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二百零七章 和维拉丝不得不说的故事

第一千二百零七章 和维拉丝不得不说的故事


                第一千二百零七章 和维拉丝不得不说的故事

*********************************************************************************************************

不知不觉,搂着莱娜的另外一只手,已经和坐在旁边的维拉丝,手心紧紧相连,迷蒙而眷恋的眼睛,在对视在一起的时候,不约而同的露出会心笑意,椅子下的手与手,握地更紧,没有人能够分开。

明明和维拉丝初遇那段甜蜜的岁月,她的一颦一笑,她的温柔善良与害羞,还清晰地,深深地刻印在脑海之中,彷如昨天,但是恍惚之间,还真是过了很多年呢。

足足的七年,即使是对于冒险者说,一个七年,也足够经过一个区域,甚至是两个区域,和无数人相逢,留下数个,数十个弥足珍贵的回忆。

以维拉丝的故乡,维塔司村为舞台,真实还原了那一场怪物袭村的保卫战中,自己经历过的主要事件,当然,重中之重,当然是和维拉丝的相遇相知相恋,凡长老和罗格歌姬不得不说的故事,才是这部话剧的中心话题。

很快,在西露丝的精彩表演中(看的确下了苦功练习呀我的宝贝女儿),台上的剧情走到了维塔司村的酒吧。

没错,就是我们第一次相遇的地方,我还十分清楚的记得,那个在自己刚刚推开酒吧木门,就蹭蹭的迎上的小侍女,就是自己现在眼前的妻子,维拉丝。

只是可惜,这次十分重要的,值得纪念一生的首次相遇,在当时的我们两个心里,却并未留下太深刻的印象。

当时的我们互不相识,各自以保卫维塔斯村的特殊行动小队和一名维塔司村里的酒吧侍女,这样的身份相遇,根本没有也不可能想到,在日后,眼前这个陌生的人,会成为自己人生的另外一半。

所谓的人生如戏,大抵就是如此吧。

相反,这段维塔司村酒吧的记忆中,琳娅留下的印象反而更加深刻,因为那时候,我光顾这个小小的酒吧,就是和琳娅有约,这算不算是这小妮子,间接促成了我和维拉丝的第一次见面呢?

应该是这样吧,哈,不过,不管怎么说,这个貌似平淡的有点过分的第一次相遇,无论会不会因为琳娅而发生,其实都并不影响我和维拉丝走到一起,因为将我和维拉丝连接在一起的枢纽,是她那在修道院门口死去的佣兵父亲,所留下的白板猎弓。

这把猎弓,如今还在维拉丝房间的木柜里,被当成传家宝一样珍重的放置着。

目光瞄向台上的表演,很可惜,因为这场话剧,是以我和维拉丝的相遇相恋为主题,考虑到必须控制剧本的长度,台上的演出,只是着重描述扮演自己的西露丝,打开酒吧大门,和迎接过的,扮演维拉丝的卡洁儿相遇那一幕。

而酒吧的真正目的,和琳娅的会面,却没有丝毫提及,就转换了场景,这算是误导观众吧阿卡拉老大!!

我颇有些愤愤不平,就算是以我和维拉丝的故事为主,但是琳娅也是我的宝贝妻子呀,多出这一段小剧情,多增加一名演员,又不是说预算不足。

脖子向后仰起,目光穿过数个座位,落到琳娅那边,没想到,她的目光早已经朝自己注视着,当两道目光在半空相遇交织后,她那天蓝色的美眸中,不可察觉的一丝落寞,也消失殆尽,却而代之的是缅怀的水雾,以及甜甜一笑。

看,琳娅心里也和我一样,清晰的记得我们两个在一起的回忆,因此看到台上并没有出现我们两个会面的剧情时,才会向这边投过有些落寞的目光。

不过,在发现我投以同样目光时,这小妮子似乎豁然了,知道了这段回忆,在彼此心目中,都有着重要的地位,以及深刻的记忆,在不在舞台上重现,能不能被世人所熟知,所祝福,都已经无所谓了。

相恋,是两个人的事情……

看到卡洁儿扮演维拉丝出场的时候,纵使有心理准备,观众们还是不约而同的笑了出。

让一个只会发出“叽~~”的声音,以及外表只有六七岁的小萝莉,去扮演当时已经十五六岁的维拉丝,的确……该怎么说好呢。

不好,我也有点想笑了,但是不能笑出,否则卡洛斯那家伙,估计等话剧一结束就会找我单挑。

从卡洁儿出场的一瞬,这场话剧,似乎就变成了儿童取向,这也在我的意料之内,而且还知道,当艾柯露扮演贝利尔出现那一刻,这个“似乎”,会变成“肯定”。

穿着毛茸茸的贝利尔布偶服的艾柯露,实在太萌太可爱了,要让人相信她就是贝利尔,产生入戏的感觉,嚷嚷的为台上的“凡长老”助威,大喊打败对方,这的确有点……不,或许不止是一点的难度。

相反会产生诸如这类的想法:好可爱的女孩呀,而且还是和扮演凡长老的那名女孩,长得一模一样,是一对双胞胎吗?没错了,她们应该就是凡长老那两个双胞胎女儿,让她扮演恶名昭彰的贝利尔真的没问题吗?不想看到那么漂亮可爱的女孩被打倒呀。

总而言之,在主角们的人员配置上,存在着各种问题,如果说让西露丝扮演我,还勉强能说得过去(其实在我个人看已经是完全说不过去了),那么卡洁儿和维拉丝的相性,就完全是八字不合,更别说艾柯露扮演贝利尔了。

剧本是完全真实的,只是请的演员,和剧本里的主角相性太差,让观众根本无法产生一点真实感和代入感,只能当做一场以卖萌为主的儿童剧场看待。

整个剧本我大概了解,当然,就算不看,也能猜出会有哪些场景是主要,哪些是次要,毕竟曾经的自己,是里面的主角,那些都是自己所亲身经历过的事情。

首次在酒吧相遇,维拉丝(卡洁儿)出现,是重要一幕,而在之后的晚上的登门拜访,也有所提及。

接下的主要一幕,就是在和贝利尔战斗之前的一段温馨回忆,维拉丝给自己送早餐的一幕。

“维拉丝特制的营养早餐——莫莫面,补充一天所需的力量哦!”

当时维拉丝这一句,几乎是招牌式的发言,到现在还深深的印记在心里,一辈子也忘不掉,直到现在,每次维拉丝给我做莫莫面的时候,脑海中就会立刻不由自主的想起这一句话,然后拿调侃维拉丝,看着她羞红俏脸的样子。

“哈~~噗哈哈~~~”

当看到台上的卡洁儿,手里捧着小碗,有些不情不愿的“温柔”递到西露丝面前,说出这句十分经典的话时(卡洁儿的台词交给旁白了),我实在是忍不住,擦着眼角大笑起了。

“呜呜~~大人真是的~~~”

见我笑个不停,以及在其他人揶揄的目光注视下,维拉丝半捂着通红熟透的小脸,差点没羞臊的在地上挖个洞钻进去。

“说起维拉丝,你那时候的发型,还是带着一点点波浪卷的吧。”

回忆那段往事,我突然问起一个小细节。

没错,刚刚和维拉丝相遇的时候,她现在笔直的长发,那时的确还是带着一丝丝的微卷,因为那时候,我偶尔会习惯性的像抚摸莎拉一样,在她头上摸一摸,所以特别有印象。

而在之后,也就是我和贝利尔一场大战后,醒再次见到的维拉丝,她已经将那头乌黑的微卷发丝,梳成了笔直,在暗黑这种地方,可不比原世界有那么多手段,发型想变就可以立刻变,要将微卷的长发变成笔直,可要着实花费许多功夫和精力。

“诶,是的。”

维拉丝颇感意外我会问这样的问题,点点头,有点小幸福的捂着发烫脸颊,似乎很高兴于我还记得这种细节。

“为什么那时候,要梳成直的?当然,我不是说现在这样不好看,相反比微卷还要更好一些,只是有点好奇罢了。”

“呜!”

在我话刚落音,维拉丝就像受到什么打击一样,垂头丧气,用仿佛能发出一连串的“呜呜呜”声音的险恶目光,看了我一眼,鼓起腮帮撇过头去,默不做声。

啊,这小狗狗闹别扭了,究竟是那句话让她生气了?

我百思不得其解。

“哥哥真是大笨蛋。”

坐在大腿上,被我亲密搂在怀里的莱娜,将这些对话完全听在耳中,也不由的柔声责备了一句。

哎哎哎,我到底说错了什么?

低头看了一眼莱娜,我将目光重新落到维拉丝身上,她还在将头撇向另外一边,一副气呼呼的样子,不过,我却发现了一个小细节。

她的另外一只小手,正不断地,不断地顺着胸前那根乌黑笔直的发束,以及上面挂着的饰品。

我明白了!!!

一拍脑袋,我反应过,真是该死,为什么连这种事情都能忘记呢?

维拉丝将长发梳成笔直的原因,就是为了胸前那根发束啊,为了扎那根发束,为了将她那个祖传的,像甜甜圈一样形状的金属可爱小饰品挂在胸前,她才会特地将长发梳得笔直。

维塔司村的风俗里,少女将那样的小饰品,挂在胸前的发束上,是代表已经【心有所属】的意思,也就是说那时候维拉丝……只是当时的自己还懵懵懂懂,不知为什么维拉丝突然要将这样一个甜甜圈饰品挂在胸前的发束上,虽然是很可爱的打扮。

难怪我刚才那样问,维拉丝会大受打击,连素向着自己的莱娜,也会骂一声哥哥是笨蛋,岂止是笨蛋,简直就是宇宙超级无敌大笨蛋。

事后一定要和维拉丝好好道歉,我暗下决心,将手心里那只小手,更加紧密的握着,目光重新落到台上。

这时候,和维拉丝的早餐篇已经过去,终于到了贝利尔发动突袭,将村子里的人抓走,而扮演自己的西露丝追上去,在森林里和贝利尔大战一场的剧本。

这也是重要的一幕,其他人或许不知道,也无法理解,就连阿卡拉也不明白为什么我非要坚持将这段经历,和维拉丝着重联系在一起。

正是因为这场战斗,在被贝利尔的虚幻真实所困的幻境中,看到维拉丝在死亡的一瞬,对自己露出微笑的永恒画面。

在那之后,无论是出于对维拉丝的歉意也好,还是经过老酒鬼解释,知道了虚幻真实并非纯粹是虚构出的幻境,而产生其他的感情,总而言之,我认为这是一个转折点,迅速将我和维拉丝的感情拉近的一个重要转折点。

偷偷的看了一眼维拉丝,那张美丽温柔的侧脸,正在聚精会神的看着台上的双胞胎大战——扮演着我的西露丝,和扮演贝利尔的艾柯露【激烈】交战的一幕。

也是,那只不过是贝利尔制造的真实幻境罢了,那时候,真正的维拉丝已经获救,根本不知道我经历过了这样刻骨铭心的幻觉。

幸好,只是幻境罢了,就让这一段回忆,永远地埋在自己心中吧。

“嗯?”

察觉到我的目光注视,维拉丝可爱的歪着头,朝我投过一记由问号组成的困惑目光。

才不会告诉你,这是我一个人的秘密。

我冲满头雾水的维拉丝,神秘兮兮的一笑,并未回应她的疑惑。

话说回,那么快就已经忘记了刚才的事情,不生我的气了吗?果然不愧是维拉丝,这温柔的有些过分了吧。

最后,在观众惋惜的叹息中,【英勇】的艾柯露不敌姐姐西露丝,倒了下去,那一瞬间,死前的那一声悲鸣,竟然真实无比,比专攻假死演技的演员还要专业,让众***为惊奇。

只有我和西露丝少数几个知道,这是艾柯露的真正悲鸣啊,曾经有一个机会摆在她眼前,让她可以代替姐姐西露丝的位置,成为话剧的主角,但是……她抽签抽输了。

打败贝利尔之后,挟着王霸之气,以英雄之姿回归维塔司村的本德鲁伊,迅速和维拉丝确定了恋人关系……

我说,这段造假了吧阿卡拉老大,据后将我提回去的老酒鬼和法拉老头描述,当时自己明明是在和贝利尔的交战中,狂暴变身将贝利尔虐杀,然后又追着老酒鬼和法拉老头喊打喊杀好一会儿,才被法拉老头的魔法阵封印,很没面子的被拎回去,睡了好几天才醒过。

看到台上的虚假剧本,我露出微妙的表情,最终选择了沉默。

算了,虽然咱对英雄并不怎么感冒,但也不代表愿意将这段糗事,真实的重现给大家知道,还是让真相就此消逝在滚滚的历史长河之中吧。

这段结尾,也是这场话剧的最重要部分,老实说,我们是看得提心吊胆。

因为这其中有一段剧情,说的是我刚刚打败贝利尔回,光荣负伤,还需要维拉丝搀扶着才能行走。

而这段搀扶的剧情,就成了我和维拉丝最后确定恋人关系的画龙点睛之笔,自然是要演的亲密一些。

换言之,因为这样,西露丝和卡洁儿这两个死对头,必须在台上装作亲密无间的样子,搀扶在一起。

以前练习失败的原因,十有***就是发生在这一段。

甚至连台下不明真相的观众,都在西露丝和卡洁儿互相搀扶的时候,感受到了一股莫名的压抑气氛在酝酿着,就好像下雨闪雷前黑压压的天空一样。

但是,两个小家伙,竟然真的忍耐下了,顺顺利利的完成了这最后一段。

当舞台帷幕缓缓落下的时候,台下响起了震天掌声。

“维拉丝。”

我转过头,轻轻喊了一声。

“是的,大人,有……”

维拉丝下意识的转过头,看着我。

然后,我伸长脖子,对着在维拉丝的樱唇,轻轻吻了上去。

这一吻,瞬间就被漫天的掌声所掩盖,大家的目光,都还停在落幕的舞台,朝观众鞠躬致谢的所有演员身上。

当然,也暂时切断了和莱娜的共享视野,这种少儿不宜的镜头可不能让她看见。

嘴唇相触,维拉丝的娇躯瞬间僵硬,然后一股深色的红晕,从脖子根迅速蔓延到了脸上,在众目睽睽之下的接吻,让她害羞的几乎晕倒过去。

可是,在那一瞬间,不知道是什么在支撑着这害羞的女孩,让她目光一定,竟然坚持了下,将娇唇微微的,微微的努了上,更加紧密的贴在了一起。

在大家从舞台上收回目光的最后一秒,我们两个才依依不舍分开,重新坐定的维拉丝,紧紧捂着呈鲜艳红晕的脸蛋,逐渐冒烟,最后还是抵挡不住这股羞臊的侵袭,通红着脸软绵绵的晕倒在了座位上。

就在我暗暗窃笑于维拉丝娇憨害羞的姿态时,突然,从已经落幕的舞台后面,传一阵噼里啪啦的打斗声。

不……不会吧!!

一瞬间,我瞪大眼睛,然后惨不忍睹的捂住了额头……

*********************************************************************************************************

话说在写这章的时候,小七突然注意到,为什么当时描写维拉丝,自己一开始要多此一举,设定是微卷长发的出场造型呢?这个问题……连小七自己都忘记了,毕竟已经是差不多三年以前的蛋疼突发奇想。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