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一百五十二章 抢饭盒的卡洛斯

第一千一百五十二章 抢饭盒的卡洛斯


                第一千一百五十二章 抢饭盒的卡洛斯

*******************************************************************************************************

早餐过后,西露丝和艾柯露带着满脸的笑容,和卡洁儿一起去排练了。

两个小公主,从起床后就一直是副笑嘻嘻的样子,就连早餐的时候,卡洁儿突袭将维拉丝特地给做的,她们平时最喜欢的点心抢去吃了,也只不过是换莞尔一笑。

那极为富有优越感的,居高临下的胜利女神般微笑,就仿佛是经过一场大胜将邻国整个占领的女王,在凯旋的过程中听到自己的爱马不小心被虫子咬了一口般,充满了宽容。

抢夺作战大成功,本该得意洋洋的卡洁儿,在看到这两道宛如太阳打西边出,巴尔改邪归正的胜利微笑后,困惑的允着手指,毛骨悚然中。

相比两个女儿轻快的步伐,我离开家的脚步略显沉重,被朝阳所拉长的影子,伛偻的就像伏尔加河上的纤夫所投影出一般。

该去看看卡洛斯这家伙了,昨天还好吧,看昨晚卡洁儿回的时候,一副拳王归的气势,我猜这女儿控骑士应该被揍的不轻,就像出现一拳被揍上半空身体回旋七万二千度,然后轰然落地,砸出一个坟墓状土堆这样的夸张场面,都已经算是卡洁儿手下留情了。

总而言之,希望这家伙的北斗有情破颜斩,别应验在自己脸上才好。

然后,我在法师公会门口,遇到了卡洛斯。

是我的错觉吗?卡洛斯那张让整个营地男人都为之嫉妒的帅脸,好像比平时……略微发福了一点。

上面留着淡淡的淤痕。

以冒险者的回复能力,都无法在一晚上回复的痕迹,昨晚真的被揍得那么惨吗?我向卡洛斯投去怜悯的目光。

没想到这一看之下,立刻瞎了咱德鲁伊的钛合金狗眼。

这铁定被揍得很惨的圣骑士,脸上哪有一丝可以让我怜悯的表情,恰好相反,他整张脸,都是闪闪发亮。

没错,就像打蜡了一样,整张脸闪闪发光,镜子一样,我都快能从上面看到自己的影子了。

“卡……我说卡洛斯师兄,你没事吧?”

我试着投石问路,先看看卡洛斯现在的精神状况,还能不能听得懂人话再说。

“哦,吴师弟,你的正好,听我说听我说,昨晚卡洁儿给我送饭了,我的宝贝女儿,给我送饭了。”

卡洛斯的笑脸,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和从他肩膀旁边升起的朝阳,散发着一样的灿烂光芒。

不行,这家伙已经完全听不懂人话了,得到答非所问的回答,我悲鸣一声,退后几步,以免被传染上什么奇怪的病毒。

“那个……卡洛斯师兄,我过换班了,你先回去休息一会再说吧。”

本还想问一下昨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不过看卡洛斯现在亢奋的样子,估计无论我问什么,他都只会回答一句。

卡洁儿昨晚给我送饭了。

“哦,是你瞧,我都忘记了,对了对了,吴师弟,你知道吗?昨晚卡洁儿给我送饭了。”

卡洛斯恍然的一拍掌心,然后喜气洋洋的重复着道。

“是的是的,我知道了,你该不会是忘记了,还是我让卡洁儿去送的吧。”

“哪里,怎么会忘记了,还没谢谢你呢,吴师弟。”顿了顿时,卡洛斯再次笑颜逐开。

“说你可能不信,卡洁儿真的给我送饭了。”

“那个……我觉得你现在还是去休息一下比较好。”

“好的,接下就麻烦吴师弟你了,对了,你真的记住了吗?卡洁儿昨晚给我送饭了。”

“卡洛斯师兄,我现在突然觉,得在休息之前,你应该去看看药师……”

“哦,是这样吗?或许是吧,一定是因为卡洁儿昨晚给我送饭了。”卡洛斯憨憨的摸着头,一副幸福傻笑的模样。

我:“……”

这家伙,已经完全不行了,估计【昨晚卡洁儿给我送饭了】,对现在的他说,已经成了末尾必加的【阿鲁】一般的存在。

“那我先走了。”面对无药可救的卡洛斯,我只能选择拔腿走人。

“吴师弟,等等……”

这时候,卡洛斯一脸肃然的从后面出声,看似要谈什么正事的样子。

难道是想说昨天深夜的骚动?,这家伙,终于是从幻想乡里回了。

我回过头,等着卡洛斯解释说明。

“吴师弟,我总还是觉得,你并不相信我刚才所说的话的样子。”

卡洛斯用着仿佛世界末日的托付般严峻的表情,拍着我的肩膀说道。

我:“……”

抱……抱歉,你刚才说了些什么?

合上眼睛,深呼吸一口后,卡洛斯猛地仰起头,睁大双眼,大手指着前方的朝阳,用整个法师公会都能听叫的声音大声道。

“你看,太阳可以作证,昨晚卡洁儿的确给我送饭了。”

“不,那时候太阳已经下山了吧……”

卡洛斯:“……”

我:“……”

啊啊啊,该死的,下意识的就吐槽出了,我吐槽个什么劲呀,乖乖的点头相信不就好了,不就可以将这已经完全迷失自我的圣骑士给一脚踹开了?

“不,等等,我还有证据。”

卡洛斯那张打了蜡似的的闪亮面孔,呈现出慌张之色,连忙在自己的物品栏里翻找了起,好不容易,小心翼翼的,如奉圣旨般的,将一个空饭盒给端了出。

“看,这就是卡洁儿给我送的饭盒,呜~~~,有了这个饭盒,我这辈子已经值了。”

乍一见饭盒,卡洛斯自己反倒先是激动的老泪纵横起了。

你整个人生就是一便当吗?安洁丽尔大嫂还在天界等你去接她呀,要是听了你说这话,小心她一气之下另从他人,将你给牛头人了。

“别哭别哭,我相信就是了。”

我拍着卡洛斯的肩膀,好言相劝,好说歹说,总算让他消停下。

这平时贼正经的人物,一旦犯痴起,才是最可怕的。

见卡洛斯如获至宝的抱着心爱饭盒,一步一步离开,我感慨不已,突然想起什么,遥遥的向他喊了一句。

“对了,饭盒就放到桌子上行了,等维拉丝回了,见着自然会把它洗干净。”

没想到只是随意的一句话,却见卡洛斯以让人觉得脖子会扭动的速度,猛然回头,大嘴长大,呈现出一个四四方方的口字型,如同机器人一般,僵硬的上下开阖着。

卡洛斯:“……”

我:“……”

对视了片刻之后,突然,卡洛斯将怀里的饭盒紧紧一抱,原本我们两个之间的十多米距离,在一眨眼之间,就被他拉到了千米之外,身影变成了一个小黑点,逐渐消失在视野之中。

望着空气中一个个被踏下的涟漪,我目瞪口呆。

这家伙,连平时只会在战斗中使用的瞬步,都用出逃跑了。

“偷饭盒的贼呀”这几个字,在我的喉咙里酝酿了好一会儿,最终还是咽了下去,摇摇头,离开了。

不知道这个饭盒,能敲诈卡洛斯多少呢?

卡洛斯终究还是没有告诉我昨天深夜发生了什么,所以,我只能再跑阿卡拉那里一趟,过问过问了。

“卡洛斯没有告诉你吗?”阿卡拉的表情略显惊讶。

“他今天没喝清神水,不在状态。”我无奈的耸了耸肩膀。

“有这回事?”

眉头微皱,阿卡拉表示无法理解自己做的清神水,原还有治疗不在状态这种神奇功效。

所以说在异世界用原世界的捏他吐槽,就是在找寂寞呀。

“算了,昨晚的事情是吧。”

不大概也是看出了我在随口胡言,阿卡拉微微一笑,放下了手中的羽毛笔。

“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是几个平民,上次和你所说的【那一类人】,想要毁掉传送站,制造骚乱而已,不过,他们还未接近传送阵,就被士兵发现了,无奈之下,只好用准备好的油脂,将附近的建筑点燃,大致的经过就是这样。”

阿卡拉口中的那一类人,指的就是失去了最重要的东西,心灵无法承受,而变得堕落,变得对整个世界充满怨恨的家伙,这些人就像是堕落者的平民版本,虽然没有什么力量,但是数量不菲,有些心中的怨气隐藏极深,其破坏力也不可小窥。

“这样就完了?堕落联盟那些人呢?没有乘机扩大骚乱吗?”

对于阿卡拉的简单描述,无法释怀的我一口气问道。

“嗯,并没有出现堕落联盟的身影,但是……”说到这里,阿卡拉的话锋一转,泛白目光变得极度锐利起,那是发现猎物之后的眼神。

“但是,那几个平民,我们在事后立刻对他们的资料进行了调查,虽然不是很详细,但是却得到了一个不错的结论。”有些吊胃口的顿了顿,阿卡拉继续说道。

“结论就是,屏这些人的能力,并不可能准备如此大量的油脂。”

“也就是说,这场骚动,也是堕落联盟的家伙在暗中唆使和提供帮助?”

“嗯,这是最合理的解释。”

“那就简单了,那些抓起的平民呢?被关到哪里了?从他们嘴里,一定能得到有用的东西。”

我重重的一击掌心,兴奋说道,堕落联盟呀堕落联盟,终于逮到你的尾巴了,竟然害本救世主(伪)吃了那么多苦头,这一次,非得往你们脸上甩几拳,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对于能否从这些平民嘴里套问出情报,我绝对不会怀疑,纵使这些平民,都是心死如灰,视死如归,不畏严刑拷打之辈,在暗黑世界,向犯人套问供词的方式,可是要先进和斯文多了,对于这些精神力弱爆了的平民说,只需法师一个催眠术,就能让他乖乖的把所有东西都吐出。

“不行,还不能这样做。”岂不料,阿卡拉却摇起了头。

“为什么?”

这可是最简单便捷的办法呀老大。

“这些人,现在一定都有堕落联盟的喽啰在暗中监视着,一旦我们表现出要向他们套问信息的势头,就会打草惊蛇。”说到这里,阿卡拉老狐狸式的一笑。

“反正,我们本就是在堕落联盟会行动的假设下,布置防备,就算从这些平民嘴里套出了什么,也帮助不大。”

“也有道理。”

略微思索,我便同意了阿卡拉的话,就算从这些人口中套问出了堕落联盟存在,也没什么意义,我们是想抓主事的头头,难道那个家伙真会傻的亲自以真面目示之,唆使这些平民去传送站制造骚乱?

“这一次行动,估计是想试探一下我们的守备力量,在认为最不可能的时刻,唆使平民制造骚乱,以混淆和试探……嗯,看这个堕落联盟的主事人,并不是鲁莽之辈呀。”

嘴里这样夸着对方,阿卡拉的表情却始终是笑眯眯,和这头老狐狸斗智,别说此次主事人,就算是那个神秘的盟主亲自了,估计都有点不够瞧。

“我们现在最大的优势,就是对方还不知道我们已经知道了他们的存在,早有防备,所以,吴,今天你的任务,和昨天一样,继续巡逻下去吧,如果我的直觉没有错,他们要行动的话,也就是今天了。”

这样说完,阿卡拉重新埋首案前,处理起了堆积如山的事情。

“阿卡拉奶奶,你也适当休息一会吧,可以让莱娜和琳娅分担一点。”

看看阿卡拉略带憔悴的脸色,我就知道她昨晚一定是彻夜在这里坐镇了,不由担心的劝道,万一要是阿卡拉倒下去了,接下的神诞日,有哪个人能够扛得起呀。

这种时候,我尤为的能够感受到阿卡拉对于营地,对于联盟的重要性,她就像是整个联盟的大脑,莱娜和琳娅始终还年轻,就算两人加在一起,也无法代替阿卡拉的工作,阿卡拉要是一垮,整个联盟就垮了一半。

“你的好意我心灵了,不过像这种程度的工作,对我说是经常的事。”阿卡拉头也不抬的罢了罢手,继续埋首工作。

无奈之下,我只要离开了小黑店,心里暗暗下定决心,自己这边尽量的努力些,这样一,多少也应该能减轻一些阿卡拉的工作才对。

地狱格斗熊,变身!

出发!!

“啊,是布偶熊大人,布偶熊大人又出现了。”

我:“……”

好不容易摆脱那些缠人的熊孩子后,看看四下无人以后,在躲在身后百米远的一颗树后的小甲和死狗咬牙切齿的目光中,我果断将怀里抱着一堆糖果和饼干收入了物品栏里面

话说小甲,你真的以为区区一颗树,能够挡得住你那豪迈的体型吗?就算是业余等级的跟踪,至少也要给我敬业点,在脑袋上罩一个二层小楼那么大的箱子,才有可能完全将自己遮挡起吧。

无力吐槽身后两名跟踪犯,我继续按照着昨天的路线,巡逻了一遍。

首先了老酒鬼,这家伙依然是一套女武神的说法,不过这次我不会再中招了,总而言之先记起,在神诞日以后,交由阿卡拉去评定吧,我想英明神武的大长老下,一定会对老酒鬼的【一明一暗战术】,给予正确的表态。

拍拍屁股走人后,我在冒险者广场,看到了一副心力憔悴模样的西雅图克。

“老图,你这是怎么了?”

我大惊失色,莫非这份工作真有那么无聊,一天下就将这头蛮牛给闷傻了?

*****************************************************************************************************************************************************************************************************************************************************************************************************************************************************************************************************************************

一天多的时间,一群就进了差不多300人,小七在这里谢谢大家的关注,不过也想稍微提醒一下,入群注明里,只要证明自己的书友就行了,真的不必太过创新……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