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二百四十六章 女孩们的威胁

第一千二百四十六章 女孩们的威胁


                第一千二百四十六章女孩们的威胁

法拉和穆拉丁一脸的风中凌乱。

以两人的实力,并非不能逃跑,但是,这个包围阵容,与其说是天罗地网,到如果是显示一种决心,定要将他们抓住的决心,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他们跑了这次,肯定还有下次,直至被抓到为止。

“咳……咳咳,维拉丝啊,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呢?无缘无故挡住别人的去路可不好。”

脑子里转过三道弯弯,法拉和穆拉丁心里已经有了决计,放弃逃跑,强自镇定下,由法拉先开口,和颜悦色的对维拉丝露出一个慈祥的恩师笑容。

不得不说,法拉急中生智,选的突破口非常漂亮,表面上看,琳娅和莱娜,似乎才是掌握全局的人,但实际上,在一众女孩当中,维拉丝才是真正的隐藏b,谁让她性格最和善大度,而且是吴小子的第一任妻子,最受他的宠爱。

完全占据了理论和实际的双制高点,是当之无愧的吴小子的后宫头头。

而且性格善良,耳根子软,简直又是法拉的便宜学生,虽然说也没教多少但怎么说也有个师生名分是不?

穆拉丁随后也想明白了这一点,忙不迭的跟着法拉,用无辜的受害者的目光看着维拉丝。

“不行!”

岂料,从维拉丝那里得到的答案,是一声气呼呼的此路不通,并且,手中的平底锅再次握紧了一下,就像即将要击出全垒打的四号位一样,让法拉和穆拉丁硬生生的打了一个冷战。

交换了一记眼神,两个无耻老头心里大呼失算。

按照常理说,刚才的想法的确没有错,维拉丝是最佳的突破点。

但是两老头一时心急,都忘记了,维拉丝的另外一个特点,就是对吴小子死心塌地到让人发指的地步,凡是事关到吴小子,都不能用常理去判断她的行动。

就跟之前,为什么不选择说服她,让她给吴小子喂下幻药时的判断道理一个样。

同时,虽然之前就隐约猜到了,维拉丝的反应,无疑是确定了这一点,这个包围圈,和吴小子绝对有关。

“你们这是要干嘛着,在这种寒风凄凄,黑不隆咚的夜晚,将两个可怜的老人家拦在半路受寒挨饿,难道就没有一点良知了吗?”

穆拉丁干脆耍起了赖,让躲在暗处的罗格士兵,都在此感叹这老家伙的脸皮之厚,无愧能够成为法拉的死对头,没有这个无耻度,还真不成。

“对对对,我们看了一晚上的节目,身体发凉受寒,就要经不住冷风了,你们这样一拦,万一回去落下个什么病根,谁负责?”法拉跟着起哄。

“哼!”

四声齐口一致的冷哼,将本理直气壮耍赖的两老头,再次打焉下去。

“法拉大人,刚才做过的事情,该不会忘了吧。”女孩们互相交流了目光,终于,由琳娅先开了口。

在说话的时候,她还顺手打开了隔音结界,接下的对话,自然是不能让周围的士兵听到。

“做过什么事,记得什么?”

法拉和穆拉丁一脸的茫然疑惑,让人看不出真假,不知情的人,还真会被他们这副样子给骗到。

“看两位大人都已经年老健忘了,不过没关系,我这里刚好有狼人族的秘法,可以非常有效的恢复两位大人的记忆……”

“等等等等,我记起了,我记起了。”

看到隐约有阿卡拉三分神髓的莱娜的笑容,不等她说完,法拉和穆拉丁在心里大呼小狐狸,让侯嚷嚷起。

他们可不想去尝试什么狼人族秘法,傻子都知道,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

“是关于刚才吴小子的事情吧,咳咳,怎么,当初不是商量好了吗?说起还是多亏了莱娜你,大家还有什么疑问吗?”

眼看忽悠不过去,法拉也只能硬着头皮问道。

“疑问是没有,只是……”两个女孩嫣然一笑,如同黑夜之中的昙花绽放。

“只是,能不能劳烦两位大人,将那些幻药,全部交出呢?”

没错,这就是琳娅她们不辞调兵遣将也要将这两个老头拦截下的目的,无论是处于任何方面的考虑,都不能让这些药,保留在法拉和穆拉丁这两家伙的手里。

“哦?那些?你们是不是搞错了什么,只有那一颗而已,我以穆拉丁的节操发誓!”法拉装傻中。

“法拉老师,撒谎是不对的!”旁边的维拉丝,气呼呼的将声音加重一分。

竟……竟然有那种药,可以将大人变成那副样子,原本以为琳娅说的夸张了一点,但实际看到才发现,琳娅说的一点都不夸张,怎么能让这种药,掌握在法拉老师和穆拉丁大人手上呢?就算是阿卡拉大人……也绝对不允许,一定要让两人全部交出

这就是维拉丝内心的坚定念头。

被维拉丝从未有过的生气态度,喝了一声,法拉顿时心虚了。

“对……对了,我想起了,的确还有一瓶……就这一瓶。”说着,他颤颤发抖的将那个玻璃瓶放在地上,高举双手。

琳娅和莱娜满意的点点头,维拉丝和莎拉也松了一口气,小茉莉和洁露卡则是眼睛拼命的眨了眨,但是……

这还远远不够

“法拉大人,说起,我现在手头上正在受理一份许可文书,好像是法拉大人神情的特殊实验经费申请,你说该怎么办好呢?”琳娅突然话锋一转,微笑问道。

顿时,在寒风中,法拉额头上硬生生的冒出了几滴汗水。

所谓的特殊研究,说白了也就是他的私人研究,断了他的研究经费,那等于是断了他的子,生活再无乐趣可言。

“哈……啊哈哈哈……小琳娅哟,亲爱的琳娅殿下,您看……”紧张的搓着手心,法拉瞬间化身成了旧社会的狗奴才,低头哈腰起。

“怎么样?我们做笔交易吧,只要法拉大人将全部药交出,我不但批准,而且还可以加大份额。”

温和的笑容上,带着无比精明之色,琳娅将她以前身为家族人的本色,显露的淋漓尽致。

“真的?”

法拉动容了,在两者之间衡量起,心里的小算盘打的噼里啪啦。

这些幻药,虽然可以时不时作弄吴小子一把,但也就只能这样,而且吴小子一年下,大半时间都在外面兜转,仔细考虑的话,也并不是那么有用。

而加量的研究经费,却能让自己充实幸福的在自己的小实验室里捣鼓了大半年。

孰轻孰重,一目了然。

咬咬牙,法拉点点头,然后一股脑的将物品栏里装着幻药的瓶子。倾泻出。

为什么要用倾泻形容,因为实在太多了,光是一眼掠过,就不下于百瓶,每瓶起码有几百粒,直将女孩们惊的目瞪口呆。

竟然……做了那么多,这两个老家伙真是用心大大的险恶

“完了。”

有些不舍的瞄了一眼地上的药瓶,法拉坦荡荡的说道。

“就这些?”

“这些就是我身上的全部了,我可以发誓,如若不是,那以后我的实验,就爆炸一辈子。”

法拉信口保证道,不过,似乎在某个字眼上,玩了一个小小的把戏。

“我相信你。”

听到法拉发出这样的毒誓,女孩们点了点头。

随即,法拉还十分好心的帮她们将药品分类,根据完成度不同,有些幻药只能维持几分钟的幻术,而有些则是可以维持一个小时,最长的长达一整天。

这样做,似乎已经诚意十足,真的没有留任何手脚了,但是……

“这些幻药……只能在吴大哥身上发生效果,我说的没错吧,法拉大人。”

琳娅一个微笑,一句话,顿时将就差没在脸上写上“光明正大”四个字的法拉,吓的一个哆嗦,不小心又将稀疏的胡子捏断了好几根。

“你……你偷听我们的话?!”两个老头冲口问道。

“只是有克劳蒂亚不小心听到了一点罢了。”琳娅脸上的笑意更甚。

在舞台后面窃窃私语的法拉和穆拉丁,本就没有太大的防备,怎么也没有预料到,琳娅和莱娜这两个小妮子,竟然如此细心……不,是狡猾老道,竟然让克劳蒂亚偷偷监视两人的行踪,并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气氛沉默了片刻,这一次,是莱娜站了出,对着两个心惊胆战的老头恬静一笑。

“差点忘记了,法拉大人,我那里也有一份申请文书,第二世界哈洛加斯区域的法师公会。正在研究某个重要的项目,但是缺乏一个可以组织引导研究的重要人手,你说……我该让谁去帮这个忙好呢?”

娇俏,天真,可爱的轻轻点着下巴,莱娜故作疑惑的歪头问道。

但是这样一个赏心悦目的动作,在法拉眼中却成了小恶魔的微笑,这一次,他额头上冒出了瀑布汗。

研究经费还好,实在没有,还可以依靠其他手段弄一点,然后勒紧腰带,过个一段时间。

但是,万一被派到哈洛加斯那种地方,担当最忙碌的研究项目小组组长,那就真的要和自己的私人研究说拜拜了,而且还是重要项目,天知道这一去,要去多长时间啊。

哈洛加斯又冷,而且还是第二世界……是除去第三世界和地狱族的正面战场以外,战况最激烈的区域,时不时就要被拉去紧急战斗救援,冒着暴风雪……吃冰冷的干粮……睡硬邦邦的冰床……

如果说刚才琳娅的威胁,点中的是法拉的痛穴,那么现在,莱娜点中的就是他的死穴。

“小莱娜哟,莱娜大人,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小的这里有几个合适的人选可以供您参考一下……”

一瞬间,法拉露出更加献媚的嘴脸,朝莱娜点头哈腰道。

“那样啊……真是烦恼呢,该怎么办好呢?”

莱娜轻轻卷着一缕雪白发丝,故作为难的自言自语道,摆明就是一副“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吧”的意思。

“矮冬瓜,你还要顽固抵抗到什么时候,还不快点将身上的药交出!”

前脚还是奴才的嘴脸,但是一转眼之间,面对着穆拉丁,法拉却化身成了人民的好公仆,正气凛然的朝对方喝叱道。

穆拉丁自然不肯乖乖就范,于是两个虚与委蛇的和平共处了三天的老对头,终于撕破脸皮,开始讨价还价。

琳娅等人一脸淡定的看着两个老头争吵,恶人自有恶人磨,她们只要将幻药全部回收回就行了。

最终,两个死对头不知道达成了什么协议,终于又从穆拉丁的物品栏中,抠出了二三十瓶幻药。

这些,应该就是全部了。

确认无误以后,法拉和穆拉丁终于被放行,两道苦巴巴的身影,就这么灰头土脸的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这一次,他们算是偷鸡不成蚀了一把米,费尽辛苦捣鼓出的幻药,虽然用上了,但接下的神展开,却并没有让两人享受到复仇的快感,之后又被一群笑里藏刀的母老虎团团半路拦截,动之以武,晓之以胁,吃足了苦头。

原地,六个女孩愣愣看着一地的药瓶,有些不知所措。

该怎么处理这些幻药好呢?

“还是全部烧毁了吧。”

维拉丝和莎拉犹豫片刻,还是比较果断的做出了决定。

“我到是觉得,这些幻药留起,还是有一点用,只不过,只能掌握在我们手中。”琳娅和莱娜交流了一下意见,却提出不同的看法,面对维拉丝和莎拉的疑问目光,她们轻轻解释了一句。

“比如说吴大哥心血潮,非要唱一首的时候……”

顿时,维拉丝和莎拉释然了,接受了。

“不过,这个数量实在太多了,怪不得法拉大人说可以让哥哥保持一辈子的变身,看到也不算夸张。”莱娜柔和的微笑道,随即提出了一个折中意见。

“数量太多大了,销毁掉一部分比较让人放心,然后由我们几个保管,这样一也就万无一失了。”

这一个建议,得到了大家的认可。

如果说这一大堆幻药放在谁身上最安全,不用担心外流,那无疑是维拉丝,莎拉,琳娅,莱娜这四个人选。

“不过,现在还是先收起,留到以后再说吧,大家看如何?”

最后是家里的大总管维拉丝发话,于是,一地的瓶子被分成了四份。

“啪啦”一声。

想要用自己的无存在感技能凑上去,偷偷藏一瓶的小茉莉,光洁饱满的额头中了一记手刀。

“小茉莉,这可不行哦,这不是玩的东西。”维拉丝收回手刀,轻轻抚了抚朝小茉莉的头,朝她温柔一笑。

这一笑,却让小茉莉全身发寒,知道自己的举动,已经触犯了维拉丝对笨蛋主人的保护底线。ro!~!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