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 小茉莉的吐槽

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 小茉莉的吐槽


                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 小茉莉的吐槽

******************************************************************************************************

“啊啊啊啊~~~~~~~~~~~~~~~”

第二天一大早,我抱着两个浓浓的黑眼圈,从维拉丝房里走出。

外面只有三无公主一个在,其他人不知干嘛去了。

看看三无公主,很好,一副退休老婆婆的悠闲神态,坐在窗门口,享受着从外面透进的暖和朝阳,前面摆放着一张和式矮脚桌,上面是一整套看起十分昂贵的精致茶具,小手捧着冒热气的茶杯,喝的时候还不忘记发出“咝咝~~~”满足声。

好一个喝茶神模式。

顶着两只熊猫眼,漱洗过后,我坐在桌子对面,慵懒的打着哈欠,自顾自的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虽说早上空着肚子喝茶不大好,不过这小不点公主的泡茶手艺实在一流,就算明知道不好也想一杯,在冬日的清晨暖暖胃,晒晒太阳,多惬意的事情呀……

我眯上眼睛,宛如即将要冬眠的熊一般,心头涌起强烈的舒服的困意。

不对呀混蛋!!!

我一把掀翻心灵的茶几,将杯中重重顿在桌上,死死瞪着对面的小茉莉。

记起了,本大爷,我,无节操铁拐独行侠德鲁伊吴凡,一大早起,是为了兴师问罪的,离神诞日还有两天的这个早晨,我已经化身成了怀着连五爷也阻挡不了的决心的可怕男人,别以为区区一杯茶就可以收买我,至少加个早餐,哪怕是一个水煮鸡蛋也好呀混蛋!

雨季过了,又到了交配的季节,在遥远的罗格草原,没有人会知道,一头在冬眠中被吵醒的饥饿暴躁的布偶熊,会干出什么样的事情。

混蛋,我在这干啥子给动物世界配音呀!!!

“~~~”

就在我陷入对自己的无意识自我吐槽不可自拔自怨自怜的时候,三无公主在一旁发出召唤宠物的嘘嘘声,只见她将一个碟子推了过。

上面装着两个已经剥好了的,新鲜热乎的煮鸡蛋,那宛如少女肌肤一样的美丽光泽以及嫩感,散发出一阵阵诱人的香气。

哦哦哦,真是想什么就有什么,难道说……面对黄段子侍女的到,感觉到了失业危机的三无公主,终于学会察言观色,体贴主人了?

我感动的捧着碟子,眼泪都掉下了。

“下次女澡堂门口表演将心里话无意识说出的绝活如何?”

三无公主轻轻撇过眼神,冷漠的樱唇,说了这么一句。

我连忙捂住嘴巴,不好,坏习惯又了。

原是这样,是因为不小心将心里话说出了,这家伙才会将煮鸡蛋递过吗?我还以为我们主从之间,已经达到了心心相印,一心同体的境界,果然是太天真了。

刚才的那份感动,立刻以跳楼大甩卖之势打了一个三五折。

算了,好歹也是一份早餐。

这样想着,我随手将一个鸡蛋塞入口中,大口大口嚼了起。

嚼嚼嚼……

嚼嚼嚼嚼嚼……

“呃!!”

一道心灵的闪电,从我的眉间掠过,所有的动作顿时呆滞下,张大的嘴巴里,一粒粒被嚼碎的蛋白,从里面滑落下。

脑海之中,一曲曲仙乐演奏,一幕幕神舞跃动,有得道仙人驾鹤而西去,有朵朵莲花自天池雾里绽放……

这个味道……这个味道……竟然是!!

“鸡蛋里面竟然没有蛋黄呀混蛋!!!!!!!!!!!!!!!!”

一脚将脑海之中的天宫图踹飞,我拍案而起,发出世界末日的宣言呐喊。

没有蛋黄的鸡蛋,就像没有放葱的纳豆,是伪劣……不,已经根本不能称之为食物了,是灵魂的毒药,魔鬼的恶作剧!!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将另外一个鸡蛋扳开,果然,里面也是空的。

“正常。”

三无公主的亮黄眼眸一闪,推了推鼻梁,露出“又到了老师带大家认识新世界的时候了”的眼神。

并伸出粉舌,将粘在嘴角边的一抹蛋黄吧嗒吧嗒舔掉。

“小茉莉老师,我刚才似乎看到犯人的踪迹了。”我举手。

“华生,别被表象所迷惑,这个世界远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那些能够用肉眼察觉到的犯罪痕迹,都是莫里亚蒂故意留下误导我们的。”

小茉莉擦擦嘴角,确认没有留下什么痕迹以后,立刻露出无比冷静的目光。

“我的老伙计,那犯人究竟是谁呢?”

我顿时泪流满面,自己没事干嘛要给这三无侍女说什么侦探小说,明知道当她故意摆出一副寂寞的样子的时候,十有***就是为了引谁上钩。

“听好了,这个世界上,最简单有效的骗术,你说是什么?”

“还请小茉莉老师指点。”我虚心的低下头。

“那就是,将本很简单的事情,稍动手脚,将追寻线索的人的思维,引向复杂,甚至是死循环的境地。”

“有道理。”

我琢磨着这句话,突然觉得小茉莉说到心坎上了,自己不就是很多次被这样忽悠的吗?

“那犯人究竟是谁?”

一瞬间,我的神色凝重起,或许,可能,大概,刚才小茉莉舔掉嘴唇边上的蛋黄的动作,真的是犯人留下误导自己的痕迹也说不定。

“你认为鸡蛋里没有蛋黄,最简单的问题是什么?”三无公主开始循循善诱。

“被人取出吃掉了。”

我没有丝毫犹豫的回答着,手指也顺势指向了对方。

“说了那么多,你还是没有找到问题的本质。”

三无公主漠漠的啜一口茶,望向窗外,一副高手寂寞的样子。

“那你说本质究竟是什么?”

“一定……”

从三无公主身上,突然散发出一股严肃的气息。

“一定?”我艰难的咽了一口口水,就仿佛面对着一场惊世阴谋的最终答案揭晓。

“一定是鸡妈妈生鸡蛋的时候,忘记生蛋黄了。”飞快的说完,三无公主给自己倒茶。

“你生孩子的时候,会把脑子忘记一起生出吗混蛋!!”

口吐烈焰,我咆哮着一脚重重将帝国大厦连根踹断。

“和笨蛋主人的孩子,脑子什么的,已经不抱有希望了。”

咝咝咝,三无公主的喝茶声响起。

“别说那么残酷的话……至少给我们的孩子一丝信心,这样不好吗?”我泪流满面。

“我是对笨蛋主人不抱一丝希望。”

“不!!!”一声仰天的咆哮,难道说咱的智商真那么低?低的连和高智商儿童三无公主的孩子,都被拉低了平均水平?!

“安心吧。”三无公主拍着肩膀安慰我。

“有我在,再怎么说,孩子也会比没有用的爸爸聪明一点,一定能好好生活下去的。”

“哦哦哦,原是这样,有道理。”

欣慰的同时,我突然感到了一股莫名悲哀,究竟是为什么呢?

总感觉好像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将两个只剩下蛋白的鸡蛋吃下去,大脑得到了充分的蛋白质补充以后,我再次拍案而起。

我记起了!!

被遗忘的事情——为什么鸡蛋里面没有蛋黄!

不,等等,应该是——为什么我会一大早眼睛就挂着两个黑眼圈才对!!!

说起,还不是因为昨天晚上,这色情公主跟我说了那一句话,结果又不负责任熄火,一溜烟跑掉的缘故!!

结果,惹火上身的自己,只能在维拉丝,莎拉,琳娅的房间里转了一圈,直到天刚蒙蒙亮才睡去,黑眼圈就是这么的。

幸亏德鲁伊的体力好,说到那方面的话,要满足家里的女孩们,可是绰绰有余,嗯哼。

“死亡flg。”三无公主放下茶杯,直指着我。

“别随便偷窥别人的心思。”

确认没有说漏嘴以后,我在她额头落下了一记手刀。

“要得意也就乘着现在了,根据我的占卜,不出一个月笨蛋主人就要被女人榨干。”

抱着通红额头,这小公主人偶一样的漂亮眼睛,闪烁着,直瞪着我。

“而且还偷窥的那么具体!!”

又是一记手刀,落到她那毫无防备的包子帽上,虽然软软的帽子吸收了不少力量但是我也适当加重了力道,总归还是让这色情小公主抱头疼上一会儿。

哼,真是三流的占卜,就算是最索求无度的莎尔娜姐姐,也休想将我榨干,1vs1的话,我已经是天下无敌了。

得意的将下巴一仰,在三无公主不怀好意的诅咒目光中,钻入厨房,翻找起。

两个没有蛋黄的鸡蛋,根本满足不了我的胃口。

不一会儿,嘴里叼着一片酱肉,手上抱着一大碗肉酱面条,带着满满的战利品,我高兴的重新坐在刚才的位置上。

“说起,你和洁露卡现在怎么样了?”一边呼噜呼噜的吸着面条,我含糊不清的问道。

“胜负未分。”

提起自己的新对手,小茉莉的眼睛,微微一沉。

“请问一口气新增了两名敌人的小茉莉殿下,对未有什么展望。”我调侃揶揄的说道。

还真是豪爽呀,昨天一口气就结下了阿琉斯和洁露卡这两个可能要贯彻一生的天敌。

就算是自虐小说里天天被追杀的主角,也发不出这样的嘲讽。

“没什么。”

将头一撇,小茉莉喝着茶,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

“你就不怕她们两个联手起对付你?”我饶有兴趣。

“的确,如果联手的话会很棘手,但是不会这么做。”她回答的非常肯定。

“为什么?”

“少女的自尊心不允许。”

“我个人认为,在讨论少女的自尊心之前,我你们三个应该先顾及一下少女的羞耻心比较好。”

我发誓,这是自己一辈子最诚恳的建议。“那种东西,无所谓。”

我:“……”

“好吧,换个问题。”因为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吐槽,我只能转移话题。

“你觉得阿琉斯和洁露卡,哪个威胁比较大一点。”

我知道,我现在的表情,一定非常像八卦报刊里的无节操记者。

“洁露卡。”

毫不犹豫的,三无公主给出了我答案。

“哦哦哦,为什么呢?”听到猛料,我顿时了兴致。

“抛弃了女人的羞耻心的家伙,很可怕。”

“你也很可怕呀!!!”

就算大脑的记忆体只有一头猪那种程度,我也不会忘记,就在前几秒钟,说少女的羞耻心那种东西有没有都无所谓的家伙究竟是谁。

不过,能在昨晚短短的一面之间,就认识到了洁露卡的无节操本质,这小不点公主的观察力的确是非同凡响。

“为什么你会觉得阿琉斯更容易对付呢?”眼睛骨碌一转,我又问道。

“哈~~~”

和下一口热茶的三无公主,叹声吐气,似乎觉得我问了一个非常无聊的问题。

“我得承认,那家伙从某种程度而言,的确是个对手,至少敢写出那种东西,那份决心,就已经足以成为强敌了。”

“嗯嗯。”

我不断点头,的确,阿琉斯的腐属性,对于暗黑大陆说,是一种强大冲击。

“不过,作为拿和我一争高下的方面,身为作者的比较,她却完全不行。”

“的确,差距明显。”我不得不认同三无公主的话。

“只不过是想依靠数量战胜质量,心想,啊,我写了那么多,只要有一个人看,就比对方十个人还要强,我只要有一个能理解自己的读者就好了,其他人根本不需要,用这种想法自我安慰的家伙,只不过是可怜虫而已。”

我:“……”

是错觉吗?这种强烈的,看到某人突然吐出一口血倒在键盘上的既视感……

“自我的思想固然很重要,但如果不会迎合读者的口味,充其量不过是一本自己写给自己看的书而已,不懂得做出顾客的口味就别强求客人光临,连在坚持自己的思想和迎合读者的口味之间做到平衡,这种小事都做不到,不过是三流作者而已。”

******************************************************************************************************

******************************************************************************************************

******************************************************************************************************

******************************************************************************************************

******************************************************************************************************

******************************************************************************************************

******************************************************************************************************

******************************************************************************************************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投推荐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