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一百七十四章 黄段子侍女的畏缩

第一千一百七十四章 黄段子侍女的畏缩


                第一千一百七十四章 黄段子侍女的畏缩

************************************************************************************************************

再次将小黄本撕成碎片,这黄段子侍女又是不慌不忙的掏出一本,准备随时待命。

虽然我以前已经吐槽过了,但是……她身上究竟带了多少本呀混蛋!!

我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真奇怪,明明没有和敌人战斗,肺部的沉重感却像是那天绕着第一世界杀了堕落联盟一圈后回一样,这种疲惫感究竟是打哪里的?

节操,节操!!!

我猛然惊醒,连忙将好不容易有了雨水滋润而散发出一丝活力的节操瓶子紧紧捂住。

现在可不是去顾及疲惫感的时候,和这黄段子侍女在一起,应该要时刻防备节操流失才对,我可是打算积下一些节操留到神诞日再卖……等等,话说回,这不是很奇怪吗?为什么我会觉得神诞日必须卖节操才能度过?

咳咳,总而言之,现在绝对不是挥霍节操的时候,刚才没有卖吧,回想刚才的对话,我松了一口气,似乎没卖。

“亲王殿下,你的东西掉了一地。”洁露卡突然指着地上,露出略为惊讶的表情。

“噢噢噢噢噢——————!!我的节操!!不要掉啊啊啊!!!!!”

泪流满面的发自一声自灵魂的悲切呼喊,我抱着仰天长啸着,跪倒在地,两只手不断在肮脏的泥土上收拢着什么看不着摸不到但是十分重要的东西。

咦?

“没有掉吧!没有掉吧混蛋!!!”

足足将泥土扒开了一层,我才反应过,怒站起,将沾满了泥土的双臂蹭向洁露卡。

“亲王殿下一定是误会了什么,我是说殿下的口沫子掉了一地。”

这紫发紫眸的侍女,像翩翩起舞的紫蝴蝶一般,不断躲掉了我的追击,这时候我到是想起了,这家伙居然还是十二骑士中的双子骑士之一,朝阳之露骑士,实力达到伪领域高级,不变身月狼或者地狱格斗熊的话, 还真奈何不了她。

但是,更令我震惊的是不是实力,而是这家伙的节操值,究竟要储存到什么程度,才能像现在这样,一直在自己面前挥霍?

哦,我知道了,这笨蛋侍女,平时人前一直是扮演着优秀侍女以及正直骑士的角色,一定是乘机在这种时候拼命积攒节操,才能如此游刃有余的在我面前卖,相比之下,虽然我也一直有在积攒,但一般都是一边积攒一边卖……

打个比方,一个人拼命的存钱,一个月,乃至一年一次,将积下的钱挥霍出去,这样自然能够买下昂贵的,数量不菲的东西,而另外一个人是边存边用,可怜的存钱罐都不知道要敲碎多少个,结果一年到头也剩不了几个钱。

真是可怕的计谋!我被这家伙骗了!!

丝毫不打算为平时的生活方式买下苦单的我,表示十分震惊。

不行,现在自己的节操值远逊于她,不能再被她牵着鼻子走了,得扬长避短,亡羊补牢。

“说起,你这次又冒充卡露洁跑过,卡露洁她知道吗?”

“算算时间的话,她应该很快就会知道了。”洁露卡似乎在心里估算了一下,点头确认道。

“这是什么意思?”我有股不祥的预感。

“等她醒过自然就会知道了。”这黄段子侍女,似乎很理所当然的这样回答。

“醒过?你究竟对她做了什么?!”

请好好珍惜和疼爱自己的妹妹呀混蛋!当然,像白狼那样又有点太……

“没关系,只是把她捆绑起,塞到衣柜里罢了。”

“没关系你妹呀!!”

我已经想象出被五花大绑,堵住嘴巴卡露洁,在黑暗的衣柜里面挣扎的可怜样子。

这笨蛋侍女,作为姐姐那部分已经完全失格了吧。

不……不对。

“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卡露洁的实力应该是十二骑士里面排行第二,领域级的高手吧,能否麻烦洁露卡大人说明一下,你究竟是怎么将她捆绑起的?”

我突然记起这两对侍女姐妹的个人资料,洁露卡的实力,只有伪领域级,和妹妹有着巨大差距,想要用正常的方法,将妹妹捆绑起的话,说不定反而会将自己搭进去吧。

“简单简单。”

似乎有上万种对付自己妹妹的方法般,洁露卡轻摇食指,露出余裕笑容。

“只要在她的饭菜里面下一点酒就行了。”

我:“……”

好吧,我总算明白了,这两姐妹是滴酒不沾的体质,就算比莎尔娜姐姐好,也好不到哪去。

等卡露洁醒的时候,洁露卡已经伴随着阿尔托莉雅到了营地,因此,虽然卡露洁气愤不过,也只能代替自己的无良姐姐完成她的职责,这黄段子侍女的算盘,还打的真响呀,只不过……

“你就等着回去以后,被卡露洁说教打屁股吧。”

我幸灾乐祸的笑了几声,上一次,这笨蛋侍女同样是冒充自己的妹妹,跟在我身边,结果被发现并赶过的卡露洁提进帐篷里面狠狠说教了一天的事情,我可还是记忆犹新。

简单点说,虽然洁露卡是姐姐,但卡露洁却是扮演着家长一样的角色,这两姐妹就是这么个关系。

“没问题,我已经给她留言了。”

洁露卡十分冷静,淡定,那迎风飞舞的长裙衬托着她静谧冷漠以及端庄秀美的脸蛋,就宛如智珠在握的庄严骑士一般。

“亲王殿下想和我通奸,所以强逼我这么做,这样留言了。”

“根本就不是没问题,很有问题吧!!!”

“安心吧,卡露洁不会怪我的。”

“安心得了才怪,我会被卡露洁剁成肉酱的!!”

“安心吧,中间那些话是骗人的。”

“这样还好……个屁呀!!虽然好了一点点但结果还不是说的像我诱拐了你似的?!!”

“是禽兽公爵的话就展现风度,将这种微不足道的罪名扛下吧。”

“我不是禽兽公爵也不想扛不属于自己的罪名!!”

“ 真过分……明明已经在我身上发泄了一千瓶避孕药的***量……却连这点事情都不肯为我承担……”洁露卡楚楚动人的咬着手帕,露出演戏专用表情。

“又是避孕药吗?!终于还是绕到了你的老本行上吗?话说用避孕药形容怎么想都很奇怪吧!!”

“少年,不一瓶吗?现在优惠大酬宾买二送一。”

“少露出一副神秘商人的嘴脸,我才不会买这种过期的玩意!!”

“虽然是过期货色但是意外的好用哦,你看,这是客人们大受好评的留言。”

说着,洁露卡给我递一本厚书。

竟然还有这种东西?!

我大吃一惊,接过看了一眼。

《禽兽公爵番外篇9——征战大陆之血染长枪》

我:“……”

“这位热心的顾客,不但留言,还将吃下去以后的效果也详细写了出,殿下你看。”

一旁的洁露卡,像狗头军师般为我翻开书中的某页,指着上面说道。

顺着她的纤细手指看去,我看到了如下一段话。

禽兽公爵:“桀桀桀桀,怎么样,我亲爱的女王陛下,高高在上的你,没想到有一天会变成这样吧。

女王陛下:“不要,请饶过我们吧,我愿意将整个王国拱手相让!”

禽兽公爵:“桀桀桀桀,现在说已经太迟了,我的大斧早已饥渴难耐!!”

“不!”女王陛下发出一声绝望悲鸣,高贵美艳不可方物的脸蛋上留下两行清泪,抓着身上已经被撕破,只能勉强遮住重要部位的衣服,咬着娇唇,她似乎决定了什么,将十一岁大,满脸纯真的小女儿,十六岁大,娇俏美丽的二女儿,以及二十二岁,妩媚动人的大女儿,紧紧护在身后。

“想……想怎么对待我都可以,至少……至少饶了我这三个女儿吧!!”

禽兽公爵:“太迟了!今天,本公爵就让你们统统尝试一下我这恐怖的【阳离子炮】吧!!”

说着,狂笑中的禽兽公爵裆下,突然爆射出无穷无尽的白光……

我:“……”

不知何时,我已经呈otz姿势跪倒在地,脸上一片湿凉。

小茉莉,我不将你的屁股打扁,我就不叫屁股亲王!!

“如何,亲王殿下,只要你能持续服用本产品,迟早有一天,也能在女王陛下面前脱下裤子,裆射白光,大喊着【哦哈哈哈哈哈,就让你见识一下本亲王的阳离子炮吧】这样。”

“然后呢?”

我面呈灰色的转过头,呆滞的望着她。

“然后女王陛下的胜利之剑也爆射出白光,和亲王殿下的光辉互相辉映……”似乎早就考虑过了这种可能性,洁露卡没有一丝犹豫的回答道。

结果就是——被誓约胜利之剑一炮轰成流星是吧。

有气无力的瞪了洁露卡一眼,我摇摇晃晃的站起,为什么呢,明明我已经紧紧捂住了节操瓶子的出口,没有做什么抛售节操的举动,为什么还是感觉到节操正在快速流失?

“雅兰德兰奶奶知道你的恶劣行径吗?”

惊恐于这种无声无息的流失,我连忙转移话题。

“知道。”

“她是怎么说的?”

“呵呵呵,没关系,去吧去吧。”学足了雅兰德兰的口吻,洁露卡说道。

不愧是师生关系,这口气和做法,还真是和阿卡拉一模一样。

不,说不定雅兰德兰已经知道我和洁露卡的关系了,毕竟她可是老狐狸阿卡拉的老师,怎么说也要更恐怖一点吧。

我抱头悲鸣起。

“总而言之,先回去吧,别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看看天色,夜风似乎更冷了,想到维拉丝她们可能还在家里等着自己回去,我罢了罢手。

换做平时,这笨蛋侍女也差不多该消停下,乖乖的跟在后面,跟着我一起回去了,可是现在,她的脚步似乎有点踌躇,在原地打着转。

“又怎么了?”

察觉到洁露卡的犹豫和不安,我回过头,好奇的看着她。

“就算是笨蛋也该有笨蛋的智慧,连笨蛋都不如的笨蛋亲王殿下,难道真的笨蛋到连一点不如笨蛋的笨蛋智商都没有吗?”

啊,似乎被骂的很惨,不过太绕口令了,身为数学帝的自己只注意到了洁露卡一口气用了七个笨蛋,反而忽视了里面的骂人成分,微妙的没有生起气。

当然,也是因为的确察觉到了洁露卡那冷静淡漠的俏脸下,隐藏着的不安情绪,不是平时的表演专用模式。

“你究竟想说什么?”

“也就是说,回去以后,该怎么介绍,我?”

咬了咬嘴唇,洁露卡这一次并没有绕圈子,直接将内心的不安倾吐出。

“介绍?这个还不简单。”

“是呢,回去以后,只要大咧咧的搂着我的肩膀向大家宣布‘啊哈哈哈,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就是我在精灵族认识的性【哔】侍女洁露卡’这样,真不愧是禽兽公爵的作风。”

我:“……”

为什么我非得用这种豪爽过头的变态举止登场不可,会被维拉丝的平底锅拍成大饼脸的。

“我知道了,你是在担心回去以后,我会不会将我们两个之间的关系,告诉她们对吧。”

虽然这笨蛋侍女老卖节操,很多言行都难以理解,不过,我好歹还是领悟了她说这些话的意思。

洁露卡无言的点了点头。

“会说吧,我不想瞒着维拉丝她们。”早就考虑过这种状况,我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洁露卡:“……”

“干嘛露出一副世界末日的恐怖表情。”

“亲王殿下不再考虑一下吗?”

将脸上的慌张神色掩藏起,恢复镇定的洁露卡,直瞪着我。

“不打算考虑。”我饶有兴趣的看着洁露卡。

“哼,真是肤浅。”

“我可不想被一个以卖节操为荣的侍女这样说。”

“所谓的侍女呀……第一个想到的,难道身为禽兽公爵的亲王殿下,真的不知道吗?”

“不知道还真是抱歉了。”

“偷情。”洁露卡漠然的吐出这两个字。

“哈?”

“啧啧啧,主人和侍女之间的关系,只有偷情才是王道!”

洁露卡冷漠的指着夕阳落下的方向,大义凛然宣布道,娇小的身影背后仿佛升起了一副惊涛拍岸图。

“待会请记得向全天下正经的主侍道歉。”

************************************************************************************************************

************************************************************************************************************

************************************************************************************************************

************************************************************************************************************

************************************************************************************************************

************************************************************************************************************

************************************************************************************************************

************************************************************************************************************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投推荐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