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二百四十一章 维塔司村特产……

第一千二百四十一章 维塔司村特产……


                第一千二百四十一章维塔司村特产……

我抬起头,打量着眼前的少女身影,随即在心里打了一个大大的惊叹号。

原是她

维拉丝的闺中好友,有过几面之缘,印象特别深刻的那个罗格弓箭手……话叫啥着,蜜拉丝?

“凡长老,您不记得了吗?”

这时候,从她身后一左一右探出两名明媚少女,同是一身冒险者打扮,显然是……是……是胸部平平小姐的队友。

然后,两人相视狡黠一笑,胸部平平少女见此,突然醒悟过什么,尖叫一声,就要回过头去捂住两个朋友的嘴巴。

“你们两个……不许中伤人,本人……本人要生气了

可惜太迟了。

“胸部平平……”

“小气多事……”

在嘴巴被捂住之前,她们两个还是及时的,将最关键的字眼说了出。

哦?

胸部平平的艾露拉,小气多事的艾露拉。

我一拍手心,记起了。

我个人认为,发明顺口溜这种好东西的人,绝对该拿诺贝尔奖。

“我……我撕了你们两个的嘴巴!!”

见我露出恍然大悟的样子,艾露拉更是羞急,连平时蛮有趣的一口一个“本人”的自称,都忘记了,通红着脸就往队友扑上去。

结果自然又是一番打闹。

我:“……”

看到这副情景,我总算有点明白,明明刚才拉尔他们拉了二十多个人跑捧场,为什么光顾的客人还是那么少了,全都是因为气场的关系。

比如说我和小狐狸卿卿我我,所散发出的情侣气场,就能让许多人望而止步,还有眼前的艾露拉和她的小队,散发出的闺蜜气场,也是一样。

也只有那些看不懂气氛的笨蛋,才会懵懂无知的凑上,呃……抱歉,艾露拉,我并不是在说你的小队是一群笨蛋。

“大人,别听她们胡说。”

狠狠教训了一顿队友后,艾露拉才回过头,结结巴巴,慌不择言的解释起。

“别……别看本人是这样,只不过是……是皮甲太厚了,看不出,真的还在成长,昨天才量过了,挤一挤的话还是有的!!”

这一下,就连用旁边的小狐狸,都笑弯了腰。

如此淳朴天真的女孩……难道真的是维塔司村的特产吗?

醒悟过的艾露拉,唰一下脸蛋红的冒烟,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了。

“对了对了,艾露拉,你是怎么认出我的?”见艾露拉可怜,我笑着岔开话题,给她圆场。

暗暗投感激目光,她神色一正:“因为在上次交易会的时候见到了您,本人心里就不自觉的在想,这次的神诞日,大人会不会也出现,所以就跑看看。”

啊哈,原被摸清规律了啊。

这时候,艾露拉两名不安分的队友又凑上。

“是啊是啊,凡长老,艾露拉可是一直在想着您,从神诞日第二天开始,就天天跑这里,看能不能碰伤,那把短弓,都快被她擦成艺术品了。”

“你……你们两个啊……可真是一点都不会接受教训呢,就让本人好好教导一下吧!”

喀嚓一声,大脑里面仿佛发出了一声什么的断裂响音,阴沉沉的低下头,全身散发出一股黑色气息,艾露拉摇摇晃晃地转过身,朝两名队友伸出制裁之手,大概是羞愤之极,物极必反,说话反倒利索起了。

哦哦哦,黑化了,和维拉丝何其相似的黑化,难道维塔司村也盛产黑化属性吗?

一时之间,我对这个鬼才辈出的村落充满了敬畏感。

“哎呀哎呀,蜜拉丝,这样可不行哦,在你最尊敬的凡长老面前,露出这副凶巴巴的模样,形象分可是要大减啊。”

如果是让我面对黑化的维拉丝,我说不定已经拔腿跑人了,可是艾露拉的两名队友,硬是了得,面对黑化的艾露拉,竟然十分淡定,一动也不动,在艾露拉的手就要抓到她们的时候,这样开口说道。

蜜拉丝?我微微歪头,突然醒悟。

是艾柯露的小名着,你看我这记忆力不是蛮好的嘛,虽然名字没记住,但却给记住了。

顺便说一下,维拉丝的艾露露,两个自小长大的女孩,经常亲密的以小名称呼对方,而身为丈夫的本人,要用到维拉丝的小名的时候,大多是在床上……咳咳咳。

“咦……咦咦?”

就在我浮想翩翩的时候,艾露拉两名队友的话,似乎有着莫大的魔力一样,竟然硬生生的将艾露拉从黑化状态中解除,不知所措的看看队友,又回过头看看我,脸上写满了像我这样的人只能以死谢罪了的沮丧。

完全被她的两名队友玩弄在鼓掌之间啊。

看到手脚无措,低垂着羞红脸颊,神色沮丧无比的艾露拉,一身轻便皮甲的装扮,衬托出清爽和纤细的身材,和维拉丝一般大大的乌溜双眼,写满了小孩子式的严肃,很容易让我联想起小学班长这个名词,长长的头发扎成一根笔直马尾,平时为了方便行动,会被盘绕在***美丽的颈项上。

对调戏的免疫力极低,性格和态度总是给人一本正经的感觉,自称本人的口癖,听着听着,就会让人觉得尤其的——想作弄一下她。

这也是维塔司村的特产么……

记得第一次和艾露拉相遇的时候,她应该才16岁吧,和8年前相比,那股脸上的稚气褪去了,但是其他地方还真是鲜有改变啊,我在心里温暖的感叹起,人,总是怀旧的。

当然,刚才的想法可绝没有针对她的胸部。

“艾露拉。”

“是……是的,大人。”

叫了她一声,这罗格弓箭手立刻反应过,下意识的站直身体,宛如训练有素的士兵一样应道。

“别那么拘束,放松点。”我微微笑道。

“什么时候回的?”

“大人,本人和本人的队友,是在神诞日的前一天回。”

“哦?可别太卖力了,一张一弛才是历练之道。”和艾露拉聊了几句历练上的事情,我的话锋一转。

“这几天去找维拉丝了吗?她可是天天盼着你回。”

“没有,艾露露这几天似乎很忙,没找到她。”艾露拉颇为失望的摇了摇头。

我一拍脑袋,大呼健忘,维拉丝她们,这几天不是都在帮琳娅和莱娜吗?艾露拉自然是找不到。

“神诞日过后,在营地多留几天,陪一陪维拉丝吧,好吗?”我露出恳求的目光,看着艾露拉,希望她能满足我这个小小的私心。

作为丈夫,我没有办法一直在维拉丝她们身边陪伴她们,只能尽量想些其他办法,让她们能够开心。

“当然,本人也十分想念艾露露,这是本人的荣幸,不过……”艾露拉一百个愿意的大声说道,但目光还是犹豫的瞟向了身后。

她留在这里,她的队友势必也无法出发,自然得征求大家的意见。

“当然是举双手答应了,我可是歌姬大人的崇拜者啊。”岂料,其他几人比艾露拉还要热情,到是把她吓了个目瞪口呆。

“歌姬啊……小的时候,艾露露唱歌就特别好听,大家都爱听她唱……”

艾露拉低声喃喃着,似乎在为她和维拉丝之间越越大的差距,而心生沮丧和隔膜,似乎已经处在了两个不同的世界一般。

正当我暗暗担心,想说点什么的时候,她随后的动作和说话,却差点没让我一头栽倒在地。。

只见看起垂头丧气的艾露拉,两只小手,在她平坦的胸前,虚空比了一个凹凸曲线。

“明明十岁以前还是一样大的……”

原是在沮丧这个呀混蛋

我哭笑不得的看着艾露拉,心中升起一股无力感,艾露拉的队友,则是在她后面,暗暗朝我比划手指微笑,似乎在说:看吧,艾露拉这样神经迟钝的女孩,是根本不可能感觉到地位、名气以及实力这些能够横隔友谊的飘渺虚无事物。

你们也差不多吧,怪不得能够无视我和露西亚的气场凑上呢。

心里暗道一声物以类聚,我忍不住笑了起。

一直默默坐在旁边的露西亚,在这时候咳嗽了几声,提醒我现在的身份,这只爱吃醋的小天狐,肯定是看到我和艾露拉开怀交谈,不开心了。

“不多说不多说,还得做生意,记得到时候多看看维拉丝就行了,大家看看有什么喜欢的吧,老规矩,五折优惠。”我笑着罢手说道。

艾露拉的小队顿时欢呼一声,目光都落在了闪闪发光的装备上面,我也适当拿出更多一些的库拉斯特级别装备,让她们挑个够。

八年前,艾露拉还是个一级的罗格弓箭手,八年过去,最多大概也就库拉斯特级别吧,她的队伍都是由佣兵组成,在前期会走的很艰难,几乎用一步一艰辛形容也不为过,当初我曾经劝过艾露拉,把小队合并到另外一队转职者小队里面,可是她和她的队友说什么也不肯。

听维拉丝说,是因为她们都舍不得更换队辉煌之追随者小队。

“艾露拉,过,过。”

乘着其他人的注意力都落在装备上,我朝艾露拉招了招手。

“有什么本人能够为大人效劳的地方,请尽管吩咐。”

艾露拉跪坐在我面前,两手恭敬轻放在修长大腿上,一副聆听教导的模样。

“不是不是,只不过是想问个事情。”我摇了摇头,笑道。

“听她们说,那把短弓你还保留着,是这样吗?”

“是……是的。”

艾露拉不知道怎么的,脸蛋一下子泛红起,原本一丝不苟的眼神,也带上了羞涩和惊慌。

“能拿给我看看吗?”

“当然没问题。”

虽然好奇我为什么要提出这种要求,艾露拉还是小心翼翼的从物品栏里,取出一把用绢布细心包裹起的短弓,递到我面前。

“以你现在的等级,也用不上了吧。”

看到被包的好好的短弓,似乎又回到了八年前,那个见短弓郑重交付给艾露拉的夜晚,我微微失神道。

“是的,但本人一直把它当成自己的宝物。”

艾露拉恭敬的看着我:“因为里面包含着大人对我的鼓励和关怀,本人一直没有忘记。”

“是啊是啊,凡长老,蜜拉丝可一点儿也没撒谎。”

本以为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挑选装备上面的队友,这时候又分神凑热闹的插话上,其中又以刚才那两名作弄艾露拉的俏丽女孩,最是腹黑。

看了她们一眼,我大感知己,英雄所见略同啊。

“每天晚上,坐在篝火面前,她都会细细的擦拭这把短弓,一擦至少就是两个小时。”

这女孩说完,另外一名又狡黠的眨了眨眼,看着越发羞急的艾露拉,抿嘴接着笑道。

“我们经常都和蜜拉丝说,你干脆和这把短弓结婚好了,凡长老,你知道她是怎么回答的吗?”

“少……少少……少啰嗦,本人才没有说过什么!!”

大概是触及到了让艾露拉羞耻的秘密,她连忙挥舞着拳头,朝两名队友大声吼了起,企图用声音将后面的话给压下去,摆明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

微笑的注视着这一幕,目光落到手中的短弓上,将包裹的绢布拆开,露出里面的一把朴素无华的白板短弓。

由不知名木材做成的弓身,在我的手中,竟然如同温玉一样光滑温润,让人不禁愕然,究竟是得不断擦拭多久,才能将木头擦的跟玉一般啊,看,艾露拉那两名队友刚才的话,就算夸张了一点,也不会差太远。

“艾露拉。”

“是的,大人!”

正气呼呼瞪着两名队友的艾露拉,立刻回过头,气势十足的应道。

“还记得那时候,我跟你说过的话吗?”

“当然,本人一刻也没有忘记!”

“那么好,这把短弓我就不客气的回收了。”

“请务必回收……咦——咦咦咦?!!!”艾露拉下意识的回答了一半,才惊叫起。

“这把短弓已经完成了它的使命,它现在已经无法保护好你了。”

“但……但是……大人……我……我……”

艾露拉在胸前焦急而笨拙的比划着手,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

“取而代之的是这把。”

有意作弄一下她,直到艾露拉焦急的眼眶都湿润起了,我才在小狐狸的一拧之下,连忙开口,将刚才准备好的一把金色级短战斗弓塞到她手上。

鲜血的撕裂者短战斗弓

双手伤害:15-29

需要等级:27

需要敏捷点数:80

弓等级:急速攻击速度

98%增强伤害

10%提升攻击速度

%额外命中率加成

+8敏捷

+10冰冻伤害

虽然属性数量以及总体的属性数值,加的都不是很多,达不到极品金色装备的标准,但是仔细再看一下,会发现这把鲜血的撕裂者,上面每一条属性对于一名弓箭手说都是极品,绝对比那些属性多的眼花缭乱但并不实用的金色弓的抢,也是我手头上最好的一把低级别的金色弓。

“这这这这……”

我接二连三的突兀举动,让艾露拉一时惊呆了,脑子没能反应过。

不行,以她古板的性格,反应过就不好了,得乘热打铁。

心里暗道,我伸出手,在跪坐面前的艾露拉头顶上,轻轻地,用平时哄维拉丝一样的温柔力度抚摸起,然后一边用语重心长的目光和口气,对艾露拉说道。

“这可是约定好的,用她好好保护好自己,你是维拉丝的朋友,我不允许你有任何闪失,知道吗?”

大概是被我突然露出的严肃表情,又吓了一跳,艾露拉憨憨的点点头,接着眼神困惑的歪起头,似乎脑筋还没转过弯,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时候,放在她头顶上的手,效果就出了,身为维拉丝的闺中密友,对付维拉丝极为有效的手段,以及这股力度,对于艾露拉说也是效果拔群,还没完全转过弯,她就在这只大掌的抚摸下,像是入睡前一样,全身缓缓放松,像舒服的小狗一样,陶醉的眯起了双眼。

双管齐下,足以让艾露拉的思维溃不成军,迷迷糊糊的就和我续下约定,她的队友见此,一个个都朝我竖起了大拇指,似乎在说,凡长老好手段。

相处了将近八年,她们对艾露拉的性格的了解,比任何人都深,知道想要让性格死板的艾露拉收下如此贵重的装备,就连她们自己也自问做不到,但是这个不可能的难题,却被眼前的凡长老轻而易举的解决了。

最后,艾露拉的小队又买了一件金色锁子甲,一件蓝色的锁链靴。

“对了,晚上的联盟送别会,别忘记参加。”我突然想起什么,对艾露拉的队友推荐起。

“到时候会有非常棒的节目,说不定会吓大家一跳。”我自以为已经十分谦虚的,这样神秘兮兮的说道。

“难道是歌姬大人要登场?”大家纷纷行注目礼,兴奋起。

“到时候便知了。”

卖着关子,我在心里偷笑,这只能算猜对了一半,正确说,应该是歌姬大人的丈夫,本德鲁伊的征服宇宙第一步。

答应了肯定会光临后,又聊了一会,这些活泼可爱的女孩,才挥着小手离去。

由始至终,艾露拉都没能回过身,直到离开的时候,还在傻呼呼的陶醉的摸着自己的头,感受上面残留下的温度,像做梦了一样……

“啊!干嘛咬我。”

脖子上一阵刺疼,我回过头,一脸无辜的看着气呼呼朝我露出一对小虎牙的露西亚。

“我们的凡长老,哄女孩子的手段可真是非同凡响啊。”

带着让人发冷的似笑非笑,这只俏狐狸直直瞪着我,目光落到我手上的短弓。

“拿回这把短弓,一定是想做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吧,坏蛋,色狼!”

“你在说什么啊。”我眨了眨眼。

“这把短弓我是想留着送给维拉丝。”

“嘴巴说的好,谁知道呢?”

听我这样一说,小狐狸的脸色稍霁,但是还是忍不住嘴硬的哼了一声。

直到夕阳沉下草原的地平线,数百件装备才卖了个七七八八。

眼看着越发冷清的市场,我收了摊子,伸个懒腰,就要拉着小狐狸离开,先去找点吃的,然后看还有没有时间做点温饱思的事情。突然发现了对面一道娇小人影,还在孤零零的坐在自己的摊位前,像被雨打湿的小动物一样垂头丧气,失落无比。

是阿琉斯

摆了一个下午的摊子,她的大作,瞎了无数人的眼睛,一本也没能卖出。

很好,看样子暗黑人还是很淳朴,很正常的。

要是这样的书能卖出去,我都不知道该露出什么表情好,估计只能四十五度将仰视夕阳,大喊一声‘”了。

我不大想理她,反正以我对她的了解,用不了一会儿,这小腐女又会重新振作起,继续奋笔疾书,写那些闪瞎暗黑人眼睛的小说。

要是这样的打击,就能让她悔过自新的话,世界早就和平了。

不过,我的脚步还是不由自主的停了下。

一反面是因为心软,另外一方面是突然想起了一些事情,还要和阿琉斯交代。

虽然很不舍,我还是让小狐狸先离开,然后径直到阿琉斯的面前,蹲下去,温柔的摸着她的头。

“老师……阿琉斯……惨败……”

阿琉斯仰起头,眼眶湿润的看着我,亮晶晶的美丽眸子仿佛在委屈恳求以及撒娇着说:请好好的安慰我吧。ro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