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一百九十八章 祭礼开始

第一千一百九十八章 祭礼开始


                第一千一百九十八章 祭礼开始

*********************************************************************************************************

从气势上看,阿尔托莉雅的队伍,更像是国王出巡。

“哥哥,加油哦。”

莱娜的小手,轻轻从我的手心里钻出,退后一步,这样对我鼓励着说道。

加什么个油啊,难道你认为哥哥我,现在在阿尔托莉雅面前就会变得很挫不成?嗯哼。

抱歉,我吹牛了,很挫谈不上,但是人格魅力上,自己的确无法和阿尔托莉雅比较,这时候只能借助主角光环进行作弊……

纳尼,阿尔托莉雅也有主角光环?!

绝对了,对这个既然是关系很好的夫妻,又不得不代表两个不同的种族进行暗中较量的无情世界绝望了!

两支队伍在岔路口相逢,本,如果我和阿尔托莉雅不是夫妻关系的话,那应该像是两名冲刺路段的田径选手一样,保持泾渭分明的距离,扯着友谊第一,比赛第二的大旗,暗中你争我赶,势要从天南地北到宇宙星河三百六十度角互相较量一番才对。

可惜,这只是假设,我和阿尔托莉雅,根本就是关系要好的夫妻一对嘛。

结果,本摩拳擦掌,像红了眼的斗牛一样注视着对方,鼻孔里喷着粗气的两族士兵,尴尬的发现,随着自己要保护的人,走在了一起,两支队伍也交错到了一块。

还有什么能比在百米赛跑的最后冲刺争夺阶段,正打算拼个你死我活,比赛却突然宣布变成二人三足的配合,两个原本要争夺第一的人被绑到了一起前进,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这样更让人感到尴尬的事情?

至少现在,两族的士兵暂时没有找到,只能默默接受这种最为尴尬的设定。

还好,营地现在不止联盟和精灵两个种族,虽然最大的竞争对手变成了队友,让他们觉得一拳打在了空气上,但好歹还有兽人族,赫拉迪克族,至少得让他们看看我族威风。

哦,差点忘记了,还有矮人族……矮人族……还是算了吧。

“早安,阿尔托莉雅。”

我开始感谢我们两个是夫妻这种设定了,这让自己无需用太正式的言辞举止,也不会显得很突兀。

“早安。”

身披青色的绒皮大氅,微微敞开一条缝隙的前神,隐约露出着银色的铠甲光泽,显露出一股雍容华贵的气势,这样一副威严的让人几乎不敢抬头与之对视的阿尔托莉雅,正含笑的用目光上下打量着我,额头上的金色呆毛一个劲的转动着。

“十分贴衬的斗篷,是出自维拉丝之手吗?”

“你怎么知道?”我对阿尔托莉雅的敏锐察觉力,表示吃惊。

“能够做出这样合适的衣服,并且拥有这样的手艺,维拉丝的可能性最大,不是吗?”

阿尔托莉雅含笑的,将她那掌管着整个精灵族数以亿记的生命,却让人觉得分外纤柔的小手,轻轻抬在我面前。

“真是明察秋毫,我的女王陛下。”

牵过阿尔托莉雅的小手,目光余光,无意间落到她身后的贝雅身上。

哎呀呀,真是抱歉了呢,长得太矮了,刚才一时没看见,我们的贝雅小公主居然就是眼前。

向对方投去这样的揶揄目光,本以为这个打扮地漂漂亮亮的精灵小公主,会立刻气的暴跳如雷,就算不是,也要深呼吸三大口,将小嘴高高的鼓起。

岂料,她正在瞪大眼睛瞅着自己,似乎根本就没有察觉到我刚才那道充满恶意的目光。

难道说……是被我今天帅气十倍的样子给迷住了?

虽然我是很想这么认为,但是这让人羡慕嫉妒恨的精灵族,最不缺的就是俊男美女,光是这支精灵队伍里面,随便拉出一个男性精灵,就能将自己比下去,所以这种想法还是早早打消掉为妙吧。

那让这丫头惊讶的事情,就值得琢磨了。

呸呸呸,这笨蛋吴,一本正经的样子真是太恶心了,还老说我装成熟,虚伪,虚伪的笨蛋!!

此时,贝雅心里正在破口大骂,她觉得自己很委屈。

为什么这家伙装模作样就可以,我学学阿尔托姐姐的样子,却要被他揉脑袋一口一个矮子小丫头的嘲笑,明明是个笨蛋还那么嚣张。

哼,只不过是穿的好看一点,平时是狗模狗样,现在不过是人模狗样罢了,和阿尔托姐姐一比,还差天地那么一大截呢。

贝雅鼓着因为生气而变得通红发烫的俏脸,那双水媚媚的大眼,一路都在恶狠狠瞪着走在前面的宽大背影。

至少,在别人看是这样。

和莱曼长老打过招呼后,这只将近扩大了一倍的队伍,在路上引起了更多人的瞩目,目光大多数都落在手牵着手,走在正中间的我和阿尔托莉雅身上。

“凡,变得更加像样子了。”阿尔托莉雅侧着脸,向那些注视过的目光轻轻点头,话却是对着我说。

“嗯?”

我有些迷惑的将视线追随过去,只见阿尔托莉雅的目光所及,所有人都低下了头,不敢与之对视,包括那些经常在酒吧里喝高了以后,哈哈大笑的说“就算精灵女王了又怎么样”的笨蛋冒险者。

有那么点霸气侧漏的味道啊,我的这位精灵妻子。

“虽然平时看不出,但是,正如我猜测的那样,凡一定能成为优秀的领导者。”

和那些欢呼的群众打完【招呼】以后,阿尔托莉雅回过头,面对着我,报以一个炫目的让我忍不住要眯上眼睛的微笑。

虽然平时看不出……吗?感觉像是被阿尔托莉雅无意间吐槽了。

“没办法,要是到了关键时刻,还不好好干,可配不上你这样优秀的妻子。”

撇着脸,被阿尔托莉雅这样一夸(吐槽?),我有点不好意思了。

“安心吧,凡只要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就行了,无论何时,我都会在你的身边,不是约定好了吗?如果凡就是那把划破黑暗的剑,那么,我将成为你的盾,剑不折,盾不破。”

另外一只纤柔的小手,覆盖在了我的掌背上,被两只小手紧紧包裹着,轻轻侧过身子,将她那双饱含强大意志的碧色眼瞳,庄重着注视过的阿尔托莉雅,语气亦是坚定和自信无比。

“我相信,只要我们夫妻两个齐心合力,这个世上,不存在突破不了的障碍。”

“被你这样一说,我现在都想自信满满的去挑战三魔神了。”

我钦佩的看着散发出太阳一般耀眼光芒的阿尔托莉雅,她就是这样一个,让人觉得只要有她在的话,无论要做什么事情,前路都将充满光明和自信的家伙。“这样可不行,我可不会陪凡一起去犯傻,也会将凡牢牢的栓回。”阿尔托莉雅将俏脸往另外一边撇去,似乎在闹别扭一般眉头蹙起,合着眼睛,大声说道。

哦哦哦,没想到这呆毛……竟然会也作出那么可爱的举动,真是萌呆了。

幸好,在我和阿尔托莉雅窃窃私语的时候,周围的士兵护卫,非常机灵的加大了包围密度,让站在外面的人,难以窥到我和阿尔托莉雅的表情以及对话,不然我这个做丈夫的,今晚可是会懊悔的将枕头都哭湿掉。

当然,也并不是完全没有一个人能看到,就比如说一直死死的从后面投过让人毛骨悚然目光的贝雅小丫头,就瞪大了双眼,两那尖细可爱的精灵耳朵,都竖了起,一副突然受到9999点文化冲击的惊讶姿态。

换做以前,打死贝雅也不会相信,自己所崇拜的,成熟威严无比的阿尔托姐姐,竟然会……竟然会如此自然而然的露出这样一副小……小女人一样的神态。

要是让那些倾慕阿尔托姐姐的精灵们看到这一幕的话,他们该痛哭还是大笑呢?

“说起,狐人族和狼人族那边……哦,一说就了。”

我和阿尔托莉雅,停下队伍,视线从让开一条通道的人群外,看向远处而的烟尘滚滚。

虽然隔着大老远的,让人无法分清究竟是哪个族的队伍 ,但我心里却是亮堂的很,是那只俏狐狸的气息没错。

果然,不一会儿,狐人族的隐约身影就出现在视线之中,一起过的还有狐人族。

作为一个中等部族,狐人族的规模和实力,自然是无法和联盟精灵以及矮人族比较,虽说这也没什么大碍,我们不会因为这样,就在谈判桌上摆出强势态度,但对方也有对方的自尊所在,盟友之中就自己一个最弱,任谁心里也会不舒服吧。

所以,在联盟和狐人狼人两族结盟的时候,狐人和狼人这两个老邻居,似乎就私下里抱成了一团,有了更加亲密的攻守联盟关系。

两族加在一起,也有数百万人口了,虽说比起精灵和联盟以亿记的数量,还是很微弱,但是在哈洛加斯那种苦寒之地,能够繁衍下去的种族,可不能光靠数量判定,打个比方,联盟一千人里面能出一个冒险者,说不定狐人族狼人族一百个人里就成出一个,而且,即使同样身为平民,也肯定是在哈洛加斯那边的更加强壮,更加勇猛。

最好的例子就是野蛮人一族,身为野蛮人故乡的哈洛加斯,里面的野蛮人数量加起也不过是数百万,但是,打个比方,如果精灵族出于什么样的理由,要占据哈洛加斯城,那么,纵使有阿尔托莉雅领导,她们也将面临着一场不一定能够取胜的苦战。

虽然这里包含天时地利的因素,但无论如何也无法否认那片苦寒之地里面走出的战士的质量和数量,狐人狼人两族虽然没有野蛮人那样天生的强大躯体,但是,她们却有最敏捷的战士,最狡猾的法师。

果然,狼人族和狐人族的战士,也是并在一起,走过的,加起虽然只有五六十个,但是从他们并不算高大身体上,却有着精灵和联盟两族无法比拟的,一股被深深隐藏起,普通人无法察觉得到的彪悍气质。

小狐狸,玛玛加大长老以及克里斯,三人一马当先,并排走在最前面。

其实我也不是没有想过,玛玛加大长老当初反对我和小狐狸的原因,最主要的一条,恐怕是她想让小狐狸和克里斯走在一起,让两族的关系更加密切。

只可惜,她始终不是那种为了目的不择手段的领导人,小狐狸和克里斯也不可能如她所愿,克里斯钟情于安亚,而天狐与生俱的痴情,注定了玛玛加即使有过这种想法,也不过是纯属yy,和任何真实人物事件无关。

“你这个坏蛋,又在发什么呆?”

回过神,就看到小狐狸在凶巴巴的瞪着自己。

事实证明,每次和小狐狸见面,就有80%的几率触发她露出这样凶巴巴的瞪人表情,只不过深知她性格的自己,觉得这种为了掩饰内心的害羞及欢喜而故作出的傲娇姿态,实在是萌呆了,所以从没打算就此抗议过,要是哪天,这只小狐狸突然娇滴滴的凑上,娇声软语,媚眼乱抛,我反而会怀疑她是不是怀着某种不可告人的阴谋。

“哼!!”

余光似乎偷偷瞄到了我和阿尔托莉雅手牵着手,这只小狐狸立刻经发出一声冷哼,摇摆着狐狸尾巴,也不等我说话就撇过头去,和其他人打起了招呼。

真是过分。

看我撇着嘴的样子,假笑王子大概是想起了他和安亚,心有戚戚然的拍了拍我的肩膀,一副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触。

去去去,谁和你一样了,我家的小狐狸只不过是在傲娇罢了。

另外一边,憋足了气势要给兽人族战士一点“颜色”瞧瞧的联盟和精灵士兵,也傻了眼。

就好像被追上的另外一支双人三足选手,拍拍肩膀,竖起大拇指爽朗一笑:“嗨,战友,不一发吗?”

结果就变成了四人五足队伍。

狐人狼人两族的士兵同样也在傻眼,他们正打算霸气侧漏一下,好让这些家伙知道,虽然咱的人数少,但是质量高,不是你想菜,想菜就能菜的对手。

紧跟在狐狼两族后面,赫拉迪克一族的队伍到,全法师的阵容,一下子就将气势烘托起,至少在平民眼里,法师应该是最为睿智和高贵的职业,所以对赫拉迪克族也报以尤为敬畏的目光。

感觉就好像几十个白骨精,和数百民工大军走在一起的区别待遇,这让士兵们心里尤为不是滋味,幸好,这些法师也在毫无心机,天真烂漫的赫拉迪克族小公主带领下,没有丝毫犹豫的加入了这场多人n足比赛。

只剩下矮人一族了。

脑子里浮现出一个个矮冬瓜的身影,这些人不由的失望拉耸着肩膀,彻底放弃了内心的竞争念头。

在最末一段途中***几十个矮冬瓜这种事情,就不多说了,就当成是葱香面里的一根蒜叶,浇汁牛排旁边摆着的一片圣女果吧。

我暗暗这样吐槽着,抬起头,终于迎了跨入新区的道路标识。

从这里开始,平民和冒险者就要分开,从两条不同的通道,直穿过半个新区,到达那足以容纳数十万人的巨大罗格广场。

想想以前的神诞日吧,街道闪人头涌涌,数万人,甚至是十多万人挤满一片地方的景象,你绝对想不到,也不乐意遇到,冒险者们为了不将平民给挤坏了,只好上演飞檐走壁的功夫,树上,房顶上,到处乱窜,因此一到神诞日的早上,站在地上,就都能看到一道道黑影宛如乌鸦群般接连的从头顶上掠过。

阿卡拉还记得这个细节,设置了两条通道,真是太好不过了。

到这里,周围的目光就要骤减下了,这让我大松了一口气。

莱娜,贝雅,小狐狸,克里斯这些家伙,也都将脸上一本正经的神情,稍微松懈下,毫无顾忌的凑了上前。

“啧啧啧,瞧你这个坏蛋,一副趾高气扬的模样。”

小狐狸立刻就迫不及待的上下打量着自己,然后道出早已经酝酿好了的说辞。

贝雅在一旁拼命赞同的点头。

“胡说,难道不觉得我变帅了吗?”我居高临下的瞪了这两个没有眼光的女人一眼,抖擞着身上的白袍。

“由毛毛虫变成了蛹的变化。”小狐狸细细看了我一眼,这样下定结论。

“还真是微妙的变化。”

我实在判断不出究竟是毛毛虫可爱一点,还是虫蛹更加帅气,只能对以困惑的神情。

“不过早晚有一天会破蛹而成吧,变成美丽的蝴蝶。”

“你该不会天真到以为,凡是结了蛹的,就能变成蝴蝶吧。”小狐狸一脸鄙视。

“没错没错,你这种笨蛋,就乖乖的变成青蛙吧。”贝雅在一旁附和。

“你才是笨蛋,笨蛋才从蛹里钻出,给我回到河边去冻青蛙吧笨蛋!!”我毫不留情的一记吐槽手刀,敲在了贝雅头上。

“对哦,贝雅,青蛙的话是绝对不可能,至少说飞蛾才对。”博学多才的蒂亚,在一旁好心的帮笨蛋精灵公主普及昆虫小知识。

我:“……”

虽然飞蛾的确是正确选项,但是你的无私答案已经深深地伤了我的心呀蒂亚。

“飞蛾扑火……那真是一种十分耀眼的存在呢,是吧,哥哥。”莱娜柔弱无骨的小手,神不知鬼不觉的绕上了我另外一只胳膊。

“是啊,在死亡的最后一刻绽放出美丽光辉。”

“只有在死的时候才能绽放出光辉吗?活着的时候就是默默无闻,轻而易举的被火光吸引过去的笨蛋吗?这就是我吗?”

在意外的地方,我纠结起了。

谈话间,顺着人流,我们终于到了罗格广场,或许称之为【新罗格广场】才对。

还真是能让我立刻联想到【新罗格酒吧】啊,不会出什么问题吧……

虽然不是第一次看到,不过,我还是狠狠的震撼了一把。

宛如古罗马斗兽场一样的结构,占地上万平方米的中央广场,为错落有致的圆形高台围绕着,从外面看去,罗格广场比原世界最大的足球场,还要大上数倍不止。

***四周,整齐有致的立着数百根石柱,每根石柱上雕刻的花纹和图案都有所不同,这是根据我的一时突发奇想,让每个村落,每个种族,将代表它们的花纹图案刻在石柱上,结果就有了这个数量。

一根根传承了每个村落,部落,乃至种族的沧桑历史的图腾石柱,以玄乎的魔法阵布列方式,高高耸立在广场四周,从上面散发出古老的气息,让这个新建的广场,仿佛突然有了数千年数万年的历史沉淀,变得更加庄严浩瀚。

广场的一切,都是靠着罗格平民那长满了老茧的双手,以及他们宽阔坚实的肩膀,一点一点的垒起,没有科技的结晶,也不依靠魔法的力量。

这是宛如金字塔,万里长城一般的艺术奇迹。

那时候,我也问过阿卡拉,为什么不用冒险者的力量呢?这样的话,可以节省十倍的时间和劳动力吧。

阿卡拉只是淡然笑着,跟我说了一句话:“那样做,营地人还会记得这上面曾流下谁的汗水吗?”

那时的阿卡拉,教会了我一个新道理,有时候,过程和结果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代表的意义。

“哥哥,在发什么呆呢,快点坐下吧。”

回过神,我才发现,队伍已经到广场正面对着的最前排位置,简而言之就是传说中的领导席上。

其他人都已经纷纷落座。

“这小子已经傻了吧,哈哈哈。”

背后传讨人厌的声音,回头一看,是先到一步的老酒鬼。

本作为联盟长老,她和法拉也应该跟着队伍一起,只是这两个家伙早已经声名狼藉,怕丢了联盟的脸,所以才没有勉强他们一起跟上。

“送你伐木场的五天四夜游怎么样?”

我恶狠狠的回瞪了她一眼,果然,这酒鬼立刻就抱头悲鸣起了。

看,至少在自己代替阿卡拉掌权的这段时间,能够稳稳的抓住这老女人的弱点,让她不敢造次。

能够容纳数十万人的高台,已经坐满了一大半,还有源源不断的人流从四面八方的数百个入口涌入,这样看去,真是人头的海洋,寒冷干燥的冬天也变得汗流浃背起。

*********************************************************************************************************

*********************************************************************************************************

*********************************************************************************************************

*********************************************************************************************************

*********************************************************************************************************

*********************************************************************************************************

***********************************************************************************************************************************************************************************

天气凉了,身体有些不舒服,恰好又看上7000字补完,运气不好。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