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来~~啊~~~

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来~~啊~~~


                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啊~~~

************************************************************************************************

“那……那是当然……”

不愧是冒险者的体质,虽然在刚才因为极度的疲惫而晕倒过去,但是不知何时,露西亚却已经在自己怀里幽幽的醒了过,发出虚弱的声音。

“我们……我们可是狐人族的代表,落后其他族已是不应该了,怎么能……怎么能再让人看到……看到和普通的冒险者一起……一起过,让别人以为……以为我们狐人不重视这次神诞日……这可是……天大的耻辱……”

虽然面色苍白,柔弱的仿佛风一吹就倒,但是这只倔强高傲的小狐狸,还是断断续续将话说完。

“好了好了,知道你有心了,好好休息吧。”

我心疼的在这只小狐狸的嘴唇上轻轻一点,让她闭嘴静养。

“本……本天狐为什么要听你这个坏蛋的话……”

虽然还在嘴硬,不过,这只小狐狸的眼皮已经在打架了,真是不安分。

“这下可怎么办呢?你说是吧,玛玛加长老。”

无视怀里的露西亚抗议,我左看看,右看看,目光落到玛玛加身上,心虚的笑着。

“呵呵呵,能否麻烦凡长老,帮我把露西亚背回去呢?”

这老人心里跟明镜似的,苍老而明睿的目光让我有一种全身被看透的感觉,自己心里那点小九九,估计是瞒不了她了。

“荣幸之至,荣幸之至。”

瞒不过不要紧,瞒不过那是最好,我还真怕这老狐人装傻呢,听玛玛加这样一说,我立刻高兴的将头点的小鸡啄米似的。

这可是好兆头,虽然还无法说明玛玛加已经同意我和小狐狸在一起了,但是至少能看出,她已经不像以前那么反对了。

“放开我啦,坏蛋,我可没答应让你背。”

小狐狸苍白的脸色上,升起一丝红晕,见我不由分说的将她从怀里转移到背上,两只小手顿时顺势在我的头上折腾起。

喂喂,别拔呀笨蛋,上次已经被小幽灵那家伙拔掉好几根了,冒险者也不是个个都用霸【哔】生发水呀,我不求再过几十年能够变成卡洛斯那样的忧郁帅大叔,但至少不想变成仿佛要在课长位置上呆一辈子的中年颓废闷骚地中海大叔呀混蛋!圣女都喜欢拔别人的头发吗混蛋!!

“安分点~~~”

两手紧紧托着小狐狸的***臀部,在别人看不见的角度,大掌往上面轻轻一拍,我偏过头,用不怀好意的语气说道。

“别说我霸道,是背,还是公主抱?随便你选择。”

“呜呜~~~”

顿时,身后传小狐狸的悲鸣声,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一个男人背着,已经够不好意思了,要是被公主抱的话……

似乎在想象着那种情景,然后“噗通”一声,露西亚的害羞俏脸上冒起了一阵烟,终于乖乖的趴伏在背上,安分下。

二十多道可怕的目光齐齐盯过……

一路上,我和玛玛加聊起了营地新区的建设,克里斯也时不时在旁边补充一句,气氛到也一片融洽,不知不觉之间,已经快要看到阿卡拉的小黑店。

岔路上,我停下了脚步。

“玛玛加长老,要不这样,你看露西亚现在的样子,也不合适正式会面,倒不如我先带大家去落脚处歇息一晚,然后去和阿卡拉奶奶说一声,等养足了精神,明天再见也不迟。”

“凡长老说的有理。”

沉思片刻,玛玛加微微一笑。

“不过,正如露西亚刚才所说,我们迟迟赶,本已经是不该,若是继续怠慢阿卡拉大长老,那就实在说不过去了,况且,明天是远程传送站开放的第一天,想必阿卡拉大长老会忙的不可开交,我们怎么能再给她添麻烦呢?”

“那……这……”

玛玛加不愧是深思熟虑,一番话说的我哑口无言,这也不是,那也不是。

“所以,我有一个请求,不知道凡长老可否答应。”

正当我左右为难的时候,玛玛加接着开口。

“玛玛加长老尽管说。”

“能否劳烦凡长老,帮我把露西亚送到落脚处,阿卡拉大长老那边,就由我去会面。”

“没问题,当然没问题。”

我心里狂喜,难道说 玛玛加大长老这是在暗示,已经同意我和小狐狸……

“还有这些狐人战士,就麻烦凡长老了。”

玛玛加这样说着,二十多道散发着浓重怨气的身影,齐齐包围过。

“……”

切,自己想的太美了。

随即,克里斯带着玛玛加向阿卡拉的小黑店方向走去,我们则是顺着另外一条岔路,到了专门为狐人族准备的旅馆。

“凡老大,我们就送到这里了。”

旅馆门口,马拉格比和库克朝我和露西亚挤眉弄眼,然后不约而同的发出嘿嘿猥琐笑声,仿佛我们两个现在要进去的,是情人旅馆似的。

“你们这三个混蛋……给老……给本天狐等着!!”

一路上遭受了众多目光的围观,最后不好意思的将脸蛋深深埋入自己肩膀上的小狐狸,这时候,耳朵猛地一抖,一竖,头抬了起,朝几个人露出恶狠狠的锋利虎牙。

白狼表示自己躺着也中枪了。

“露西亚,保重,我也先走一步了。”

酷酷的皱着眉头,白狼留下一句话,二话不说便转身离开了。

“白狼……这是怎么了?”

作为多年的队友,露西亚敏锐察觉到了白狼的一丝郁郁感情,不由在背上问道。

“这个嘛……妹控也是有妹控的烦恼呀……”我暧昧不明的看着白狼离去的萧瑟背影。

“说!!”

小狐狸凶巴巴的娇媚声音传,紧跟着是颈上的软肉传一阵被扭过三百六十度的疼痛。

“疼疼疼,我说就是了。”

真是霸道呀,这只小狐狸,让我吊一吊胃口又不会怀孕的说。

“其实是这样的,你看,白狼回到营地,见到了他最宝贝的妹妹,是这样吧。”

一边带领着身后二十多名怨男,进入旅馆,安排房间,我一边解释起。

“那有怎么样?”

“莱娜现在不已经是内定的联盟大长老***人了吗?”

“这个我知道,说重点。”

“哎哎哎,没有耐心的女人,小心以后……疼疼疼,我说就是了,咳咳,你看,莱娜那么柔弱,而且作为内定的大长老***人,身边派遣护卫,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

“难道说……那个护卫是男的?白狼打不过他?”

小狐狸到是深知白狼的妹控德性,立刻就想到了有可能导致白狼现在郁郁的原因,但是……

“怎么可能,要是护卫是男的,我早就将他的脑袋种到亚瑞特山巅上去了,绝对不会让他接近莱娜一百里之内,嘿嘿,嘿嘿嘿嘿~~~~”

但是露西亚明显忘记了,背着她的人,也是一个无可救药的妹控,而且强大到可以将任何护卫拍飞到孟婆的汤锅里面。

“变态,色狼,妹控!!”

醒悟到这一点之后,小狐狸毫不吝啬她的毒舌,不过太弱了,和黄段子侍女比起,这只纯洁的如同新雪一般让人觉得耀目的小狐狸的语言,实在太脆弱了,我现在,可已经是【被一亿匹马踹死的禽兽公爵】了,啊哈哈哈哈哈~~~~

似乎没什么好得意的。

总而言之,无论小狐狸说什么,我都不会动摇分毫,我是妹控我自豪。

“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呢?”

眼看自己的语言攻击,尽数被对方越发厚实的脸皮给挡了下,不,或许应该用“被什么奇怪的,本应该装着重要的东西然而现在已经流失掉了的空瓶子给吸了进去”形容比较恰当,露西亚暗自嘀咕了一声什么,继续问道。

“这个嘛,其实你刚才也说对了一半。”回想起白狼黯然的背影,我偷笑不已。

“莱娜的护卫,实力还算马马虎虎,是伪领域级境界。”

“伪领域级只不过是【马马虎虎】吗?”

不知为什么,小狐狸在奇怪的地方纠结起,不用回头看,我也能想象到她现在崛起樱唇,视线不断在我的脖子上徘徊,寻找着最疼那块软肉的样子。

冷汗嗖嗖中

“请问……露西亚大人,小的刚才说错是什么吗?”

秉着病人就是上帝的白衣天使精神,不管自己有没有错,反正先道歉就对了。

“没有,完!全!没!有!!”

“……”

完全就是一副气呼呼的口气呀。

“所以说,因为护卫是超过自己的高手,白狼自感作为哥哥的存在感变得薄弱,最近一段时间,都在寻找着自我。”

不知道小狐狸在生气个什么劲,我只要把话题接了下去。

“嗯哼,是这样吗?宝贝的妹妹被安全的守护者,不是应该开心才对吗?真不理解你们。”

“高兴是高兴,伤心也会伤心,妹控的心情,你不会懂~~”

“明明是个笨蛋,却说的一副很了不起的样子!”

小狐狸瞪大眼睛,作势又要对我的脖子下手,这时候,我却已经将她带到了房间。

“好好休息吧,明天开始,可就要忙得够呛了。”

将背上的小狐狸轻轻放置在床上,盖好被子,感觉到背上柔软的触感消失,心里不由空虚了许多。

“晚安。”

轻轻在小狐狸的额头上留下一记亲吻,将窗帘拉上,关灯,我退后几步,正准备走人,不料衣袖却被什么东西给紧紧扯住。

“怎么了?”

我重新开灯,目光顺着紧紧抓着衣袖的小手,落到露西亚身上,这只小狐狸,只将一双乌黑明媚的眼睛,从被子露出,两只狐耳不断害羞的一抖一抖,可爱之极。

“我……本天狐还不想睡,所以命令你坐下,陪本天狐说话。”好一会儿,才从被子里面传细弱蚊吟的含糊声音。

我看看天色,隔着窗帘,已经可以看到太阳完全落山,夜幕降临,正是晚饭的时候。

算了,因为是冬天嘛,所以现在的时间其实还并不算晚,陪陪这只小狐狸到也无所谓,一个晚上的休息时间已经够了。

“那我先去准备点吃的。”

想了想,我还是决定回去和维拉丝她们说一声,顺便带点晚饭过,这只笨狐狸,刚刚完成天狐考验,一定是急的连东西都没吃,就赶了过。

“不要,我肚子不饿。”这话才刚刚说完,被子里面就传一声饥肠辘辘的咕噜声,顿时将露西亚羞了个大红脸,毛茸茸的狐耳抖得越发厉害。

“乖乖,我马上就回。”

忍住笑意,我温柔的在小狐狸脑袋上轻轻抚摸着,直到将她的羞意抚平以后,逐渐露出温驯目光以后,才转身离开。

不一会儿,我捧着饭盒回,维拉丝那边已经打了招呼,晚点回去也没关系,接下,自己的任务就是好好陪小狐狸,一定要让她带着笑容入睡,算是开始一点一点的弥补这段时间自己对她的顾虑不周吧。

只不过,在小狐狸的房间里多呆一分钟,我以后面临着的被下泻药的几率,就要高一分呀,回想起自己重新回到这里,那些正准备为自己的圣女殿下脱离魔掌而欢呼干杯的狐人战士,动作呆滞,然后投的苦大深仇目光,我不由一阵苦笑。

“小心点,别咽着了,又没有人和你抢。”

我一边看着小狐狸狼吞虎咽的吃相,一边将她嘴角边的饭粒,轻轻摘掉,心疼不已。

这只笨狐狸,果然是饿坏了呀。

“呜咕,维拉丝的厨艺……好像越越厉害了。”

咽下一大口汤,小狐狸发出不甘心的悲鸣。

没关系没关系,你也有维拉丝所缺乏的长处,比她傲娇!

我在心里暗暗点头。

突然,小狐狸死死的盯着我,不好,难道说刚才那番话又被她感应去了?

“坏蛋……你还没有吃对吧。”

小狐狸看看饭盒,看看我,非常肯定的样子。

“这分明是两人的份。”

“没关系,我不饿,你看,光是吃你脸上的饭粒,就已经吃饱了。”

我再次伸出手指,轻轻摘下小狐狸嘴角旁的一颗饭粒,含入嘴里,微笑着道。

“你你你……你在说什么呀!!你这笨蛋!!”

娇羞不已的小狐狸,顺势就将筷子插了过。

总感觉她是想瞄准我的鼻孔插呢,是错觉吗?躲过这凌厉的一筷,我在心里暗自抹着冷汗。

筷子收回,又重新伸了过,我说你还?对付圣斗士使用同样的招式是没有用……

“咦?”

我愣住了,竟然忘记了躲,而那双筷子,也恰恰伸到嘴前就停了下。

上面夹着一个维拉丝特制的炸肉丸。

“笨……笨蛋,发什么呆呀,还不快吃掉?”

撇过头去,完全不敢面对我的视线的小狐狸,脸色通红的大声喊道。

“可别误会,这只是……没错,这只是饲主喂养宠物的举动而已,虽然是微不足道的宠物,但是如果被饿死的话,不是会给饲主留下***的恶名吗?所以……所以说,你给我乖乖吃下去就是了,这是命令,绝对不允许拒绝,知道吗?!!”

愣愣望了小狐狸一会,眼见她的俏脸温度越越高,握着筷子的手不断颤抖,都快要夹不住炸肉丸了。

“那我就不客气了。”

轻轻应了一句,我张开嘴巴,将炸肉丸吃了下去。

“这……这就对了嘛,,啊~~~”

似乎暗暗松了一口气,露西亚夹起下一道菜,再次递到我的嘴前。

我说小狐狸,你是不是有点上瘾了?说到底,你可是病人,就算要做这种情侣之间的事情,也应该是由我做才对吧。

带着无比困扰的表情,我继续张开嘴巴,一口一口吃着小狐狸的递过的饭菜。

嗯,内心逐渐开始享受起了呢,难道说我竟然有宠物属性?不对呀混蛋!!

两人份的晚餐,一开始就已经被饿着肚子的小狐狸吃下去了五分之四,所以这段喂食时间,也没花太长就是了,不过我真心不饿,就算原本很饿,也被小狐狸的柔情蜜意给填饱了。

“好了,这下该好好休息了吧。”

将饭盒收拾好,估摸着玛玛加也差不多应该回了,为了避免产生什么不必要的误会,我又打起了退堂鼓。

“吃饱就睡,你把本天狐当成了什么?!!”

结果,又遭到小狐狸的呵斥。

“你可是才刚刚答应了要陪我说话,说谎的家伙,按照我们狐人族的规矩,可是要吞掉一头活猛犸!”

不……这个也太……

就算是已经被黄段子侍女锻炼得坚韧无比的神经,也被小狐狸这句话给吓住了……

***************************************************************************************************

这几天是***年会呢,小七很安逸的宅在家里,羡慕什么的心情,一点儿也没有(含手指~~)。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