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 圣树之心——啊呜!

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 圣树之心——啊呜!


                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 圣树之心——啊呜!

*********************************************************************************************************

“你能答应,我很高兴,老实说,松了一口气。”

阿尔托莉雅轻摁着胸怀,毫不掩饰的朝我投过华丽耀眼的微笑。

啊啊,能够如此直白的表达内心感情的王,老实说,我有点想摸她的头了。

我:“……”

虽然阿尔托莉雅可能不会在意,甚至以为这又是什么常识,丈夫摸摸妻子的头什么的,但是……会被一旁有着充分常识的卡露洁,斩掉自己的狗爪吧。

只能忍耐了。

“不过,如果是你和卡露洁都没有能完成的任务,看这次的事情不简单呀,得做好充足的准备才行。”

我这边,也坦承的说出了自己的看法,虽然不是不能在妻子面前吹吹牛皮,大包大揽,不过总觉得面对阿尔托莉雅的时候,诚实是彼此最好的传达感情方式。

“凡所言极是,我们即将面对的困难,非同小可,一点儿也不能大意。”

本就是一丝不苟的威严表情,此时更增一份凝重,让小黑店里的气氛,突然沉重了许多,仿佛身上挂了一套枷锁似的,光是从气氛之中,就感受到了一股丝毫不逊色于面对那只痛苦蠕虫时的压力。

这就是阿尔托莉雅作为王者的感染力,并不逊色于阿卡拉,正因为大家对她充满自信,充满尊重和仰慕,所以,当她表现出这份沉重凝重的时候,人人都会感受到她那份凝重的可怕性,心里会想,究竟是什么东西,能够让如此优秀的王,露出这种神情。

所以说呀,还是等身体完全恢复了再说吧,话说回,阿尔托莉雅,你的时间安排怎么样,我的话,大概要神诞日之后,再过上个十天半月,才有可能完全恢复。”

本神诞日过后就能恢复的,但是因为堕落联盟的事件,不小心将身体给伤着了,所以也就多出了这个十天八天的休息时间。

“没问题,一切以凡的身体恢复时间为准,就到了那时再出发吧。”

阿尔托莉雅点点头。

“精灵族那边的事务,到时候,能够放下,没关系吗?”

“没事。”

轻摇着头的阿尔托莉雅,额头上的呆毛,开始转起了圈圈。

“我已经提前将所有的事务都处理和安排好了。”

哦哦哦,我刚想称赞几句,却不由想到什么,一愣神,打量着的阿尔托莉雅的脸色。

仔细看的话,这双威风凛凛,满是威仪的眼睛,不是透露出一股严重的疲惫感吗?连黑眼圈都有了!!

“我说……阿尔托莉雅,你几天没睡了?”伴随着眉毛的不断抽搐,我开口问道。

“请不用担心,只不过是十天罢了。”铿锵有力的回答。

我将呆滞的目光,转移到卡露洁身上。

作为阿尔托莉雅的贴身侍女,看到这家伙如此拼命,不做点什么,有点说不过去吧。

“很遗憾,亲王殿下,我未能尽到自己的职责,阻止女王陛下。”在我的目光拷问下,卡露洁惭愧的低下头。

“凡,卡露洁并没有错,是我坚持要这么做。”阿尔托莉雅在一旁帮腔。

啊啊,真是受够了这对主侍。

“阿尔托莉雅,你是处理妥当了事务,立刻就马不停蹄的赶过,没错吧。”

我们的女王陛下点了点头。

深呼吸了一口气,我将两手,重重的按在阿尔托莉雅肩膀上。

“现在,立刻,马上休息去。”

“但是……”

似乎对我突然表现出的强硬口气,有点迟疑,阿尔托莉雅的目光,轻轻在阿卡拉身上转了一圈。

“呵呵呵,这一次就听吴的吧,时间还有的是,不是吗?”

阿卡拉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眯着眼睛,看着我们两夫妇闲聊家常,即使被落在一旁也没有丝毫在意,甚至比她自己加入其中,看起更加的高兴。

“没错没错,别忘记了,你在婚礼上说过什么,想要彼此并肩作战的话,这现在样的状态可不行哦。”

生怕阿尔托莉雅倔强,我加重语气说道。

“既然如此,那我就老老实实的接受凡这份关心吧。”

将我放在她肩膀上的双手,轻轻握在手心里,温润柔软的感觉,连同那份感激的心意,一同传了过,这是属于阿尔托莉雅的温度。

怎么看,这样都像是恩恩爱爱的两口子吧。

想到这里,我有些不好意思的撇过和阿尔托莉雅对视着的目光。

“身体的确有些僵硬,那么,关于失落残片的具体内容,就下次再说吧,凡,你看如何?”

“那当然,诚如阿卡拉奶奶所说,时间还有的是,不是吗?”我微笑道。

“抱歉。”阿尔托莉雅突然向我道歉。

“本应该立刻拜访凡的家,和凡的妻子们打声招呼才对,但是以现在的状态见面,未免对她们有些失礼,左右都是失礼呀。”

阿尔托莉雅露出稍微困扰的表情,看,我们的王也有烦恼的时候呀。

“早知如此的话,在精灵族好好休息一觉,再赶不是更好吗?”

“说的也是。”

我们两个不约而同的又笑了起。

“还有,不是拜访,那里也是你的家。”

“抱……抱歉。”

“不许对我说这样的话,还有,见到其他女孩子们,也不许,大家都是一家人。”

“说的也是,我会尽量注意。”

啊啊,这副丈夫教训笨拙妻子的气氛是怎么回事?卡露洁该不会将这一幕传出去吧。

想到要面临上亿精灵族的追杀,我暗中咽了一口口水。

“不知道别人有没有说过,凡,真是爱操心的人。”阿尔托莉雅用她标准的一丝不苟表情,严肃的看着我。

“啊……”

无法反驳,阿尔托莉雅并不是第一个这样说我的人,难道说……讨厌我这种罗嗦的举动?

“但是……并不讨厌,不,是很高兴才对。”说到这里,处于女性的本能,阿尔托莉雅的脸蛋有些微红,但是更多的是真诚的喜悦。

“谢……谢谢,你能这么说我也很高兴。”

因为了解阿尔托莉雅的性格,绝对不是那种会说奉承话的人,所以这一番话,才令我尤为的害羞,更该死的是阿卡拉和卡露洁也在场,有种出糗的时候刚好被围观的感觉,拜托了,阿尔托莉雅,这些让人不好意思的话,以后留到我们两个人独处的时候再说吧。

虽说,能够无视场合说出这种话,也是阿尔托莉雅的萌点之一。

“现在回想的话,我的丈夫,精灵族的亲王,能够是凡,真的是太好了,或许,凡是命中注定,最适合成为我的丈夫的男人。”

在我还没有从阿卡拉略带调侃的欣慰笑容之中,回过神,阿尔托莉雅又扔下了一颗炸弹。

呜呜~~~

我只能抱头悲鸣,能够若无其事的在其他人面前,而且是如此严肃的会面中,说出这种话的阿尔托莉雅,真可怕。

当然,不能否认听到这番话的自己十分高兴。

“阿尔托莉雅,你也累了,回去休息吧,好吗?有什么话明天再说吧。”生怕这金色呆毛继续说出让人害羞的话,我含蓄的露出恳求目光。

“在告辞之前,还有一件要事,是我这次拜访的第二个目的。”

阿尔托莉雅的目光,看着我,看着阿卡拉,显然,她口中的要事,和我们两个都有关系。

“请无需顾忌。”

阿卡拉摆出了一个请说下去的眼神。

“是的,受雅兰德兰奶奶的托付,给凡送一件东西。”

“我?”

听到雅兰德兰这个名字,我和阿卡拉都惊讶前,而接着,听到有东西要送给自己,我更是惊讶的指着自己,歪起了头。

雅兰德兰……究竟有什么东西,要特地拜托阿尔托莉雅送给我?

“原是雅兰德兰老师的托付,能否让我这个老婆子看看究竟是什么东西?”

阿卡拉的表情,变得严肃起,不知道是听到了自己老师的名字,还是因为要送过的那件东西。

“那是自然。”

点点头,阿尔托莉雅从怀里,郑重的掏出一个水晶宝盒。

然后,带着庄重,肃穆,甚至是一丝神圣的表情,阿尔托莉雅缓缓将盒盖打开。

究竟是什么东西,能让阿尔托莉雅露出这副模样。

我不由的瞪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缓缓裂开一道缝隙的盒子里面。

当盒盖完全掀开的时候,整个里屋都被一股水晶色的优雅绚丽光芒笼罩。

里面放着的,是一块菱形的,散发着水晶光芒的宝石。

从未见过如此完美,如此璀璨动人的宝石,就连完美级的宝石,在这块奇异的宝石面前,也显得黯然失色,那荡漾的水晶光芒,充斥着一股土壤和蓝天的气息,就宛如凝聚了整个天地的精华,里面所蕴含着的澎湃和纯粹力量,就算是一百颗,一千颗完美宝石都比不上。

最令人惊讶的是,纵使蕴含着如此强大的力量,这块宝石,却给予自己一股十分温和的感觉,就像有着生命般,从里面传出的生机和力量,就像是一颗顶天立地的大树给人的强大生命脉搏。

几乎在看到这块宝石的瞬间,我就想到了精灵族的圣物——水晶之树,两者之间一定有什么关系。

“圣树之心?!”

相比我的惊讶和猜测,阿卡拉直接就惊叫起,把我吓了一大跳。

就算是当初我拿回塔拉夏的神器套装和赫拉迪克方块,摆在她的面前,她也没表现出如此失态的表情,这圣树之心究竟是何方神圣?

“阿尔托,你确定雅兰德兰老师,是要将这颗圣树之心,交给吴?”

“是的,这的确是雅兰德兰奶奶的吩咐。”

阿尔托莉雅的表情,似乎也显得相当困惑,目光紧紧盯着手中的圣树之心,带着一丝震惊,依恋,显然,她是知道这玩意的头。

“原是这样,抱歉,我并非怀疑你,只是太惊讶了。”阿卡拉喃喃说道,握着拐杖的手有些颤抖。

“阿卡拉奶奶的心情,我能理解,老实说,我当时也吓了一跳。”阿尔托莉雅感同身受的点点头。

“等等等等,你们在说什么,这圣树之心,究竟是什么东西?”

“抱歉抱歉,光顾着惊讶了,竟然把当事人落在了一边。”恢复了常态的阿卡拉,轻轻笑道,然后,语气突然变得庄重。

“圣树之心,简单说的话,就是水晶之树的核心,心脏,是维持水晶之树的动力之源。”

“心……心脏?”

我瞪大眼睛,突然有点理解为什么连阿卡拉都会变得如此失态了。

心脏……核心……雅兰德兰竟然将精灵族的生物,水晶之树的心脏掏出,要交给我……

打个比喻,一个人,突然将她最尊敬仰慕的父亲的心脏掏出,要送给你,你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反正,这就是我现在的心情了。

“那那那……把这……这心心心……心脏掏出……了,水……水晶之树会……会怎么样?”

虽然觉得自己这个问题挺白痴,不过请不要笑我,换做任何一个人站在我的位置,都不会更加淡定。

“虽然即使是失去圣树之心,水晶之树也能活下去,但是总有一天,它将会变得和普通的树一样,迎枯老。”

阿尔托莉雅有些黯然的说道。

“等等等……等等!!那是你们的圣物吧,将它取出,你们的圣物会死吧,雅兰德兰奶奶为什么要将这种东西交给我?”

我抱着头,不可置信的大声问道。

“这是雅兰德兰奶奶的决定,我……相信她。”阿尔托莉雅轻轻闭着双眼,睁开的时候,已经充满了坚定。

“阿卡拉奶奶……”

眼看阿尔托莉雅无法动摇,我将求助的目光落到阿卡拉身上,希望她能出声劝阻。

阿卡拉并未立刻回应我的目光,而是紧闭双眼,嘴唇喃喃,似乎在思考,在预测着什么。

好一会儿,她才睁开泛白的眼睛,神色严肃的抬起头,喃喃出声。

”原如此……雅兰德兰老师……我知道……”

“吴,收下吧。”她突然将目光落到我身上,不容拒绝的说道。

“但是……”

这玩意落在我手上,我压力很大呀混蛋,感觉自己成了杀死精灵族圣物的凶手,这种感觉你们懂不懂!!!

”安心吧,没有人会责怪你,况且,这颗圣树之心……”

阿卡拉的话还未说完,突然,一股纯粹圣洁的气息,从怀中的项链爆发出,让人震惊的是,这股圣洁之息,竟然隐隐和圣树之心散发出的水晶光芒互相呼应着,甚至融为一体,变化成更加璀璨,更加神秘的光芒。

眨眼之间,小幽灵那带着虚幻感的发光身体,便出现在了大家眼前,揉着眼睛,伸着懒腰,似是被鱼腥味吸引过的猫一样,不断耸动俏鼻,就差没流出口水了。

咦?

我心里闪过一个不妙的念头,刚想阻止,可是已经太迟了。

随着啊呜一声,这笨蛋幽灵,连手都没用,直接将脸埋入水晶宝盒,将里面的圣树之心一口吞了下去。

“噢噢噢噢噢噢——————!!!!”

我顿时发出杀猪似的哀嚎。

完蛋了,要完蛋了!!

心里已经在描绘出一幅,我抱着小幽灵在荒野上狂奔,身后不到百米远的地方,烟尘滚滚,上亿的精灵嘶声裂肺的发出怒吼,眼睛冒着血光,手持各种武器,扔各种魔法,紧紧咬在后面,恨不得将我和小幽灵碎死万段,而跑在追杀队伍最前头,就是身穿神奇套装,威风凛凛的阿尔托莉雅。

大脑一片发热混乱,两眼转着圈圈,脑海中想象着全家被追杀,然后被压至断头台,在上亿精灵的憎恨叫骂声之中,喀嚓一声……

“快快快……快吐出,吐出混蛋,要死了,会被杀死的……”

我瞬间就抓住了小幽灵的肩膀,上下摇晃,左右摇晃,甚至将她整个倒转过不断摇晃,希望能将那颗圣树之心吐出,左右说不定还有一丝活命的机会。

“呜呜呜~~~~~”

刚进餐完毕,还未得及发出一声满足叹息,爱丽丝的身体就人为剧烈震动,上下翻腾起,她不由的发出了委屈悲鸣。

“吴,冷静点,怎么能这样对待爱丽丝殿下!”

一记黑影从天而降,重重的敲在了脑袋上,是阿卡拉的拐杖。

“阿阿阿……阿卡拉奶奶……圣……圣……圣……被她吃吃吃……吃了。”

我吃疼的放开小幽灵,回过头,眼泪鼻涕流了一脸。

完蛋了,这次完蛋了,精灵族和联盟要开战了,数以千万的生命要在战争中消亡,我们全家也要上断头台了。

这一切,都是小幽灵这啊呜的一口,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都不足以形容其亿分之一。

“就是这样没错,雅兰德兰老师,将圣树之心交托给你,就是要让爱丽丝殿下吃掉。”阿卡拉咳嗽几声,这样说道。

“哈?”如同当头一棒,我整个人呆了……

************************************************************************************************************

为了玩晓之护卫的fd,今天复习了晓之护卫正篇,感觉剧情实在做的很好呢,尤其是吐槽部分,黄段子侍女当初的灵感源之一,也是晓之护卫里的月。

以上,小七继续补魔中,希望能在国庆假期这段时间,摆脱瓶颈,不然接下还要应付白天的工作,够呛。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