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 本命,运命

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 本命,运命


                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 本命,运命

***************************************************************************************************

似心有灵犀一般,几在我看见她的同时,那娇小颤抖的身影也似惊觉什么,猛地转身,乌黑眸子笔直投湿润欲哭的目光。

“大人!”

一声熟悉到了骨子里的轻呼,似水温柔,将周围的寒冷驱散,只剩下一股股暖流在血液灵魂里荡漾着。

“维拉丝……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惊讶的睁大眼睛,连自己都有点搞不清楚为什么要惊讶,这里,不正是受到一股莫名的心灵指引,觉得维拉丝可能会在这里吗?

是因为过于惊喜吗?

无论如何,在看到维拉丝身影的一瞬间,我的心被治愈了,还残留在心中的一些怒气和杀意,彻底消散,只想将维拉丝搂在怀里,一辈子也不放手。

“呜~~~呜哇~~~”

将想法付诸于行动,我正要踏前一步,却高估了体力的剩余值,这一脚踏出,身子立刻倾斜的往地下倒了下去。

“大人,小心!!”

眼看脸就要和冰冷坚硬的地面亲密接触,眼前一花,随着耳边传的担忧声音,身体被紧紧抱住,一双柔弱无骨的小手,轻轻绕过背后,将我搂了起。

“哈……啊哈哈……抱歉。”

嗅着紧贴的柔软娇躯传过的幽香,我没有力气起,也不愿意起,将脸深深的埋入了那片温柔的地方。

“没想到……我家的维拉丝……也那么厉害了呢……”

察觉到维拉丝是瞬移过,才得及将自己接住,我这才想起,原维拉丝现在也是一个四阶的闪电系法师了,加上bug小护身护的加成,在第一世界的冒险者里面,不大不小也算是个高手。

其他女孩自然也是一样。

或许是一直对她们抱有强烈的保护意识,或许是对自己的实力自我感觉良好,以至于我完全忽略了这一点。

“抱歉,说好要保护你们的,没想到现在却反过,被小维拉丝保护了。”

心中流过一股歉意,我缓缓从维拉丝怀里抬起头,将她光滑的俏脸放在手心里轻柔抚拭着。

说到底,自己也不过是个在外面吵吵闹闹,回到家里却哭鼻子的小孩罢了,没有维拉丝她们的话,也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

“大人为什么这样说呢,是大人一直守护着我们才对,今天,好不容易有一次机会,请让我任性一次,说出“现在就让我守护大人”这样的话吧。”

手心相叠,低着头的维拉丝,将温柔无比的目光倾注下,目光紧紧对视着。

然后,在我惊讶的注视中,这个俏脸微微泛红,却透露出坚定目光的美丽草原女孩,用另外一只手,将胸前系着的侍女服缎带拉开。

呆滞目光中,被解开的整齐白色缎带,仿佛鲜花似的飘落下,搭在鼻子上,传一阵沁人温香,里面露出保守的纽扣式蕾丝胸领。

维拉丝的纤巧小手没有停下,而是接着将上面的一颗颗纽扣解开,胸前一片一片的雪白肌肤,裸露在寒风之中。

直至解开最后一刻纽扣,这时候,维拉丝的胸领已经完全解开,呈现v字型裸露着,浅浅的***,清晰可见,一只大手盈盈堪握的洁白饱满乳*房,也是害羞带怯的露出了一小半。

这……这是要做什么?

不,在这之前,眼前的女孩,真的是维拉丝吗?真的是那个搂个小腰,牵个小手,就会脸红耳赤的害羞女孩吗?

我惊讶万分的抬起头,看了一眼维拉丝的脸色,她的目光正在颤抖,显然也是强忍着心中涌出的巨大羞耻心,但是,逐渐的,这股忍耐,被另外一种感**彩所取代。

那是深爱的,温柔的,安详的,无瑕的,包容的,伟大的,如同圣母一般的美丽光辉。

“哪怕……只有现在也好,大人,请让我守护你吧。”

说着,维拉丝轻柔的,将我的脑袋搂在怀中,就如同母亲于婴儿,脸庞陷入了敞开的衣领里面,和那洁白饱满的乳*房,亲密无间的贴在了一起。

从脸颊上传的感觉,是世界上最柔软的枕头,最温暖的体温,最沁香的味道,最甜美的**。

被包容在里面,就像初生婴儿一样,染上了各种颜色的心灵,被冲洗了一番,变成洁白无瑕,什么也不用想,什么也不用做,只要轻轻合上双眼,忘记一切,享受这股温柔,在这股温柔和深情包裹的摇篮中,缓缓入睡。

轻柔,静谧,悠远,甜美,一首温暖而宁静的摇篮曲,自维拉丝嘴里哼出,在夜色之中回荡。

没有颜色的世界,静静访

停止所有的时代,沉沉睡去

聚集了悲伤与喜悦的人们

在光阴流逝中注视着安逸

人们在诞生于世又消失殆尽的命运中

谁都曾向那天上的星星许下小小愿望

悄然闪烁的漫天繁星

流逝在地平线的对岸

……

……

……

天空,大地,星空下的一切一切,都仿佛在这摇篮曲之中,沉沉入睡,万籁俱静,只剩下星光下,互相拥抱着的男女,安然在女人怀中,以饱满香甜的ru房为枕入睡的男人,以及温柔将男人搂着,嘴里哼着小调的女人,组成了一副仿佛教堂里的圣母彩绘般的永恒画卷。

“啧,这两个家伙,是要让天底下所有的人都羡慕死吗?”

远远的丛林里,怀抱长枪,背靠着大树的卡夏,目光黯然的看着手上一片片酒壶碎片,那平日或锐利,或懒散的目光,在丝丝传入耳边的首摇篮曲中,掠过了一丝触动,烦躁。

“算了,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回去睡觉回去睡觉,啊啊,困死了,这臭小子,就知道给人添麻烦。”

将怀里的长枪狠狠一挥,她站起,收起眼睛里面的所有感情,慵懒的打了一个哈欠,随着一阵清风吹过,身影也跟着风一起消失。

********************************************

睁开眼睛的刹那,是被窗外阳光所刺醒。

迷迷糊糊的四周望了一眼,熟悉的环境,嗯,这不是自己的房间吗?

昨天……那是一场梦吗?如此温柔,如此感人的梦……

不,不是,那都是真的。

“大人,你醒了,正好,早餐已经准备好了哦。”

在我犯着迷糊的时候,维拉丝已经走了进,用甜美温柔的笑容,给这个早晨划开一个美好开端。

“维拉丝,昨天晚上……”

“不许说,不许说!!”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维拉丝就羞了个大红脸,将耳朵堵住,一副不堪害羞的颤抖着娇躯。

想想也是,毕竟那样的维拉丝,可是在昨天晚上,做出了【敞开胸怀】将我搂在里面这种连莎尔娜姐姐都做不出的大胆举动呀,维拉丝现在的心情我能理解,比如说喝醉了以后,胆向恶边生,将boss揍成猪头,第二天早上酒醒之后,立刻想死的心都有了。

但是这样的维拉丝,非常能够勾引起自己的欺负**呢。

“咳咳,大人,至少现在,就让我保护你吧。”

在维拉丝害羞的瞪视中,我咳嗽数声,然后模仿着她的口吻,捏细嗓音,怪里怪气的说道。

“呜呜~~~~”

这句话的威力,就像一个原子弹,让维拉丝的头顶上瞬间升起了一朵蘑菇。

“呜呜呜呜~~~~~~~”

发出呜呜的悲鸣声,维拉丝俏脸通红,泪眼汪汪的瞪着我,就像是一只被主人欺负,扔到门外的小狗般,露出瞬间命中红心的可怜模样。

“好了好了,我错了,我不应该欺负那么可爱的小维拉丝,抱歉抱歉。”

维拉丝露出这副表情,没有人还能狠得下心肠继续欺负她,所以,我立刻就举手投降了。

最重要的是,如果不投降的话,今天的早餐很有可能会被加料。

说着,我伸手将维拉丝牵入了怀里,在她光滑红润的脸蛋上,轻轻摩挲着,把玩着她胸前那根乌黑柔顺的发束,低声轻柔道。

“谢谢你,维拉丝,做的很好哦,我被你保护了。”

“嗯。”

维拉丝害羞的点点头,又摇了摇,身体幸福的在微微打颤。

“还有啊……”

见维拉丝娇羞的模样,我一半欺负,一半认真的凑上她耳旁,压低声音呵气道。

我啊,最最最喜欢维拉丝了。”

“呜!!”

听完这句话的维拉丝,猛地睁大乌黑眼睛,随即又害羞的合了上去,连那白皙耳垂都染上了一层羞涩的粉红,发出呜呜呜的声音,像一只温驯的小狗般蜷缩着身体,既害羞,又高兴,幸福到了极点,如果屁股上长了一条小狗尾巴的话,此刻一定会是随着她的心情,高高翘起并摇摇去吧。

早餐过后,我到了阿卡拉的小黑店,刚刚一脚踏入,里面的排场就把我给镇住了。

几乎所有的熟人都在里面,包括本应该在新区主持的琳娅和莱娜。

两个女孩,一定是担心坏了吧,昨晚动静闹的那么大,今天一大早,又因为手头上繁重的工作,而不得不一大早就起床外出,没得及看看我这个做丈夫(哥哥)的,是不是从此堕入魔道,变成了恐怖的赤眼魔王沙布拉尼古尔之类的奇怪生物。

看着一双双关切的目光投过,我心里暖洋洋的,和琳娅交流了一记深情目光后,便笑着打了招呼。

“哟,人那么齐,难道说我立了大功,要晋升大长老了?”

“如果你想的话。”阿卡拉意味深长的看着我。

“请务必把我这个拖累暗黑大陆人民平均智商水平的笨蛋贬为平民,这是我一生最大的请求!”

我立刻一个端正,向阿卡拉九十度行礼拜托道,开什么玩笑,做大长老?这种事情傻子才会……哦,不对,我看了莱娜一眼,立刻呼噜噜在心里摇起了头,这种事情,我家的宝贝妹妹才会答应呢。

“看是没事了。”

阿卡拉若无其事的装作没听见我的诚心恳求,转移了话题。

“何止是没事,你看他满脸的傻笑,分明就是变得比平时更傻了。”老酒鬼的嘴巴里,永远是藏着一根毒针。

算了,今天哥高兴,不和她计较。

“完了,这家伙真的傻了。”

大概是看我摆出一副宽容的态度,老酒鬼咂了咂舌头。

“哥哥没事,真是太好了。”

莱娜重重的呼了一口气,那娇弱纤细的身子,就仿佛随着这口气的呼出,从原本略给人背影沉重的感觉,而变得轻飘飘起。

这也太夸张了吧,这看着“刑满释放的哥哥重新做人”的欣慰目光,是怎么回事?

“吴大哥昨晚被维拉丝抱着回,可把我们吓坏了。”琳娅动情的牵着我的衣袖,羞涩目光里满是深情关切。

“这种笨蛋,干嘛还要费尽抱回,干脆就让他在外面睡死好了,省得连累大家担心。”小狐狸在一旁轻哼着,双手抱胸,撇过头,傲娇满满的甩起了狐狸尾巴。

“抱歉抱歉,让大家担心了,我已经没事了,你们看。”说着,我比出一个v字胜利手势,朝大家露出了一个爽朗笑容。

“真是可惜,我还以为吴师弟终于大彻大悟,领悟了战斗和杀戮的乐趣所在。”

西雅图克颇为遗憾的看着我的笑容,道。

这种大彻大悟我可不想要。

“没想到反而笑的比以前更傻了。”

喂喂!虽说咱今天心情好,却不等于可以随随便便被你们吐槽。

“没事就好,我能理解你当时的心情,但是吴师弟,别忘记了维拉丝她们也在担心你。”

卡洛斯拍拍我的肩膀,语重心长道,你看,这才叫长辈,这才叫师兄,看看你们,一个个为老不尊的样子。

“凡老大就是凡老大,一口气就灭了堕落联盟十几个基地,这下算是彻底把那些家伙给打残了。”马拉格比和库克笑眯眯的拍起了马匹。

还有蒂亚,菲妮,假笑王子克里斯,甚至老是和自己不对眼的贝雅小丫头,都在这里面,满满的一屋子人,都快要把阿卡拉的小黑店给挤爆了。

果然,自己昨晚的暴动还是给大家添了许多麻烦呀。

我一一回应着这些明里暗里的关心目光,心里燃起了一团明火,再也不复昨晚那种彷徨,不安,凄冷和害怕……

*******************************************************************************************************

维拉丝的本命歌《运命》,可惜歌词在汉化之后失色了不少,强烈建议大家听一下,小七稍后也会在群共享里上传。

这首歌一共有两个版本,分别是pc版里元田惠美主唱,以及***2版里柚木凉香主唱,不少人喜欢柚木凉香版,不过小七却更喜欢元田惠美唱的多一点,感觉她的声线,更能将这首歌的淡淡伤感带出,至于为什么这首摇篮曲,会带有伤感,玩过游戏或者看过动画的人,想必都应该知道才对,我心爱的命呀,呜呜~~~(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投推荐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