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件专属装备

第一件专属装备


                虽然不是太好看的笑容,但……

就那一瞬间,我呆呆的愣住了。

本应该忘记一切的那个人,却再次伸出了双臂,将我再次搂在怀里……[bsp; “不是说过了吗?”轻柔的声音,在呆愣着的我的耳旁响起。

“就算忘掉了那些回忆,

,也绝对绝对不会忘记,陛下,以及姐妹们,还有……你,对于我说,拥有你们才是幸福。”

lu出我从未曾见过的温柔笑意,她轻轻对我说了一句。

“是吧,小狼。”

我流着泪,不断点头。

“真是的,都是小狼的错,本应该毫无牵挂的,现在却有了一点小小的留恋。”看了看

蔓延到腰间的虚无光点,她lu出灿烂笑容。

带着稍许遗憾,却无怨无悔的笑容。

“所以……”

“小狼,我问你,你的引导者……有吗?”

我摇了摇头,引导者是什么,这种事情

不需要计较了,这种问题,仅凭本能回答就行了。

“是这样吗?”

困huo的看着我,显然她看出了,我并不知道引导者是什么东西。

“虽然唐突,

没办法,谁让小狼那么爱撒jiāo,又喜欢哭鼻子,让姐姐我一点都放心不下,所以……”

所以?

“所以,假如小狼的引导者存在的话,替我和她说一声抱歉,你的小狼,我就收下了吧。”

什么意思?

难道是因为眼睛模糊的关系?连思考都变得糊里糊涂了。

还没等我清醒过,女xing骑士便松开了手,身体似受到什么引导般,轻轻地飘起,如同即将前往另外一个

的灵hun……不是如同,差不多就是这个样。

温柔的紧紧看着我,陡然,她越发透明的上半身,完全化作了密集的光点四散开,在我的惊愣目光中,没有留下一丝诀别的机会。

我张大嘴巴,不断地开合着,却什么都说不出,只是愣愣的看着这些光点散落,下意识的伸出手,将它们接在掌心。

太快了,就宛如突然地砍掉脑袋,让人感觉不到一丝痛苦离去般,女xing骑士走了,走的甚至让我不及产生痛哀。

为什么……哪怕是最后一句话也好……

缓缓地,无力的跪倒在地,喃喃着,像失去了灵hun。

再度突发的异象,却强行的将我的hun魄拉扯回身体。

那些散落飘舞的白光,突然卷起了一道轻风,这风似乎有意识,卷着这些数之不清的光点,围绕着我的身体转动起。

就仿佛不断围绕着鸟巢飞飞去的小鸟一样。

最终呼哧一下,由轻柔变得ji烈,卷起漫天的狂风,将我吹起半空,那些白sè光点似进退有序的士兵,齐齐的涌入身体。

刹那间,一股难以道明的能量,在体内乱窜起。

虽然很乱,

这些能量却带着十分熟悉的气息,让我根本生不起抵抗的心,只能由着它们横冲直撞。

恍惚间,我的意识

被一片白茫茫的柔和白光所包围,这些白光从自己身边飞速流逝,看上去,就仿佛是带着我不断地穿越于时间和空间之中。

不知过了多久,突然,这些柔和的白光一炽,爆发出耀眼光芒,等意识再次清醒过的时候,我

到一片奇怪的地方。

天空闪着雷鸣,乌黑压压的,宛如随时都要将天和地连接在一起,一道道雷蛇闪过,恰似恶魔狰狞的目光。

地上面是一片草原,连接着漫无边际的森林,在黑漆漆的狂风之中,淤积在烂泥之中的青草被吹弯了腰,随即吱咯一声,被一一条条千奇百怪的大tui踩下,和烂泥混合在一起,化作了土地的肥料。

视线缓缓向上,我这才看清,这一条条奇怪的大tui的主人。

野兽,魔兽,漫山遍野的野兽和魔兽,也有两脚直立,模样狰狞的兽人,这些兽人和如今的兽人相比,就像是没有完全进化……不,根本就是只进化到了十分之一的程度,只能勉强两脚直立,身穿铠甲,手握武器而已。

铠甲里面,依然是坚硬油亮的野兽鬃毛,掌足留着锐利的指甲,狰狞凸起的嘴巴微微张颌,从那锋利牙齿之中吐lu血腥狂暴的呼吸。

野兽,魔兽,兽人,大大小小,千奇百怪的生物,集中在这片草原之中,除了发出粗重的喘息以外,竟然没有一点其他声音,就仿佛等待着什么一样。

我再仔细看了一眼,不禁骇然。

这些模样奇怪的家伙,实力好强!

一眼望去,散发出领域级气息的强者随处都是,随便看向哪个怪兽堆,都能找到十几只,简直就像是不要钱的一般。

最弱的也都有伪领域级的实力,仿佛在这之下的,根本就没有资格出现在这里。

那些更强的呢?

我的目光不由自主的为数十道特殊的气息所吸引。

这些散发着宛如深渊一般气息的怪物,光是身上的气势,就让我喘不过气,有几只更是散发着那具铠甲战士一样的恐怖气息。

最后,目光落在正前方那道身影上面。

远远看去,只能看到一双黑黝黝的鹰翅展开,还有那绝对不下于十米高的庞大身体。

虽然这具庞大的身体,比起其中很多巨大的,甚至能达到百米之巨的怪兽,显得并不是那么突出,

,以它为中心,周围千米却没有一直怪物站立,所有落到它身上的目光,都充满了敬畏和恐惧。

那模糊不清的背影,散发出宛如黑洞一样的气息,连投过去的目光似乎都能被吸进去,

不能形容这股气势是多么的狂暴,狰狞,那是一种纯粹的强大,似乎能在举手之间吞噬

的强大。

吞噬

之力级高手,我心里一紧,忍不住惊呼出声。

也只有吞噬

之力级的高手,才能拥有这样让人忍不住为这股强大无比的

而膜拜的气势。

一只吞噬

之力级怪物,数十只

之力级怪物,还有数不清的领域怪物,伪领域级的炮灰,这样一股

,哪怕就连三魔神也不得不认真对待。

此时此刻,强大无比的它们,却一动也不动的站立着,安静着,做着和它们身上散发出的暴躁气势完全不符的耐心等待举动,闪电落在它们是身上,狂风刮在它们身上,雨滴打在它们身上,稀烂的淤泥将大脚没入,这些都没有让它们有一丝的不耐烦。

所有怪物身上,都散发出一股凝重的气息,甚至,这股凝重中带着淡淡的恐惧。

是什么能让强如它们这股

,产生恐惧?

答案很快就出现了。

在怪兽大军的对面,草原深处,森林之中,缓缓走出一道身影。

看不清模样,被模糊朦胧的雪白光芒所笼罩,只能勉强辨别出是女xing的身影,缓缓自森林之中走出,步伐悠闲的仿佛出散步一样,充满精灵一族特有的优雅美感。

,从如此优雅的她,身上散发出的肃杀之气,却似比对面的怪兽大军加起还要强烈。

在她出现的刹那,怪兽大军sāo乱起,明明前一刻还安静无比,现在却充满让人耳膜发胀的sāo动,视线和声音都是那么的模糊,根本听不见它们在说些什么。

只是却能看到,它们向迎面而那道雪白sè女xing身影投去的目光,充满了如同杀父之仇一样的憎恨以及……恐惧。

似乎根本没打算上一段阵前对话,打击对手的气势,在距离万米远的时候,一道刺破乌的白光升起天际——那道身影缓缓地抽出了武器。

“咕噜~~~~~”

这些参差不齐,大小不一的怪兽,在女xing身影抽出武器,白光闪烁的一瞬间,竟然齐齐一直的吞咽了一口口水。

那把散发着白光的武器似乎有着魔力一样,让这些怪物眼中的恐惧,慢慢压下了那股压抑到几点的憎恨。

就在这时,最前方那只鹰翅怪兽,张大翅膀,不知道怒吼了一句什么,然后无穷无尽的毁灭

便从它身上爆发出,笔直冲向对面的白sè光影。

无数的怪兽,在这一刻也行动起,它们的眼神徒然变得决绝,抛弃了憎恨和恐惧,只有最纯粹的战士气息。

不拼命,就会死,想要活下去,仅此而已。

这完全就是劣势一方面对着优势一方的包围,在这种条件下才能散发出的鱼死网破,哀兵必胜的决然气势。

现在的情况是,数万的强大怪兽,所仅仅是面对着一个人而已。

仅一个人,就让这股由魔神级强者率领,最弱也是伪领域级高手的怪兽部队,产生必须鱼死网破才能生存下去的念头吗?

这种状况,

完全超越了我的常识范围,只能傻傻的,呆呆的看着。

看着那道白sè亮光,刺破大雨,刺破狂风,刺破雷霆,刺破乌,甚至连那从乌之中刚刚lu出一个头的太阳,也被白光所刺破。

似乎天地间,唯独只有这一道光芒。

吞噬

之力级强者的交锋,我完全看不出所以然,只觉得眼前的战斗模糊朦胧,光怪陆离,那些伪领域级的怪物,

成为了炮灰一样的存在,只配前仆后继的用自己的身躯挡住一

o

o未知的能量攻击。

,这些伪领域高手也并非是拉凑个数,在除了

之力级境界的怪兽以外,所有怪兽齐心合力,将一个早早布置隐藏好的巨大魔法阵升起。

没

这群看似没脑子的怪兽大军,竟然也懂得使用魔法阵,而且看样子还是很厉害的玩意——这点常识,光看需要那么多伪领域和领域级的高手驱动这个魔法阵就能猜出了。

数个小时后……

漫天的白光,以及魔法阵的白光,那些光怪离奇的光芒统统消失了。

只留下遍布了残肢断足,以及残破的铠甲武器。

还有那道踩在尸山之上,淡然而立的雪白身影。

输了,纵使有吞噬

之力级的超级强者率领,数十名

之力级的强者掠阵,以及数万名伪领域和领域级高手齐心协力才能驱动起的魔法阵辅助,怪兽大军还是输了。

败于那道雪白sè的光芒之中。

阳光从刺破的天空洒下,给这片刚刚结束的战场增添了不少的sè彩。

那遍地的鲜血,更加殷红,jiāo艳,残断的肢体破碎的铠甲武器,折射着光芒,如此凄美,如此残酷,却更加衬托出那高高立于尸山之上,躯干ting得笔直的身影的风采,一阵轻风拂,她轻轻的挽着发丝,阳光照,让她的身影变得柔和无比。

犹如掌管了杀戮和优雅的女神。

转瞬之间,这个充满鲜血的战场突然化作无数碎片破裂。

又在眨眼之间,另外一个战场出现,同样是单方面的杀戮,区别在于那道雪白身影,是一个人,还是带着一群纪律严明的战士。

一个又一个的战场掠过,又马上破碎,破碎的速度越越快,以至于到最后面都变得模糊不清。

唯有在其中,不止一次出现过的十二道同样被光芒笼罩着的身影,在战场的不断破碎中,依然保留了下。

也不知道掠过了多上次战场,最后,似乎终于结束了,如同宇宙一般虚无漆黑的空间里,只留下十三道光芒身影依旧存在。

尤其是其中一道,金sè的光芒冲天,就宛如莅临天地的王者一样,在它面前,所有sè彩都要黯然,太阳也要臣服。

另外十二道朦胧光芒,如众星拱月一般围绕着这道要清晰一些的金sè光芒,互相谈论,时不时发出模糊的笑声,一副亲密闺友的模样。

看到这一幕,我终于明了了。

其实早该明白过。

这些看到的东西,都是女xing骑士的回忆,那道雪白身影,就是她本人无误。

一个个战场破碎,消失,代表着她那些最深刻的回忆一一消散,

唯独另外十二道光芒,即使记忆模糊了,这份感情却依旧存在,永远无法磨灭。

是这样吗?对于你说,这些人,这些感情,就是你最珍贵的东西吗?

心里明明就跟刀割似的,

,我却莫名的笑了起。

忽然之间,那道雪白光芒转了过,面对着我,伸出朦胧的手臂,挥了挥手。

原,我也是你最珍贵的回忆。ro@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