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二百八十四章 暴走的小狐狸

第一千二百八十四章 暴走的小狐狸


                第一千二百八十四章暴走的小狐狸

或许,蒂亚正是因为知道我不太适应这种关系的剧烈变化,才选择离开吧。

给赫拉迪克族送行之后不久,我就想到了这一点。

不然的话,又不是她的爷爷,赫拉迪克族那个无良大长老撒加隆走路摔跤额头给石头磕着了,神诞日结束过了那么多天,催她她不走,偏偏今天就说没办法必须要走了。

除了给我腾出缓冲时间,让我能慢慢消化我和她之间的关系变化,等将见面,能够和以前一样无所顾忌的快乐相处以外,我实在找不到她那么急着离开的其他原因。

这小丫头,心思细腻,对我的xing格极为了解,十分善解人意……

不好,说不定我真的萌上蒂亚了。

不知为何,突然就有股现在立刻去赫拉迪克族,捏捏蒂亚的小脸的冲动。

也罢,先压一下,解决了阿尔托莉雅的事情再说。

顺便现在已经是蒂亚离开的那个凌晨,过了三天之后的时间。

再顺便我身边有个不安分的小公主丫头。

还是无视她吧,咱说说阿尔托莉雅的事情,阿尔托莉雅啊,自从和阿卡拉学上预言师的管理手段后,就乐此不疲,似乎把我这个丈夫给遗忘了。

有多伤心,那到不至于,毕竟那金sè呆毛王就是一遇到重要的事情便会全心全意投入去的xing格,我只是担心她会不会连阿卡拉的万恶资本主义光环也学会,以后拿过压榨丈夫我的劳力。

想想那种情形,都会觉得恐怖,联盟这里已经有一个天天估mo着让我做什么苦力的老狐狸了,要是阿尔托莉雅也这般,那天下之大,哪里还有本德鲁伊的容身之处。

“亲爱的吴,有一只大蜘蛛踞在墓xué里头,对行商者造成了极大的威胁,麻烦你去处理一下……”

“凡,想要成为一名优秀的王,就必须先将这只盘踞在熔岩之海,天天不务正业只知道睡大觉的蜥蜴,劝回正道……”

阿卡拉的小黑店里,正在虚心听教的阿尔托莉雅。那根金sè呆毛转了一圈,微微一抖,接着,她的主人便打了一个喷嚏,金sè的呆毛哔哔乱转,精灵女王歪着头,一脸问号的看向四周……

“你这笨蛋,敢无视本殿下的存在!!”

正在心里揶揄着阿卡拉和阿尔托莉雅,两个阿字开头的家伙,冷不防一双冰凉哧溜的钻入衣领里头,徒然的冷意让我一下从椅子上弹了起。

回过头,只见小丫头贝雅,正一脸得意的看着我,还敢将刚才那双调皮的我面前轻晃,生怕不知道她才是凶手似的。

“书上说的果然没错,笨蛋的身体总是会比较暖和。”

“书上还说了一句你知道不?”

我气乐了,这丫头,得了便宜还敢卖乖,真当本德鲁伊是绵羊不成?

“什么话?”无知者歪头看着我。

“嘘,这可是秘密,过,我悄悄告诉你。”

贼好奇的精灵小公主,忍不住我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在警惕了好几眼之后,终于还是自投罗网了。

“笨蛋啊,还喜欢捏笨蛋的脸。”

眼看贝雅已经进入了本德鲁伊的捕食范围之内,我毫不客气的伸出她稚nèn柔软的脸蛋上一通搓揉。

“混、混蛋,不但欺骗本殿下,还敢这样对待本殿下!”

好不容易逃脱我的魔爪,贝雅轻拍着发烫的脸蛋,满眼泪汪汪的恶狠狠瞪着我,不甘示弱冲上,报复式的用我的脸上揉揉去。

我甘之若饴,甚至主动将脸凑了上去。

这双缺乏力气的柔软脸上揉揉去的感觉,还真不赖呢,啥时候莎尔娜姐姐也能用这种力道惩罚我就好了。

另外就是――回忆一下刚才的话吧,这样做的贝雅,不是承认自己是笨蛋了吗?只有笨蛋才会揉笨蛋的脸吧。

总觉得这句话一出,好像会有不少人膝盖中箭的样子。

不是我吹,我现在啊,就像一头皮粗肉糙的犀牛,小孩子一样的贝雅,根本就拿我没什么办法,任何的攻击都只不过是挠痒痒,嗯哼哼……噗喔!

我头破血流的倒在了地上,慢慢染红地面的鲜血,以及用染血手指写下的一个触目惊心的“虎”字,仿佛在诉说着这场凶杀案的残忍和扑朔mi离。

究竟这个虎字,代表着什么意思?死者在临终之前,要告诉大家一条什么样的线索?

“小看本殿下的人,五百年前就已经死了,活该,呸~~”

贝雅把弄着指节上的,蒂亚送给她的铁虎爪,朝地上的尸体做了一个可爱鬼脸,lu出那颗颇具个xing和萌力的单虎牙。

“你啊……阿尔托莉雅不在,还真无法无天了。”

撑着地面爬起,形若厉鬼,张牙舞爪的朝贝雅扑了上去。

“对付你这种笨蛋,不需要客气!”

ing胆小的贝雅,竟然没有被我这副模样给吓住,反而迎了上。

哼,愚昧无知的精灵啊,就是今天了,一定要让你好好见识一下,我与你之间不可跨越的实力差距。

“你今天惹怒我了,受死吧小丫头!”

“拉低大陆平均智商水平的笨蛋才应该去死!”

就在电光火石之间,我的手差一毫米就要捏上贝雅的脸,贝雅的牙齿,也正对着我的肩膀一口咬下去……

“大人,我们回了。”门外传维拉丝的声音。

踏入帐门,维拉丝和莎拉一眼看到的是,两个人用夸张的动作搂在一起,宛若失散多年的父女重逢。

“贝雅公主,我快要不行了,你一个人走,敌人就快要追上了,快!噗哇~~吐血声”

“不要,我不要走,你死了阿尔托姐姐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哭泣”

“别……别说这样任xing的话,还有……临死之前,这枚五sè战队的徽章……你一直想要的……拿去吧,一定要继承我的遗愿,保卫……保卫好暗黑大陆,德玛西亚!!!lu出死而无憾的欣慰笑容,随即头一歪,没了气息”

“不要,我才不要,快点醒过,没有本殿下的允许,就算是死了,也要将你打醒!照着那张面带笑容死去的脸一阵噼里啪啦猛扇”

“好像……感情很要好的样子。”

维拉丝困huo的歪着头,lu出微妙笑容,单纯善良的她,似乎无法理清眼前这种情况,究竟算是关系好还是关系恶劣。

“蒂亚走了,大哥哥和贝雅公主都很寂寞。”莎拉抿嘴直笑。

留下吃了午饭后,这个缠人的精灵小丫头才扬长而去。

“蹭饭的家伙还敢那么嚣张。”

看着贝雅丫头的背影消失,我懒洋洋的躺在椅子上,冷哼一声,重新将头埋入书本之中,午后的太阳就是舒服啊。

“殿下所言极是。”旁的黄段子shi女,不咸不淡应道。

“明天她了,给她饭里放几只蟑螂什么的。”

脑子一转,我恶从心中起,至于为什么那么肯定那丫头明天还要,是因为这几天,她的所作所为,已经完全超越了经常跑蹭饭的西雅图克卡洛斯老酒鬼之流,成为本德鲁伊家的第一蹭饭党,人家是隔三岔五几次,她是完全把这里当家了,一天不给我欺负皮就痒。

“殿下所言极是。”洁lu卡面无表情中。

“我现在总算知道为什么说东西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了,一失足成千古恨啊,如果上天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回到三天前,我非得把那时候的自己一脚踢到mi雾西河去喂鱼。”

o着下巴的胡渣,我装模作样的摇头晃脑,继续喋喋不休。

该怎么形容呢?就好像在下雨天看到一只被遗弃的淋透了的可怜猫咪,一时升起同情心招呼它过喂了点东西,说了一些客套话,结果这只猫就信以为真,真的粘上了自己,天天理所当然的跑蹭饭了。

“殿下所言极是。”

喂喂,这种时候好歹安慰我一下啊你这无情shi女,就那么想我掉到mi雾西河里被鱼吃掉?

“你到是能说点别的话不?”我回头瞪了她一眼。

“殿下,该吃药了。”

那双深紫sè的眸子眨了眨,然后,她的主人将一瓶药捧在手上,如是说道。

我顿时一口老血喷了出,自己咋就那么倒霉,遇上这样的贴身shi女呢?

“专治疗寂寞。”

我不说话,这黄段子shi女还得寸进尺了。

“寂寞?开什么玩笑,听好了,你的主人我啊,可是在五百年前就被压在山底下,与草树为伍,过着一个人的孤零零生活。”

“五百年没有洗澡了?”

“别去在意这种奇怪的事情啊混蛋!!!”

“真是太厉害,太神奇了,仅靠着一瓶避孕药就解决了五百年的饥渴问题,各位观众,看到这神奇的效果了吗?这可是联盟长老的亲身体验,绝无虚假,还犹豫什么,赶快订……”

“没有,才没有吃避孕药度过五百年,别擅自插入奇怪的剧情,别擅自乱用我的名义,别擅自植入虚假广告你这笨蛋过期避孕药shi女!!”

我忍无可忍,将洁lu卡抓了过,在她脑袋上好一阵乱揉。

然后对着她的香软小嘴wěn了下去,在这i女大脑一片空白,没有防备的时候,突然抬起头,lu出震惊的表情。

“啊!维拉丝,别误会,事情不是这样的。”

洁lu卡哧溜一声,吓的从我怀里窜出去,逃得无影无踪。

总算被我捉弄了一回吧,看着黄段子shi女远去的身影,我得意将下巴一扬,继续埋首书中。

三天的时间,说长不长,却发生了很多事情,除了家里多了一个蹭饭的公主以外,拉尔三条子走了,肯德基汉巴格小队也走了。

卡洛斯和西雅图克,因为北斗有情破斩之卡洁儿之怒和超级无敌最强黄金蛋卷之事,天天在训练场里闹腾,将整个营地搅得不得安生,阿卡拉一气之下,打发两人外出公干了。

高特大猩猩和他的两个兄弟依旧行踪不明。

除此之外,大部分其他区域的冒险者,也走的不离十,毕竟神诞日已经过去将近十天了,赖着不走未免会被营地的菜鸟们鄙视,即使原本是营地人,知道以后远程传送站将向大家开放,也无所谓又要和家人生死离别,走的很是潇洒。

这样的后果是营地酒吧的客人瞬间少了四分之三,被打回原形,老板们一个个望眼yu穿,对神诞日又爱又恨,爱的是它带了金币,恨的是它带了sāo乱。

好再这次,酒吧最大的两个敌人――我和莎尔娜姐姐还算安分,据说新罗格酒吧的老板,在神诞日结束那一刹那,泪水顿时就飙了出。

再据说,这些酒吧老板们好像si下打了赌,赌新罗格酒吧会不会再被我们两个拆掉,结果新罗格酒吧老板因此一夜暴富,数钱数到手抽筋。

改天约莎尔娜姐姐一起去喝一杯吧。

所以近觉得有点寂寞,的确是不假,连找个人吹吹牛都不行了,但是我也没有寂寞到非得和贝雅那种小丫头闹到一块,绝对是这样没错。

不,说起,其实营地里还有熟人。

lu西亚小队。

大概是刚刚经过天狐考验,玛玛加大长老想让小狐狸多歇息一会吧,狐人族的大队伍早已经回去,却唯独留下了这只小狐狸,而身为队员的马拉格比他们,自然也只能紧跟队长的步伐。

lu西亚小队啊……

“凡老大!!!”

曹操曹操就到,才刚刚想起他们,马拉格比那大嗓门就从远处杀了过。

不过,这腔调好像有点不对劲。

不似马拉格比平时那傻里傻气的口wěn,到是像被什么史前凶兽追杀,气喘吁吁,惊慌失措,仓皇不安,吓得屁滚尿流的求救声。

这些人搞毛啊。

放下手中的书坐起,一眼就看到三条滚滚烟尘向这边袭。

不单是马拉格比,连库克和白狼都是一副亡命天涯的惨样,这让我好奇起。

“究竟是怎么了,老马也就算了,怎么连白狼你也……”

三人一眨眼就到眼前,诧异的看着气喘吁吁,累的像条狗一样的他们,我出声问道。

“什么叫我也就算了。”

马拉格比不乐意了,不过很快又脸sè一变,想起正经事。

“凡老大,这……这次你一定要救救我们,不然……不然就死……死定了,被杀……绝对会被杀掉的,追上的话,天啊啊啊啊~~~~~”

完就在抱着这头,急的团团转起。

不行了,这可怜的熊孩子,已经被吓的语无伦次了。

还是问问白狼吧,沉稳如他,现在一定能十分冷静的和我解释清楚。

转头眼睛恰好捕捉到了白狼那灵活的身影,正像慌张的土拔鼠一样,快速的钻入羊圈里面的草垛堆里,尾巴哧溜缩进去的一幕。

我:“……”

白狼哟,亏以前你还是我心目中,除了卡洛斯以外的第一酷男帅哥,一个十分正经稳重的重度妹控,这一钻,你的形象已经轰然倒塌了。

“啊,白狼,你这家伙,找到那么好的地方竟然不吭声!还当我们是兄弟不?”

马拉格比和库克也发现了白狼的动作,以这两人的恶劣xing格,不但没有出声嘲笑,反而生怕落后似的,争先恐后往羊圈里钻。

可见事情的严重xing,的确已经超乎了平时开玩笑的程度。

三人刚刚躲好没多久,一阵沉闷的感从对面直压过,原本大好的晴朗天空,突然méng上了一层yin。

一丝丝微风,从脸颊边上掠过,我下意识的挠了挠脸,突然一惊!

如同鬼魅,旁边无声无息的多出了一道身影。

“你……”

我吓的退后一步,才发现原是lu西亚,难怪有这等恐怖速度。

只不过,眼前的小天狐状态似乎不大好,低垂着头,那双可爱的狐耳,有气无力的软软贴了下去,一头长发半遮着脸,看不清楚表情。

看不清楚表情的话……我下意识往她的狐狸尾巴看去。

甩动甩动……上面的狐毛根根炸起。

我勒个去

我再次吓的退后几步。

这种形态的尾巴……绝对是暴走了,这只狐狸绝对是处于暴走状态,和一个点燃引信的**桶没有任何分别。

“在……哪里?”

不复往日的you人妩媚,低沉而略带嘶哑的声线,从那张被长发遮住的脸上发出。

“谁……谁在哪里?”我心惊胆战的问道。

“白狼……那几个混蛋!!”

双拳紧握,指甲深深的陷入了掌心之中。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让你变成这个样子。”看到小狐狸的模样,我心疼了,上前一步将她紧紧搂在怀里。

好一会儿,呜呜的哭泣声终于爆发出,仿佛积累了多日的乌闪电,终于迎的暴雨淋下。

“乖,不哭,我的lu西亚最乖了。”

在小狐狸发泄完以前,我只能一个劲的拥着她,轻轻拍打着后背,亲wěn着额头,不断安慰。

片刻后,她不但没有消停,反而越发委屈的大哭起,两只手紧紧搂在我的腰上,死死箍着,寻求着温暖。

虽然不以力气见长,但毕竟伪领域的实力摆在哪里,这看似纤细jiāo小的胳膊,往腰里用力一抱,疼得我是直呲牙咧嘴。

好一会儿,嘶哑的哭声终于缓了下,慢慢消停,只剩下一声声哽咽,还在怀里不断发出。

估mo着时机差不多了,我再次问了刚才同样的问题。

虽然,能让小狐狸如此ji动失态,如此伤心委屈,原因我大致上已经猜到了。

“他们不要我了。”

狐狸紧紧抓着我,这样说道。

“那三个混蛋,竟然敢不要我这个队长!!”

着说着,她的气又了,一下子撇开我的怀抱,抬起头,lu出一张梨花带雨,让人疼惜的伤心气愤面庞。

“那三个混蛋,当老娘是什么人,竟然敢说出这种话,老娘不教训他们,他们还真反了!!!”

“冷静点,就算你教训他们一顿,也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不如大家……”

“我不管,这一次,不剥了他们的皮,老娘就不叫lu西亚!!”

得,这样的狠话都说出了,老马,库克,白狼,你们节哀吧,我保不了你们了。

“我知道那三个家伙,一定是找你求救了他们躲到哪里去了,不然的话,我连你这个坏蛋一起教训。”

狐狸气呼呼的指着我,掩盖在愤怒之下的伤心委屈,能叫人心碎。

“别ji动,那三个家伙的确找过我了,,我们先进羊圈里坐下,慢慢聊,我把他们的行踪告诉你就是了,到时候剥他们的皮,抽他们的筋,我都不阻止。”

这样说着,我搂着小狐狸颤抖的香肩,走向羊圈的方向。

片刻之后,“咚”的一声巨响,一道悲剧的身影飞了出去。

“你这个坏蛋,和他们是一伙的,这种时候还要戏弄我!!!”

狐狸带着一脸的羞愤,瞪着我,泪水流个不停,真的生我的气了,此后再也没有理我一眼,将附近的地盘,除了羊圈以外都翻了个遍,没有找到马拉格比三人,又气冲冲的杀向其他地方。

“别躲了,lu西亚已经走了。”

眼看小狐狸的身影嗖一下消失不见,带的暴风雨也逐渐平息,我这才呲牙咧嘴的从坑里爬起,向羊圈里喊了一声。

狐狸刚才那一尾巴抽过,还真是一点也没留情啊,这招yu纵故擒,声东击西,付出的代价便是伤筋断骨。

接下,该好好和这三个家伙聊一聊了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