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三百二十七章 魔法脉络,法师的奇怪羞点

第一千三百二十七章 魔法脉络,法师的奇怪羞点


                第一千三百二十七章魔法脉络,法师的奇怪羞点

“虽然在转职的时候,上帝赋予我们的技能烙印和魔法脉络,的确是很方便,让我们省去了自己构造魔法阵的时间功夫,也有利于以后的逐步优化,但是,凡事有利有弊,一旦被印上这样的技能烙印和魔法脉络,相当于是自身的魔法体系已经被固化,习惯依赖技能烙印和魔法脉络的结果,也会让思维变得固化,而难以对自身的能力,进行深沉次的,根本的构造改变。”[bsp; 随后挥出数万枚火弹和火球,在炎炎的艳阳之下,就宛如一条张牙舞爪的火焰长龙,不断吐着烈火袭,女xing骑士用一种缓慢柔和的,却又冷静到如同完全抛弃了感情,只剩下智慧结晶的声音,这样娓娓絮,那双美丽灵动的眸子变得沉着,里面充满了智慧和沧桑的淡然。

这会让人产生一种错觉——仿佛从她口中说出的话,就是不可违背的真理和规则。

随即,她的声线一变,变得多少带上了一些感情,眸子也重新闪烁光彩。

“但是呢,小狼,你应该早就有了这个觉悟吧,无论是陛下,还是我们,亦或者是陛下的继承人,还是你,我们这些人,都和普通人有所不同,我们的存在,或多或少的打破了……不,应该说是,我们或多或少的得到了上帝的眷顾,得以突破一些规则限制,获得更大的改变空间,所以,别人眼中办不到的事情,不等于我们办不到。”

“就算你这样说,我还是一点头绪也没有啊,究竟该怎么去改变,完全不懂。”

身体如在空中高速螺旋的战机,险之又险的躲过一枚枚擦身而过的火弹火球,我抽空应了一声,不小心屁股就被一枚火弹击中,像失事的飞机一样,冒着烟火嗡嗡的倾斜往下坠落。

我说啊,你的攻击就不能消停点吗?就算我有个头绪,被这样无穷无尽的弹幕追击,也根本没有时间去考虑和付诸行动啊混蛋!

“啊~~~真没办法呢,小狼的魔法天赋似乎并不太高啊。”女xing骑士歪着头,困扰起。

何止是不太高,要不是月狼的天生天赋,我根本就是魔法白痴一名,连法拉老头扔给我那本魔法基础(笨蛋专用版)都没有完全弄明白,你太抬举我了。

“没办了,小狼真是的。”

如同慈祥的母亲,对着调皮捣蛋,又闯下祸的孩子一般,她轻轻一笑。

这一笑,就是风起涌,这一笑,我就心惊胆战。

那个浩瀚夺目的立体魔法阵,竟然开始整个剧烈散发出红光,暴走起了。

不……不是吧,光是从里面抽出一两个魔法阵攻击,就已经让我吃不消了,现在既然一起上?你的法号是灭绝师太骑士么?

“小狼,你要看好罗,其实组成整个魔法系统的所有魔法阵,这就是我身上的魔法脉络。”

说到这里,她顿了一顿,脸sè微红。

“就只让你看一眼哦,绝对不能多看,说到底,魔法脉络这种东西,就如同……如同那个,反正是隐si,绝对绝对不会轻易被其他人观看,这种羞耻的事情,竟然要……呜!”

扭捏的抱紧jiāo躯,她僵硬和羞涩的反应,就如同即将要脱光衣服,赤身luo体的让人观看的少女一样,脸蛋不可抑制的从微红,变得羞红如血。

哪怕是屠杀百万生灵的冷血骑士,在该jiāo羞的时候也会jiāo羞啊。

虽然我完全弄不懂,所谓的魔法脉络究竟有什么好值得害羞的,大概这种观念上的差距,就如同一条鱼,完全搞不懂为什么人类女xing脱光衣服被人看到就要害羞,你看我,一身漂亮的鱼鳞,从就不穿衣服。

并没有容我多想,女xing骑士深呼吸一口气,顿了顿,又深呼吸了一口气,好像接下,真的要做多难为情的事情……好吧,或许对于她说,就是如同在男人面前主动脱下衣服lu出绝美玉体一般难为情的事情。

虽然我完全弄不懂魔法脉络有什么xing感之处,还是说法师的羞耻点有异于常人?不对啊,我家的莎拉她们,羞耻点就很正常,比如说……你以为我会傻的说出吗笨蛋!

那边的人妻骑士,不知道憋了多少口气,鼓了多少次勇气,怎么看,我都怀疑眼前这家伙是不是真的曾经屠杀过百万生命,或许是在棋盘上指挥军队,挥手之间就将对方全灭了,并没有看到战场的残酷也说不定?

说笑的,没看到刚才她身上的气势么。

总而言之,虽然搞不懂现在的情况,不过托这个的福,对方无穷无尽的弹幕攻击总算是停止下,让我能够歇一口气。

然后,那边嘿一声,似乎终于准备好了,我打了一个哈欠,懒洋洋的伸着懒腰,抬起头。

就见那个立体魔法阵开始不断暴涨,让人胆战心惊的恐怖能量,开始肆虐整个世界。

蓝sè的,红sè的,白sè的,绿sè的,一团团如梦似幻的光彩从魔法阵之中爆发出,将世界染的绚丽夺目无比,简直就像一场华丽悦目的舞会。

随即,便是一股现在的我,所完全无法理解的恐怖力量,像末日的巨浪一般,以吞天噬地的气势向四面八方爆发出去,瞬间就将我淹没在里头。

那一团团五颜六sè的美丽光彩,在我的眼前不断掠过,我如同经历着人生的跑马灯一样,在上面看到了自己五颜六sè的过往,每一种颜sè,便是一种感情,一段段无法忘怀的回忆……

莫非自己要挂了?

“小狼……小狼……小狼!!!!”

模糊的声音逐渐变得清晰起,终于把我给惊醒,睁开了眼睛,作为一名冒险者的本能反应,下意识开始打量四周。

“不许看!!”

一声急冲冲的怒斥,吓得我脖子一缩,乖乖往发出声音的方向看去。

只见那人妻骑士,仿佛是在赤身luo体的状态一般,抱紧身子,面脸羞红,用险恶的目光瞪着我。

哈哈哈哈,从一开始就作弄我的家伙,也有今天。

我表面上如好孩子一样正襟危坐,目不斜视,心里却乐开了花,有一种君子十年后大仇得报的痛快感。

“小狼……年纪轻轻的,没想到也那么好sè。”

似乎终于意识到了前辈的身份,她咳嗽几声,微微将羞耻感抛在一边。

我:“……”

虽然我不否认,但是如何让我在这种环境下产生sèsè的念头,还真是个问题。

莫非……如果换一个法师站在我这个位置上,就会变得xing奋无比?说到底,我完全无法理解对方的观点,简单的说就是在羞耻点上,产生了差别观,她认为羞耻的事情,我毫无感觉,而我认为羞耻的事情,她也……估计她也会觉得羞耻,咳咳。

“请问,现在我究竟要做什么?”

不敢乱看,也不敢乱说话,生怕再刺ji到眼前本就已经羞耻的浑身颤抖的人妻骑士,让她暴走,我的小命就玩完了,所以,思索良久之后,我小心翼翼的,用尽可能柔和的声音问道。

“小狼……恶趣味!!”

没想到就算已经这么小心的发言了,还是被对方狠狠瞪了一眼。

哦,我明白了。

这就跟对方强忍着羞耻心脱光衣服站在你面前,而你却还傻傻的问“请问我现在要做些什么”一样,被瞪也是理所当然的。

问题是,不这样说,我还能怎么说?

难道直接破题,对她道:道友,借你的luo体……哦不,借你的魔法脉络一观如何?

绝对会被拍死的。

“还愣着做什么,不赶快看?”结果一发呆,又被对方喝斥了。

我:“……”

一开始不让我乱看的究竟是谁着?

算了,处于羞耻之中的女人,是最不可理喻的动物。

我开始正视周围的环境。

自己所处的,是一个红sè为主,五颜六sè的世界,这些绚丽的sè彩,美到了极致,让人仿佛置身于飘渺仙境一般,忍不住窒息。

而且,怎么说呢?有一种淡淡的……淡淡的熟悉感。

“这些颜sè,是我的精神力具体化的产物。”仿佛看透了我的疑huo,女xing骑士远远的,咬着牙解释道。

“我说小狼你啊,不要惹姐姐生气哦,,乖乖的把注意力集中到魔……魔法脉脉脉……脉络上。”

说到最后,已经是羞耻的口齿不清,羞耻的流lu出杀气腾腾了。

感觉就像是让人好好的,仔细的注视自己的luo体一样吗?

我又懂了,反正将魔法脉络代入到赤身luo体上去,女xing骑士的心态就十分好理解。

“还有三秒钟时间。”

“喂,等等,太快了,太快了吧,我根本什么都还没看到!”

“谁让小狼你漫不经心的……sè狼,活该,给我自己领悟去!”

“别啊老大。”我快要哭了。

拜托,我真不懂魔法脉络的xing感,您老就把我当条咸鱼行不?

“话说回,你不是说那个什么立体的魔法阵……魔法系统,就是你的魔法脉络吗?一开始就释放出,让人看到了吧。”

“那怎么同呢?那是从外面看去,只能看到外表,就跟在别人面前穿了衣服一样,你现在可是进到了里面,就跟脱光了……小狼,sè狼!!!”

一边争取时间,我也将注意力集中到那些红sè的光芒上面。

一条条如同女xing纤柔修美光滑的四肢般的光带,将这个五颜六sè的世界,像是包装精美的礼品般不断的一圈又一圈裹起,组成一个个鲜明的图案。

这就是那些将自己逼迫的狼狈不堪的魔法阵的本质,魔法脉络吗?

隐隐的,我对这些美丽的红线交织起的图案,产生了一种熟悉感。

这股熟悉感究竟是从何而呢?冥冥之中的第六感,告诉我这个问题很重要,能够察觉到的话,说不定会产生巨大的作用。

魔法脉络,说到底,就是类似于一个模板。

将法力和精神力注入这个模板之中,就变成成品,也就是释放出的魔法。

按照我的凡人级智商理解的话,大概就是这么回事吧。

那么这股熟悉感……

我皱着眉头,陷入了沉思。

许久……许久,突然,一道灵光闪过,被我紧紧的抓住了。

我想起了,这股熟悉感是什么!

不正是我从其他职业武器上面,感受到的魔法纹路吗?

哎呀哎呀,太依赖地狱格斗熊和月狼变身了,或者说根本没有遇到可以轻松对付的敌人让我有空余去发挥,许久没有用过其他职业的武器,借此使用其他职业的技能了。

所以,我都几乎忘记了,自己这个山寨德鲁伊,冒牌救世主,为吐槽而穿越的穿越者,竟然是一个能够使用所有职业的专属装备,并能发挥这些专属装备上附带的技能的超级整合山寨品了。

没错,比如说手里握着的是死灵法师的法杖,上面附带了+1召唤骷髅这个属xing,那么我就能使用召唤骷髅这个技能。

为什么专属装备上,能够附带技能加成呢?关于这个问题,因为自身可以使用所有职业专属装备的奇特能力,我曾经和凯恩讨论过,他告诉我,本质上,这些附带职业技能的专属装备,里面也是拥有魔法脉络或者技能烙印的。

只是这些魔法脉络和技能烙印,都远远不如上帝赋予冒险者身上的脉络和烙印的精致和品质,无法升级,也无法优化,只能单纯的对自身的技能等级进行一个加成。

我所感觉到的熟悉感,就是自这番和凯恩的谈话以后,开始在使用其他职业的专属装备,释放上面附带的技能时,有意识的去感应装备里的脉络和烙印,所得的。

因为知道,如果搞清楚装备里的脉络和烙印流动,或许对于我这个可以使用所有职业专属装备的山寨德鲁伊说,将会产生不可估量的巨大好处,可惜断断续续的研究了好几年,我究竟还是魔法天赋有限,无法真正去实现这一点。

没想到,那时候研究失败所得到的,认为无用的附加品——对魔法脉络以及技能烙印的模糊熟悉和认知,会在这种时候,这种地方,产生新的机遇。

世事无常,世事无常啊,说不定我现在认为完全无用的吐槽技能,在将也能化作恐怖的力量,大概四魔王和三魔神。

走了一会小神,我再次集中注意力,忘然物外的研究着这些火红sè的脉络,和脑海之中的那些模糊熟悉感,一一的进行对照,心里越发感觉到一股被mi雾挡住的,模糊不清的事物,开始逐渐清晰,显现出淡淡的轮廓起。

女xing骑士似乎也知道我正在处于领悟的关键期,没有再催促,强忍在羞耻心,在一旁投静静的温柔的目光。

许久许久……

我呼出一口气,总算有某一层面纱,在心里被轻巧的揭开,让我对眼前这片魔法脉络有了全新的认识,眼中不再是五颜六sè的世界,而是代表着一种神秘而强大的力量和技巧。

简单点说,就是从看山是山,到了看山不是山的境界。ro@。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