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三百一十六章 人生游戏往往就是人生的缩影!

第一千三百一十六章 人生游戏往往就是人生的缩影!


                第一千三百一十六章人生游戏往往就是人生的缩影!

“阿尔托莉雅,你最后一个考验遇到了什么?”[bsp; 虽然很想大家快点忘掉刚才那段回忆,但是我又忍不住好奇心。

阿尔托莉雅:“……”

“阿尔托莉雅?”我以为她在想着什么,没听见,又问了一遍。

“……”

“……”

气氛微妙的沉默了片刻。

“啊,门打开了。”

一如既往的笨拙转移话题方式,阿尔托莉雅指着前方,颇有点着急的迈出脚步。

很好奇啊,阿尔托莉雅越是这个样子,我就越是想知道她究竟在最终考验里遇到了什么。

只不过这呆毛女王黑化起也蛮可怕的,我可不想再被那根金sè呆毛给啄破额头,无奈退求其次,落后阿尔托莉雅一段距离,向走在后面的洁lu卡伸出了魔爪……不,是以主人的身份,命令她回答。

“我拒绝。”

不到零点一秒的时间就被拒绝了。

“(笨蛋)亲王殿下想知道的话,就自己向女王陛下询问吧。”

那样做会被呆毛钉额头的。

“话说回。”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情。

“你是怎么知道那些书我方在物品栏的右角落里头?”

一般而言,冒险者的物品栏只有自己知道,别人根本打开不了,就如同一个房间,我把东西放在里面,洁lu卡无法进去瞧一瞧,她又是怎么知道我把书放在物品栏的什么地方。

“那sè情公主把书塞给你的时候,我在旁边看着。”

“这个我知道。”

“所以说,当时看到了亲王殿下的动作。”

“动作?”

“虽说冒险者的物品栏没有固定的开口,无论东西放在哪里,只要知道,手一伸都能抓到,但是在放拿东西的时候,根据位置不同,许多人还是保留了一些平时的习惯,从微小的动作中,大致可以猜测到他把东西放在物品栏的哪个位置。”

“真是了不起,观察入微。”我啪啪的鼓掌道。

不愧是情报头子,这份细心和眼力值得称赞,但是……

“但是能判断出这种事情,知道对方把东西放在物品栏的哪个位置,又有什么用呢?”

气氛沉默了一会。

“毫无用处。”这黄段子shi女到是ting老实的承认了。

“所以说啊,你这笨蛋shi女,还真是喜欢做些麻烦复杂,看起很厉害但实际却一点用处都没有的事情呢。”我一言指心。

“是啊,没办法,谁让我是亲王殿下的贴身shi女呢?”她苦叹了一声。

“喂喂,完全误解我的意思了吧,倒不如说是在拐弯抹角骂我没错吧,是在说shi奉我成为我的贴身shi女是一件麻烦而且一点用都没有的事情是这样吧!!”

认识她不是一天两天了,我立刻看破了这腹黑shi女的险恶用心。

“谁知道呢?”

洁lu卡狡猾的笑着,这样微妙的随口应道,若不是阿尔托莉雅就在前面,不敢太过放肆,她还指不定会黄段子属xing发作,说出一些连我这个这样的人都会为她感到羞耻的,一些不得了的话。

比如说:殿下老是在趴在身上上上下下,还要不断更换体位,真是麻烦,过了那么久肚子还不见大,所以白忙活了一点用处都没有,然后乘机向我兜售她的拥有+9%受孕率加成属xing的避孕药。

感觉她手上的据说是祖母流传下的避孕药,逐渐变成万能药了,真替这黄段子shi女的祖母伤心。

算了,看从她嘴里是套不出有用的东西,还是等等看以后有没有机会吧。

明白彼此之间智商上的差距,我果断由明转暗,伺机而行。

“对了,亲王殿下。”洁lu卡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事。

“哼,我可没有你这样的嚣张sh不鸟她。

“那sè情公主塞给你的最新禽兽公爵系列,等任务结束后借给我看吧。”一点儿也不客气的向我这个主人索借东西了。

这笨蛋shi女有求于我了!

我似乎窥到了一丝转机,立刻就由杨白劳翻身成了黄世仁,鼻孔朝天的看着洁lu卡。

“小茉莉给我的书,凭什么要借给你,给我个理由。”

洁lu卡:“……”

见她不说话,我更加得意了:“当然,我也不是那么小气的主人,只要你乖乖的给我透lu一些消息,借给你也不是不可以。”

“哦,是吗?”

用那双紫sè的幽深瞳孔注视着我,这shi女古井不

o的神sè让我有点发虚。

“那我就破例告诉亲王殿下一些绝密的东西吧。”

我立刻竖起了耳朵,究竟是什么呢?难道要告诉我卡lu洁今天穿什么颜sè的内ku?我才不会因为这种消息而兴奋呢混蛋!

“殿下刚才那招天女散花术真是厉害呀。”话题一转,似乎说到了毫不相关的事情上。

“里面有几本书……真是厉害呀。”

“什……什么书,不都是禽兽公爵系列吗?对于你这sè情无节操shi女说,已经见怪不怪了吧。”我隐隐感到了不妥,似乎漏掉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但是里面却还有我这个sè情无节操shi女都感到厉害的东西呢。”洁lu卡不怀好意的对我笑着。

席马达!!!

我突然想起了什么,一股凉意窜上心头,连忙往物品栏里一瞧,顿时如五雷轰击。

糟糕糟糕糟糕,当初三无公主硬是塞给我,我才勉为其难的收下,装作……咳咳,不对,是本就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随手放到了物品栏的右角落。

这个角落里头,原本是放着一些打算封印一辈子的禁忌物品——阿琉斯的

l书。

结果刚才施展天女散花术的时候,没有注意到,一起给扔了出去,一定是被这眼尖的黄段子shi女给瞅到了。

“不对,那是……”我慌忙解释,但立刻就被打断了。

“我知道的,是殿下的学生,一个叫阿琉斯的刺客写的吧。”

“对对对,就是这样。”我忙不迭点着头。

虽然误会解开了,但是随意就被这黄段子shi女爆料出一些我原本以为她并不知道的信息,还真是不爽呢,也不知道她那本小黄本上,究竟记载了关于我的多少事情,真是个无孔不入的情报头子,我能向雅兰德兰奶奶举报这家伙以权谋si吗?

“等等,阿尔托莉雅看到了没?”我突然想到一个可怕的可能xing,小tui肚子抖了起。

“虽然不能完全确定,但是陛下大概没看到,光是那些内容,就已经远远超出了她的知识量了,当时就呆住了,应该不可能注意到其他。”

“那就好。”我长吁了一口气。

“所以说殿下……约定好了哦。”

洁lu卡狡猾灿烂的笑啊,眉角弯起,微微lu出一口整齐洁白的贝齿,宛如被lu水所点缀,在太阳下在微风中像狐狸尾巴一样摇摇去的jiāo媚得意郁金香。

“所以说我为什么要……不,请务必拿去一观,洁lu卡大人。”

我下意识的应道,然后态度一转,恭恭敬敬的将自己还未得及看的新作递了出去。

不要误会,我只是想看看那三无公主到底又要怎么诋毁中伤我的形象,才勉为其难的看上一眼,绝对没有被里面的内容所吸引。

等追上阿尔托莉雅的脚步,已经是半个小时候,在我们通过mi宫考验的时候,那扇巨大无比的城门就缓缓打开了。

接下是第三个考验,又会是什么(整人的)考验呢?

反正我是已经十分清楚阿尔托莉雅所说的“亚瑟王风格的考验”究竟指的是什么意思。

走着走着,到一处大峡谷,中间只有一条数十米宽的通道可以过去。

远远的,我们就看到了立在峡谷入口处的第三个石碑。

看,眼前这个峡谷,就是我们接受第三个考验的环境了,只是不知道亚瑟王究竟想用峡谷捣鼓出什么样的(整人)考验呢?

很快,我们到第三块石碑前,我迫不及待的打量起石碑上面所刻的文字。

亿万子民爱戴着我。

我同样爱护着她们。

这是爱吗?

我mi茫了。

直到有一天,

“它”的出现……

哦哦哦,这块石碑写的特别多,而且有一种峰回路转的味道,就好比看到了“yu知后事,请看下回”这八个字,吊的人心痒痒的。

亚瑟王究竟遇到了谁呢?她最后是否明白了什么叫爱情?又是想通过这样一个亲身经历过的事情,告诉她的继承者阿尔托莉雅一个什么样的至理名言。

或许是我的错觉,但是……

总觉得,比起前面两块意味悠长,让人深思回味的石碑,这块石碑的内容,一下子就变成了少女日记的风格了。

一定是我的错觉,怎么说也是统治整个精灵族,创造了庞大的精灵帝国,被誉为整个暗黑大陆有史以无人能超越的第一王的亚瑟王,不可能会那么无聊吧,这些石碑上的内容,绝对不可能是随手刻上去的,里面一定蕴含着她遗留给继承者的至理名言。

“那么,阿尔托莉雅,我摁下去了。”

回头看了一眼,我用眼神示意两个女孩准备好了没有。

“哦,咳咳,摁吧,我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开始。”阿尔托莉雅显得有些心不在焉,听我一说话,似乎有点小慌张的回答道。

分明就是一副没准备好的样子。

从刚才,结束了第二个考验开始,她的举止就有点可疑。

怎么说呢?好像在刻意的避着我。

每次和她说话,都被匆忙的被结束掉话题,往日威仪美丽的笑容,也变得有些生硬,然后迈开匆匆步伐,将我甩到后面,一点儿也不像平时那个沉稳雍容的阿尔托莉雅。

偶尔目光对视,俏脸似乎还有些……泛红?

不不不,不可能,一定是我错觉,我家的女王陛下不可能那么jiāo柔!

莫非是……看到了天女散花术之中,那些阿琉斯的书?

想到这个可能xing,我脸sè大变,急匆匆的和黄段子shi女商量起,吃人嘴软拿人手短,她可是半要挟的从我那里将我还没得及看的禽兽公爵新作给抢了过去,要是不给个说法,我绝对饶不了这个笨蛋shi女。

然后,便得到了洁lu卡的绝对保证,虽然她不敢完全肯定阿尔托莉雅没有看到那些书,却保证了阿尔托莉雅这些针对我的不自然举止,和这件事无关,而是另有内情。

至于是什么内情,事关这黄段子shi女的第一主人的秘密,她自然不肯告诉我,哪怕我许诺三年份的禽兽公爵最新作,绝对会第一时间从三无公主那里弄寄给她看。

总而言之,确认洁lu卡和阿尔托莉雅准备好后,我摁下了石碑。

保险起见,在之前我仍然选择了地狱格斗熊变身。

轰隆隆————!!

石碑沉下去以后,整个峡谷开始震动起。

这又是想玩那样,吧。

我们三个稳住身形,一动不动的盯着峡谷深处。

那条宽大平整的过道上,逐渐升起了什么东西,一格一格的,就像……

呃,就像一个棋盘。

不,准确说,应该像是人生游戏里的方格子。

难道说……

果不其然,等震动停止下后,诺长的一条峡谷通道,已经完全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游戏棋盘,上面一个方格连着一个,一直蔓延到峡谷的尽头。

然后,我们三人面前,突然凭空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骰子,以及一张卡。

“人生游戏?”

洁lu卡捡起脚下半米高的骰子,轻轻嘀咕了一句。

“嘎姆嘎姆?”

玩过这游戏?

一边做着同样动作,抱起骰子,我好奇的举起了木牌。

这游戏在联盟里比较少见,小孩不爱玩,大人们忙的忙,要么就是赌博喝酒,只有精灵一族,老喜欢弄些复杂的东西,才会盛行这种游戏。

“小时候和卡lu洁以及女王陛下玩过几次。”洁lu卡点点头,少有的爆料起了童年趣事。

谁输谁赢?我的八卦熊心熊熊燃起。

“一般是我赢,卡lu洁书,女王陛下虽然遇到了不少麻烦,但也总是能通关。”

哈。

不难想象,这黄段子shi女运气不是一般好,而她的妹妹卡lu洁,因为耿直正经的xing格,怎么看,在这样的游戏里都是担当被吐槽的角sè,而阿尔托莉雅,因为吸引麻烦的体质,玩这样的游戏会遇到许多麻烦和困难,但因为是王,所以最后都有惊无险。

人生游戏,果然如其名,是一个人的人生缩影啊。

这张卡又是怎么回事?

我又看了看另外一手的卡。

上面是一个大大的零。

再看看洁lu卡和阿尔托莉雅,分别是150000和170000两个巨大数字。

喂喂喂,这种不公平的待遇究竟是怎么回事?

明明已经通过了第二考验吧,考验明明已经结束了,为什么我还要将悲剧延续下去?难道这就是所谓的一朝失足,步步失足?

莫非这就是我的人生缩影?别啊混蛋,我可不想过这样的悲哀人生!

还有,这个数字到底代表什么?

如果前面等待着我们的真的是人生游戏,那么没猜错的话,这张卡上显示的数字,应该是我们一开始的启动资金。

也就是说我一开始的启动资金就是零?

游戏还没开始就已经破产了?!

呈z姿势无力的跪倒在地,没想到,我的人生还未开始,就已经成了人生负犬了,这设定太坑爹了,我可是救世主啊,难道这年头都兴坑救世主?魔王和恶龙才是主角?

无论再怎么抱怨,也改变不了眼前的残酷事实,所幸,虽然启动资金为零,但我好像还能加入游戏,以零资金开始。

看起似乎不怎么需要战斗的样子,我取消了变身,三人站在起始格上,抱着大大的骰子,目光落到前方那些一个个?的格子上。

这些充满未知,或许是陷阱,或许是丰厚奖励的格子,代表的就是未人生的缩影吗?

已经完全入戏的我,紧张的吞了一口口水,率先扔出了怀里的骰子。

五点,触目惊心的数字放大在眼前。

可恶,要是第二个考验里能投出这样的点数该有多好,我充满悔恨的踏出五步,到第六个格子。

“你到了一座山脚下,本想坐下歇歇,却无意中发现了一点金光,经过探测,发现这里竟然是一座金矿!”

脚底下的问号,随着我的止步,发出一阵金光,然后便是宛如仙乐般的提示响起……

哈,突然很想玩大富翁4了,大富翁系列,小七还是觉得4最经典,其余系列就没怎么玩了。

:战斗很快也会有的,谋凡也会获得突破,不可能一直是整人游戏,亚瑟王的节操还是必须保留一点点的……ro@。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