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四百章 后知后觉

第一千四百章 后知后觉


                “我说啊,雅兰德兰奶奶,我今天可不想和你讨论这些事情。”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我拍拍屁股坐回椅子,捧着已经凉掉的茶水,喝了一口。

“洁lu卡招了招手。

“是的,亲王殿下。”[]

脸sè泛红的洁lu卡匆匆忙忙跑上,端着我的茶杯走开。

“哎呀,真体贴,是在为洁lu卡掩护吗?其实我早就有这种感觉,吴,说不定你的xing格,和洁lu卡很配。”

雅兰德兰笑眯眯的将我们的举动看在眼里,等洁lu卡的身影离开后,才说道。

于是,还咽在喉咙里的那口凉茶水,又喷了出。

我勒个去,我和那黄段子shi女很相配?

就那个卖节操的shi女?!

告诉你……不,是要告诉全天下,我的节操瓶子可是历都是满满……

节操瓶子……可是满……

可是……

抱歉,某方面说的确很相配。

不对啊混蛋,现在可不是道歉的时候,该讨论的话题不是这个吧,我的节操无论什么样都好并不重要……不不不,也不是无论什么样都好骑士还是很重要的,只是我为什么要和雅兰德兰讨论这种问题啊混蛋!

“雅兰德兰奶奶……你,是想转移话题对吧,无论怎么样,都不想告诉我小幽灵的事情对吧。”我死死的盯着对方,她越是含糊其辞,我的好奇心就越强烈,虽说无论真相如何,可能都不会对现在除了我之外什么都不会在乎的小幽灵,造成任何的影响,不过还是很想知道,作为那笨蛋圣女的丈夫的我,想知道,说是占有yu什么的都好,就是想知道!

“原是想问爱丽丝殿下的事情吗?”

雅兰德兰的眼睛微微睁开,从里面透lu出平静而悠远的目光。

“当然是,你该不会猜不出吧。”我无奈的都想撞墙了。

“不,只是……”

“到不是不能告诉你,只不过这个真相,太早知道也没什么好处。”

“没有好处我也想知道,当然如果会让小幽灵陷入危险之地的话那还是算了。”

犹豫了片刻,我还是小小的退让了一步,和小幽灵的安全比起,真相什么的都见鬼去吧。

“那到不至于,只是……”雅兰德兰神sè古怪的看着我。

“只是什么,雅兰德兰奶奶,您就别再吊我的胃口了。”

“看,阿卡拉并没有告诉你,呵呵呵,真不愧是我的学生。”她突然狡黠的笑了起,那表情似乎在说,我那学生果然是青出于蓝啊,xing格之恶劣尤为胜我。

“什么事?”我警惕了。

“一件比你要打听真相的事更加重要的事。”雅兰德兰神秘兮兮的打起了哑谜。

这时候,从外面进的洁lu卡给我端了热茶,重新站回雅兰德兰的身后,神sè正常,看是已经调整好了心情。

傻了吧,自满于演技的笨蛋shi女,结果到头还不是早就被这头老狐狸看清楚了我们之间的关系。

颇有点五十步笑一百步的鄙视完了黄段子shi女,我才正sè的考虑雅兰德兰的话,一边下意识的端起热茶,放在chun边轻轻啜着。

比打听小幽灵和水晶之树之间的关系更加重要的事情?

阿卡拉瞒着我,没有说?

回想起昨天短短的回家之行,在阿卡拉的小黑店里,两个人的确是一副yu言又止的模样,似乎有什么瞒着我,起初我并不怎么在意,这两头老狐狸瞒着我的事情多去了,但是现在雅兰德兰这样一说,我却不得不正视起。

“是什么……重要的事?”

第六感好像感觉到了点什么,我深呼吸着,调整好心情,才小心翼翼的问道。

“嗯,其实啊,龙hun草找到了。”

“咦?”

刚刚……这老狐狸漫不经心的说了些什么?

好像是说了……龙什么的吧,莫非是想告诉我那小不点亚瑟王终于找到了一头巨龙,我可以摆脱坐骑的危机了?

龙……龙龙龙……龙hun草!

就像被点了xué一样,我整个人呆滞起,一动不动,那刚刚倒的滚烫茶水,就这么顺着嘴角边流下,将斗篷洒湿了一片,都没有察觉到。

等……等等,我要镇定,此时此刻,本德鲁伊吴凡正是需要展示作为一名救世主的才能,临危不乱的时候,这说不定是外星人的yin谋,妄图让我产生严重的幻听,以达到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

没错了,一定就是这样!让我产生幻听后,迫不及待的去见小黑炭,从而获取小黑炭的秘密坐标,想要把小黑炭从我身边夺走,一定是这样,真是个可怕的yin谋,但是你们绝对不会得逞,在本德鲁伊的智慧面前,一切外星人的yin谋都是浮,哪怕出现奇怪的龙珠,圣杯,**,未日记,魔装少女,马猴烧酒,我这直死魔眼都能看破!

洁lu卡:“这家伙,大脑已经完全混乱了。”

雅兰德兰:“是啊,已经完全混乱了,那么……”

“亲爱的吴,是龙hun草,龙hun草没错。”于是雅兰德兰果断添加了一把火。

“哦哦哦哦,yin谋,这素yin谋哒,yin谋喵,叽叽叽,咿呀咿呀,嘎哦噶哦~~”

洁lu卡:“啊,脑袋开始冒烟了。”

雅兰德兰:“还真是,就像控制人的魔法咒语一样,要不要试试其他关键字呢?”

洁lu卡:“大长老,引起两族战争可不好。”

雅兰德兰:“那还真是可惜了。”

好一会儿……

“雅兰德兰奶奶,你是说……真的是龙hun草……找到了?”

“哦?看已经冷静下了,没错,我刚刚是这么说了。”

我:“……”

低着头,片刻的沉默后。

“洁lu卡,你这笨蛋!!”突然怒起,扑向洁lu卡。

“笨……笨蛋,又不是我的错。”洁lu卡先知先觉的开跑了。

“那么重要的事情既然敢瞒着我,不是你的错是谁的错。”大厅虽然宽阔,但却完全不够抓mi藏用,饶是洁lu卡的实力更加强大,很快也被逼到了死角。

解释无用,看我今天家法伺候!

大吼一声,逮住了畏缩在角落里头,泪眼汪汪的洁lu卡,将她拦腰摁在大tui上,像是父亲揍调皮捣蛋的孩子一样,对着翘起的tun部,就是啪啪啪的如同雨点一般痛打起。

“欺负人……笨蛋亲王……欺负人……被一百万匹马踹死好了……笨蛋……笨蛋……”

一顿解气的痛打,被放下的洁lu卡,也不知道是委屈还是羞耻,俏脸红的如同苹果一样,蹲在角落,抱着膝盖,手掌不断抹着婆娑泪光的通红眼眶。

“该打,这么重要的事情,为什么不告诉我,你是小黑炭的母亲,我就不是她的父亲了?”我犹自不解气的瞄着她死死保护起的香tun。

“我……我也是回以后才知道的。”这笨蛋shi女,完全像小孩子一样,以反抗家庭暴力的气呼呼眼神瞪着我。

“回有三天了吧。”我在她面前晃了晃三根手指头。

“谁……谁知道你这笨蛋,禽兽,又跑到哪里,找谁风流快活去了,哼!”说完,吃醋的鼓着脸颊,重重把头一撇。

还振振有词着,我在哪里你这情报头子会……

呃……

这个……

咳咳,貌似……哪里出了点误会的样子。

我突然想到什么,尴尬的抓起了后脑勺。

这三天时间,咳咳,该怎么说呢,是和小狐狸在一起,那个,嗯,总之就是那么回事吧。

然后,洁lu卡肯定是知道我在狐人族,跟小狐狸在一起的,所以不存在她不知道我在哪里,无法通知这种情况。

但是,她也同样知道我和小狐狸恋jiān情热,久别重逢,会做些什么事,那种在外面鬼混的父亲才不把女儿的消息告诉他这种想法,肯定是有的。

别忘了她可是最爱吃醋的小心眼shi女。

所以说,虽说她不告诉我这么重要的事情,的确是失职,但唯独只有我没有资格去责备什么。

“抱歉,听到小黑炭的事情,一时ji动了。”

我将蹲在角落里,显得特别委屈可怜的小shi女搂在怀里。

“哼,反正我只是个被玩弄过后就像破抹布一样扔开的sh女不断用额头磕着我,似亲昵似撒气一般,气鼓鼓的撅着小嘴嘀咕道。

这副模样也萌爆了,我怎么可能扔掉这么萌的无节操黄段子爱吃醋的shi女!

“别冤枉人,我可从没有把你看的比阿尔托莉雅低,乖,不哭,不哭。”

我伸手轻轻抹着她脸颊上的湿润痕迹,心疼道。

“哼,禽兽公爵的花言巧语到是学会了不少。”话虽然是这样说,但是气鼓鼓的脸颊似乎消去了一分,闹别扭的撇着的嘴角也慢慢咬了起。

仍然不打算那么轻易原谅我吗?真是的,只能动用最后手段了。

我凑上去,轻轻在那泛着红晕的绝美俏脸,以及那粘着泪水,显得无比楚楚动人的湿润微颤的睫毛上,亲wěn起。

“呜~~笨……笨蛋,就会用这一招……没有用的……我……我才不会原谅你,这次绝对……呜呜~~”强撑着的嘴硬,逐渐软了下。

“咳咳咳————!!”

在我逐渐受到那you人的嘴chunyouhuo,想要探索过去,笨蛋shi女也情动的仰起脖子,双臂紧紧搂在我的腰上时,突然一声重重的咳嗽。

哦哦哦,不好,完全忘记了!

一瞬间,我和洁lu卡触电似的分了开,若无其事的吹着口哨东张西望。

“当然你们两口子亲热还真不好意思,不过这种事情,我建议你们还是回去慢慢做吧。”端坐在中央的雅兰德兰,笑呵呵的看着我们。

“抱……抱歉,雅兰德兰奶奶,我们这就回家……不对不对!”

我下意识的拉起洁lu卡的小手,就想回家了,一步迈在半空才清醒过,拼命的拍着后脑勺。

“现在,立刻,马上,去见小黑炭!”说完也顾不得害羞了。

“雅兰德兰奶奶,洁lu卡暂借我一下,就这样吧。”

说完风风火火的拉着还处于羞臊的失神之中的黄段子shi女,如同一阵风似的离开了。

“现在的年轻人啊,真让人羡慕,你说是吧。”

见着两道身影消失,雅兰德兰轻笑着摇头,似自言自语,又似在对着谁说话一样,轻轻道。

“噢噢噢——要跳了洁lu卡!”

从雅兰德兰的家跑出,我根本等不及去绕那些烦人的台阶,直接就从这里,水晶之树脚下离地面数百米高的地方跳了下去。

“感受到了吗?连身边的风也在为我高兴着。”坠落的半空中,我很是文艺闷sāo了一把。

“我只感觉到了亲王殿下的智商,正像现在的状况一样笔直坠落。”

回过神已经身处半空,发出一声尖叫的洁lu卡,在回过神后,嘴巴一点也不留情的发挥她的毒舌这样讽刺道。

“哼,网,我现在只要小黑炭就好了。”咚咚两声,安全着陆,我迫不及待的迈出步伐。

小黑炭,等等我,爸爸我了!!!

“等等,我说等等,你这大笨蛋。”突然一股强大的拉力,硬生生的将我扯回到半空。

“有什么事待会在说,我要去见小黑炭。”

回过头,我鼻孔喷着粗气的道,现在无论怎么样吐槽我都没有关系,但是阻碍我去见小黑炭的人都已经消失了,吼吼!

“你知道小黑炭在哪里吗?”

冷冰冰的一句话,让我正yu强行迈出的步伐,冻结在半空,再次回过头,这黄段子shi女正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说的也是,带路吧。”

我尴尬的停下,lu出最是人畜无害阳光灿烂的笑容。

“哼。”

“尊敬的洁lu卡大人,劳烦带路。”我低头弯腰。

“嗯哼~”

“只要你肯带我去八路军……不,咳咳,只要你肯带我去小黑炭那里,好处自然大大的有。”我哭了,这究竟谁是太君啊。ro!。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