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一百五十三章 熊与苍蝇与腐肉

第一千一百五十三章 熊与苍蝇与腐肉


                第一千一百五十三章 熊与苍蝇与腐肉

*****************************************************************************************************

怜悯的看了西雅图克一眼,我默默离开。

按照容易理解的说法形容——卡洛斯在吃下去一整罐菠菜以后,突然爆种了,变得像天体战士一般强大,双臂还能化为恐怖的火箭飞拳射出去,现在就连帝国大厦都已经无法阻止他去那美克星征服天顶星人的野心了。

告别了西雅图克以后,我到了法师公会的分传送站,昨天傍晚的一场冲天爆炸,将附近某顶简陋的小帐篷,以及一些实验器具,以外外面插着的小木牌,以及一些冒险者,以及某个老匹夫,统统全部化为灰烬以后,这里已然变得天下太平。

很可惜,虽然我很想除了倒数第二条以外,其余全部实现,但就算冒险者都被炸死光了,某个老匹夫也不会死,这就叫那啥着,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

被炸没的只有小帐篷小木牌和那些实验器具,现在我跑一看,顿时乐了,一个新的小木棚坐落在远处,加上一块新的小木牌,插着的位置,以及上面写的字,完全和昨天一模一样,如果不是亲眼看到原物在爆炸中泯灭了,我还以为一切都是幻觉呢。

如果说有什么和昨天不同的,那么就是小木棚周围,施加了一个警报和防御用的魔法阵,虽然不是什么强大的东西,但加上法拉老头本身的恐怖实力,那么也足以让一切小动作暴露在阳光之下。

也是法拉昨天太过大意,在他看,自己顶着爆炸魔的称号,别人敢靠近看一眼就不错了,有哪个还胆子生毛,上捣乱。

自己几个死对头,酒鬼在远远的北区训练营,穆矮冬瓜因为上一次的事,现在还被矮***长老禁闭中,事实,如果不是这次不够人手,他也一样要乖乖待在法师塔里接受禁闭。

至于最后,那个臭小子,则是被阿卡拉指派到了新区。

这么一想,顿时,法拉只觉得自己至于从【群狼环伺】之中的环境中暂时得到解脱,呼吸上了一口新鲜的空气,警觉心自然而然放了下。

又被炸焦了几根胡子的法拉,脑子里瞬间闪过这三个嫌疑犯,然后气急败坏的跑去问阿卡拉,是不是下了什么奇怪的调令,将自己的某个死对头调了回,拐弯抹角一番询问后,便锁定了犯人。

法拉不由又恨又痛,千算万算,却没想到阿卡拉一个调令,调了一个煞星,将他即将成功的实验给搅黄了。

当然 ,因为上次那张恶作剧的寻人启事,而遭报复,因果报应,咎由自取,自作孽不可活之类的俗语,法拉从不屑去想。

得知今天那臭小子还要继续巡逻以后,法拉一个激灵,顿时在小木棚布下了天罗地网。

没错,这个看似防御能力不强的魔法阵,其实连法师的火球的威力也能防御下,更别说是一颗小石头。

再看看这个魔法阵,其貌不扬,但是别小看,它可是追踪魔法阵,一旦被触发的话,就会自动追踪触发者,施以火焰闪电冰冻毒四种惩罚,虽然尚在摸索中,威力还不大,不过已经足以给对方吃上一点苦头。

这是法拉昨晚如同盗墓者一般,偷偷摸摸在这里捣鼓了一个晚上,才完成的心血结晶,法师的陷阱。

快上当吧,臭小子,哇哈哈哈哈哈哈,真想立刻看到那臭小子惊慌失措,落荒而逃的样子,一定会用记忆水晶好好保留起,在神诞日的时候,嘿嘿~~~~

手上捣鼓着瓶罐,法拉一边发出阴森悚然的笑声,那副模样,活像是只有童话故事里面才会出现的反派角色,恶毒的巫婆。

然而就在这时,兴奋过头的法拉,一个没留神,说中的瓶子一抖,轻轻撞在里旁边一个装满绿色液体的瓶子上。

本只是轻微一撞,瓶子里的绿色液体,连涟漪都没有打出几个,但是察觉到这一幕的法拉,笑声却愕然而止,瞪大眼睛,脸色惨白,那副恐怖的模样,就仿佛是看到了装满**的房子里面,一丝火花激起般。

“轰隆隆隆隆——————”

下一瞬间,比昨天还要强大几倍的剧烈爆炸,再次将小木棚给吞噬掉了。

“哦哦哦,果然爆炸了,和昨天一样,果然不愧是有着爆炸魔之称的法师公会会长,法拉大人。”

早有警惕的闪到一边,围观群众们纷纷表示法拉大人雄风依旧,风采不减当年。

只是,让他们觉得奇怪的是,这一次的大爆炸,并未像昨天那样,扩散出去,波及到刚刚从传送阵里出的冒险者,而是被控制在一个半圆以内,再也出不去。

只是略微一想,他们就猜出了原因——这一定是法拉大人在经历过昨天的爆炸以后,特地做了一个魔法阵,将所有的爆炸威力,都拦截下。

没想到有着爆炸魔之称,公认的罗格第一吝啬,罗格两大害虫之一的法拉大人,还有如此细心和温柔的一面。

冒险者带着微妙的心情,纷纷感慨起。

当然,这样做的结果可想而知,爆炸的全部威力,被局限和控制在了那个半圆里面,这样一,便会导致这个半圆里面,将会遭到更加剧烈,以及更加长久的爆炸侵袭。

另外一边,躲在灌木丛里面的我同样是目瞪口呆。

爆炸的太突然了,本还在琢磨着,这一次该用什么办法,躲过魔法阵的效果,再给法拉头一点颜色瞧瞧,没想到办法还没想出,他到自个玩起了自爆。

说起,我到是忘记了,有着爆炸魔之称的法拉老头,就算我不去捣乱,实验也十有***会出现爆炸,到是自己多操心了。

另外,第二个让我目瞪口呆的原因是魔法阵, 我完全没有想到,那个看似【不是很强力】的魔法阵,竟然连这股强烈爆炸,也能硬扛下,没有出现丝毫裂痕。

可想而知,如果我抱着刚才的想法去捣乱,一定会被这个其貌不扬却十分给力的防御魔法阵给阻挡下,然后被法拉老头逮个正着。

阴险,这老匹夫真是太阴险了,幸好我没有鲁莽的立刻动手,抹了一把额头,我有些恨恨的,以及庆幸的想到。

结果,原本用对付我的防御魔法阵,现在完全变成了法拉老头的刑场,这就叫自作孽不可活呀,目光落到还被一团强烈的爆炸笼罩着,久久不散的魔法阵里面,我暗自偷乐。

咦?

是我的错觉吗?好像看到了什么奇怪的事情。

在德鲁伊的锐利目光注视下,一团氤氲的爆炸中,隐约出现着法拉老头的身影,爆炸里面,先是涌出一阵红火,然后便看到这老头屁股着火了一般……不,不是一般,而是的确屁股,乃至身上的法师袍都着火了的在地上打着滚。

火焰光芒持续了数秒之后,突然黯淡下,取而代之是一片白色耀目,如果我没有判断错的话,这应该是闪电的光芒,至于为什么……因为我似乎看到了在一片电击中,法拉老头的全身骨骼十分夸张的若隐若现着了。

紧接着闪电的,是一片冰蓝世界,在里面,法拉老头经历了火焰和闪电过后,已然躺在地上焦黑一片,一动不动,宛如战场上惨烈尸体一般的身体,慢慢覆盖上了一层冰霜……

等他好不容易破冰而出,冰蓝世界又变成了一片幽绿,只见就剩下几口气的法拉的身影,在这片幽绿之中,痛苦的箍着自己的喉咙,长大嘴巴,想说点什么的样子,最后眼睛死鱼似的一番,身体如同羊癫疯患者一般,不断抽搐片刻,最后终于是倒了下去,再无声息。

我:“……”

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

悄然离开了法师公会以后,看看天色还早,我略微思索,便考虑着去主传送阵,也就是卡丽娜大姐负责的区域去看看,然后是新区那边,虽然现在有莎尔娜姐姐坐镇着,不过她一个人分身乏力,能抽出时间的话,还是去走一趟比较好,这样一,一整天也就过去了。

规划着巡逻路线,我慢吞吞的到了主传送阵。

昨晚附近一场大火留下的痕迹依然还在,这次大火很难瞒得过那些冒险者,索性也就不去掩饰了,现在,估计酒吧里面已经流传出了各种版本吧。

默默的想着,我将身体隐藏在一处便宜的制高点,看着传送阵人人往,一个个冒险者从里面出,掩饰不住激动的打量着四周,然后和家人重逢。

三个分传送点启动以后,其实还是有一定的分工,比如说想先去训练场看看的,四大区域负责远程传送的法师,则会建议将冒险小队传送到北区的分传送阵。

而主传送阵,则是更多的用传送那些在营地成家,有着妻儿子女在的冒险者,这是为了方便他们的家人过迎接他们。

因此,我现在看到的,都是一幕幕家人重逢的感人场面,心中自然比在其他三个分传送站多了一份感动,虽然知道远程传送阵的开放意义重大,但是没有看到这一幕,你永远也不知道这个“大”,是大在哪里。

就如同虽然你知道大菠萝很强,但是没有亲眼看过它的力量,就是无法知道强在哪里,有多逆天,大手一招,是否能瞬间将整个大海蒸发。

而让卡丽娜大姐负责主传送阵,除了有示敌以弱,引蛇入洞的计策在里面,也未尝不是因为她比起老酒鬼,比起西雅图克,比起法拉老头,这几个家伙,要更多出一份人情味,更多一份女人的细腻,更加适合管理这种场面。

有时候,我这个凡人,实在会觉得,阿卡拉的智慧,已经是类似于妖孽一般的存在了,似乎无论遇到什么情况,她都能找到一石多鸟的良策。

四人当中,只有卡丽娜大姐一人尽忠职守,在传送阵那里全力调配,让每一个冒险小队,每一个冒险者,都能安然有序的和家人重逢,并为那一幕而感动着,不辞劳苦的态度,以及强大的亲和力,也为她赢得了士兵法师,以及那些冒险者的尊重,大家都自发的遵守着秩序,要是有冒险者敢稍微打乱,别说士兵,其余的冒险者就要第一个站出指责。

在这种气氛下,主传送阵这边聚集了大量的冒险者以及等候他们的家人,加上久别重逢之后的感情释放,本应该是最为混乱的一块,现在,在卡丽娜大姐的影响下,却变得比其他三个分传送阵还要井然有序,不是被威胁,恐吓,而是自发的。

观察了一阵后,我悄然离开。

一路上,回忆起阿卡拉今天早上的话,我越发的肯定,堕落联盟很有可能在不久后行动,并且目标就是主传送阵。

在尚不得知联盟已经有所戒备的情况下,换做我是堕落联盟的人的话,看到主传送阵聚集了如此多的平民,气氛如此的平和,再加上卡丽娜的实力,又是最弱的一个,这样一块大肥肉摆在嘴边,哪怕明知道是骗局,恐怕也会忍不住张嘴叼上一口吧。

无视围在身边吵闹的熊孩子们,我迈着沉着的步伐,向下一个点——新区那边走去。

就在这时,几把熟悉的声音,从人群淹没之中,从喧闹吵杂里面,模糊的传入了耳中。

“我说臭苍蝇,为什么非得等到今天才回。”

“不然你想和那些人一样,提前几天去排队?”

“到下午的时候情况就好多了吧,营地这边已经开放在三个分传送站接纳大量冒险者了吧,那时候就可以回了吧。”

这道声音显然不是那么好忽悠的,立刻就指出了其中的破绽。

沉默了一阵,另外一道熟悉声音终于是叹了口气。

“其实是因为汉娜……”

“汉娜怎么了?”

“似乎有什么东西没有完成,据说是要送给她的老师,非得完成了才会回,这几天晚上,她房间里的灯就没熄过。”

“老师?你说的是吴吧。”

“除了他还有谁?嗯,我到是有点好奇,究竟是什么呢?”顿了顿,这个声音突然发现了什么,再次出声。

“我说卖腐肉的,你唠叨个什么劲,那么急着回,自个先回不就好了?何必要等我们。”

“你……你说什么?”对面一阵语塞。

“笑话,我为什么非要等一只苍蝇不可,我只不过是不想被某些嚼舌根的家伙,从后面说三道四,说什么我想先一步回,帮助家族击垮对方的店罢了。”

“谁会嚼舌根,你才是吧,上次在我的汉堡上放死苍蝇,让吃下去的人拉肚子的,也是你对吧混蛋!!”

“你有什么资格说我,你还不是将我精心准备的优良鸡腿,换成了一堆过期的腐肉!!”

“看和你说道理是说不通了。”

“有人就是听不懂人话,我也没办法。”

“只能在擂台上见真章了!!”两人异口同声!!

话刚落音,人群散开,从里面走出两队斗鸡眼似的怒瞪着对方的冒险者小队,和因为注意说话声,而没有得及闪人的我,迎面相撞过。

“咦!!”

明明是正直壮年,却有着一头显眼的整齐白发和胡子的圣骑士,依旧将一头红发做成夸张的爆炸头发型的法师,目光落到我身上,张大嘴巴,同时发出一声惊呼。

****************************************************************************************************************************************************************************************************************************************************************************************************************************************************************************************************************************************************************************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