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三百九十三章 吾王温酒,萝莉斩蜥蜴!

第一千三百九十三章 吾王温酒,萝莉斩蜥蜴!


                到这里,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没好意思厚着脸皮,去〖中〗央〖广〗场看一眼自己和阿尔托li雅的铜像,便坐着传送阵离开,消失在白光之中。

只不过,留给婚纱镇的守卫们,却是那惊鸿一瞥。

“喂,老兄!”

一个精灵守卫推了推旁边的联盟守卫。

“去去去,有什么事,等我送完丹妮再说。

这名联盟守卫刚才正和过给他送晚饭的新婚妻子挥手道别,目光正依依不舍着,闻言连头也没回,目光依然盯着妻子已经离去的身影,随口应道。

他和他的妻子,正是慕名新婚镇,去年一起结婚,在这里渡过了mi月之后,两夫fu发现已经喜欢上了新婚镇的气氛,于是丈夫辞去了原本的卫兵工作,到这里成为新婚镇的一名新兵,定居下。

“瞧你,结婚都已经一年多了,还一副热乎劲。”精灵士兵取笑道。

“有什么不行,我和丹妮啊,可是天天如新婚一样亲热。”联盟守卫这才回过头,朝对方抛了一个【是男人你就懂的】的目光。

“到是你,不是说精灵族的女人一个个都水灵水灵的吗?怎么不见你找一个。”

“唉,别说了,的确是漂亮,但是和我无关啊。”精灵守卫有着精灵一族特有的清秀英俊,到人让人想不到还是光棍一条。

“别这样说,你行的,娶不我传授你几手如何?”联盟守卫用手肘撞了撞对方,俨然一副前辈高人的得意笑容。

“哦,怎么说?”精灵守卫神sè一正。

“想当年啊,我就是用这招把丹妮给嘿嘿,相信我绝对没错,要不是不小心被丹妮套住,现在已经是左拥右抱了。”男人都喜欢在其他男人面前吹嘘,至少联盟守卫现在肯定是这样没错。

“很好,我记下了,回过头和丹妮说说去。”原本是一副虚心讨教神sè的精灵守卫,没想到也是在耍小心眼,现在脸sè立刻一变,竟然要去打小报告了。

“等等,你这个家伙等等,有话好说,有话好说”联盟守卫的声音还是服软下,没办法,妻子就是他的软肋啊。

换做是两年前,眼前这一幕人类和精灵其乐融融的对话,如同好哥们一样的场景,是绝对无法看到的。

“对了,你刚刚不是有话要和我说吗?”联盟守卫想起了什么,眼睛一转,试图转移话题。

“哦,对了!”精灵守乒ji动的一拍大tui,到是将联盟守卫吓了一跳,这小子,平时一脸sāo包模样的摆酷,很是将镇里几个不懂事的小姑娘给mi住了,轻易不会失态,今天是怎么了,遇到了什么让他如此惊讶和ji动的事情。

“刚才从传送阵里出那个人,你看到没有。”

精灵守卫越说越ji动,最后两只手抓在对方的肩膀上,拼命摇了起。

“看看到什么,等等,你放手,想把我这把骨头给摇散么?”

联盟守卫一个不察,被摇的头昏眼huā,连忙拍开对方的手。

“那个人……那个人……”精灵守卫有点语无伦次了,明明想说什么却ji动的结结巴巴,他不由急得团团转起,恨不得抽自己几巴掌让自己冷静下。

“停停停,深呼吸,慢慢的深呼吸。”好不容易,精灵守卫终于停止了热锅上的蚂蚁一样的四处转圈,声音也稍微恢复了平静,只是微微举起的手,还是忍不住的打着颤。

“刚刚刚刚从传送阵里出现,出现的人”

“嗯嗯嗯,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慢慢说。”联盟守卫耐心拍拍他的xiong口。

“刚刚那个人出现的那个人有,有点面熟。”

等等去,原以为能让对方如此ji动的事情,究竟是什么骇人听闻的大事,没想到却是这样一句话,联盟守卫的白眼都快翻上天了。

“我今天。”他伸出手指头在精灵守卫比了比,道:“我今天,已经看到六个面熟的人从传送站里出,你说我是不是该吓死才好?”“不是这样,你听我说。”精灵守卫的手臂直颤抖,一直指着〖中〗央〖广〗场的方向。

“是……

是和……是和〖中〗央产场上的……的铜像……有……有点像。”“铜像?”联盟士兵愣了愣。

如果是他们的女王陛下的话,对方不可能认不出,那岂不是说对方是……,

“你看huā眼了吧。”联盟士兵犹自不信。

“凡长老是什么身份,如果他的话,至少也会有人过迎接吧。”“会不会是si事,和女王陛下……”

说到这里,精灵守卫心里一阵阵抽搐般的伤痛,女王陛下,那是连在梦中也不敢接近的女神啊,至今没有结婚的理由,就是每当看到〖中〗央〖广〗场的铜像,这颗心就会碎了一地,还谈什么找对象。

是不是该换个工作岗位了呢?这样下去,可要一辈子打光棍了。

“你不是说在罗格营地当士兵那会,见过凡长老,而且和他说过丹句话吗?到时候可别见了也认不出。”精灵士兵揶揄道。

“那是当然,如果是凡长老的话,我一眼就能认出!”联盟守卫得意的抬头tingxiong。

当年还在营地当士兵的时候,的确是见过凡长老,并说了话,这可是他一生之中最得意的事情,无论是妻子丹*,还是眼前的精灵士兵,都在他们面前吹嘘了不下万次,口头禅就是【想当年我可是和凡长老…】,听的两人耳朵都快生茧了。

“想当年啊,我见到凡长老的时候……

”

这话匣子一开,联盟守卫又忍不住了,带着一片的仰慕,朝精灵守卫大喷口沫,让对方叫苦不迭,自己这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吗?

随着一个个传送阵的光芒闪烁,最后,终于到了久违的精灵王城。

验明身份以后,在精灵士兵的带领下,到了水晶之树脚下,大概是做贼心虚还是怎么的,我一个劲的打量着头顶上的水晶之树,害那些护送的精灵士兵,都以为我对她们的圣物心生敬仰,才如此的在意,看着我的目光柔和了好几分。

水晶之树……

应该没什么问题吧,虽说雅兰德兰说过,即使失去圣树之心,这颗巨大的水晶之树,起码也要在千万年以后才会开始枯萎。

上帝保估,至少等我挂了以后再枯萎吧,我可不想被精灵族追杀一辈子。

出迎接我的是阿尔托li雅,三天不见,她的气势似乎又发生了许多变化,让我无法像冰谷那时般随意,可以眼睛不眨的上前是把她搂住了,这种感觉,就仿佛冰谷之中的生活,是一场梦幻,或者是已经成为过去式。

“凡,你回了。”阿尔托li雅嫣然的一笑。

这一笑,不知道mi住了周围多少精灵士兵,连女xing也不例外,何曾见过威严无双的女王陛下,lu出如此温柔贤惠甜美的笑容。

而这一句话,更是让士兵中的男xing心砰砰的碎裂。

【你回了】,这分明就是妻子对归家的丈夫所说的话,虽说两人的确是夫妻没错但是但是这不是政治联姻么,不是没有爱情可言吗?怎么现在看着,完全就像是热恋多年的男女结婚后的幸福美满生活?

不提这些精灵士兵有多失落,听到阿尔托li雅一句话,再看到她主动的上前,1小手向我牵,我的心里一下子就暖和起了。

阿尔托li雅,还是冰谷的那个阿尔托li雅,变的只有我这颗不自信的心罢了。

反手握着阿尔托li雅柔柔的小手,我笑了起。

等这些精灵士兵,大多数都失hun落魄般的离去时,一道白光迫不及待的从阿尔托li雅身后钻出,狠狠向我撞。

“扑哧”一声,发出轻微的,利器刺入肉中的沉闷声响。

“噢噢噢噢疼疼疼!!!”

不顾那些尚未离去多远的精灵士兵会不会听到,我抱着额头哀嚎起。

下手的位置……以及这种疼痛……错不了了,就是她!!!

咦?

这个念头咋的如此似曾相识,好像就在前不久,脑海之中才升起过一模一样的念头。

不知不觉,我又泪流满面了。

这些家伙啊,为什么一个个都如此凶残,动不动就撞人,咬人,刺人,我上辈子究竟做错了什么?

“哼哒“哼哒,骗子哒,乃素骗子哒,大骗子哒。”

伴随着疼痛袭的,还有那十分jiāo稚可爱而又气愤的声音,紧接着又是几道闪电般的白光刺过,见势不妙,我连忙了一个自远古就流传下的超级躲闪绝技。

懒驴打滚,我闪。

噢噢噢,屁股中招了,教练你骗我,不是说什么招式都能躲开的吗?

捂着屁股,我一蹦就是数十米高。

“等等,有话好说,凡事得讲理才行。”

好不容易找到一丝空隙,我连忙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啰嗦啰嗦啰嗦,死刑哒,对乃只有死刑哒。”1小不点亚瑟王一个窜起,落到我的头上,小手像小孩子拔草一样,胡乱的在我的头上拔起了头发。

“噢噢噢,等……等等,不要拔,只有这个不要,变成地中海怎么办,若干年后,难道你打算写一本传记叫【我的坐骑是地中海大叔】

吗?”

这句话似乎颇有威慑力,小家伙总算停下了手,但随即又不解气的恨恨刺下几下,扑哧噗呲几声,我的脑袋上已经冒起了几股小喷泉,血混杂了悲摧的泪水一起留下。

“好吧,现在让我们坐下,心平气和的谈谈关于骗子这个话题。”

将小脸生气的鼓得像包子一样的小不点亚瑟王,托在手上,我全身散发着包容的佛光,差点就拈huā一笑,立地成佛了。

“本昂和骗子没什么好谈哒,不要和本昂说话哒。”小亚瑟王气呼呼的将包子脸撇过去,不鸟我。

“好吧,既然这样的话。”

我随手mo了mo,拿出一张纸,上面简单的写着四个大字:坐骑解除契约。

“,摁这个手指印就行了。”

我如果大街上拿着棒棒糖站在小萝li面前的大叔一样,笑的人畜无害。

“撕拉。”契约立刻就被撕掉了。

“区区坐骑区区坐骑竟敢如此嚣张哒,威胁主人哒不可原谅………不可原谅哒。”

眼看小不点王目光含泪,又要暴走了,我连忙出声。

“坐骑也有人权,我这不是和你讲道理吗?你不和我讲道理,我当然要罢工。”

就算是在游戏里也一样,你不喂坐骑食物的话,坐骑的忠诚度是会下降滴,这个天底下哪有那么好的事情。

“好吧,就给乃一个狡辩的机会哒。”

狡辩什么的肯定是必须的,我会老老实实的告诉称我是因为和小狐狸啪啪啪才那么晚么?

“咳咳,情况是这样的,那天我们两个是约好了三天之内必须精灵族,是这样吧。”

“是三天,说好了最多只有三天时间哒。”

“那不是一样么。”

“才不一样哒。”

小亚瑟王气冲冲的朝我挥舞着只有牙签大小的胜利之剑。

“好好好,不管怎么说,三天,今天刚好是第三天吧,我可是按照约定回了。”我伸出三个手指,言之凿凿道。

“错了哒,乃这个算术白痴,错了哒。”岂料话刚落音,1小亚瑟王嚷了起。

最让我无法接受的是,这家伙居然说我这个数学帝,是算术白痴?!

是可忍孰不可忍,我也要认真起了。

“好吧,你说说我错在哪里了?”

“已经超过三天哒,到乃到达那一刻时,已经超出了十分钟哒。”

“哈?”

我算了算,三天前和小亚瑟王分别的时候,是在夜晚,现在也是夜晚,她这样说,说不定还真是如此,最重要的是我相信这小不点无论怎么jiāo蛮,却绝对不是会撤谎的人。

但是,我也有我的理由啊,

“抱歉,我计算时间是以天为单位,具体到多少分钟,可没那个心思去理会。”

“乃这个大笨蛋哒!”

一声jiāo喝,白光骤起,又是准确命中了我的额头。

“战场之上,哪怕迟一秒钟也会导致失败哒!乃素将军的话,本昂第一个砍了你的头哒”

“现在不是战场。”我捂着额头,针锋相对。

“态度不可取哒,不可取哒。”小亚瑟王不甘示弱。

两个人,就这么大眼瞪小眼的对峙起,谁也不服谁。

“算了,乃毕竟不素将领,没有养成严格遵守时间的习惯,这点也素本昂没有事先提醒,这次就破例原谅乃吧。”小亚瑟王先一步,貌似服软了下。

哦哦哦,这狡猾的小不点王。

我心里一转,立刻就明白了她的以退为进,顿时悲愤不已,这样说的话,不就好像全都是我的错,还是像小孩子一样闹脾气耍赖,她于是便展现出大人的xiong怀,不记小人过的原谅我吗?

“乃可要听好了,本昂现在就和你说一说,什么才素真正的合格将领哒。”

于是,小不点给我说了一个这样的故事,故事大概的内容是。

数十万年前,亚瑟王携十万精灵大军,大举北上,打算将盘踞在哈洛加斯雪山的数支残暴兽人族灭族。

灭族……

呃……我痛苦的捂着额头,不愧是杀人王,懂不懂就灭族啊。

在那里,她们遇到最狡猾的蜥蜴人一族的阻挠,这些蜥蜴人生xing残暴,不好好干正事,而以掠夺其他兽人族为生,据说更是喜欢吃刚刚出生的婴儿,但它们极为滑溜,见到精灵大部队就跑,而且对这里的环境极为熟悉,往往追着就没影了,就算是精锐的精灵族战士,一时之间也拿这些家伙没办法。

于是一天晚上,亚瑟王与众骑士聚与帐篷,善良对策。

一杯酒下肚,艾鲁法西亚骑士脸sè通红,打着酒嗝摇摇晃晃的站了起。

哦哦哦,不愧艾鲁法西亚萝li,连酒量都是和我一样。

我貌似又找到了一个和这只熊灵小萝li相亲相爱的理由了。

她请命道:“吾王陛下,那蜥蜴人贼子见众即逃,狡猾之极,待我一人单独前去,斩了那头领的头回献于陛下。”

吾王说:“甚好,既然如此,艾鲁法西亚骑士听令,本昂不,是本王给你一晚时间,令你将蜥蜴人头领斩杀,拎其头颅共庆,,干了这杯热酒,祝乃马到功成。”

艾鲁法西亚骑士伸手道:“且慢,区区蜥蜴人贼子,何须一个晚上,等吾先去将其头颅拎回,再与陛下共饮不迟。”

于是艾鲁法西亚骑士提刀不,抱歉,没有刀,那jiāo小的身影就这样闯入茫茫雪山黑夜之中,少顷,手中拎着一个血淋淋的蜥蜴头颅回,杯中之酒尚且温热。

据这小不点王补充,在斩杀对方头领的同时,好像还顺手帮了熊人族一次,当时夜黑风高,蜥蜴人战士正在偷袭熊人族的一个小村落,本能够轻易得手,却似乎因为某个大人物恰好在村落里面,出奇的遭遇到了顽强抵抗,也正是火光冲天,杀声震天的景象,才让艾鲁法西亚轻易的找到了蜥蜴人的行踪。

我:气…”

四十五度角远目,心里悲痛。

华雄乃这素肿么了华雄,十年不见,竟然跑暗黑世界变成蜥蜴人了!!!

还有艾鲁法西亚萝li,二爷的那张大红脸可不是喝酒喝的,拜托别冒充了。

虽然吐槽点满载,不过我到是没有怀疑小不点亚瑟王的话的〖真〗实xing。

撇开她绝对不会撤谎这点不说,还记得吗?艾鲁法西亚萝li酱最后给我的那块熊爪印,据说是熊人族的传族之宝,是艾鲁法西亚帮了熊人族一次【小忙】才送给她的,现在听,恐怕就是亚瑟王说的这次了……………,!。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