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二百四十七章 月下幽灵

第一千二百四十七章 月下幽灵


                ,在琳娅等人离开之后,整个等候室被一片朦胧圣洁的白光照亮……

一道半透明的妙曼身影,身穿着洁白的牧师袍,自空中浮现,宛如女神降临一样,缓缓降落,虚幻透明的娇躯越凝实。[](请记住我

等那光洁如玉的脚趾,轻轻沾地,荡起一波神圣涟漪的时候,半透明的身体也完全实体化了,在半空凌乱飘舞的丝,如同皎洁静谧的月光一般,静静洒下,似一帘瀑布笔直垂落在曲线玲珑的背上。

激荡飘舞的宽大牧师袍也安静下,顺着那完美的少女娇躯,柔顺贴下,勾勒出一幅凹凸有致,如山如峦的诱人美景。

那双由始至终都紧闭着的少女瞳孔,在这一刻缓慢睁开,刹那间,无限的银河,无数的繁星,似被这双惊心动魄的美丽眼眸,给带到了小小的等候室,自成一片浩瀚宇宙空间,那银色瞳孔,是如此广阔,如此深幽,如此神秘,正如那包容了无数恒星的无垠宇宙。

散着圣洁柔和的光芒,披洒似绸缎的月色长,睁大星银浩瀚的眸,这样一个如梦似幻般的女孩,光着小巧玉足,无声的站立在房间中心,就似一具尚未注入灵魂的木偶,那虽美丽但空洞的璀璨瞳孔,呈现出呆滞茫然之色。

“回梦罗,笨蛋圣女!”

伴随着说话响起的,是“啪”一记响音。

凭空出现破坏美景的一记手刀,落在了她的光洁额头上。

“哇!!”

刚才还如梦幻一样,介乎于飘渺和现实之间的圣洁少女,似被这一记手刀给注入了灵魂……,或者说唤醒了灵魂瞳孔闪现出感情之色的同时,两手捂着受袭的额头,悲鸣的蹲了下去。

这笨蛋幽灵“……,要是被她刚才那副空洞飘渺,似带着人偶一般忧伤的样给镇住,那你就输了,只不过是睡迷糊了没回过神。

如绝世刀客一样,我冷峻的收回手刀在,刀身,上吹了吹。

“笨小凡,蛋小凡,刚刚出就打人,诅咒你,本圣女诅咒你被咬!”

泪眼汪汪的自蹲地中仰起头这只恢复了色彩的圣女畿灵,用那睁大的美丽的银色瞳孔,将不怀好意的目光投视过。

“说过几遍了不要把笨蛋拆开用,真想看看那时候教你用词的老师究竟是怎么样一个文盲,而且身为圣女却诅咒被人不大好,再说这不是诅咒,分明就是威胁分明就是在为等会的行动找借口!”

不知为何,和这只幽灵在一起,总是吐槽满满,光是互相吐槽,我们说不定就可以斗上个三天三夜。

“小凡在说什么,本圣女没听懂哈m代表月亮惩罚你!”

耍赖的眨了眨狡黠眼睛,里面哪还有一滴蛞鱼泪水,黄段侍女的演技,和眼前这幽灵比起,简直弱爆了。

而且话说到一半就突然了一个大大的熊扑,挂在我的脖上,顺着惯性绕到后面两条修长如玉的美腿自腋下处伸过,然后在胸前位置紧紧交叉一夹宛如最优秀的女摔跤手,紧紧将身体固定在我的身上,高度刚刚好让她的嘴巴,可以居高临下的俯视我的头顶。

然后就是“啊呜nn”一声。

喀嚓。

真是久违了啊,小幽灵的咬头。

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两眼似瀑布,洒下了一片悲戚闪烁的泪河。

“小幽灵大人?尊敬的圣女殿下?那个……我的头不是骨头,你也不是小狗,我们坐下,心平气和的谈谈人生,谈谈理想,谈谈未,如何?”

“不必了,这样的姿势很方便,有什么话就说啊呜m”又是一。咬下。

“我一点也不方便还很疼啊……………”

“真是无能的佣人,只不过是被咬了几口就在那哭天喊地,你这样还算是本圣女的奴仆吗?!”

“报酬太低,风险太大,我要辞职。”

“呜呼呼呼nm~太迟了,你以为落到本圣女手上,还能想走就走吗?就乖乖的从了本圣女,在本圣女的鞭挞下愉悦的享受,啊呜”,我:……

为什么我会觉得刚才那句话,和小茉li那凵公主写的禽兽公爵系列之圣女系列的某一本里的台词,很相似呢?

教练,我请求出演这个剧本!

“长老大人,请问生了什么事吗?”

就在小幽灵折腾得欢,我却无可奈何的时候,外面传了士兵紧张的声音。

估计是刚才突然闪现的白光,将她们惊动过了。

“没什么,等琳娅她们回,和她们说一声,我和爱丽丝先出去走走。”

“是……是的,长老大人。”

得到我的回复,外面传的声音明显是笔直身体,敬了一个礼,然后一连串的脚步声离开。

“这里不方便,我们出去再说。”

拍了拍小幽灵的香臀,将听话的从背上跳下的小圣女,裹在前面的斗篷里面,寻着空隙,哧溜一声溜出了等候室,舞台后台,然后是新罗格〖广〗场。

“鸡哇nm~!!”

从斗篷里钻出一个袋,看向后面,然后出惊叹。

“营地什么时候多出了这种玩意?”小幽灵颇为不解的歪着头问道。

这个不知道睡了多久的睡神圣女,自然是不可能知道新罗格〖广〗场的建造,别说她,就连参与其中的我,在神诞日当天到新罗格〖广〗场的时候,不是也被狠狠震撼了一把吗?

回过头容纳了数十万人的新罗格〖广〗场,就如黑夜中的一座霓虹闪烁、渲染喧哗的摩天大楼和周围静谧黑暗的夜色形成鲜明对比,让我在恍惚之间,时光交错,似乎又回到了原世界一般。

“一觉醒世界已经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小幽灵的喃喃声中,带着一丝说不清的落寞。

谁让你贪吃,将圣树之心一口吞了下去。

我暗中翻了一个白眼,随即想到什么,心里不禁揪了一揪。

这笨蛋圣女…………该不会是由景生情,回忆起了刚刚我们相遇的那一幕,对于那时候被困在大教堂底下万年之久的她走出的一刹那,大概也是现在这种心情。

我心疼的将小幽灵搂了擞…………

“小凡也变得更笨了。”

“原只不过是想借题挥引出这句话叶槽我而已呀混蛋!!”

我一个踉跄,差点没一头栽倒在地,从今以后绝对绝对,不会再相信这只笨蛋幽灵的什么伤春悲秋了

“神诞日已经完了。”紧接着,怀里又是传出一声幽幽叹息。

才刚刚誓过,结果又不可自拔的被这声叹息所感,心疼的要命。

“明明说好了…………神诞日要醒一起过的。”

胸膛上,传小幽灵轻柔的磨蹭,似和她现在的心情一般恋恋不舍。

“都怪小凡,为什么不叫醒我。”

“是是是,都是我的错。”

面对这样的小幽灵,任何反驳都化作了哽咽,只有温声柔语,才能宣泄心中的痛心和溺爱。

“是只要回答一次就够了你这个笨蛋佣人!”

“是!”

“太简单了,没有一点诚意!”

“……”

“小凡,神诞日”““有趣不?”

“嗯,很有趣,毕竟是本大人亲手策划。”

“呜nn!”

“其实一点味道都没有五天过的就跟用前列腺刹车似的。”

“尽说些莫名其妙的话,笨蛋小凡nm”

怀里的小圣女,心有不甘的嘀咕了一句最终还是垂头丧气的焉了下去,有一下每一下的在我怀里轻轻碰撞着。

“下一次……”下一次一定会给你弄一个更加热闹的神诞日怎么样?”

我不想看到这么失落,没有活力的小幽灵,一句话就冲口而出。

“真的?”忽地抬起头,睁大闪亮的眼睛看着我。

“笨蛋,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让我数数看,“只“喂喂,没那么严重。”

“哼,小凡就是个大骗,明明是区区一介下人,却胆大包天,不断的欺骗自己的主人。”小幽灵气呼呼的瞪着我道。

“大家熟归熟,诽谤我一样捏你的脸蛋哦。”我回以横眉竖眼。

“有本事举几个具体的例。”

“骗了本圣女的身体,骗了本圣女的心,还不够吗?”

幽灵小声嘀咕着,不好意思的撇过头,夜色中越显白皙剔透的俏脸,泛起了一层淡淡美丽红晕。

脚步猛地一顿,我定定的注视着小幽灵,那水汪汪的眸,以及那张越红润诱人的俏脸。

不知道谁先有了动作,月下,两道身影的头部逐渐靠近,最后紧密贴在了一起。

“笨蛋,要是再敢说这些话,今晚我也饶不了你哦。”

深吻过后,我含着小幽灵的耳垂,低声警告道。

“色狼佣人,笨蛋佣人!”

轻轻咬着如玫瑰绽放一般娇艳的湿唇,小幽灵不甘示弱的瞪了一眼,接着歪起头,不知道在想什么,突然出声道。

“笨蛋小凡,说好了哦,下次一定要让我过一个更加热闹的神诞日,要是做不到的话,就诅咒你头破血流!”

“别这种带着强烈目的和既视感的诅咒啊笨蛋!”我忍不住用下巴在她脑袋上敲了一下,然后细细摩挲着。

“放心,答应你就走了,而且不止下一次,还有下下次,下下下次肘~”

低着头,和那双如梦似幻一样的银色眸对视着,我微笑道。

“机会,还有的是,不是吗?无论是多少次神诞日,只要你想过,我就给你举办的些热闹闹的,然后在大门挂上一条横幅,上面写着,爱丽丝的梦游仙境,,怎么样?谁让你老是喜欢睡觉着,这个名字再适合不过了。”

“我才不要,好丢脸的说,还是换成,笨蛋小凡的幻想乡,好了,谁让小凡喜欢呆走神着,这个名字再适合不过了。”

“看大家的意见不一呢,也罢,那就折中,各取一部分,就叫,爱丽丝的幻想乡,怎么样?”

“这算哪门的折中呀笨小凡,当本圣女是傻瓜吗?!”脖被咬了一口,这可恶的,爱丽丝吸血鬼,。

“说好了,小凡要一直一直为本圣女,举办热热闹闹的神诞日。”怀里的小圣女有点小满足的磨蹭起。

“是nm只要本德鲁伊还活着的一天。”

“死了也要。”

“喂喂喂,你太过分了,死了还要继续赖着我?”

瓣,别看本圣女这副模样,想要自杀还是很简单的。”

“这并不是什每值得自豪的事情……小“我不管,小凡要是敢死的话,本圣女就死给你看。”

“是是是,我尽量不死,好让伟大的爱丽丝圣女殿下一统暗黑,千秋万代。”

“很好,到时候,本圣女就赐予你,后宫骑士,的称号。”

“算了,还是死了好过“……”,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小幽灵一扫刚才没能赶得上神诞日的失落,脆丬声悦耳笑着,突然从我的怀抱里轻轻飘了起,在半空转着欢快的圈圈。

那散着圣洁朦胧美丽光晕的身体,什么灯下美人,月下美人,都不足以形容万分之一。

最重要的是,她就浮在我的头顶上空,而且又没穿内裤抹了抹痒的鼻,我不好意思的将目光撇向其他地方。

这时候,突然伸一双将我拉着。

“神诞日还没有结束呢,本圣女今天就特别嘉奖称这个无能的佣人,允许你陪本圣女跳舞。”

这样快乐的欢呼着,小幽灵不由分说的拉着我的双手,宛如美丽的蝴蝶一样舞动起。

新罗格〖广〗场的五光十色投,将这片笼罩在夜色之中的小空地微微照明,那道宛如翩翩起舞的妖精一样的轻灵美丽影,以及被她拉扯着,笨拙的扭扭去的高大身影,映衬在一起,似是奏起了一月下的优美旋律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