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二百零九章 蒂亚向前冲!

第一千二百零九章 蒂亚向前冲!


                第一千二百零九章 蒂亚向前冲!

*********************************************************************************************************

“呼哈~~呼呼呼~~~~我去,好险!!”

躲在一片小灌木丛里,我像溺水者浮出水面一样的大喘了几口,然后连忙屏住呼吸,将全身的气息收敛起,探出一双眼睛,看着怒气冲冲的法拉老头和穆矮冬瓜,大吼大叫的兵分两路从左右两边掠过。

这种时候,【没有一点高手气势的凡长老】这个称号的附加属性,就发挥出了,换做其他人,可能逃不过这两个经验丰富,狡猾若狐的老家伙的追杀,但是在屏住气息后,我完全化作了灌木丛里的一只普通的犀牛叉角偢形甲虫,没有人能够发现得了。

本该得意的,但是不知为何一股莫名的悲哀感涌上心头。

等确认了两个老匹夫已经离去以后,我从灌木丛里钻出,带着些许落寞的身影,偷偷摸摸的潜向未知的明天。

今天估计是回不家了,法师公会是法拉老头的地盘,因此,派一个法师监视我有没有回家这种对他说极具性价比的事情,这老东西绝对不会吝啬于做。

还是先找个落脚的地方再说吧,阿尔托莉雅那里?不大安全,不排除那里也被监视,还有小狐狸的落脚处,别人可能对我和小狐狸的奸情将信将疑,但是法拉老头却十分清楚,所以也不能去。

干脆去假笑王子那里混一晚吧,顺便也教导一些他早就垂涎不已的,如何将安亚攻略下的手段,以我这个曾斩杀数千部glgme里高达一万名女主角的实力,拟定出一条完美的攻略路线,应该问题不大……大概!!

做出决定以后,我将平凡的身影,更多埋没在人群之中,就像千万只蚂蚁里面的一员般,十分不起眼的慢慢向前挪动……

够了混蛋!!拜托了,我这颗吐槽之魂,别再吐槽自己的存在感了了行不?我可是堂堂的英雄王啊混蛋!!

“我嘿!”

正在我内心的英雄王之魂和吐槽帝之魂在天人交战,仅坚持了一秒就呈现出全面溃败,败家之犬的趋势时,身后突然传这样一声,有什么东西从背上压了过,似要将我困住一般,两手牢牢绕着我的腰圈了一圈抱住。

做贼心虚之下,我顿时吓了一个抖擞,两腿发软,差点没扑倒在地。

难道说还是被法拉老头和穆矮冬瓜给发现了?

很快,我否认了这种想法。

因为从背上传两团高耸的,软软的物体,挤压过的美好触感。

法拉老头和穆矮冬瓜有这玩意吗?这种让人毛骨悚然外加恶心的笑话,还不如告诉我四魔王都是国色天香的大美女得更加可信。

当然,也不排除法拉老头滥用私权,派他手下的美女法师过抓我,不过这种角色,一般都是属于“悟空,这女妖精就交给为师对付,你去门口把风”的送菜类型,一个,甩一个,根本不可能逮住自己。

最重要的是,我感受到了,背上两团美妙触感,是何等的熟悉。

问题:谁最喜欢往我背上跳?

回答:西露丝,艾柯露。

哔哔,错误,她们喜欢往我怀里扑,方向反了笨蛋。

回答2:蒂亚。

bingo!

“蒂亚,是你啊。”

我惊魂未定的拍着胸口,将赖在背上的蒂亚一下子扳下,返身瞪着她,这丫头,可把我吓惨了。

“呜呜呜,凡凡说话不算数,前天还说无论想要什么都可以满足人家,现在就不理我了。”

不明真相的蒂亚,看到我乱发脾气,立刻就失望的低下头,似忍耐着天大的委屈一般,小嘴倔强的抿着。

刹那间,无数道路人的锐利目光瞪过,看了看天真纯洁的蒂亚,再看了看贼头贼脑打扮的我,连续刚才听到的对话,一百个人里,起码有九十九个半脑海里会浮现出“花花公子”、”玩弄感情”、“始乱终弃”之类的剧情。

我去!!

我连忙拉着蒂亚一阵狂奔,到了无人的角落才停下,无可奈何的瞪着蒂亚。

好像刚才没有人发现自己的身份,否则不用等明天,以“花花公子:禽兽长老的三十六篇章”之类的名字命名,里面收录了被凡长老玩弄过的其中一小部分——三十六名可怜少女亲身口述的悲惨经历,就会迅速散播开,到时候阿卡拉都保不住我的名声了。

“你这小丫头,究竟要闹哪样啊这是。”

我伸着双手,用粗糙掌心不断在蒂亚滑溜溜软呼呼的脸蛋上搓揉着,故作凶狠道。

“诶嘿嘿~~~”

被我摆出各种滑稽可爱表情的蒂亚,有点小困惑,似乎又带着点小高兴的,天真憨厚的诶嘿嘿笑着。

算了,咱是大人,不和小丫头一般见识。

我悻悻然的松开手,冷不防这粘人的小丫头立刻就凑上,抱着我的手臂,将她那充满女性诱惑的胸部,又压了上。

“凡凡凡凡,刚才的映像好有趣哦,虽然已经看过一遍但还是很有趣。”

用十分开心,十分崇拜的目光,蒂亚看着我。

“哪里哪里,你才是很厉害。”

想到刚才舞台上播放的【励志】宣传,我也忍不住一起笑了起,赞赏地呼噜呼噜摸着蒂亚的小脑袋。

话说,这天真可爱的小丫头,真的明白映像的笑点在哪里吗?我有点怀疑。

“诶嘿嘿,被凡凡夸了,好高兴。”

一点儿也不掩饰被我夸奖的喜悦,小丫头背着小手,美滋滋的抬起头,那张红扑扑的俏脸上,绽放出让人忍不住眯起眼睛的灿烂无比笑容。

“做的好,多亏了你,我才能完成复仇计划。”受到蒂亚的笑容感染,我也不禁咧大了嘴巴。

“复仇?”

意外出现的词语,让蒂亚困惑的把头轻轻一歪。

“没什么,我是说多亏了蒂亚,才让大家笑的如此开心。”回想起那一排排倒下去的观众,我心里颇有一股悲凉的感觉。

一将功成万骨枯,为了复仇而牺牲那么多人,不要怪我,这个世界的法则,就是如此的残酷,弱肉强食,物竞天择,笨鸟先飞。

“帮上凡凡的忙了吗?诶嘿嘿~~~”小丫头害羞的紧,却又更加高兴的蹭了上。

改天一定要抽个时间,代替她那不负责任的爷爷,好好教会这小丫头什么叫男女之别才行。

感受上胳膊上传的越发清晰的软绵绵触感,身体对于女性丰满躯体的反应,和心理上对蒂亚小丫头的定位,所造成的强烈反差冲击,让我哀鸣一声,徒呼奈何。

总而言之,为了冷静下,顺便解释清楚我和蒂亚这番有些莫名的对话,还是让时光回溯到两天前,也就是神诞日的前一天吧。

话说也没什么好说明的吧,聪明一点的家伙,也差不多应该从对话中隐约猜到了什么,没错,刚才的【励志】宣传,就是在神诞日前一天,为了实施自己蓄谋已久的复仇计划,乘着这最后空闲的一天,找上***高手蒂亚,两人花了一整天的时间做的。

当然,这里还要感谢友情客串了一把的高特大猩猩,如果不是在制作映像取材的半途中,在河边救下了这头饿得奄奄一息的大猩猩,然后激灵一动,重新对映像的内容进行了改编,这一次的宣传,也不会制作的如此精彩。

至于为什么那天的记忆会全没了,我说在映像完成后,作为制作者的我们先检查了一遍内容,然后我口吐白沫的昏倒过去不省人事,大脑在晕迷过程中强制将一整天的恶心经历封印,对于已经知道这段映像的杀伤力的众人说,这样的解释应该不难理解吧。

相比舞台下面的观众受到的摧残,我这个全程录制,并手把手指导蒂亚如何***的作者,才是最大的受害者啊,这样一,都搞不清楚究竟这次复仇行动究竟是不是以两败俱伤而告终了。

真想再次封印掉这段恶心的回忆啊。

“凡凡,我们一起去庆祝吧,演出大成功!”

蒂亚高兴满满的一手紧紧搂着我的胳膊,另外一只小手握成拳头举起,这样提议道。

“也不是不行……”

看看天色,黄昏,还不急着去假笑王子那里落脚,以免露出什么马脚,先跟蒂亚小丫头混一点时间,等到晚上再去也不迟。

“去哪里好呢?”感觉无处可去的我迟疑起。

“不如去我的房间吧。”

蒂亚歪着头,思考了一阵,突然说道。

“你的房间?”

我的大脑告诉思考。

没错,差点忘了,除了假笑王子那里,还有赫拉迪克族这个选项可以选择,我可以先去蒂亚那里呆一阵,等那两个老头在我最有可能躲藏的地方找了个遍,逐渐将目标落到赫拉迪克族的落脚处时,再转移到狼人族那边,这样靠谱多了。

狡兔三窟,就是这道理。

“行,没问题。”我一拍掌心,嘉奖的再摸了摸这小丫头的脑袋。

不一会儿,我和蒂亚两人就鬼鬼祟祟的回到了赫拉迪克族落脚的旅馆,这小丫头大概也是偷偷溜出的,平时跟在她身边的赫拉迪克族法师,一个也没见。

至于她是如何偷溜出,我大胆猜测,那些在沙漠里困了几十年,没怎么见过世面,心灵纯洁的跟朵小花似的赫拉迪克族法师,大概也在我们两个制作的【励志】宣传播放中,宣告全灭。

“太好了,没人。”

蒂亚回过头,朝我比了一个胜利的v字手势,然后迅速拉着我上楼,窜入其中一个房间。

我也是松了一口气,老实说,最近那些赫拉迪克族法师看着自己的目光,越发的锐利和渗人了,好像我会将他们的小公主给怎么样了似的,这帮家伙还真够无聊,也不看看蒂亚,左看右看也不过是个小丫头而已。

“这就是你的房间吗?”

定下心,我好奇的打量了房间一眼,话说回,这还是我第一次见蒂亚的房间吧。

“怎么样,还算干净吧。”

正在准备什么的蒂亚,回过头,朝我害羞的一笑。

岂止是干净,简直就是干净过头了。

我有点泪流满面的冲动。

房间里全部的家具,茶具,都是旅馆自身准备的,干干净净,目光所及看不到一件私人的东西,尤其是那张木床,大冷天的,上面竟然没有垫任何东西,光看上去就是硬邦邦,冷冰冰的,一袭单薄的被子整齐叠在角落,枕头是一块十分硬的沉木,只是削成枕头的形状罢了。

就算是旅馆,也不会给客人准备这些寒酸的东西吧。

“这些是……你自带的?”

我指着床,愣了半响之后,才结结巴巴的问道。

“是哦,原的垫被和枕头,都被我换掉了,虽然睡起很舒服,不过,果然还是习惯睡这样的床。”蒂亚娇憨的点了点头。

这丫头,明明是个公主,在赫拉迪克族却是过着什么样的简朴生活啊!

我有一种想冲上去,搂着蒂亚溺爱一番的冲动。

赫拉迪克族并不贫穷,或许在困守沙漠的时候的确很困难,但是,解开封印以后,这个有着法师种族之称的群体,就绝对不会为钱这种东西而烦恼,凭着比精灵族还要优秀的魔法,他们有的是赚钱的手段,然而作为一族公主的蒂亚,却依然能保持着朴素的习惯,这是何等让人肃然起敬的高贵品质。

“凡凡……喜欢这样的床吗?”不知为什么,蒂亚突然这样问了一句,神情似乎有些小心翼翼。

“谈不上喜欢不喜欢,一般人都想睡的更舒服一点吧,不过也没什么,在外面历练的话,条件更加差。”

我略想了想,含糊的回答道,睡是能睡,但是有条件可以睡的更加舒服的话,我还是会选择享受一下,不会特地去弄这种冷冰冰硬邦邦的木床木枕。

“诶~~~是这样啊,凡凡是这么想的吗……”

不知道有没有理解我话里意思的蒂亚,紧紧盯着她的床,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准备好了,庆祝宴会!!!”

不一会儿,小小的圆桌上就摆好了蒂亚准备的点心,说是宴会,其实也只有几碟酒吧里用下酒的果仁,和一瓶酒,两个杯子。

“要喝酒吗?”

我有些不安,虽然不大清楚蒂亚的酒量,但是从上一次阿尔托莉雅的欢迎会,可以完全看出,至少要比我好许多。

“凡凡不擅长喝酒,我知道哦。”这小丫头俏皮的吐了吐舌头,给杯子倒满了酒。

“所以,只要喝三杯就行了。”

“哦哦,当然没问题,谢谢你,蒂亚。”

我感动的泪眼汪汪,还是蒂亚体贴自己啊,三杯酒的话,就连萨克水晶酒我都能坚持下,难道说赫拉迪克族还能酿比萨克水晶酒还要浓烈的酒?

此时,蒂亚看着杯子里,荡漾出淡淡的金黄色泽的酒光,却陷入了沉思,脑海之中,响起了自己成年仪式结束以后,爷爷说过的话。

“蒂亚,你现在也是大人了。”

身为一族的大长老,蒂亚的爷爷在房间里悉悉索索的找了一会,然后交给蒂亚一瓶现在手中握着的酒。

“咳咳,老实说,爷爷我啊,实在是有点担心,蒂亚你以后找的丈夫会是什么样的人,不过,唯一让我安心的是,虽然你的心地纯洁,但也正因为这样的纯洁心灵,就像一潭清澈无暇的湖水,任何不洁的颜色流入,都可以轻易的辨识出,所以,我到也不用担心你会被人骗人。”

爷爷咳嗽几声,继续说道。

“而且,身为赫拉迪克族的公主,我引以为豪的漂亮孙女,有哪个男人能够抵挡住你的魅力,我也十分怀疑。”

“但是,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当你有了喜欢的人,对方却迟迟感受不到你的心意的时候,就用这个吧。”

说完,无良的爷爷将酒瓶塞给蒂亚,竖起大拇指,牙齿一闪。

“对女人无效,但是可以虏获任何的男人,只需一杯,他就是你的人了,等将你有了孩子后,我会将这酒的配方也一并传给人,为你的孩子做好准备。”

回忆到此结束。

孩子……吗?

饶是蒂亚,心中默默念着这个足以搅动所有女人心灵的词的时候,脸颊也是一阵发烫。

只要让凡凡喝下这个……以后就能为凡凡生孩子了吗?

然而,蒂亚对无良的爷爷还是抱着一丝疑虑,所以自动将原本一杯的分量,添加到三杯,这样的话,就能万无一失了。

蒂亚心里,将小拳头紧紧地一握。

虏获凡凡大作战……开始!!

*********************************************************************************************************

神诞日的剧情里,绝对要推倒一名的说,嗯呼呼~~

***:惯例三求,求推荐,求***,求订阅。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