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二百七十一章 傲狐狸,娇狐狸,软狐狸!

第一千二百七十一章 傲狐狸,娇狐狸,软狐狸!


                第一千二百七十一章傲狐狸,交狐狸,软狐狸

“咳咳,老马呀,不是我说你,探病怎么能不带礼物呢?”

对象是马拉格比三人,我就不客气了,厚着脸皮,就像他们讨要礼物了,最好是吃的,阿尔托莉雅带的那篮水果,实在不够我吃一天。

“吴老大,瞧你说的,我们的关系是谁和谁呀,用得着这些客套形式吗?”

岂料马拉格比的脸皮比我还厚,话已经说的那么明白,都不能说是暗示了,竟然还藏着掩着,就是不肯出手。

“些肉干如何?”

偷偷看了门外一眼,我压低声音,泪流满面,好歹咱也是联盟长老,竟然沦落到跟别人要肉干的地步,就似一国亲王,在外面乞讨一样,这是多么可悲的事实啊。

“咳咳。”

这时候,站在后面的洁露卡突然轻轻咳嗽几声。

“十分抱歉亲王殿下,维拉丝大人说了,让我好好负责殿下的饮食情况,切记不能让重伤的殿下吃那些不利于恢复的垃圾食物。”

不——

我在内心凄厉的大叫一声,原以为至少黄段子shi女是自己人,没想到也被维拉丝拉拢过去了。

“就是就是,病人就应该吃些清淡的东西,肉干这些啊,的确不合适。”

本见我可怜,手正准备向物品栏掏的马拉格比三人,顿时猛地点头,迫不及待的跟着道。

“瞧你们说的,我刚才只不过是开个玩笑,活跃一下气氛而已,堂堂的联盟长老,难道还真要向别人讨要肉干不成?卡露洁也真是的,竟然当真了,啊哈哈哈哈”

嘴里轻浮的大笑着,我的心却留着血泪。

“咳咳,对了,你们露西亚小队……咳咳,怎么说呢?似乎缺了一个人的样子,怎么没看见她,发生了什么事吗?”

拐了一个大弯,我若无其事,似才刚刚想起这回事般,终于绕到了一直在意着的事情上。

马拉格比,库克,白狼相似一笑,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让我有点不爽,感情刚才的戏都白演了。

“露西亚大姐啊,她……”

库克迟疑了一下,似有什么难言之隐般,目光闪闪烁烁。

装,让你装!我鄙视了他一眼。

“她……”

马拉格比的表情更夸张,神似悲哀的叹了一口气,似乎真的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我有点动摇了。

“她不想。”

白狼漠无表情的站在最后,给前面的迟疑省略,画下一个圆满句号。

“卡露洁,送客。”

我面无表情的将头向黄段子shi女,道。

“是的,殿下。”洁露卡也配合的恰到好处。

“等等等等,有话好说嘛,吴老大。”

马拉格比有点急了,库克也是猛点头,白狼则是时不时向门外瞟一眼,按照道理说,他们看一眼,走也就走了,大家那么熟,也没必要搞那套嘘寒问暖的架势,这副模样是做啥?

一瞬间,我闻到了yin谋的气息。

不过还没有得及逼问,三人的yin谋就暴露在阳光底下了。

“咳咳,老马那三个混蛋在吗?”

门外,传小狐狸交滴滴妩媚的声线,忽见眼前三人,似如释重负一般,肩膀微微垮下。

不一会儿,穿着一身可爱宜人的冬装,简单而有些单薄,略显中xing的蓝sè上套,看似松垮垮的,却能把她玲珑丰满的身材承托出,外面套着一件厚厚的小马甲,下半身则是深sè毛绒长裙,修长的双腿被没入裙内的长织袜套着,脚上是一双咯噔咯噔的可爱高脚鞋。

穿着这样一身简单朴素,完全和华丽搭不上边,却能将一种冬天的妩媚感完全表达出的着装的小狐狸,大摇大摆的甩着厚实的狐狸尾巴,推门走进。

带着淡淡水雾的棕sè眸子,只从我身上一掠而过,似乎在洁露卡身上微微停顿了一下,尾巴的柔顺狐毛,炸起了那么一瞬间,就平静下,最后看着马拉格比三人,一手叉腰,一手指着对方,尽显交蛮霸道的队长本sè,两只可爱的犬牙,随着她的说话一隐一现。

“你们这三个家伙,到处乱跑,让老……咳咳,可让我好找。”

“对不起对不起,露西亚大姐,你看我们这不是探望吴老大了吗?”

马拉格比连忙挠着后脑勺,傻笑道。

“哼,我不是跟你们说了吗?不许探望这笨蛋,一转眼就忘记了?”小狐狸的大尾巴,傲交的摇啊摇,生气的呲牙咧嘴,做出一副要扑上去咬人的样子。

“是啊是啊,明明今天一大早的功夫,露西亚大姐说过不十遍了,偏偏我们还记不住,该打,该打。”

库克夸张的在自己的嘴巴上轻轻拍两下,我说你这嘴巴也扇的太假了吧,让专业的帮你

“库克,你这笨蛋,记错了,是从昨天晚上开始。”马拉格比突然一拍库克的后脑勺,怒然道。

“昨晚睡觉之前,露西亚偶然经过我们的房门的时候,不是自言自语的说过了吗?说吴老大这种笨蛋,就算躺的病床上也绝对不会有人去探望,虽然很可怜但是活该,我们三个都听见了。”

不理会库克在一旁打眼sè,马拉格比这大嘴巴更加劲的润润喉咙,继续道。

“今天一大早,我们还没起床,大姐又在门外自言自语起了,反正我是不会去探望吴老大那种笨蛋,活该躺在病床上孤零零一个人,这样的话。”

眼看马拉格比还在滔滔不绝,库克绝望的放弃了,和白狼一起,默默和他拉开距离。

“然后早餐的时候,露西亚大姐又在我们面前,唠叨了不下十次,让我们绝对不许在今天去探望吴老大,不然的话后果自负,早餐过后又说了今天自由活动,大家可以随便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散步一圈回,见我们还在房间,又说你们这群懒虫,不是说了可以去自由活动吗?赖在房间里生霉吗?但是记住绝对不能去探病否则饶不了你们,还狠狠的瞪着我们,好像要逼我们去做什么事情一样噗喔——!!!”

话还没说完,马拉格比就被露西亚忍无可忍的一记全力扫腿,正中腹部,喷出一口老血后,带着为什么又是我这样的不知悔改的悲鸣,消失在窗外的蓝天之中。

脚步轻晃,大口大口喘着气,双拳紧握,全身颤抖不止,那头漂亮长发,在怒气的渲染下,似乎要和美杜莎一样无风自动的飘起,半黑化状态的露西亚,缓缓抬起头,那张俏脸通红,牙根紧咬,怒气冲冲,又带着一股羞耻泪水汪汪流盈在眼眶之中的楚楚可怜。

冷冷的扫视了我们一眼。

“刚才老马的胡言乱语,我们什么都没听到。”和露西亚相处甚久的库克和白狼,在她一眼之下,立刻就知道该做些什么,连忙摇头罢手。

“我也没听到,刚才耳塞了,完全没听到老马在说什么。”忍住极度的抽腹,我也连忙摇起头,不行,一笑出就完了。

“探病也探完了,我们先走了。”

白狼朝库克甩了一记目标达成,此地不宜久留的眼神。

“对对对,我们先走了,哦,对了,露西亚大姐,你看我们三个,一急着过探望吴老大,竟然忘记带礼物过了,多失礼啊,说出去简直有损我们露西亚小队的赫赫威名,我和白狼身上也没什么好东西,只能麻烦露西亚老大你留下,帮我们补上了。”

着,两个人争先恐后的逃离了弥漫着露西亚散发出的恐怖气息的房间。

谁说法师就一定xing格刻板,不知变通了,你看库克不是挺懂事的吗?我朝两人消失的背影,暗中竖起了一记大拇指。

“你……你们这两个混蛋!”

显然,露西亚也没想到两名队友说走就走,把她一个人留在这里,不由气急,脚步挪了挪,最终还是没有迈出一步。

“咳咳,没办法了,事情变成了这个样子,为了不损露西亚小队的威名,本天狐只要勉为其难的留下,代替那些家伙,看你一眼,就一眼,嗯哼。”

不愧是天狐下,很快就冷静下,回过头,咳嗽两声,用骄傲兼傲交的高高眼神,俯视着躺在病床上的本德鲁伊。

“咳咳,有劳露西亚下了,愧不敢当,愧不敢当。”

既然这样,那我也装装样子,客套一番。

“哼!”

话落音,这只小狐狸气呼呼的哼了一声,我又说错什么了吗?想我怎么样你倒是说啊,真是只喜怒无常的小天狐。

坐下之后,露西亚似完全忘记了礼物这回事一般,目光在我受伤的手臂上打量。

“很严重?”冷淡的开口问了一句。

“马马虎虎。”

莫不清楚这只小狐狸在想什么,我含糊应了一句。

沉默下,只见她不断东张西望,风情妩媚的眸子,咕噜噜转着,时不时咳嗽几声。

喂喂喂,别和我玩心有灵犀呀笨狐狸,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是笨蛋,想要我怎么样,直接心灵沟通不就成了,别告诉我你已经忘记了灵魂链接这回事。

我翻了一个白眼,最后,忍无可忍的露西亚,终于愤愤的从心灵深处,传这样一个信息。

“你这坏蛋,想左拥右抱吗?笨蛋,sè狼,无赖!!”

左拥右抱?

我一时没搞清楚,蒙了。

随即才突然恍悟,说的是旁边的洁露卡吗?

尴尬的咳嗽几声,我不好意思的看了洁露卡一眼。

“卡露洁,你先下去了,我和露西亚下……嗯,有要事商谈。”

“是的,亲王殿下,我就在门外等候,有什么事请随时吩咐。”

洁露卡也不等我回话,就迈着轻巧优雅的脚步,走了出去,不过看她刚才说话的口型,肯定是在亲王前面无言的加了禽兽二字。

估计又在心里诅咒我被马踹死吧,只不过是多少匹的问题,我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

“这下你满意了吧,小sāo狐狸。”

房门一关,我立刻伸出左手,在露西亚的脸蛋上捏了捏。

“哼,别碰我,坏蛋。”

结果手被抓住,狠狠一咬,别说,虽然和小幽灵不是一个级别,但那两颗犬牙,咬上去还是有点疼的。

咬完之后,抓住我的左手,在上面嗅了嗅,用狐疑的目光盯着,一字一句道。

“有那个女佣的味道,说,怎么回事?”

“哦……哦哦,那是刚才被她握着手,上药。”

我顿时慌了,刚才捏了洁露卡的脸蛋,没想到上面的残香竟然被这只小狐狸闻到了,这究竟是什么鼻子啊

“哼,你这坏蛋,一看就知道是在骗人。”

狐狸不屑的看了我一眼,似在说,你的口胡技能真是弱爆了,本天狐一眼就能看穿。

“算了,反正不关我事,你这坏蛋,sè狼,后宫男,爱沾花惹草随便,与本天狐又有何关?”

嘴巴很硬的说着,那条毛茸茸的狐狸尾巴,正在凳子后面愤怒的甩甩去的无意识动作,却出卖了她的内心。

随即,她在空气中嗅了嗅,又用险恶的目光看着我。

“哼哼,没想到,那个精灵女王也了,那么一大早就迫不及待的赶过探望你这种坏蛋了,没想到啊,哼哼哼”

水灵灵的大眼睛,闪过一丝生气,不知道是在生气我,还是在生气阿尔托莉雅,或者说是生气马拉格比三人,迟迟没有动作,才导致阿尔托莉雅抢在她前头过。

我的柔肠,一下子就被这只小狐狸那生气,不甘,委屈的样子,给触动了,还被她抓着的左手,轻轻一揽,将她诱惑的交躯,搂入了怀中。

正是象征xing的挣扎了几下,这只小天狐就安静下,仰起头,瞪着我的眼睛气愤而羞涩。

“你这坏蛋,心里一定很得意吧,听了马拉格比那笨蛋那样说,心里一定很得意对吧!”

原还在惦记着刚才的事情。

“是很得意,或许还会得意一辈子,怎么样,不行吗?”我轻轻抚着小狐狸的俏脸,柔声说道。

“反……反正你就只会欺负我而已,你这欺软怕硬的坏蛋,笨蛋,sè狼,无赖,厚脸皮,后宫男!!!”

眼睛对视,似不堪承受从目光里传达过去的溺爱,露西亚羞涩的撇过头,语无伦次道。

哈哈,真是只口不择言的笨狐狸,这不是等于变相承认你很软了吗?

干脆以后叫她软狐狸好了,我无不得意的想到。

毫无疑问,这一刻的露西亚,真的很软,很柔情。

“反正……反正像你这种负心男,无所顾忌的沾花惹草,无所顾忌的受伤,怎么可能会考虑……考虑到其他人的感受?”

“抱歉抱歉,你让你担心了。”

我更加轻柔的抚着露西亚,从她nèn滑的俏脸,到那软软的狐狸耳朵,再到那一头光滑柔顺的长发,都是如此的让人迷恋。

本以为,能够战胜西雅图克和卡洛斯联手,大家都会很高兴,但是,这股感动该这么说好呢?比起我的胜利,这些女孩,更加担心我的伤势,这份心意,让我一时之间,有些不知所措。

抬起那张动人心魄的妩媚俏颜,先是在温暖的狐耳上,亲了一口,然后落到湿润的眼眸,一直滑落,最后停留的嘴唇上。

淡淡的,说不清道不明的花香,从那双柔软温润的嘴唇上传,这是小天狐的特有香味,先是淡淡一股,但是浅尝过后,随着她的情动,花香就会变得浓郁起,最后变成一种可以瞬间击溃冒险者的意志的媚香。

到了这种地步,她身上的迷人体香,汗液,唾液,乃至是一丝妩媚目光,一声细微交吟,一个小小的动作,都能化成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让男人一瞬间**无限膨胀的春药。

曾经有那么一两次,我不小心引发了这种状态,理智差点就崩溃,幸好发现的澡,及时的忍住,才没有在那些不适当的地方,和小狐狸做出傻事。

现在也是,洁露卡就在门外,维拉丝她们也在,随时都有可能推门进,而且右手还是重伤状态,我要真去深入挑逗这只小狐狸的妩媚,我就是笨蛋了。

浅wěn了一会儿后,感觉火候到了,我恋恋不舍的松开小狐狸的樱唇,紧紧拥着她,一言不发。

“喂,坏蛋”

怀里传小狐狸慵懒交媚的声音。

“什么?”

享受着这种温馨挚爱的气息,我也是懒洋洋的应了一句。

顿了顿,怀里的小狐狸做出一个摇头动作。

“没什么……”随即沉寂下去。

不知过了多久,这只小狐狸似乎要睡着了,发出细微均匀的呼吸声,我正要偷笑的给她披上一件外套,却冷不防的让她从怀里坐起,似突然间想起了什么……

就在昨天,在小七身上,发生了一件很恐怖的事情,说了你们可能会不相——章节数里的二百,竟然被点娘吃掉了!!这真是太可怕了

:天气预报都是骗人的混蛋,说今天广东气候会回暖一点,结果小七很高兴的穿着了两件衣服出门……ro@。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