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二百九十七章 到达哈洛加斯

第一千二百九十七章 到达哈洛加斯


                第一千二百九十七章 到达哈洛加斯

第二天一大早醒,眼睛就睁不开了。本书最新最快更新自

不是睁不开,是睁开了也没用,因为被什么东西给完全遮住了,整个脑袋,被八爪鱼似的抱着,搂在了什么黑暗的地方。[bsp; 用手mo了mo,mo到一对软茸茸,手感极佳和温暖,似雏鸟一般的翅膀,我立刻判断,把我的脑袋抱住的应该是卡洁儿这小天使。

难怪做了一个被漫天遍地的玫瑰huā瓣海洋淹没,喘不过气的梦。

本想伸手将卡洁儿抱开,却发现手臂也动不了了。

脑海里只要稍微回忆一下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就知道此时紧紧将自己左右两条胳膊压在下面当枕头的究竟是谁了。

恰好在这时,小天使不知道做了什么梦,发出梦呓的“叽~~”一声,挪了挪身体,我才乘机将头一缩,逃离了她那八爪鱼似的稚嫩四肢的束缚。

虽然已经说过很多次了,但在这种时候我觉得还是有必要再申明一次,那就是,别看卡洁儿小胳膊小tui的,似杨柳般一折就断,力气却大的很,你可以想像一下,那些浑身长满了肌rou疙瘩的铁匠,能够将壮实的卡洛斯一拳击飞上半空吗?

卡洁儿就能,光凭力量,她就算不转职,也能将外面的沉沦魔揍的哭爹叫娘了,这就是天使的优势之处,就算不经过任何的锻炼,在小孩这个阶段,她们也有着十倍于正常人类的力量。

眼睛是重见光明了,呼吸也顺畅了,但身体还是几乎动不了,这得归功于西lu丝和艾柯lu练得一手梦境之中的好寝技。

头枕在臂窝上,娇小香柔的少nv躯体紧紧挨过,两条细细的胳膊搂在腰间,下面修长优美的tui部,则是紧紧夹着我的大tui。

这样左右两边,呈对称的姿势将我束缚住,几乎占据了我脖子以下的所有【地盘】,我总算搞清楚了为什么原本在怀里睡着好好的卡洁儿,醒的时候会变成抱着我的头睡,因为其他地方已经被两个小公主占据了,而且,卡洁儿似乎对抱我的头这种行为,有点情有独钟的样子。

反正,我现在是没有任何的办法,在不将两个宝贝nv儿惊醒的情况下脱身开。

当然,最要命的还不是这个,咳咳,怎么说呢,还是先解释一下吧,以免别人误会是我在睡梦中化身禽兽怎么怎么了。

西lu丝和艾柯lu的睡相很差,这种事情全家都知道,平时在其他人面前的文静可人气质,让外人很难想象,这对高贵的小公主,竟然有着如此狼狈的睡相。

叫她们起chuáng的时候,经常能看到两个小公主衣衫不整,像两根缠绕在一起无法解开的蔓藤,肢体纠缠的互相搂抱着的香yàn景sè,尤其是两张一模一样,睡得香甜的脸蛋凑在一起,彼此纠缠的身体像一个模子引出的,此时弥漫在两个小公主的房间里头,那股暧昧甜美的气息实在是无法用语言表述。

喊了几次以后,我的鼻子就不堪刺ji,将叫两个小公主起chuáng的任务jiāo给其他nv孩了。本书实时更新8com

咳咳,让我们回到现在的话题,所以说呢,经过以上一番解释,我眼中所看到的,两个小公主衣衫不整,lu出大片大片让人咽口水的如羊脂白yu的肌肤,xiong前一颗纽扣似约好般半解着,让少nvxiong前高高鼓起的一片,在v字的睡衣敞开之间若隐若现,散发出you人之极的青涩youhuo。

下面的小棉ku,也因为不安分的睡相而褪下几分,lu出了白sè可爱的小内ku,被ting翘的小香tun撑得鼓鼓的白sè内ku背面,小熊绣huā的图案完全暴lu在视线之中,总而言之是一个十分危险的lu出度。

感觉到鼻头一阵发痒,似乎有什么东西要流了出,我连忙念了几遍sè即是空,不知道该往哪里放的眼睛,最终落到被甩在一旁的卡洁儿身上。

六七岁的模样,已经脱离了小孩子rou呼呼胖呼呼的阶段,完全蜕变成了少nv式的纤细体型,但是线条曲线还不明显,或者说没有,还是可以和爸爸一起洗澡也没关系的阶段。

一头长长的金发,洒落在洁白的chuáng单上,配合那纯洁可爱的天使睡相,如此唯美的景sè,比sè即是空的咒语更极具治愈效果,让我不禁微笑起。

算好时间,将三人叫醒之后,因前车之鉴,我用无以伦比的速度,赶在还在不断打哈欠rou眼睛的西lu丝和艾柯lu换衣服以前,迅速穿好衣服,出了外面。

维拉丝一如既往的掐准时间,厨房里已经冒出滚滚的热气,伴随在热气里的还有让人食yu大振的香味。

早餐过后,nv孩们就开始忙碌起了,不用说,又在给我准备出行的干粮,甚至琳娅和莱娜,都推掉了并不紧迫的营地内务,留在家里和维拉丝她们一起帮忙。

莱娜因为眼睛问题,厨艺不行,但是捏饭团还是没问题的,将捏好的饭团烤一烤,再仔细封好,再加上哈洛加斯那种天气,可以保存不短的时间,如果是去鲁高因那种炙热的地方,便需要考虑到保鲜问题了。

想到饭团是自己的宝贝妹妹亲手捏出的,似乎光是拿在手里,五脏六腑就已经被什么东西给填满了。

相比维拉丝她们的忙碌,我到是显得无所事事,让洁lu卡去和阿尔托莉雅再次确认一下出发的日期,得到是明天早上的答复以后,便坐在大厅之中,聚jing会神的看着nv孩们在厨房里忙碌的身影,似乎怎么看也看不够,一呆就是一整天。

第二天一大早,披的蓝sè兽绒大氅,只lu出脚下一双厚实的雪地靴的阿尔托莉雅,一如她xing格般的准时到达。

“抱歉,因为我的事情,给大家添麻烦了。”

就算是有着呆máo王的号称,如此浓烈的离别气氛也能轻易感受到,因此阿尔托莉雅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愧疚的朝维拉丝她们低下头。

“nv王陛下太客气了,你和吴大哥都是一心为了整个大陆而努力,这份歉意怎么能够接受,我们可不想当自si的妻子,给丈夫抹黑,不是吗?”

阿尔托莉雅的气势,依然让有着*平民意识,淳朴无比的维拉丝她们,感到有些拘谨,无法完全敞开内心,只有琳娅和莱娜能够无所顾忌的对话。本书实时更新8com

“nv……nv王陛下。”

维拉丝站在后面,似乎鼓起勇气,脸sè红彤彤的看着阿尔托莉雅。

“我是凡的妻子,说起,还排在你们后面,所以请务必叫我阿尔托就行了,立刻让大家改口或许有点不适应,但我更加希望听到大家这样称呼我。”阿尔托莉雅微微一笑,毫不矫rou造作的诚恳道。

“那么……阿尔托……”

维拉丝深呼吸了几口气,像是终于鼓起勇气的小狗一般,格外让人觉得老实可爱。

“虽……虽然有点冒昧,但是……但是大人就jiāo给你了,大概……大概大人一个人会……会不懂得爱惜自己,所以说……所以说能够好好照顾大人……因为nv王……因为阿尔托也是大人的妻子,这样的要求……可以吗?”

维拉丝用楚楚可怜的目光,看着阿尔托莉雅,恳求道。

lu出那副被抛弃小狗一样的娇憨神情,恐怕连恶魔也要点头。

只不过啊……或许这句话对别人说还可以,但是阿尔托莉雅……我觉得以她不逊sè于我的吸引麻烦的体质,别说照顾我,大家不互相挖坑就算不错了。

虽然不想承认,我觉得拜托一旁的黄段子shinv更加靠谱。

“安心吧,我以jing灵一族的荣誉发誓,一定会把凡安然无恙的送回。”阿尔托莉雅郑重其辞的握着维拉丝的手,金sè呆máo转啊转,碧绿sè的眸子,对维拉丝散发出带着威仪感的善意和喜爱。

看到这一幕,我心里瞬间就闪过一道公式。

狮子=缩小版的小狗=萌化版的维拉丝。

这可真是跨越了几个层面的爱屋及乌啊,这呆máo究竟有多喜欢狮子。

“大哥哥,要保重哦,护身符一定不能忘了带在身上。”莎拉闪烁着凛冽而漂亮的绯红sè眸子,一眨不眨的看着我说道。

“知道了,对了,护身符里究竟放了什么?”

本想开玩笑说回以后说不定我的小莎拉已经长高了一点,但是想到等我真回的时候,莎拉有可能躲到橱柜里念碎碎不敢出见我,就觉得这种事情不能开玩笑。

“大哥哥要保重哦。”莎拉lu出天使一般美丽动人的笑容。

“不……我是说护身符……”

“大哥哥要保重哦。”

我:“……”

好吧,我知道了,我不问就是了。

很可疑的样子,要不要稍后打开看看?

“绝对不能打开护身符哦,不然就不灵了。”

心里才刚刚这么一想,小莎拉就凑了上,一脸认真的盯着我,红宝石一样的眸子闪过一道让人无法反抗的笑意。

没有让她这么紧张的理由吧,等等,莫非护身符里放着的是……是那里的……的máo发?

想到某种可能xing,我不禁暗地里吞了一口口水,虽然一般说不大可能,我也没在暗黑大陆里看过这样的风俗,不过禁不住家里有个世界第一h的三无公主会luàn出主意啊。

这个粉红sè的念头在我脑海里足足盘旋了一整天,随后,我想到一件事,立刻便四十五度仰角远目泪流满面的释然了。

不可能的,因为莎拉的萝莉属xing,所以啊,所以说啊,那里还没长……

真是太可怜了,我的小莎拉,不过这样的你大哥哥我更加喜欢啊

就这样,在临出发之前,我又一个不小心,将一份沉甸甸的节cào默默埋在了家mén口。

一直到法师公会mén口,我就没让nv孩们继续送了,看着在传送站消失的背影,更是会让她们伤心难过,走出一段路,我无言的回过头看了一眼,即使以德鲁伊的敏锐眼睛也看不到的距离,我的心里却清晰无比的浮现出了她们还愣愣站在公会mén口瞭望这边的情景。

“话说回……”

默默察觉到一个事实的我,犹豫了片刻,才弱弱的出声相问。

“如果我没算错的话,从刚才开始,队伍的数量就有点不大对劲,不是么?”

“是吗?”金sè呆máo晃动着,阿尔托莉雅头轻轻一歪,看了身边一眼。

“我觉得没有错,正好是四个人。”

“不不不,阿尔托莉雅,你再仔细想一想,这次旅程一共有哪个几个人。”

“我,你,还有洁lu卡。”

对于这个再简单不过的问题,阿尔托莉雅想都没想就回答了。

“对,就是这样,三个吧,三个是吧,可是刚才你说了四个人没错吧。”我将手指指向旁边,以理所当然的姿态跟上,不断不安分的甩动着柔顺美丽的狐狸尾巴的lu西亚。

可疑人物出现了啊啊啊

“咦,凡不知道吗?lu西亚殿下顺路和我们一起出发。”阿尔托莉雅看了小狐狸一眼,反过困huo的看着我。

“不不不,从没听说过。”我朝小狐狸瞪了一眼,责怪她为什么不告诉我,却被她还以一句高傲的轻哼,似乎在说,本天狐是你的什么人,为什么要告诉你。

“lu西亚殿下同行的消息,我记得昨天一句让洁lu卡转达给你了。”阿尔托莉雅额头上的金sè呆máo,转得越发厉害。

却并没有盯着洁lu卡,没有一丝怀疑对方是否有把自己的口信转达的意思,这份对他人的信任,果然让人佩服。

“抱歉,这是我的失误。”

洁lu卡反倒先开口道歉了,哦哦哦,果然是没有好好传达吧。

“nv王陛下的口信,只和亲王殿下传达了一次,明知道亲王殿下可能没有在意却未继续提醒,这是我的过失。”

“等等,什么时候说了?”她这样说,不是全成了没有认真听她转述阿尔托莉雅的口信的我的错吗?

“在亲王殿下目不转睛的盯着厨房的时候。”

“抱歉,阿尔托莉雅,我当时没留心听……”我果断道歉。

“凡长老忘东忘西的习惯,也不是第一次了,阿尔托陛下肯定不会为这种小事而责怪自己的【丈夫】,对吧。”

小狐狸在一旁不怀好意的说道,明里看着像是在帮我解围,暗地里却在揶揄我记xing不好。

傻蛋有错吗?我也是想和你们这些该死的天才一样,有过目不忘的本事啊

因为无法反驳,我只能在心里默默哭泣,无奈的被这只小狐狸吐槽了个够。

不要怪我没想到小狐狸会一起跟上,因为实在没那个必要,虽然大家的目标都是哈洛加斯,但我们三个是第二世界的哈洛加斯,也就是说,这只小狐狸也就跟着我们一路到营地的传送站,然后哧溜一声到达哈洛加斯,仅仅这段路程而已。

白光闪过,象征着正式告别了神诞日的最后一丝余氛,我们一行四人到达了冰天雪地的哈洛加斯。

虽然并不是在第一次,在深冬初chun这个鬼时节,拜访哈洛加斯,但这里的温度依然让我牙齿打颤,刚刚还举得身上衣服太厚,有点热,现在冷的不想说话了。

反观小狐狸,在鹅máo大雪之中,虽然表情十分从容,但是屁股后头的尾巴却像跳舞一般,欢乐的大摇大摆起。

这里,可是她的主场,她从小长大的故乡。

“对了,凡。”

本以为就要在这里和小狐狸分别,然后马不停蹄的去法师公会,乘坐那里的世界之石传送阵赶往第二世界,料不到,从冰天雪地的传送阵出以后,阿尔托莉雅却突然提出了一个请求。

“上次受到了马拉大人的照顾,难得路过这里,我想先去拜访她一下。”

马拉nǎinǎi?

我看了阿尔托莉雅一眼,想起了这位明明可以舒服的度过余生,却甘愿到哈洛加斯这种苦寒之地,担当一名yào师的前营地大长老,这位伟大的老人,同时也是老狐狸阿卡拉的引导者,和雅兰德兰一样,对于阿卡拉说是老师一样的存在。

在我内心最敬重的人排行里面,马拉nǎinǎi绝对是数一数二。

“这样也好,路过的话不去打声招呼,也太没礼貌了,这样的话,我……”

我刚想说我也一起去见见马拉nǎinǎi,背后却传一道锐利的目光,刺的我背脊发寒。

“敢撇下我你就死定了”——大概是这么个意思吧。

“那我先和lu西亚逛逛,看能不能找到马拉格比他们,回过头再去马拉nǎinǎi那里和你们汇合。”为了小命着想,我果断改口。

于是,出乎意料的,本以为会在传送站里和小狐狸分别,现在却变成了阿尔托莉雅和洁lu卡一组,我和小狐狸一组,沿着相反的方向分开的展开……

chou时间更新一下作品推荐吧,正好小七这几天上班闲暇的时候,看到了几本有趣的……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