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二百零四章 华丽的舞曲骑士

第一千二百零四章 华丽的舞曲骑士


                第一千二百零四章 华丽的舞曲骑士

*********************************************************************************************************

第二天一大早醒的时候,十分神奇的,维拉丝还蜷在自己怀里。

看看窗外的天色,我觉得,不出意外的话,维拉丝要悲剧了。

“嗯呜呜呜~~~~~大人?”

轻微的起床动作,将怀里有着小狗一样警觉心的女孩惊醒了,那揉着眼睛,一脚踏在梦境和现实之中的迷迷糊糊娇憨可爱的样子,让我忍不住低头在她的眼眸上亲了一口。

“宝贝,该起床了。”

“现在是……”

睁开眼睛的维拉丝,下意识的看向窗外,突然一惊。

“糟……糟糕,已经那么晚了!”

我:“……”

虽然我觉得还会有更加糟糕的事情在等待着维拉丝,不过,应该将这个残酷的现实,告诉眼前这个刚刚起床的女孩吗?就算是死刑犯,在行刑之前也会给一顿好吃的,因此,打击一个刚睡醒的人,似乎有点不大人道。

“现在这个时间,是我平时起床的时间。”纠结了一下,我顺着维拉丝的话点点头。

还是让我的小露露,再吸多几口清鲜的空气吧。

“呜!!”

发出一声悲鸣的维拉丝,似乎不愿意面对现实一般,拉着被子,将头蒙了起,没多久又探出头,害羞的,气呼呼的鼓着嘴巴看着我。

“这这……这都怪大人……”

“怪我什么了?到是说清楚啊,我对你做了什么啊?我的小露露。”

撑起半个身子,我轻轻捏着维拉丝的下巴,肆言调戏。

被窝下,属于维拉丝的幽香,和一股浓浓的,昨天晚上的欢爱残留下的**味道,混合在一起散发出,弥漫在封闭的房间里面,让这害羞的女孩,在我这样的调侃下,结结巴巴,不知所措,俏脸越发的娇羞泛红,似要冒烟。

“不……不和大人说了,要快点起床准备早餐,今天大家都会很忙呢。”

这样说着的维拉丝,似乎又想起了昨晚,不由害羞的瞪了我一眼,在我瞪大的色迷迷眼睛注视中,两条纤细雪白的胳膊,捉襟见肘的勉强挡着身上的重要部位,迅速套上内衣。

真是的,都老夫老妻了,让我看多几秒又不会怀孕。

看到那具完美动人的娇躯,已经被万恶的衣服所遮盖,我不由大失所望。

不,如果告诉维拉丝,这样看多几秒说不定就能怀孕的话,不知道她会不会在明知道我是在忽悠她的情况下,抱着一丝希望放慢动作呢?

“大人也不能赖床了哦。”这样叮嘱了我一句,维拉丝便匆匆踏出了房间。

这可不能怪我,是你着急着跑出去送死的。

我以惨不忍睹的动作,捂着两眼,不忍看到接下的一幕。

就在维拉丝踏出房间的一瞬,气氛凝固起。

维拉丝呆呆的看着外面,外面的人,也呆呆的看着维拉丝。

在平时,一家里就属我和两个小公主起的最晚,当然,如果非要将小幽灵和卡洁儿这两个根本不分白天黑夜的大小睡神也算上,那当我没说过这话。

因此,自然的,在这个时间,其他女孩都已经起床,她们还在奇怪,为什么平日里最勤快,总是最早一个起床的维拉丝,到这个时间还未看到人影呢。

当看到维拉丝从某人的房间里走出的时候,所有女孩一愣,紧接着,嘴角一勾,露出了恍然大悟的促狭笑容。

原如此,原如此啊,怪不得那么晚起床。

在数道饱含揶揄的目光围观下,维拉丝的脑袋嗡地一声,像摆入蒸笼里的虾一样,熟透的红晕立刻从脖子蔓延上了俏脸以及耳根。

“不不不……不是那样,不是大家想的那样,呜~~~~”

大脑一片混乱,完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的维拉丝,本能的在胸前摇着小手,拼命辩解道。

“那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琳娅轻轻挑起茶杯,慢里斯条的啜了一口,举止神态无不温婉优雅的宛如王后。

“呜!”维拉丝发出一声悲鸣,将头低了下去。

“难道说,真的没有和吴大哥做点什么?”琳娅脸上的笑容更加狡黠。

“啊呜!”

完全无法辩驳的维拉丝,头顶不断冒烟,两眼转着圈圈,身子已经摇摇晃晃起,似乎随时都会害羞的晕倒过去。

“大家都已经起了吗?”这时候,我适时的踏出房门,出现在维拉丝身后。

“大***人,快点和琳娅她们解释,事情不是那样!”

像是找到了一根救命稻草般,维拉丝回过头,紧紧抓着我的袖口,露出可怜兮兮的求助目光。

“真是的,你们可不能太欺负维拉丝哦。”

我一脸正义凛然的挡在维拉丝前面,瞪着窃笑不已,根本不打算相信我和维拉丝是【清白之身】的女孩们。

“其实啊,事情并不像你们想象的那样。”

“没错没错,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维拉丝从身后探出头,像跟着主人的声音汪汪直叫的小狗,很努力的附和起。

在大家饶有兴趣的,一副【看你能找出什么理由解释】的目光中,我咳嗽数声,酝酿了一下气氛,才接着说道。

“只不过是昨晚维拉丝乘着大家睡着以后,过夜袭罢了,怎么样,你们都猜错了吧。”

“没错,是夜袭……咦,咦咦咦咦————!?夜袭?!”

维拉丝又顺口附和起,说到一半才惊觉什么,睁大眼睛看着我,一副被背叛了的泪眼汪汪表情。

“夜……夜袭?!!!!!”

连琳娅,莎拉,莱娜,这些女孩,都跟着尖叫起,不可置信的看着维拉丝。

结果,集体调戏维拉丝的行为,一直持续到她将平底锅抱在怀里那一瞬……

早一步起床的三无公主,莎拉和琳娅,已经将早餐准备好,而在刚刚坐下的时候,另外一道房门打开,身穿睡衣的可爱小公主,带着一脸的睡眼惺惺从里面走出。

“爸爸,早安,维拉丝妈妈,琳娅阿姨,莱娜阿姨,还有小茉莉姐姐和莎拉姐姐,早安。”

揉着眼睛,西露丝和艾柯露乖巧伶俐的一一向我们问候。

虽然两个小公主对众人的称呼,在其他人眼里说多古怪就有多古怪,不过对我们说,却已经是日常,见怪不怪。

“西露丝,艾柯露,怎么了,昨晚没有睡好吗?”

我敏锐的发现两个女儿眼睛上挂着淡淡的黑眼圈,不由担心问道。

“没……没什么。”

西露丝和艾柯露心虚的低下头去。

如何找到属于自己的特点进行虏获爸爸大作战,对这个问题足足想了一晚的时间,直到凌晨才熬不住睡意眯了一会,这种事情怎么好意思开得了口。

“今天可要上台表演了,真的没问题吗?”

察觉到两个小公主隐瞒了什么,我也没有继续追问到底,毕竟西露丝和艾柯露已经快十六岁了,换做是原世界,早就已经进入了叛逆期,有一两个少女的秘密瞒着父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虽然在心里压抑不住看着雏鸟从掌心飞出去的失落就是了。

“放心吧,爸爸,某个人难说,但是西露丝和艾柯露这边,可以保证绝对没有问题。”

这个问题,两人到是异口同声,气势满满的回答了,让我心里踏实了不少。

只不过……某个人难说吗?这两个小宝贝又在吐槽卡洁儿了,就不能好好相处一天吗?

身为女儿控,我对双胞胎和卡洁儿的关系感到十分头疼,掌心掌背都是肉啊。

一会儿之后,吃完早餐,全家人向新区出发,将琳娅和莱娜两人送到指挥帐篷,在两人的建议下,我开始了第一个工作——对新区的七个舞台进行巡查。

说起舞台的话,不得不说一下昨天下午,在祭礼仪式结束以后在这些舞台上演的几场表演。

只能用一个字形容,非常惨。

大家都有过这样的经历吧,打个比方,到一个杂货市场,如果没有特定的目标,普通人,只要不是太赶时间的话,不是都会选择先将整个市场逛一遍,把自己感兴趣的商品或是店铺,记起,等逛完了一遍后再仔细的,有目的的享受购物乐趣吗?

神诞日也是如此,在祭礼仪式结束以后,大家都迫不及待的想在新区四处逛一逛,感受一下节日的气氛,因此,很少人能会立刻被舞台上的表演吸引,大家心里都在想,说不定其他地方会有更有趣的东西呢。

于是,争着在神诞日第一天上演,以为能凭此头筹而大受欢迎的家伙们,到最后发现,台下的观众似乎只有自己村子里的,或是部落里的父老乡亲愿意友情捧场(有些还没),那些无依无靠的艺人团就更惨了,台下的座位几乎都是空的,跟唱独角戏似的。

也罢,反正会选在第一天表演的人,应该都是一些笨蛋,也不能指望他们的表演有多出色。

第二天,也就是今天,才是这些舞台活跃的时候,经过第一天一个下午的闲逛,大多数人都已经尝过鲜,感受到了神诞日的欢闹气氛,心里或多或少都已经决定了喜欢的节目,因而能够静下心,好好去观看表演了。

这也是为什么我会将西露丝和艾柯露她们的话剧,放到第二天上演的原因。

我:“……”

老实说,如果不是西露丝和艾柯露,单纯对这场话剧的感情,我是超级想将它放在第一天上演,让它化作折翼的天使,最好连一个浪花也不要激起。

对于这场话剧,我只能用一句话去形容——这是阿卡拉的恶趣味。

这样想着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我已经把其中六个舞台都逛了一圈,同时也入手了一大叠白纸。

这些白纸上,都密密麻麻的罗列了许多东西,大部分是一些演出道具,比如哪个表演里面,缺少哪种表演道具,需要我们去准备。

虽然这些道具在早些时候,我们就要求表演者罗列出,以便提前准备,最好是表演者能够自带,但是实际的过程中,总还是有些疏忽,或者是新发现的问题,有些混蛋,干脆就直接将原本打算表演的节目,临时换了一个自认为更加出彩的,道具自然也要重新准备。

这些琐碎的工作,都是作为这场神诞日的主办方,我们联盟必须去处理协调以及解决的。

难怪莱娜和琳娅会那么忙,恐怕有三分之一的原因,就是因为这些有着毕加索一样的天马行空思想,却没有毕加索那样的才能的笨蛋,惹出的吧。

啊,笨蛋七号出现了!

在最后一个舞台的巡查中,我遇到了意外的人。

黄段子侍女。

“你怎么在这里,这两天都干嘛去了,连昨天的祭礼仪式上也没有看到你的影子,就不能好好的安分的过个节吗?”

我有些抱怨的对洁露卡啰嗦起。

“抱歉,我可是和已经打算将魔爪伸到地狱的亲王殿下,一样的忙。”

只面对我一个人的时候,这黄段子侍女的嘴皮子立刻就利索起,开口就吐槽了我在祭礼仪式时的发言。

“那还真是抱歉,原暗黑大陆已经满足不了我的胃口了!话说得有多饥渴和重口味才能眼睛窥探到地狱里去啊混蛋!!那里有能猎艳的目标吗?!!”

“顺便一说,地狱之后的下一个目标是天堂。”丝毫无视我的反吐槽,这无节操的侍女继续用一副正经的表情宣布道。

“看着吧,本亲王的等离子炮,将捅破天界,啊哈哈哈哈!!!”

我:“……”

洁露卡:“……”

为什么每次面对这家伙,都有一种浑身脱力的感觉呢?这家伙作为十二骑士的存在,作用究竟是补魔还是让人脱力,我已经搞不懂了。

“我们讨论点正经的话题如何,你究竟在这里做什么,这两天又在干些什么?”

“我可是一直在很正经的回答亲王殿下,是殿下老是提起羞耻的话题,让人为难。”洁露卡这样说完,顿了顿,指向身后。

“如您所见,在准备节目。”

“哦?”

我这才注意到洁露卡的身后,也就是最后一个舞台的方向,看到不断有精灵在回走动,忙碌个不停。

“你们精灵族的节目?”我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真是失礼,至少作为我们一族的亲王,殿下应该知道我们一族是暗黑大陆最多才多艺的种族,怎么可能不准备节目呢?”

在物品栏里拿出节目表,顺着时间段翻找,我的确是找到精灵族的表演列表,不单是今天,明天,后天,反正除了第一天以外,接下的四天,都有精灵族的节目。

还真是奢华的阵容啊,不过的确如这黄段子侍女所说,谁让精灵一族,是公认的整个暗黑大陆之中的艺术家,她们有这个资格,也有这个实力,做出这种霸场一样的行为,观众们也乐意买账过看,总比那些不知明的小艺人团的表演,要耐看得多。

“你这几天都在准备精灵族的表演吗?”看了一会不断忙碌的精灵们的工作,目光重新落到洁露卡身上,我好奇问道。

点了点头,洁露卡将手中的一本册子卷成筒状,微微仰起下巴,像是趾高气扬的某知名导演一样,有那么点嚣张的样子。

“你一个人一手操办?”我仍然不大敢相信。

我家的黄段子侍女不可能那么努力。

“禽兽亲王殿下以为,会是阿尔托陛下,或是莱曼下?”

见我疑神疑鬼,这笨蛋侍女有点不开心了。

“不,我只是没想到,你这种家伙也有艺术细胞罢了。”

我挠挠头,实话实说道,记忆里面,还能清楚的翻找到在第二世界的库拉斯特,和这黄段子侍女第一次相遇时的情景,那时候,一身紫色着装,念着菲妮的魔法变身台词华丽丽登场的这笨蛋侍女,简直就像是相声演员。

“真是失礼,我可是有【华丽的舞曲骑士】别称。”

笨蛋侍女将冷漠的目光投过,似乎在说,果然不愧是禽兽亲王,眼里只有美色,连这种常识都不知道。

“避孕药骑士?”我装模作样的挖了挖耳朵。

“殿下的耳朵一定是被什么堵住了,我帮殿下挖一挖吧。”说着,目露不怀好意的洁露卡,手中已经多出了一把锋利匕首。

“我去,用这玩意能叫挖耳朵?”我连忙跳开一步。

“因为是紧急事态,所以只能用它将殿下的两只耳朵贯通了。”

这笨蛋侍女祭出表演专用的面孔——煞有其事的露出争分夺秒的紧急模样,仿佛不这样做我的脑袋就会在下一秒钟自爆似的。

“被贯通了那才叫紧急事态吧你这家伙!!”

我忍不住一把掀翻心灵的茶几……

*********************************************************************************************************

订阅数据好可悲啊,大家能否再给力点?小七的更新量不多,平均每天5000字,高v一整个月订阅下,只需花3块,初v也不过是5块,相当于一顿早餐的钱,几乎不存在消费不起的可能性,希望有能力的童鞋不要嫌充值麻烦,订阅支持本书。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