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三百七十六章 都是味道惹的祸

第一千三百七十六章 都是味道惹的祸


                嗯,这是什么感觉?

梦中,屁股传一阵温热的感觉,就好像泡在温泉之中。

可是这锅喷泉,像是下面烧了一把火似的,温度不断升高,没过多久,温泉干脆直接挪了开,换成下面的火把,蹲在屁股头上烧烤。

“烫烫烫————!!”

理所当然的,我被烫醒起,捂着冒烟的屁股在chuáng上不断打滚。

是谁那么缺德,用这种办法叫醒人着。

我丝毫没有曾经也用过这种方法叫醒某个野蛮人的犯罪觉悟,在心里骂骂咧咧起,要是被自己逮到凶手的话,非收拾一顿不可。

然后,才记得茫然的看看四周,那特具异族风情的装饰,家具,陌生……有点眼熟。

这时候逐渐清醒过的大脑才记起了昨晚发生的事情。

和阿尔托莉雅一行告别之后,自己到了狐人族,并成功潜入小狐狸的帐篷,完成了一次里程碑式的偷情……呸呸,这才不叫偷情呢,我和小狐狸的恋情可是光明正大,只不过是那些狐人族男xing太蛮不讲理了,硬生生将本德鲁伊逼得只能用这种手段和小狐狸相会。

再然后……自然是忍受不了这只小sāo狐狸的媚huo力,滚了áng,本还好好的,可是房间里小狐狸散发出的催情体香一浓,又忍不住梅开几度,导致小狐狸情动至极,忍不住天狐血统的ji发,结果……结果还用得着说吗?

前略,天国的奶奶,孙子又一次从三途河的半路游回了。

我泪流满面的跪倒在chuáng做了一个祷告,才反应过。

这些等会在说,是谁在用这种凶残的方式把我叫起,看着桌上摆着一面镜子,从帐篷的天窗口照射进的雪白阳光正好照在镜子上,经反弹落到我刚刚躺着睡觉的屁股位置,我顿时悲愤了。

不用说,这个帐篷里,除了我以外还有谁,用屁股都能想出。

看看帐篷里面没人,估计是凶手作案潜逃了,我迅速从chuáng上一跃而起,没想到高估了自己的体力,人还在半空,酸累不已的腰已经失去力道,结果装酷不成反成了饿狗刨地,重新摔在chuáng上。

可恶,都是时辰的……不,都是那只小狐狸的错!

嘴里不断的念碎碎,挥动着像背上压着一块千斤重石,腰酸背痛,浑身脱力麻木的身体,穿好衣服,摇摇晃晃的站了起。

那只小狐狸……跑哪里去了?

我算算……按道理说,现在应该是入夏是才对,因为神诞日的时间是在冬末春初,介乎于原世界的新年和除夕这段时间,神诞日过后,我在营地里呆了将近一个月,而寻找神器残片之旅,又足足花了五个月的时间,也就是说,神诞日过去已经有差不多半年了。

从入夏时节到秋中,这段时间应该是哈洛加斯的黄金时间,食物源极为丰富,狐人族应该不会缺乏物资才对,小狐狸这个狐人族领导者,也能乘此忙里偷闲,不用将宝贵的时间浪费在食物上。

所以我断定,她应该没走多远,至少没有跟随天不亮就要出发的狩猎队伍一起离开。

就如我猜测的一般,还没等我静下心用心灵感应寻找她的位置,房间的帐门就被掀了起,lu出小狐狸那婀娜狐媚的身姿。

“你这懒虫,总算醒了吗?”

见我愣愣的坐在chuáng上,这只小狐狸抿着樱chun,贼笑贼笑的走过,不着痕迹将桌子上的镜子收回去。

想要毁尸灭迹,门都没有。

被这只小狐狸一入门所展现出的艳光四射所神hun颠倒的大脑,顿时泼了一盆冷水般清醒过,上前几步,大手一抓,将小狐狸那只妄图挥手镜子的罪恶小手紧紧握住。

“哼,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你这可恶的小天狐。”我咬牙切齿的瞪着对方。

“要说什么?你这坏蛋说的话,我怎么听不懂,是说这面镜子吗,有什么问题吗?”

故作一副茫然状,若是不知情的人,恐怕还真会被这只小狐狸逼真的演技给镇住,以为这只不过是意外,镜子本就在那个位置,只不过阳光的角度,以及我的屁股的位置恰好巧合对上罢了。

但是,这只是一般人的想法,又岂能逃得过本德鲁伊的火眼金睛。

看看她屁股后面!

那条如同抹了油一样滑亮,柔顺无比,毛绒可爱,有着狐人族第一美丽之称的棕sè大尾巴,正在调皮狡黠的不断左右轻摇摆动,一点一点,仿佛有说不尽的可爱小yin谋藏在其中,完全出卖了这只小狐狸的内心。

“你呀……”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想要惩罚这只俏媚的小狐狸,心里又舍不得,只能在她的屁股上拍了几下,意思意思。

“哼,坏蛋,就知道欺负人家这里。”

虽然是轻轻的拍几下,小狐狸却已经是面红如霞,那本就已经水灵妩媚的眸子,更是增添几分you人艳光,媚到了骨子,媚到了灵hun。

哪怕就是将历代的天狐拿出比较,也再比不过这只小狐狸妩媚天成了吧。

“别youhuo我,小心家法伺候。”

我咕噜的吞了一口,tiǎntiǎn嘴chun,睡醒的时候还了流着口水,现在却已经变得口干舌燥,心中就似有一团火在烧,原本疲惫酸软的身躯,尤其是那里,就想磕了药一般猛地抖擞精神起。

不好!

我狠狠咬了一口舌头,才算清醒过,这种状态下还要被这只小狐狸媚huo的话,无疑是饮鸩止渴。

我总算是无比深刻的意识到了天狐情殇的由,换做其他人,天天和这样一只媚人狐狸精腻在一起,有谁能忍受得了。

小狐狸似乎也察觉到了,连忙一个板脸,将那股自然而发的妩媚收敛些许。

“哼,差点忘记了!”

她突然想起了什么似得,那条漂亮的棕sè大尾巴,生气的大幅度摇摆去,两只软软的狐狸耳朵也一下子笔直竖起,一口雪白贝齿紧紧咬着,隐约能看到里面的两颗小虎牙。

现在的小狐狸,就像愤怒的小母猫一样。

“怎么了?”

我不明就里的挠了挠头,用镜子把我叫醒这件事,还没找她算账呢,怎么突然一副恶人先告状的样子生起我的气了。

“哼,哼哼,你这大坏蛋,大sè狼,自己做了什么事情,自己还不知道吗?不……不知廉耻,sè魔,禽兽。”

小狐狸呸呸的说道,伴随着俏脸臊红,两只手臂紧紧抱着suxiong退后一步瞪着我的举止,仿佛我真的干了什么伤天害理的yin恶事情。

“你到是说个明白呀。”一头雾水中,我也瞪大了眼睛。

东西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不然的话就算你是我的妻子,我也照样……照样打你屁股。

“呜!这副懵懂的样子,更令人生气!”

见我还不知悔改,小狐狸恨恨嘀咕了一声,美目投过险恶的目光,一甩一甩着尾巴朝我逼近过。

“等……等等,你想做什么?”

见小狐狸的生气模样,不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我顿时有些怂了,但是绞尽脑汁还是没想明白哪里惹到她了,要说昨晚的事情嘛,虽然我们是和神诞日的时候,才算做了那档子啪啪啪的事情,不能说老夫老妻,习以为常,但也犯不着生那么大气吧。

“别动,站好!”

“哦……好,喂喂,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被她的气势所迫,我下意识一个立正,但是这样看起不免有些做贼心虚的模样,于是立刻奋起反抗。

可惜抗议无效,这只小狐狸,犹如福尔摩斯一样的侦探般,贴近到身边,在不足一尺的距离围绕着我打转起,那双犀利危险的目光,不断上上下下的打量着,犹如精雕细琢的美玉一样的俏鼻,也在不断耸动,在我身上嗅着什么。

嘴里一边犹自嘀咕。

“不是维拉丝的味道……不是莎拉的味道……不是琳娅的味道……不是那个莎尔娜的味道……不是那个精灵女王的味道……不是莱娜的味道……”

喂喂喂!

虽然不知道小狐狸在嘀咕些什么,但是我那颗敏感的吐槽帝之心,却对她做出的最后一个涉及到莱娜的判断,ji起了强烈的吐槽yu望。

总感觉最后那句话,隐藏着某种极其可怕的意思,说的好像我已经犯下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大罪一样,就好比台上的法官,不是问你犯了什么罪,而是用你觉得你应该将你扔到哪个监狱里头这样的字眼。

大家一定是误会了什么,我和莱娜是纯洁的兄妹关系啊……事到如今,说这样的话也只会越抹越黑而已吧。

不知不觉,两行清泪就流下了脸颊。

“说,身上的究竟是谁的味道!”

喃喃嘀咕了数个让我头冒冷汗的名字以后,重新转到前面的小狐狸,突然抬起头,用审判的目光注瞪着我。

“大人,冤枉啊!”

我两tui一个哆嗦,下意识就喊出了经典名句。

“冤枉?哼,你以为你能瞒得过本天狐的鼻子吗?老实交代。”

小狐狸目光一变,lu出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仁慈脸sè,就差没在昏暗的审讯室里,在一盏刺亮台灯的光芒照射下,将热腾腾的母亲盖饭递过。

“伟大的天狐lu西亚下哟,在宣判我的罪行之前,能否先让犯人死个明白——你现在究竟是说些什么?”我苦巴巴的拉耸着脑袋,满头的雾水。

“你身上的味道啊,你身上的味道,是谁的?”

小狐狸似乎也察觉到了我并不是在演戏,而是真的还没弄清楚缘由,不由的咬了咬两只小虎牙,做出一副可爱的咬牙切齿吓唬状。

“味道?”

我在肩膀袖子上闻了闻,嗯,的确很大一股幽香味……小狐狸身上的。

“不就是你的味道吗?”我很无辜的抬起头,炸了眨眼。

“的确是我的味道没错……不对,说的不是这个,还有其他女人的味道!”

俏脸一红,小狐狸恼羞成怒的嚷嚷起。

“我没闻到。”我矢口否认。

“我闻到就行了。”小狐狸蛮不讲理的宣判道。

“啊,我记起了!”

突然,她的神sè一愣,然后lu出恍然之sè,用更加生气,更加一副观看禽兽的险恶目光狠狠瞪着我。

“郁金香的味道……没错,是那个shi女的味道!”

“怎……怎么可能!”

我差点没惊的一口岔气,这这这……

“没想到你这sè狼……坏蛋……连自己的shi女也不放过。

明天继续7000字补完……ro!。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