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三百九十七章 迎接队伍

第一千三百九十七章 迎接队伍


                第二天一大早,气氛就不大寻常。

原因自然是小不点亚瑟王和小幽灵的抗争,甚至,为了保护我这个属于她的佣人骑士不被小亚瑟王抢走,抓去当做坐骑,小幽灵连最喜欢的睡觉也不干了。[]

你看,一大早,在我和小亚瑟王相续起的时候,她也在我惊天动地,以为世界末日即将降临的见鬼目光中,摇摇晃晃的揉着眼睛,从chuáng上飘了起。

不科学,绝对不科学,这只睡神圣女,有多少次能够在一个晚上就睡够起,尤其是在吞下圣树之心以后,原本百分之一的可能xing,更是降到了零点。

老婆,快点出看圣女啊!!!

就连维拉丝她们,在一大早看到小幽灵出现,都着实吓了一跳。

但是这没关系,其他人怎么样都无所谓,这只小不点,叫什么亚瑟王着,应该是以前那个号称差点统治了整个暗黑大陆的无聊家伙吧,我可没说错,明明这个世界上有小凡就够了,还傻不拉几的跑去征服什么大陆,这家伙不是无聊就是个笨蛋,什么亚瑟王,叫大傻王还差不多。

小幽灵想着,心里更加警惕了。

如今,这个大傻王,也终于意识到了小凡的好,竟然从数十万年前跑和她抢了,不行,绝对不行,小凡也是个大笨蛋,大sè狼,老是很容易就被驯服,一定要把他看好才行。

正是这股意念,驱使着小幽灵战胜了睡魔,一大早只是洗把脸,簌簌口,就和小亚瑟王大眼瞪小眼的对峙起,当然,手中还不忘记握着一颗钻石猛啃——人是铁饭是钢,她到是十分明白这个道理。

“大人……这……”

早餐的时候,可怜兮兮的小狗维拉丝,lu出了困扰的目光,向我发出求助。

气氛实在太诡异了太紧张了,得有在炮火连天,枪林弹雨之中面不改sè的吃饭的勇气才行,显然维拉丝无法做到这一点。

“咳咳,别管了别管了,只要不打起就行了。”

我用眼角瞄了一眼,然后呼噜噜的摇着头,将脸埋在饭碗里,大口扒起。

早餐在有惊无险之中渡过。

精灵族的非常及时,就在我翘起二郎tui,思索着她们会什么时候的时候,外面就传了脚步声,接着是克罗蒂亚先走了进。

“长老下,精灵族的莱曼长老率队了。”

“哦,我们出去吧。”

听到是莱曼长老,我不敢怠慢,不说他在精灵族的地位崇高,就光是这份熟识的情分,我也不敢大咧咧的坐在家里等候。

稍作准备后,带着女孩们一起,出了大门,恰好莱曼长老所率领的迎接队伍,也在街道尽头处走,除此之外,还有一大早就赶清场的联盟士兵。

“怎么是你啊,莱曼爷爷,让其它人过个场不就行了。”我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我怎么就不行了,这可是莱娜第一次我们精灵族,得好好迎接,大张旗鼓。”莱曼和蔼笑着,大家关系很熟,说话也就没那么多顾忌。

不过,他的目光,很明显的在我身上逗留了一会,似在寻找什么。

是在找小亚瑟王吧,昨晚和我一起离开的事,他知道了。

我立刻就猜出了,毕竟,别看小亚瑟王连个澡都洗不好,她现在可实打实的是精灵族的核武器,只要将成长起的话,地狱一族什么的弱爆了,也难怪莱曼长老会那么着紧。

我用眼神示意了一下挂在后面的斗篷帽子,里面微不可察的蠕动了几下,顿时,莱曼长老松了一口气,笑得那叫一个灿烂无比,我的鸡皮疙瘩都起了。

这老头,该不会是亚瑟王的崇拜者吧,当然也不奇怪,精灵族里一百个人里有九十九个都是亚瑟王粉丝,剩下一个是婴儿,只是崇拜的程度不同而已,莱曼明显是骨干的类型。

我说,你们的亚瑟王,现在正在和人类圣女开战哦。

不知道这句话说出口,莱曼会不会晕倒过去呢,我十分期待,只是给一百个胆子也不敢说出罢了。

不怀好意的心里想着时,松懈下,恢复平时的和蔼笑容的莱曼,已经和莱娜说上话了,两人也是熟识,谈话之中多了许多笑容,少了许多的外交辞令。

这时候,有一团黑炭头般的奇怪物体移动过。

鬼啊!

我惊叫一声,连忙闪开。

“小伙子,多年没见,你就是这样对待老人家的么?”奥玛斯不满的瞪着我。

“我当然知道是你,开个玩笑而已,怎么几年没见,以搞笑艺人自居的你变得正经起了。”我笑着应道。

没错,这位着装奇异的黑炭头,正是许多年前第一次到库拉斯特就认识了的奥玛斯,也就是那个印度阿三,是库拉斯特的联盟负责人。

“别胡扯,我一直很正经。”

这样说着,奥玛斯的脸一肃,仿佛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再能比他正经。

但是,手中那柄头杖形如半个太阳的奇异法杖,那些代表太阳光芒的凸起菱角,却喷出了一扭一扭的火花,显得颇为滑稽,映衬着奥玛斯那张正经严肃的脸,以及他光秃秃的脑袋,巨大的反差让人忍俊不禁。

身边的两个小公主就忍不住噗哧噗哧的笑了起,漂亮的眼睛我弯得跟月牙似的。

“宝刀未老,宝刀未老。”奥玛斯得意的mo着下巴。

“我说,昨天我们到的时候就应该过迎接了吧,莱娜可是第一次库拉斯特,作为负责人,你不觉得很失礼吗?”我看不得他得意的模样,出言道。

“你还好意思说,也不过的时间是什么时候?”对方翻了翻白眼。

那到也是,昨天可是太阳下山,天黑了下才到达库拉斯特,的确不能怪奥玛斯没有迎接莱娜。

“那时候我可正在表演演出,哪抽的出时间。”岂料我才刚找到理由原谅他,这死印度阿三就自曝了。

“原不是太晚了而是有表演才没有迎接么?”我顿时怒掀心灵的茶几,跟这家伙对话,果然不能用常识去猜测,我还是太天真了。

在我还想和印度阿三比较一番,看是他的搞笑艺人之路深远,还是我的吐槽帝之路广阔,这时,通过层层联盟士兵的防锁,一道jiāo小身影钻了进。

“表哥,喵。”

身穿女佣服,额头微微渗汗,整个人散发出一股我见犹怜的美丽jiāo柔气质的菲妮,微微喘息着出现在了面前。

“菲妮,你还活着?”我大吃一惊。

“我什么时候已经死了喵?”才刚刚想上一段感人的亲人重逢,听到我的话,菲妮立刻哭笑不得,飞扑过想要一把抱过的身影,差点就滑倒在地。

“不记得了吗?那是在神诞日结束的某一天,你和我一起喝茶的时候。”我仰望着天空,lu出缅怀和悲哀之sè。

“茶里放了毒喵?!!”

菲妮一个颤栗,如果后面长了一条猫尾巴的话,此时这根尾巴也一定是笔直竖起,上面的绒毛全部炸开。

“当时不是,听我把话说完,当时你正在和我喝着茶……”我润了润喉咙。

“然后跟我说,你要去寻找人生的存在意义。”

“我的人生存在意义什么时候丢掉了喵?!!”菲妮再次彷徨,lu出yu哭的可怜表情。

就在你变成伪娘的那一刻啊,当然或许因此而获得了新生也说不定,我心里吐槽一句,咳嗽数声,接着道。

“接着你对我说,,表哥,干了这杯恒河水,世我们还是一对相亲相爱的好主奴。”

“咦——咦咦咦!!!不是在喝茶吗?恒河水是什么喵,而且这种生死离别的话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非得为了寻找根本不存在的所谓的丢失的人生存在意义而明知送命也要去不可,还有相亲相爱的好主奴是怎么回事,我们不是相亲相爱的表兄妹关系才对么喵?”

“随着在寻找人生的存在意义道路之中越走越远,你身份在不知不觉中,就在我的心目中下降到了奴隶层次。”我无视菲妮的悲鸣吐槽,节哀顺变的拍了拍她的肩膀。

“我寻找的人生存在意义究竟是什么,为什么会在不知不觉被贬成奴隶,那种奇怪的人生存在意义不要也罢喵,不要,绝对不要喵,表哥,我才不要去找什么存在意义,跟在你身边当表妹行不喵?”

菲妮惊恐不已,紧张兮兮的抓住我的斗篷一角,jiāo躯畏缩颤抖,那双充满哀求的漂亮瞳孔里泛起了脆弱的泪光。

“不,你寻找的人生存在意义,不正是奴隶之道吗?”

“咦咦咦——!竟然是我自己要成为奴隶?!”菲妮混乱了。

“笨蛋,完全被牵着鼻子走了!”

就在这时,奥玛斯一法杖敲在了菲妮脑袋上,将她敲的抱头蹲地。

“真是的,平时是怎么教你的,竟然会被别人,而且是这个家伙,我奥玛斯平生最大的敌人所戏弄!”印度阿三口沫横飞的咆哮道。

“别擅自增加一些奇怪的宿敌设定,我从没想过要在搞笑艺人之路上成为你的平生最大敌人,倒不如说。”

对于奥玛斯妄图在教训弟子的话当中弄虚作假,扭曲一些根本不存在的事实以达到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的手段,我严词开口否决了。

“真是的,明明和菲妮是一对天作之合的好搭档。”奥玛斯惋惜的摇头晃脑。

“和这家伙搭档的话我的人生就完了。”

我在不断呜呜悲鸣求饶的菲妮头上揉了几下,将她头上戴着的漂亮shi女头戴弄得一团乱。

“总之,你和这老头一起跑,有什么事?”

“人家只是想见见表哥喵。”菲妮啪啪的整理着头戴,将从上面一直缠绕到发束尾部的黄sè缎带熟练的重新缠好,抬起头,幽怨的看着我。

“神诞日不是刚刚见过了吗?”

“那可是已经半年了喵。”

“我们兄妹,不是早就已经心心相印,三秋不见,只是如隔一日吗?”

“咦……咦,有这回事吗?”菲妮有点小害羞的低下头。

“所以说我们其实只有半天时间没见而已。”

“哦……哦,原是这样。”

菲妮有点跟不上节奏,困huo的歪着头,xiong前两根缠绕着黄sè缎带的乌黑发束一甩一甩,卖相说到是可爱到了极点,只可惜……

“所以说为了获得重逢的喜悦感,我们至少隔个三年再见吧。”

“咦……咦咦,一天等于三秋的话,三年就是……就是……”菲妮手指并用的计算着,眼睛开始逐渐转起了圈圈,大脑再次陷入混乱。

而此时我已经抛下她,转回到莱曼长老那边去了。

“时间不早了,我们出发吧,让雅兰德兰奶奶等可不好。”看看天边,太阳已经lu出了半个角,正是一天最清爽的时候。

莱曼长老点了点头,向身后的精灵士兵轻轻一挥手。

这些类似于仪仗队一般存在的士兵,每一个都是精挑细选的英俊精灵男xing和秀美精灵女xing,即使放在精灵族里,容貌都是百里挑一。此时站在一块,就连晨曦的阳光,都被她们所比下去,晃的让人睁不开眼,男xing们更是一个个都看呆了。

只是,那些称之为国sè天香也不为过的精灵女xing,却又在维拉丝她们面前黯然失sè,如果将晨阳比作星星的话,那她们就是月亮,而女孩们则是太阳。

那可不是,这里可是几乎聚集了暗黑大陆最优秀,最漂亮的女孩,精灵少女们哪怕是百里挑一也没用,这种差距,就跟小地方的第一美女,和整个国度,乃至世界的第一美女相比,你看,就连那些精灵少女士兵,都被女孩们的美丽所吸引住了。

至于那一排俊气非凡,的男xing精灵士兵……

我:“……”

拉尔大叔,卡洛斯师兄,白狼大哥,我们不是好哥们么,这时候,不是应该听到我内心的悲鸣,不远万里赶过帮我镇镇场子么?

队伍一行,算上联盟这边的人,足足有数百名,到也浩浩dàngdàng,由走在最前面的联盟士兵开道,一路畅通无阻的到平台坞头。

这么多人,要坐船也是个麻烦啊,这里的水道宽度,又注定了不能让大船进。

正当我苦恼的时候,却见莱曼向奥玛斯示意,说了些什么,然后,那些精灵美少女俊少男们,各自取出一件魔导具,散发出耀眼的光芒。

片刻之后,在我的目瞪口呆之中,一条魔法形成,sāo包异常的彩虹大桥,从我们脚下一直蔓延出去,看方向应该是直接到传送阵平台。

这个……也太夸张了吧。

“莱曼爷爷,当年我可没享受到这样的待遇。”走在彩虹桥上,我开玩笑的向莱曼抗议道。

那个时候,自然是指我和阿尔托莉雅结婚,那时可没有这个阵仗啊。

“你有所不知。”莱曼长老笑着摇了摇头。

“当时为了举办那场婚礼,我们精灵族都快分成两派了,一派主张大张旗鼓,比用现在还要夸张的方式迎接,咳咳。”

还有一句话没说吧,也好显示我们精灵一族的力量这样的话。

“后呢?”ro!。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