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四百零一章 复活药剂

第一千四百零一章 复活药剂


                那道身影……难道就是小黑炭?我一个ji动,视线就开始模糊起了。

正在这时,黑影似乎也发现了我们,身体一顿,缓缓地转过身,对于我说,每一秒都过得太慢了,似要等待千百年般,才能等对方完成转身的动作,一睹真容。[]

正是有一句话,众里寻他千百度,那人却在,灯火阑珊“怎么是你啊混蛋老头!!”

下一刻,我chun不抖了,话不哽了,tui不软了,径直高高飞起一个转身的智代飞踢踹了过去。

“怎么就不能是我,现在的年轻人啊,都不懂得尊敬老人,亏我还在这里拼死拼活。”对方只是轻轻伸出一根手指,顿时,空气中一堵无形的墙壁就挡住了这脚飞踢。

“还我的期待,还我的感动啊混蛋!”我泪流满面。

“你自己瞎期待瞎ji动的,关我毛事。”法拉老头翻了一个白眼,重新转过头去。

没错,这道笼罩在黑sè黑sè斗篷里的瘦小背影,是法拉老头而不是小黑炭,其实一早就应该发现了,我家的小黑炭虽然也瘦弱,但可没那么高,只是刚才给龙hun草的消息冲昏了头,连这么明显的差别都没看出罢了。

可恶,真是太可恶了,虽然很不甘心但是也没什么办法,这种事情又能怪得了谁呢?

都是郭嘉的错!!!

稍微冷静下之后,我才想起现在可不是理会法拉老头的时候。

小黑炭呢我的小黑炭呢?

目光越过法拉老头,落到他的身后,那由自己亲手制成的冰棺,赫然安放在魔法阵中心的凹陷处上面布满了魔法纹理,和房间里的整个魔法阵形成了一体。

我的宝贝女儿,就这么静静的躺在里面,消瘦可怜的脸蛋上,带着安详的睡容,一如我当初将她封印起的时候般,没有丝毫变化。

“小黑炭。”

颤抖着声音我一步一步的到冰棺前,注视着里面的人,渐渐的痴了,只想时间永远这么停顿下去,一直一直看个够。

不我家锋小黑炭,无论怎么看都不可能看够,是吧?

紧紧抱着冰棺,视线不知不觉的湿润模糊起。

“我说,你这小子很碍事,能不能闪开一点?”就在父女相见,如此感人的场景面前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却刺耳发出。

“回头恶狠狠的一瞪,始作俑者,罗格第一吝啬正在一脸麻烦的挥手赶人。”

“你这老匹夫,想要将我和小黑炭分开吗?门都没有。”我立刻化身哥斯拉状,四处口吐火焰。

“是你家跑出的熊吧。”面对哥斯拉的威胁,法拉漠无表情的回过头对着洁lu卡道。

“抱歉,法拉大人,我家殿下给您添麻烦了。”

洁lu卡微微鞠了一躬,走上前去,凭着高一等的武力牵着我的衣领拉向旁边。

等等,等等,洁lu卡你究竟站在哪一边,放开我等我把这老匹夫的最后几根胡子都拔掉,吼吼等等,我都说等等了,暴力禁止,妄图以武力达到目的是最愚蠢的办法,总统呢,我要见总统!

在十二骑士(最末位)的力量面前,愤怒的哥斯拉被抓着蜥蜴尾巴拖离了它最心爱的玩具帝国大厦。

搞毛啊!

“看我等会再收拾你。”回头狠狠瞪了叛徒黄段子shi女一眼。

“法拉老头,你怎么会在这里,想对我家的小黑炭做什么?”见法拉老头捏着胡子做出一副沉思状,绕着冰棺不断打转,虽然已经再明白不过,我还是不甘心的嚷嚷起。

“嗯,阿卡拉没告诉你吗?”法拉老头百忙之中抬头瞥了我一眼。

“别跟我提这事了,被那两头老狐狸给忽悠了。”

想起昨天在小黑店里,阿卡拉和凯恩时不时lu出的饶有兴趣的神秘眼神,我就不由的咆哮,有再度黑化的倾向。

还有维拉丝她们也是,明明知道却不告诉我,在冰谷的时候也就罢了,我能理解是担心我和阿尔托li雅的事情,怕我分心才隐瞒不说,但是回以后却还胆敢瞒着丈夫,一个个都学坏了,该打屁股!

“又被耍了吧,真是可怜虫。”

看到我这副样子,深受那两头老狐狸之苦的法拉老头,哪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于是怜悯而又嗤笑的眯起了眼。

“你管我,快点说说怎么样了,小黑炭为什么还没有复活?”

我看了一眼冰棺,明明龙hun草,据黄段子shi女说是我和阿尔托li雅离开的第二天就已经神奇的出现了,半年过去,到现在小黑炭还躺着在冰棺里头?

“魔法白痴,平时让你多看看那本魔法基础,都学到哪去了,以为直接把龙hun草喂给她就能复活了?”法拉老头鄙视的看着我,不屑的说道。

“不然呢?”

我那道身影……难道就是小黑炭?我一个ji动,视线就开始模糊起了。

正在这时,黑影似乎也发现了我们,身体一顿,缓缓地转过身,对于我说,每一秒都过得太慢了,似要等待千百年般,才能等对方完成转身的动作,一睹真容。

正是有一句话,众里寻他千百度,那人却在,灯火阑珊“怎么是你啊混蛋老头!!”

下一刻,我chun不抖了,话不哽了,tui不软了,径直高高飞起一个转身的智代飞踢踹了过去。

“怎么就不能是我,现在的年轻人啊,都不懂得尊敬老人,亏我还在这里拼死拼活。”对方只是轻轻伸出一根手指,顿时,空气中一堵无形的墙壁就挡住了这脚飞踢。

“还我的期待,还我的感动啊混蛋!”我泪流满面。

“你自己瞎期待瞎ji动的,关我毛事。”法拉老头翻了一个白眼,重新转过头去。

没错,这道笼罩在黑sè黑sè斗篷里的瘦小背影,是法拉老头而不是小黑炭,其实一早就应该发现了,我家的小黑炭虽然也瘦弱,但可没那么高,只是刚才给龙hun草的消息冲昏了头,连这么明显的差别都没看出罢了。

可恶,真是太可恶了,虽然很不甘心但是也没什么办法,这种事情又能怪得了谁呢?

都是郭嘉的错!!!

稍微冷静下之后,我才想起现在可不是理会法拉老头的时候。

小黑炭呢我的小黑炭呢?

目光越过法拉老头,落到他的身后,那由自己亲手制成的冰棺,赫然安放在魔法阵中心的凹陷处上面布满了魔法纹理,和房间里的整个魔法阵形成了一体。

我的宝贝女儿,就这么静静的躺在里面,消瘦可怜的脸蛋上,带着安详的睡容,一如我当初将她封印起的时候般,没有丝毫变化。

“小黑炭。”

颤抖着声音我一步一步的到冰棺前,注视着里面的人,渐渐的痴了,只想时间永远这么停顿下去,一直一直看个够。

不我家锋小黑炭,无论怎么看都不可能看够,是吧?

紧紧抱着冰棺,视线不知不觉的湿润模糊起。

“我说,你这小子很碍事,能不能闪开一点?”就在父女相见,如此感人的场景面前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却刺耳发出。

“回头恶狠狠的一瞪,始作俑者,罗格第一吝啬正在一脸麻烦的挥手赶人。”

“你这老匹夫,想要将我和小黑炭分开吗?门都没有。”我立刻化身哥斯拉状,四处口吐火焰。

“是你家跑出的熊吧。”面对哥斯拉的威胁,法拉漠无表情的回过头对着洁lu卡道。

“抱歉,法拉大人,我家殿下给您添麻烦了。”

洁lu卡微微鞠了一躬,走上前去,凭着高一等的武力牵着我的衣领拉向旁边。

等等,等等,洁lu卡你究竟站在哪一边,放开我等我把这老匹夫的最后几根胡子都拔掉,吼吼等等,我都说等等了,暴力禁止,妄图以武力达到目的是最愚蠢的办法,总统呢,我要见总统!

在十二骑士(最末位)的力量面前,愤怒的哥斯拉被抓着蜥蜴尾巴拖离了它最心爱的玩具帝国大厦。

搞毛啊!

“看我等会再收拾你。”回头狠狠瞪了叛徒黄段子shi女一眼。

“法拉老头,你怎么会在这里,想对我家的小黑炭做什么?”见法拉老头捏着胡子做出一副沉思状,绕着冰棺不断打转,虽然已经再明白不过,我还是不甘心的嚷嚷起。

“嗯,阿卡拉没告诉你吗?”法拉老头百忙之中抬头瞥了我一眼。

“别跟我提这事了,被那两头老狐狸给忽悠了。”

想起昨天在小黑店里,阿卡拉和凯恩时不时lu出的饶有兴趣的神秘眼神,我就不由的咆哮,有再度黑化的倾向。

还有维拉丝她们也是,明明知道却不告诉我,在冰谷的时候也就罢了,我能理解是担心我和阿尔托li雅的事情,怕我分心才隐瞒不说,但是回以后却还胆敢瞒着丈夫,一个个都学坏了,该打屁股!

“又被耍了吧,真是可怜虫。”

看到我这副样子,深受那两头老狐狸之苦的法拉老头,哪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于是怜悯而又嗤笑的眯起了眼。

“你管我,快点说说怎么样了,小黑炭为什么还没有复活?”

我看了一眼冰棺,明明龙hun草,据黄段子shi女说是我和阿尔托li雅离开的第二天就已经神奇的出现了,半年过去,到现在小黑炭还躺着在冰棺里头?

“魔法白痴,平时让你多看看那本魔法基础,都学到哪去了,以为直接把龙hun草喂给她就能复活了?”法拉老头鄙视的看着我,不屑的说道。

“不然呢?”

我那种知恩不图报的人。

我想了想,道。

“你能这样就最好。”

一瞬间。法拉的表情就幸福起,双手不断搓挪,显然是认定了我是个土财主。

“等小黑炭复活的那一天。”

“还要等到那个时候。

”顿时,幸福变成了苦瓜脸。

“那是当然,结果还没有出,我愿意给,你堂堂的法师公会会长好意思收不?”

“当然好意思。”

娄:气…”

都忘记了这家伙的厚颜无耻程度了。

“总而言之到时候再说,如果小。黑炭真的活了。”我顿了顿,嘿嘿一笑。

“就算将我身上的钱全部捐给法师公会也行。”

“嗯嗯嗯,这样还差不多等等,为什么是法师公会!”法拉老头先是满意的点着头,然后才察觉到不妥,怒然掀桌。

“明明是我的功劳,为什么要把这笔钱给法师公会。”

“哎呀,你不是法师公会会长吗?做出了贡献,反馈到法师公会也是自然的,相信到时候整个法师公会都会因为有您这样大公无si的会长而自豪,是吧,法~拉~会~长~”

我拉长声音,饶有兴趣的哈哈笑道。

当我傻的啊,要是直接把钱给这老头,虽然到最后大部分的钱还是能惠及整个法师公会,但十有**也会被这老头扣留一部分,去捣鼓他的si人实验,然后爆炸不断,我可不想助纣为虐。

“你你这臭小子…”法拉老头郁闷的差点将所剩不多的胡子又扯断几根。

“不过,到时候勉为其难的支持你一些si人实验也成。”我见好就收,然后等着重新眉开眼笑的法拉老头,一字一句道。

“前提是你不能用捣鼓那些会爆炸的实验。”

这一句话,又让对方愁眉苦脸起。

“该死的,你这臭小子越越狡猾了,快跟那两头老狐狸一个模样了,我法拉上辈子究竟是做了什么孽,本会遇上你们这些家伙,该死的,我讨厌精灵族,现在,立刻,马上就收拾包裹离开。”

最后,法拉老头那离去的背影,还在不断发出这样的牢sāo话。

“这老头是怎么了,怎么看起,好像和精灵族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我不解的问道。

“请笨蛋亲王殿下好好回忆一下,和陛下结婚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黄段子shi女拐弯抹角的应道。

和阿尔托li雅结婚的时候?

我想了想,然后……

噗的一声,笑喷了。

想起了,在精灵〖广〗场,被穆矮冬瓜剧高成魔法少女法拉的那一幕。!。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