽朗的回过头,lu出一口洁白闪光的牙齿,朝黄段子shi女竖起大拇指。

看到了么,红b,我这阳光*气型的酷,丝毫不比你差吧。

“这几天偷偷momo鬼鬼祟祟贼头贼脑的跑去哪里了,明明好不容易一趟精灵族,这样行踪可疑的笨蛋亲王,干脆被一百万匹马踹死算了。”

代替我的位置,坐在小黑炭旁边,洁lu卡不满的冲我瞪着紫sè眸子嘀咕道。

我最近意识到,往往可以从马匹的数量探测这笨蛋shi女的生气(害羞op傲jiāo)程度,一百万匹马,看她对我生气不小嘛。

“如果我说我出去,为了获得保护你们的力量,这样如何?”

背对着光线,我将孤傲的背影留给洁lu卡,语气之中流lu出无法掩饰的忧郁和沧桑。

六小黑炭,长大以后可不要变成爸爸那样的骗子哦。”洁lu卡不理我,转过头去了一记隔山打牛,震的我七窍流血。

好吧,看只能实话实说了。

“其实我是个抖凵,最近皮鼻了。”我老老实实的低下头。

“变态。”这小shi女,就毫不留情的吐槽了。

“嗯,没办法,为了以后能够一直变态下去。”背对着她们,我挥了挥手,这次真的迈出脚步,要走了。

在一脚踏出门外的时候,细若蚊吟的声音传。

“亲……亲爱的,

…慢走。”

我不可思议的回过头,只见屋子里,那笨蛋shi女的上半身正没有形象的懒洋洋趴在冰棺上,只留了一个后脑勺给我,半张俏脸贴在冰棺上,隐约间可以看到一丝白sè蒸气浮起。

心里偷笑着,轻轻关上房门,脚步比刚才轻快了百倍的离开水晶之树,连续疾奔了十几分钟,到一处偏僻地方。

一道孤傲笔直的红sè身影,正站在那里,双手抱xiong,散发出生人勿近的气息。

听到脚步声,目光转向这里,冷冰冰的说了一句。

“今天迟到了,训练加倍。”

顿时,刚才轻松愉快的笑脸,苦巴巴的拉耸了下去。

另外一边,在进行着一场别开生面的秘密聚会。

地点还是数日前那个偏僻的小湖。

变回少女姿态的蕾奥娜,正一脸恰意的泡在湖中,对于她说,天大地大,洗澡最大!以前在巨龙形态时,曾经创造过在水底下一睡就是三天三夜的赫赫战绩。

在她旁边,一个小木桶静静漂浮着,不是小亚瑟王的御用浴缸还能是什么。

不过木桶里面已经没有人。

小亚瑟王正呆在外面,像蕾奥娜骄傲的展示她这几天训练的成果。

双手双脚并用,不断在水面下刨着,摇摇yu坠的支撑着小亚瑟王的身体漂浮起,缓缓前行着。

“怎么样哒,蕾奥娜,本昂的泳技,这几天刚刚学的,还不错哒。”小亚瑟王很是得意,她终于征服了水。

蕾奥娜已经被雷的外焦里nèn,连嘲笑的心思都没了。

“这你是跟谁学的?”她看着小巧可爱的亚瑟王,却用着十分难看好笑的狗刨式游泳,有点晕晕yu坠的感觉。!。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