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二百九十二章 这章告诉我们,偷腥不要忘了擦嘴!

第一千二百九十二章 这章告诉我们,偷腥不要忘了擦嘴!


                第一千二百九十二章 这章告诉我们,偷腥不要忘了擦嘴!

洁lu卡还算有良心,虽然临走一次**无比的使坏差点要了我的老命,却没忘记在走的时候,将那瓶大力丸塞到我的手心里,总算是活过了。

不过没等高兴完,小狐狸的【真地狱盐汤】又杀了过,虽然她一脸羞涩傲娇加隐藏不住歉意的向我说明,这是狐人族为【大病初愈】的病人特制的补汤,加了很多料,但我怎么只吃到咸味?[bsp; 总而言之,虽然过程够呛,但是这只小狐狸,总算是真真正正,由里到外,货真价实的成为了本德鲁伊的nv人,而lu西亚小队其余三名成员,马拉格比,库克和白狼的危机警报,似乎也可以解除掉了。

稍微从红sè警报降到黄sè警报的程度吧。

虽然我旁敲侧听了许多次,但每次一说起这三个家伙,小狐狸就会故意转移话题,不给予一个明确的信号,看是大火虽消,但小怒仍在,老马你们就保重吧,你看我是真的尽力而为了,为了解救你们,连身体都搭进去了。

然后,在那之后,不知道小狐狸是怎么发现老马三人躲在卡洛斯那里,那天下午,我正和三无公主坐在一起喝茶晒太阳,森林那边突然传马拉格比,库克和白狼的凄厉惨叫,时不时伴随着闪电白光以及爆炸火红光芒在天边亮起。

不光是仅隔着千米距离的我这边,整个法师公会都能听到。

隐约之间,似乎还能听到“凡老大救我”的台词hun杂在惨叫声中。

我:“……”

三无公主:“……”

“滋滋滋~~~~轰隆隆隆~~~~滋滋滋滋~~~~”

我:“……”

三无公主:“……”

“嗷嗷嗷嗷嗷嗷~~~~~~~~(凡老大救我)”

“还真是,壮烈。”三无公主给自己添茶的空隙,似自言自语般发出声音。

“可不是吗?我似乎看到握着镰刀的死神,在那半空徘徊了。”眯着眼睛,感觉到隔着茶杯传过的热量,我随口应道。

“朋友,原也不过是,那么浅薄的东西。”三无公主似乎有所感怀,又在人生的道路上,领悟了十分重要的新道理。

“是啊,朋友和路人的区别,只不过是路人随时可以出卖,而朋友却必须在关键时刻出卖,才会利益最大化。”我lu出沉思者的睿智表情,用了一句话画龙点睛。

“所以说,大人其实都是一群肮脏的东西。”

听我这么说,三无公主缓缓的放下茶杯,啪的一声,轻轻击打掌心。

“知道了,难怪维拉丝要称呼主人为大人。”

“你这家伙,到还真能从不同的角度看待问题啊。”我嘴角一阵chou搐。

“过奖。”

“你也就嘴巴功夫厉害而已。”我不屑的轻哼一声。

“大白天的说这种事情,果然是禽兽主人。”

“不是这个意思啊hun蛋,为什么你总是要曲解我的用词”我忍不住将心灵的茶几重重一掀,这三无公主,在自己面前还真无下限了。

并没有理会我的愤怒,这只小猫一般的shinv,用那双亮黄sè的明亮大眼睛,一动不动的注视过。

“有……有什么问题吗?”

不知为什么,我一阵发虚,没道理啊,最近可没给这傻蛋shinv抓住破绽的机会。

“没什么。”

三无公主回着她的口头禅,沉默片刻,在我放松警惕的时候,突然问了一句。

“比起野猫的嘴上功夫,还是家猫的嘴上功夫厉害多吧。”

“家猫,野猫?”

我糊里糊涂的看着一脸漠然的三无公主,总感觉这两个词好像在哪里听说过,有点印象。

不急不急,这时候喝口茶,静静心,说不定立刻就能回想起。

我深呼吸一口气,缓缓将滚烫的茶水送入口中。

果然有效果,这一冷静下,我马上就浮起了某段回忆。

那是在前两天,某个很特殊的地方和时机,与黄段子shinv对话的回忆。

然后口中的茶“噗~~~~~”一声,以十分壮观的雾箭状喷了出去。

这……这**公主

擦着嘴角,我狼狈不堪的样子,倒影在那双静静的亮黄sè清澈瞳孔之中。

只有我才知道,这双看似纯洁无垢美丽的瞳孔的主人,刚才若无其事的说了什么样惊天动地的话,如果不是嘴里含着一口茶,那喷出的就是血了。

“什……什么意思,我没听懂。”

就算是掩耳盗铃也好,我装傻的哈哈笑了起,反正打死也不会承认。

“是么?”

对方只是在漠然着人偶般的jing致面孔,依旧惜字如金的淡淡应道,看不出生气的样子。

虽说同为贴身shinv,三无公主的醋劲远远没有黄段子shinv的大,但要说她毫无反应,那绝对是骗人的,而且对方还是她宿命中的敌人。

沉默了一阵子,我先按捺不住了。

“你是怎么知道的?”斟酌词句,小心翼翼的这样问道。

“前两天,有只野猫匆匆回。”

她这样说着,顿了一顿,眼睛神sè中看不出丝毫感情,但是仔细观察的话,会发现微微啄着茶杯的白yu般的细指,正让她散发出一丝嘲讽调侃之意。

“野猫就是野猫,外出偷腥了,也不知道擦嘴。”

我还没得及反应,“咚隆”一声,帐篷里面传某个人华丽摔倒的声响。

维拉丝和莎拉外出逛街了,琳娅和莱娜也一大早就过去处理营地琐事,宝贝nv儿们这个时候还在牧师训练营,家里剩下谁,一目了然。

我也是一个劲的尴尬咳嗽。

这傻蛋shinv,怎么就那么不小心,被谁不好,偏偏被她的死对头兼暗黑第一h公主给抓了个现行,真是太大意了。

我甚至能想象当时的样子,还是第一次做那种只能用【哔哔】消音过后才能说出的事情的黄段子shinv,在离去以后,越发的害臊,以至于lu出明显的破绽,而被三无公主看到。

偏偏是给她看到了。

想想看,如果是维拉丝她们撞到的话,大不了也就纯真灿烂一笑,提醒着:“洁lu卡,脸上还粘着羊nǎi哦。”

完全是被抓jiān在chuáng的感觉,我已经没有任何办法反驳了。

“话说回……”我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面sè苍白。

“大白天讨论这种事情,真的没问题吗?感觉新一年,又有什么东西被严重透支了。”

“没什么。”

三无公主十分淡定的喝着茶,让我很好奇,这h公主,光是一套禽兽公爵系列就已经不知道泼洒去几何的节cào,大概连黄段子shinv也望尘莫及,她那么多节cào是打哪的?

莫非……平时不哭不笑不爱说话,除了是三无属xing以外,其实还是一种高深莫测的积攒节cào手段?

我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不得了的内幕。

这会儿工夫,不远处的哀嚎声已经停了下,归于寂静。

难……难道说

我的虎躯猛地一震,呆愣了半晌,虎目之中,流下两行悲从中的泪水,再也停不住。

卡洛斯的家被毁了,以后想吃煮面条该怎么办?此时此刻,本人吴凡,突然意识到,一处大好的蹭饭点就这么无意间被毁了,因而悲伤不已。

片刻之后,对面摇摇晃晃走小狐狸娇小的声音,而存在感贼稀薄的三无公主,则是在不知道什么时候端着她的茶壶茶杯神隐了,将空间让了出。

“不许说话,不许提问,不许打扰我。”

一上这只小狐狸就霸道异常的发出命令,然而嘴巴娇蛮,身体却十分老实……别误会,是十分楚楚柔弱的,坐到了我盘着双tui的中间,钻入怀里,máo茸茸的狐狸尾巴一卷,给自己添上一条温暖的被毯,眯上了双眼。

神情疲惫落寞之极,让我怜惜不已,就这么顺势将她搂在怀里,轻轻抚拍着,恨不得能哼上一首摇篮曲,让这只被抛弃的小狐狸,能够有个安稳温馨的梦乡。

“喂。”

许久许久,我以为这只小狐狸已经睡着了,却冷不防从怀里传出一声叫唤。

“喂什么喂,叫亲爱的。”

我吃了一惊,然后溺爱的点了点怀中nv孩小巧圆润的鼻子。

“哼,你想的到美,还早一万年呢。”

睫máo颤抖了几下,脸上浮现出一丝淡淡红晕,这只俏媚的小狐狸闭着眼睛,气呼呼的哼了一声。

“报告圣nv大人,我请求预知一万年以后的称呼。”我厚着脸皮,不死心的继续哄道。

“驳回,先给我做一万年的坏蛋再说”

结果悲剧了,好吧,坏蛋就坏蛋,也不是没有好处,你想想要是她们都叫亲爱的,同时一起叫的话,我该先应哪个?

“和你说正经事呢”

小狐狸这才发现被我转移了话题,不由顺手在腰上三百六十度一拧,疼的我嗷嗷叫,那八块可怜的腹肌,差点就要失去一个兄弟了。

“坏蛋,你说我以后该怎么办?”

在怀里挪了挪身子,换一个更加舒服的姿势,这小狐狸眼巴巴的从下面抬起头,神sèmi茫的看着我。

显然,骤失队友,接受了变成孤零零一个人这样的事实以后,这小天狐却又突然发现失去了目标,mi茫起了。

如果是之前,她根本就不用考虑那么多,率领三名手下苦力,直接去哈洛加斯开荒,然后大战触手巴尔……不对,这其中有个问题。

我突然察觉到,老马他们能够果断将小狐狸踢出队伍,真是再明智不过的决定。

因为,不这样做的话,他们连哈洛加斯这关都过不了。

想到了吗?真的还没想到?

在讨伐巴尔之前,世界之石要塞神殿mén口,亚瑞特之巅,那三个泼皮无耻的老家伙

当初我可是在卡洛斯和西雅图克这群家伙笑而不语的幸灾乐祸目送中,冲上去,结果就被完虐了回。

因为挑战这三个野蛮人的规则是,他们会根据你队伍里最强一个人的实力,相应调整自己的实力,也就是说,你队伍里最强的那个越强,他们的实力也就越强。

在这样的规则下,靠实力是无法战胜他们的,这关考验的就是队伍整体的实力以及配合,如果队伍里有五个人,实力均衡,配合默契的话,以五敌三,并不是什么难事,而那些个人英雄主义的冒险小队,则肯定会落得铩羽而归的下场。

你想想看,要是不将lu西亚踢出队伍,四人懵懂无知的闯入亚瑞特山巅祭坛,触发考验,那三个老家伙一看lu西亚小队的实力情况,还不乐的嘴巴都咧到后脑勺去?

嘿,又可以虐人了。

“你这坏蛋,在想什么,快点说话啊。”

大概见我又发呆,小狐狸火大了,伸出两只调皮的小手,就在我的脸上扯扯去。

“别,我不正在给你想着吗?”

瞪了一眼,我将刚才想到的隐患告诉小狐狸。

“还有这回事?”这妩媚的小天狐瞪大美目,一惊一乍的。

“你是狐人族的圣nv你还不知道?”

我纳闷了,咱一穿越党就算了,神马十二骑士之类的常识不知道是正常,但是小狐狸身为本土,而且还是一族圣nv,竟然也不知道,这未免太假了吧。

“不知道,又没人告诉我。”小狐狸鼓起脸颊,也不知道在生谁的气。

“也不是不能理解……”

想到最大的可能xing是所以通过考验或者失败的冒险者都秘而不宣,等着看别人怎么栽跟头,我对冒险者的恶劣本xing有了更深的认识,这不,连爱的骑士卡洛斯童鞋都在这里坑过我一把。

人心险恶,人心险恶啊

“也就是说,我和那三个家伙一个队伍的话,连哈洛加斯都无法通过,除非等他们三个也晋升到伪领域。”

小狐狸回味过,不由气愤的在我怀里嚷嚷起。

“怎么回事,那群大狗熊,仗着自己是哈洛加斯山的守护者,就能制定这样野蛮不合理的规则?”

不,这完全是为了考验一个团队的平衡和默契,合理的很,不合理的是你们队伍的实力。

我在心里暗暗回了一句,为野蛮人叫冤,不过小狐狸现在正气上心头,我要是跟她实话实说那我就是傻蛋。

话说回,因为是兽人族,所以也顺便给野蛮人也起了个大狗熊的外号吗?以后熊人族出现了该怎么办?

“乖,别生气别生气,反正现在老马他们也不用担心这一点了,这件事到算是误打误撞。”

“你的意思是说,他们将我赶走,这个决定十分的【英明神武】罗?”

小狐狸不怀好意的看着我,两颗小虎牙悄然外lu,瞄准了脖子的位置。

“当然不是,那绝对是老马他们不好,你看我,卡洛斯,西雅图克,莎尔娜姐姐,还有你,哪个不是在哈洛加斯,甚至更早之前就突破到了伪领域,只能怪他们不争气。”

不小心又mo到了这小狐狸的逆鳞,我连忙将马拉格比他们三个踩一脚。

“不许这样说他们三个,其实他们很努力了……”

这样说,小狐狸又是朝我生气的晃了晃拳头,不过声音也低了下去。终于意识到刚才的抱怨是在蛮不讲理。

白狼,库克,马拉格比三人,虽然除了白狼以外,另外两个看起不太靠谱,但他们三个在冒险者之中,也算是佼佼者了。

只不过再怎么突出,依然逃脱不了正常的范围,一个正常的冒险者,无论有多么优秀,也根本不可能在第一世界就达到伪领域,甚至心境境界都几乎不可能。

那些不正常的,被当成变态而被接受存在于世的,就是这么寥寥几个,我刚才所说的,加上阿尔托莉雅,蒂亚,老酒鬼,法拉老头,tuimáo仙人,jing灵族那个山寨红b,等等,如果算上潜力的话,小幽灵也是其中的强力分子。

不然的话,满大街都是变态,都能成为英雄或是救世主,魔王大人还怎么活?骑士小说的名字。也该改成【勇者别嚣张】才有看头了。

“我觉得,你还是应该先担心一下自己比较好。”

想着想着,觉得没什么好说的了,反正小狐狸已经不在lu西亚小队,老马他们也逃脱了被那三个老家伙调戏的危机,这不就成了。

问题是小狐狸自己。

一百多个邮箱,小七真心发到手软,发了一小半以后果断上传网盘,大家自己去下吧,地址在书评区能找到,先说明,因为审核无法通过,所以里番小七并没有去润sè,出现啥奇奇怪怪的东西就请无视吧。

ps:明天开始上班了,这段时间的不规律作息也会调整过,大概从明天开始,小七会继续披上压秒帝的战袍,点娘,,让我们战个痛快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