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三百七十章 亚瑟王的目标?

第一千三百七十章 亚瑟王的目标?


                以前的亚瑟王……也是你这般xing格吗?

或许我问出了十分禁忌,会让这小不点因为深深的羞耻而黑化,将我刺成被拔掉了刺的刺猬模样。

不过小亚瑟王的反应到是出乎意料的温和,虽说正在对我施以拳打脚踢的暴行了,不过就她的手段说,已经是威力最小,而且能让我从中感受到一点萌意的举止了。

“哼哒,不怕告诉乃,本昂那时候,可素威风凛凛的昂哒。”一番可爱的暴行后,这小家伙高傲不可一世的抬起头,lu出俯视众生的目光。

虽然我个人认为,纯粹以身高的角度说,面对暗黑大陆绝大多数物种——哪怕是直立起后的史泰兽,她也是被俯视的份。

“是吧是吧,一定是个诚实正义,率直自信,杀伐果断,威仪万千的王是吧。”我点着头不断附和,一步一步的挖坑。

“没错哒,没错哒,你这笨蛋,偶尔也ting识时务哒。”

小亚瑟很高兴的样子,看着我的目光也柔和了不少,真是的,太好骗了吧,只要说一些廉价的好话就lu出这副表情,要是亚瑟王是你这个样子,还不被别人把辛辛苦苦创立的精灵帝国都骗了去?

见到小不断亚瑟王脸上lu出的率直无邪笑容,仅存内心的一点良知让我感到愧疚,这么天真可爱的小不点,欺负她也太可怜了吧。

不……不对!想起吧,回忆起吧,今天和昨天在她身上所受到的痛苦,怎么能被她现在的笑容轻易méng混过去,就让这内心的熊熊怒火和仇恨,化作我的黑暗黄金哔衣吧。

我可是要成为马猴烧酒……不,是成为电锯魔王的恐怖男子啊!

于是,我觉得将计划实施下去。

上下打量了这小不点一眼,我故意lu出困huo的目光,嘴角快速的闪过一抹邪恶微笑。

“但是……奇怪啊。”

“奇怪的素你哒,素你的脑袋哒。”以吐槽的反应速度和犀利程度而言,这小家伙到的确当之无愧是一个王字。

也让我更加确定了简直欺负她的路线一百年不动摇。

“好好听我说,你呀,现在的模样,可不是以前那个威风凛凛的亚瑟王哦。”没错,就是现在,一招命中红心。

“呜~呜呜~~”

果然,小家伙的金sè呆毛转了一圈,发出无法反驳的悲鸣。

“本昂……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过,大概……大概素这样哒。”

受到严重打击的小亚瑟,紧紧拉着被子,盖住半张脸,只lu出一双碧绿sè的灵动眸子,在可怜兮兮的不断眨着。

一瞬间,这副可爱的模样又给了我致命的萌之一击,鼻血都差点流了出。

可……可恶,这种时候,才施展出如此犯规的招式,我是不会屈服的!

“但是……身体和xing格没什么关系吧。”我又是致命一击出手。

你看我家的小埃里雅,同样是小小的模样,却如此乖巧温柔懂事,这种说法根本就不成立。

“呜呜呜~~~”

这一下,小不点亚瑟王的悲鸣声更加可怜了。

“咳……咳咳。”她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好的理由。

“没错,就素这样哒,因为转生之阵的不完全,导致本昂失去了最重要的那部分xing格哒。”

堂而皇之就把过错归咎于自己的老师了,不过事实可能也的确如此,梅林下在留言之中已经说明了转生之阵并不是十分完美,并且在数十万年的时间蹉跎之中,会发生点什么意外是绝对可能的,到现在,小不点还能记得以前的技巧经验,还有伪领域级的实力,老实说,已经是一个惊喜了。

毕竟,那些人做的事情,亚瑟王的出现,可是逆天之举,上帝冒着节操腐烂的风险放水,才完成的不可能之作啊。

按道理说,我应该赞同小不点亚瑟王的说法,这次对话就此告一段落了,可是……仔细想想,刚才的话,不是还有破绽吗?

“是因为失去了最重要的那部分xing格才变成这样,你的意思是这样吧。”我如同冷着脸的法官一样,做最后确认。

“没没错哒,就素这样哒。”

还没有发现破绽的亚瑟王,十分自信的回应道。

“失去了最重要的那部分,也就是说……你现在的xing格,其实也是原本亚瑟王所拥有的xing格咯?”

就是等这一刻了,超必杀,最终最强的十倍致命一击!!

“呜哇!!”

发出史无前例的巨大悲鸣的亚瑟王,用险恶的目光,瞪着将她逼到悬崖边上……不,或许已经半只脚踏空的某笨蛋身上,似在寻找破绽。

不过,她还是忍住了,现在动手的话,不是正好给了对方借口嘲笑自己——以前的亚瑟王,xing格也不过如此。

“那素因为……”

漂亮眸子转动几下,聪明的小亚瑟王很快又找到新的说法,语气颇为低沉沧桑,仿佛是老人在教训着未见过世面的皮毛小孩般的口wěn,道。

“那素因为,没办法,每个人心中骑士都藏有一个恶魔哒。”

“还有这回事?”我大吃一惊。

“没有错,这个世上,不存在绝对的善良哒。”这小家伙,随便找了一个借口,还竟然越说越起劲,像是真有这么回事的样子。

就口胡吧你,像我的小狗狗维拉丝,不就拥有纯粹的善良本质……等等。

我突然打了一个冷战。

手握平底锅黑化状态的维拉丝,似乎很恐怖呢。

等等,还有还有,比如说我最可爱纯洁的双胞胎女儿们……算了,原本天真无邪的她们,已经被三无公主教坏了,我悲痛的捂着额头。

哦哦哦,不是还有我的莎拉宝贝吗?谁敢说她不是纯粹的善良。

但是,每次意识到自己的贫ru属xing的莎拉,也会变得很可怕呢……

一时之间,我反倒陷入了奇怪的漩涡之中,不可自拔。

“说……说的有道理,或许的确是这样。”

好一会,我才像是在心灵之中,进行了一场艰苦无比的决战般,两眼通红,神sè疲惫,呼哧呼哧的喘着气。

但是……

“素哒,素哒,比如说看到一面玻璃,内心伸出的一角不会产生将它砸碎的破坏yu望吗?就素这样没错哒。”被我诚恳附和的小亚瑟王,再次lu出天真无邪的笑容。

不不不,绝对没有这回事。

对于她的说法我却连忙在心里摇头。

至少我见到一面玻璃,就不会立刻想着要把它打碎,相信阿尔托莉雅也是,黄段子shi女也是,正常概都不会产生这种想法。

只能说明亚瑟王的确是隐藏着一股破坏的渴望,女暴君,杀人王的称号名副其实。

而且……

“这样说的话,你也承认你现在的xing格很恶劣咯。”了,今天的重头戏!

我吞咽一口口水,才敢说出这句话,恨不得立刻就变身地狱格斗熊摆出格挡架势,以应付接下的暴风骤雨。

诡异的沉默过后……

抬起头,小不点亚瑟王的眼眶里已经蓄满了委屈晶莹泪光。

“区区坐骑……区区坐骑竟然……竟然欺负人……欺负人哒,你这笨蛋哒!”

前所未有的凌厉的一脚踹过,这比筷子也粗不到哪去的小tui,拼命踹起才知道什么叫疼,原之前还手下留情了啊。

好一会儿,这小家伙才消停下,我这边已经是鼻青脸肿了,果然调戏亚瑟王是必须付出代价的呀。

我呲牙咧嘴的想着,不过还好,没有出现最坏的血染chuáng头的结果。

“等着瞧吧乃这笨蛋,笨蛋哒。”余怒未消的小亚瑟王朝我挥舞着小拳头,嚷嚷道。

“绝对,绝对要恢复实力哒,恢复原的模样,让乃看看本昂的厉害,然后把乃这个没用嚣张的坐骑扔到野外去哒!”

“是吗?你这样一说我还真有点期待。”mo着刺疼的下巴,我lu出一个死哭的笑容道。

“如果真的有书上说的……那么强大的话,或许,我会乖乖的臣服也说不定哦。”怎么可能,后面加了一句。

本德鲁伊可是威武不能屈,连上帝都敢于吐槽的神一般存在。

“原如此,有道理哒。”小亚瑟王似乎从我这句话之中醒悟过一个道理。

“本昂现在的样子和实力,无法立威哒,就连乃这样的笨蛋也无法驯服哒。”

我:“……”

喂喂喂,你这样的笨蛋是怎么回事,驯服是怎么回事,我在这小不点的心目中,究竟已经降到了一个何等让人泪流满面的地位,莫非已经和史泰兽同类了?

“决定了,要全力恢复,全力恢复哒。”

像是终于确定了人生的最伟大目标般,小亚瑟王神气十足,干劲满满的从被子里一跃而起,将怀里的胜利之剑高高举起,不断挥舞。

“到时候,绝对,绝对会让乃这个笨蛋后悔哒!”

“好好好,我会好好等着,活到那一天。”

“安心哒,乃素本昂的坐骑,本昂一定会保护乃活到那一天哒。”

哦哦哦,口气不小嘛,不过这份心意我收下了。

“嗯嗯,就这样约定好了。”

我伸出大拇指,凑上去,小家伙握着拳头,和我的指心轻轻碰触了一下,两人不约而同的笑了起。

“乃这笨蛋,偶尔的话,也不素那么讨厌哒。”

“承méng夸奖。”

虽然我感觉不到一点被夸了的感觉。

“或许……或许有一天,会有资格成为本昂的伙伴哒。”

“谢谢,谢谢,感谢父母把我生下,遇到了伟大的亚瑟王陛下。”我漠然。

“不过比起特蕾西还素要差了一万倍哒。”

我:“……”

这小不点,果然不讨人喜爱,还是继续和她抗争到底吧。

“那么,尊贵的亚瑟王陛下,请容许卑微的小的一问,除了恢复以前的状态以外,您还有什么其他的目标吗?”貌似漫不经心的,我随口问了一句。

“嗯……”

闻言,陷入沉思的亚瑟王,lu出一股和刚才干劲满满完全不同的,更加内敛成熟的思考模样。

看她的模样,似乎是遇到了让唯独那份继承下的杀伐果断的xing格,也无法立刻做出决定的难题,好一会儿,她才脸sè消沉的摇了摇头。

“以后再说,本昂困了哒……”

说完,也不给我继续追问下去的机会,将被子一拉,jiāo小可爱的身子蜷缩在臂弯里头,只lu出半张脸,眼睛也紧紧合了上去,不一会儿就发出了均匀细微的入梦声息。

“睡着的时候……到是ting可爱的。”

半撑起脑袋,看着近在咫尺的小不点亚瑟王,我轻轻笑道。

情不自禁的伸出指头,轻轻碰上去,在半空之中突然被两只小手抓住。

不好,太得意忘形了,惊醒了她么?这会又得大出血了。

我苦叹一声,做出被清醒过,恼羞成怒的亚瑟王提着胜利之剑追杀的准备。

岂料,小家伙只是轻轻的梦呓了一声,紧紧抱着我的指头的两只小手一拉,竟然把我的掌心当初了暖暖的被子,直接盖到身上。

我那叫一个目瞪口呆。

“大概……是将凡的手,当成了奥芬格莱姆特蕾西下的翅膀了。”看到这一幕的阿尔托莉雅,绽放出温柔的笑意,这样说道。

“凡,越越被亚瑟王陛下所接受了。”

“这可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我撇了撇嘴,不屑道。

“就算那个什么坐骑,没有贬义的意思,说出去也太丢人了,我可是堂堂的联盟长老。”

这时候才记起自己的联盟长老的设定,是不是有点悲哀呢?我在联盟的存在感。

“凡,有时候率直一点比较好哦。”

阿尔托莉雅也越越了解我了,那双碧绿威仪的眸子,正lu出温柔目光,仿佛能看穿我的心似的,轻轻说道。

“不是我率直不率直的问题,这小不点啊,要是能再客气一点,好好和她相处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尤其是不能用那把剑老刺我。”

心有余悸的看了一眼即使睡觉也会被亚瑟王抱在怀里的胜利之剑,我愤愤的嘀咕道。

看着我,阿尔托莉雅只是lu出温暖的笑容,并未说下去,似乎一点也不担心,十分确信我能够和这小不点打好关系的样子。

真是的,她的这份自信,究竟是从哪里的?如果说是小孩还好,对于奶爸光环的威力我是有那么点信心的,但是这小不点亚瑟王,虽然刚刚诞生,但是继承了亚瑟王不少担心的她,也不能单纯的当做是小孩看待吧。

我摇了摇头,表示不解。

“不过很可惜,我们的亚瑟王陛下,似乎还是没有确定未的道路呢。”

神sè一正,我还是将话题转到了正题上。ro!。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