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三百一十九章 踩格子的游戏一点也不好玩!

第一千三百一十九章 踩格子的游戏一点也不好玩!


                好大一块石碑!

和前面几块石碑相比,眼前这块无疑要庞大得多。

前面三块石碑,就像墓碑一样大小,而眼前这块石碑却是像块方方正正的饭桌,上面密密麻麻的刻着文字。[bsp; 不知道亚瑟王又想告诉我们什么呢?这里的内容,是接着第三块石碑吗?她究竟领悟到爱情的真谛没有?

我瞪大眼睛,从头开始看起。

【人类,只是弱小的种族,和精灵族相比,他们就像新生的婴儿,浑身上下都充满着稚nèn感。

但是不可否认,他们身上有着惊人的生命力,有着我们所不具备的,对一切未知事物的强烈渴望,以及强大的学习能力,就连梅林老师,也无法预测这个神奇种族的未。

一或许有一天,他们会发展的如同我们一样,甚至会代替我们成为这片大陆的主人。

在用笑容迎接人类觐见的使者的时候,我,隐隐产生了这种感觉。

不过没什么不好的,没有任何一个种族能够盛久不衰,我期待着人类能够强大起,能够让我们意识到危机感,精灵族,需要这样一个竞争对手。

因此,我的目光,常常留意在那位笑容温和的人类使者身上。

慢慢的……

原本好奇的目光,被他身上另外一样东西所吸引。

不知为何,当我察觉到的时候,我发现”我竟然不希望他离开我的视线——

】

噢噢噢噢!!!!!

亚瑟王不为人知的恋爱史?初恋对象是那个人类使者?!!

看到这里,我的八卦之心彻底熊熊燃烧起。

没想到啊没想到,就连精灵族内部,也不知道她们的亚瑟王曾经喜欢过谁”这个消息要是放出去,肯定会轰动整个大陆,让所有人震惊。

人类使者吗?

石碑上所说的那段历史,我到是记得,想不记得都难,因为,这正是被命名为【人族盛世的起源点】的历史佳话”随便拿起一本史书,几乎都能在里面看到用或多或少的文字,提及到这个历史xing时刻。

无论从哪方面进行辩论,那段被称为【人类和精灵的第一次正式接触】的历史,都绝对不比我和阿尔托li雅联姻所带的历史意义得逊sè。

数十万年前,亚瑟王的时代,在她的统治下,精灵族合纵连横,从游散分布的一个个精灵部落,变成了强大无比的精灵帝国,一切与精灵族对立的种族,在亚瑟王强势之下,要么族灭,要么臣服,就连巨龙一族都无法遮掩其光芒。

在那个时期,人类还是一个弱小无比的种族,蜗居在一片贫瘠的土地,承受着魔兽、自然以及疾病等等各种灾害的侵袭,和盛世强大,占据了大半个暗黑大陆的精灵族相比,就像一头巨龙和一只蚂蚁的差别,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弱小的人类,当时还十分单纯,他们看到精灵族的强大,心中生起了求庇护,求包养的渴望,于是立刻派出了代表,前往精灵王城,本以为能见个管事,传达一下请愿就好了,没想到竟然得到了亚瑟王的亲自接见,可想而知,人类使者团当时感ji涕零的模样。

最后,两族达成协议,结为联盟,以至于此后无数的史学家,都想解开这次协议联盟背后的谜团。

因为这份协议,就像一只蚂蚁,和一头巨龙结盟,闲着蛋疼的学者们自然得好好研究一下,为什么这头巨龙,不但热情的亲自觐见了蚂蚁,还愿意和它结盟,这完全不符合常理啊。

说直白点,当时亚瑟王是不是犯傻了?

两族联盟,造就了一个强大的人族,可以说,人类一大半东西都是从精灵族那里学的,最近一个例子,比如说德鲁伊职业的熊人变身,就是从十二骑士里的熊灵之怒其实艾鲁法西亚那里模仿而。

大概是脸皮较厚的关系,在往后数万年,亚瑟王早已消失,精灵帝国盛极而衰的时代,人类也从没有否认过这段历史,从没有否认自己身上的东西,是从精灵身上学的,然后堂而皇之的开始欺负打压老大,并逐渐取而代之,成为暗黑大陆第一大种族。

不过对于亚瑟王,大部分人还是保持着尊敬之心,不论她的贤明以及赫赫战绩,如果没有亚瑟王的话,人类想要发展繁盛起,至少要多huā十万年,而且在不给魔兽自然以及疾病之心灾害灭掉的情况下。

咳咳,跑题了跑题了,总而言之,我现在似乎是又解开了无数史学家历经无数岁月都无法肯定的历史谜团。

为什么会说【又】呢?请自行回忆。

根据石碑上面的亚瑟王所述,除了她看出人类的潜力,而且高瞻远瞩,知道精灵的天xing散漫,缺乏进取心,于是想创造出这么一个强力的竞争对手,以保持自己族人旺盛的斗志以外,似乎似乎人类使者团还用了美男计?

没想到那一段人类历史转折点,历史的真相真是太可怕了,我被深深的震惊其中。

不过话说回,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里,此时此刻,应该是亚瑟王留给阿尔托li雅的考验才对吧。

所以说亚瑟王老大,请允许我问一个失礼的问题,为什么你要将这种应该写在自己的少女日记里的东西,光明正大的刻在这里,让你的继承人瞻仰呢?

lu出癖?

因为是笨蛋吗?现在的我,完全无法理解这位伟大王者的思考回路。

“咳咳,凡,怎么了?”

见我迟迟呆立在石碑前,没有摁下”一旁的阿尔托li雅轻咳数声。

“阿尔托li雅,我想问一下,起……,这…”

我实在忍不住了,哪怕是没有礼貌也好”请务必告诉我,亚瑟王的脑子里究竟在想些什么?

“这种事情留到完成考验以后再说吧,凡,不要为此而分神。”

虽然阿尔托li雅拒绝的大义凛然,合情合理,似乎真是这么回事的样子,似乎这些刻着少女si人日记的石碑”真的只是亚瑟王故布mi阵,让我们分神,无法全力投入到下一个考验的yin谋而已。

但是,我却从她碧绿sè的眸子里,看到了一丝慌张?

可疑”真是十分可疑。

莫非这里面还有什么内情?也不知道还有多少个考验,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去看下一个考验的石碑了。

带着这种热情,我将石碑摁了下去。

轰隆隆!!

伴随着这样的巨大声响,前面的冰墙上开了一扇大门。

因为石碑太显眼,太吐槽感满满了,我现在才注意到第四个考验的环境一阻拦在我们前方的是一面抬头望不到顶,左右望不到边的巨大冰墙或者说是冰山崖壁也恰当。

总之,我现在是丝毫没有不走大门接受考验,而是直接绕过或是攀过冰壁的想法了。

亚瑟王,你一定很期待我这么做吧,一定很希望看到我再出丑吧,就算是笨蛋也是知道事不过三的道理,连续吃了两次亏我没理由还会上当。

鼻子轻哼一声,这次,我走在洁lu卡和阿尔托li雅的前头,率先的乖乖的进了那扇大门。

似乎又是连接到一个不知名空间,等站定以后,我四处张望一眼发现所处的地方,是一个颇小的房间大概只有15平方米,三人进了里面,略显窄小。

什么呀,明明前面几次都是大手笔的工程。

第一个考验是不知名的巨大石墓,就算是一路直线狂奔,我们也huā了半个多小时才看到出口。

第二考验就更不用说,光是为里面的奇怪mi宫造势的那扇巨大城墙,就已经让我惊叹不已,暗暗悱恻某人是不是暴君,牺牲无数人民的鲜血骨肉才将如此壮观的城墙垒造起。

至于第三关,虽然是借用了峡谷地势,外表看上去似乎并没有huā费多大功夫,但是别忘记了整个人生游戏的系统,用我这个穿越者的话形容,就是软件方面的强大。

人生游戏里所包含的魔法创造,技巧,堪称史诗级巨作,比前面三个考验所需要huā费的心血,动用的心思,要多上百倍不止,虽然被这个写作人生游戏读作人生调戏的该死游戏,坑得不轻,但我还是无法不为之赞叹。

这种感觉,就像被敌人痛揍了一顿,心生险恶之意,报复之心,却又不得不佩服对方的实力强大,竟然连我这样的【强者】也能说揍就揍,嗯哼。

然后第四关,就这么一个小小的房间,和前面的考验相比,未免也太小家子气了。

亚瑟王,你这是肿么了?不用客气啊,给我个十万平方的【象征着劳动人民血汗】的巨大〖广〗场吧,这才像你的豪迈风格啊。

我在不屑的向亚瑟王挑衅时,阿尔托li雅和洁lu卡已经四处打量起,希望能从这个不足三榻的小小房间里,找到有用的线索。

还有什么可以找的,那么小一个房间。

唯一的可疑之处,不就是脚下这些方格吗?

等等,方格?!!

经历了人生游戏以后,我现在已经有点轻微的方格恐惧症了,看到自己两脚踏在方格上,tui肚子就忍不住哆嗦起,生怕又跑出什么坑爹的提示。

不过,既然是那么小的房间,应该不可能是人生游戏之类的考验了吧。

我开始谨慎的打量脚平的方格,一块拼着一块,方方正正,边长约一尺有多,就像普通人家房屋里的大理石瓷砖一样,四处透lu着小家子气的穷酸气息。

然后是什么考验呢?

阿尔托li雅那边似乎找到了什么。

“当地面上的格子亮起时,请接受考验的人用手脚进行碰触,碰触后的部位不能离开或者更换位置,十块格子全被碰到以后考验通过。”

然后下方还有一行小字。

“失败了也没关系,可以慢慢,加油吧。”

我:气…”

等完全弄懂了游戏规则后,我当时就痛哭流涕,给亚瑟王跪下了。

亚瑟王老大,您老大人有大量,就当我刚刚在放屁,能再将房间缩小一点不?4平方就够了,不行?那就6平方吧,真不能再多了,我们三人都没吃过橡皮果实啊。

无视我的悲嚎,考验开始了。

位于角落的一块方格亮起红sè光芒,因为貌似失败可以重,抱着先试探一下难度的态度,离着最近的洁lu卡提起脚轻轻踩了下去。

噔一声,格子的红光变成了绿光,似乎就是这样做了。

然后,角落对面的角落的方块,又亮起一块,这次是阿尔托li雅踩下去。

再然后,角落对面的角落对面的角落,又亮起了一块,轮到我了,我猜。

最后,角落对面的角落对面的角落对面的角落那个方块亮起。

各站在房间一角的我们三人,面面相窥,再看看在第四个角落亮起个格子,最后看了看自己的四肢长度。

全都otz的跪倒下去。

坑爹啊!!!

第一回合完败,第二回合开始。

格子是随机亮起的,这一次,是房间比较中心的位置,亮起了一块。

这样才对嘛。

阿尔托li雅踩了下去。

紧接着,离第一个亮起的格子,隔着两个格子的格子亮起,阿尔托li雅跪在地上,轻松的用掌心碰触。

第三块亮起的格子阿尔托li雅碰不到,于是洁lu卡二号领命,冲锋陷阵去了。

这样一直到第五个格子亮起时,负责守卫阵线的我,也不得不加入里面。

第七个格子,亮在了一个我们三人都无法碰触到的位置,考验再次失败。

经过两个回合,我们逐渐mo到节奏了。

运气占了最大的成分,像第一回合那样,根本就没法玩。

除了运气以外,也要讲究一点小技巧,当附近一个格子亮起的时候,究竟由谁去碰,这是必须考虑清楚的事情。

最后就是四肢长度了,我现在十分悔恨为什么没带一群野蛮人过。

比如说夸尔凯克,那个身高近五米的巨型坦克,如果他在的话,就算是坑爹的四个角落的格子亮起,他四肢一张,也能轻轻松松搞定。

教练,我要橡皮果实,我要血熊变身!@。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