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 闹别扭的女王姐姐

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 闹别扭的女王姐姐


                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 闹别扭的女王姐姐

**************************************************************************************************

还没得及等我惊讶竟然有人能潜入自己的背后而不自知,那熟悉的温暖,熟悉的柔软,以及熟悉的让人鼻子发酸的声音,就统统的,一股脑的传了过。

“弟弟,说过多少次了,这样可不行,就算是在营地,也太松懈了。”

“莎……莎尔娜姐姐……”

的时候,心中酝酿着千言万语,只觉得就算给自己一整天一整夜的时间,也无法和莎尔娜姐姐述说完这些话,但是直至现在重逢的一刹,却是所有的语言都在脑海中磨碎了,化作一团无法用声音表达的糨糊,只剩下最细腻,最纯粹的感情,缓缓的从这一声哽咽之中流出。

“都那么大个人了,还像小孩一样哭鼻子,看,没有我在一旁看着弟弟,果然是不行呀。”

头顶上,那充满了高高在上的女王般冷傲意味的声音,变得更加温柔,就仿佛是一头冷血暴虐的猛虎,趴在岩石上面,用属于王者的冰冷残酷目光,巡视一眼下面自己所统治的那片无垠森林之后,便低下头,在所有人不可置信的神色中,目光温柔的舔舐怀中幼虎一样。

“姐姐,不要这样,好歹我也是联盟长老了。”

莎尔娜姐姐越发温柔的声音,反而让我不好意思起,就像上了中学还被母亲溺爱着的孩子,在别人面前多少有些放不开,闹起了一点小小的别扭,虽然更像是撒娇多一点。

“有谁敢说?”

就算是被从后面抱着,脑袋深深陷入那巨大柔软和充满弹性的胸部之中,看不见莎尔娜姐姐的表情,我也能从声音之中,感觉到姐姐在说话间,微微上扬的秀眉,短短四个字,充满了一种不可抗拒的霸道和杀伐气势,那种与生俱,谁也无法模仿的狂傲和冷酷,让人听了,会真真切切的产生一种自己的生命被她所掌握的敬畏感。

不过,这样让人敬畏恐惧的冷血女王,却始终拿我这个弟弟没办法,话虽然是这样说,但见我微微挣扎起,却是遗憾的松开了紧紧箍着自己脑袋的双手。

终于能够回过头,仔细的看上一眼阔别半年有多的姐姐,几乎在松手的刹那间,我就转过身,面对着面,伸出手,仔细的在莎尔娜姐姐那精致无暇的脸蛋上轻轻摩挲起。

一点儿也没变,有着让精灵女性也黯然失色的精致秀丽和透露着优雅气质的脸蛋,以及亚马逊一族高挑丰满以及高傲的身姿,一头如同金子般的耀眼长发,微微沾着沐浴过后的湿气,整齐竖直的垂在背后,到了及臀的长度。

虽然莎尔娜姐姐一度嫌长发过于麻烦,想要割掉,不过,她只是听了我嘀咕一句“这么好看的长发,割掉了多可惜呀”,就毫不犹豫的保留至今,对此,我一直颇为不好意思,亚马逊一族身为冷血的丛林杀手,一些亚马逊,就连过于碍事的巨*乳都会割掉,莎尔娜姐姐只不过是想剪短长发,自己却……这未免也太任性了。

对此,姐姐只是将我这个不成器的弟弟搂到怀里,傲然的说道:“割掉不过是嫌麻烦而已,只要弟弟喜欢,那就不是麻烦,区区的长发,岂能影响到我的战斗?!”

回忆及此,我不禁傻傻的笑了起,姐姐呀,真是对自己太溺爱了,这样下去的话,高傲冷酷的女王名声,可要全被我给败坏了。

细细梳理着额前微湿的金色刘海,将其撇向两边,那双充满了极地冰山一样气息的海蓝眸子,也随之静静的映入眼中,如此的纯净无垢,如同镜子一般,能够从里面清晰无比的看到自己的倒影。

这双傲气的眸子,和从中间整齐分开的金色刘海,让人不禁觉得,如果在上面戴上一顶皇冠的话,会更加合适,更加高贵美丽。

不不不,必须是婚纱承托的皇冠才行,我有些邪恶的想到。

然后,伸手将姐姐一把搂入怀里。

真是的,明明我已经比莎尔娜姐姐高出了半个额头,已经不是小孩了,这样的姿势才是最自然不是吗?

“莎尔娜姐姐,欢迎回家,我想死你了!!”

“嗯,我回见你了。”

千言万语,最后只化作这两句对话,默默的流淌在彼此心中,仿佛炙热的浓汤,又仿佛一杯清爽的柠檬,化作百种幸福滋味,悄然在在心头扩散,传送站静悄悄一片,如同整个世界,只剩下我们两个相拥的身影。

“果然,提前回见弟弟的决定,是对的。”

时间不知流淌了多久,怀里的女王殿下,才舒服的发出一声慵懒中也充满了冷傲感的鼻音,搂在背后的两只手轻轻抬起,摸着我的头,仿佛在说,弟弟乖乖。

这样一,又搞不清楚究竟是谁在搂谁了,姐姐还真是姐姐,即使是温柔,也充满了女王的强势。

待心中剧烈膨胀的喜悦和激动,凝固起,重新融入内心,我们才结束这场跨世纪般的拥抱。

“对了,姐姐,说起……”

我突然想起什么,凑上鼻子,在莎尔娜姐姐带着湿气的金色长发上嗅了嗅。

“刚才回以后,你难不成是先去洗澡了?”

“啰嗦,大惊小怪。”结果被莎尔娜姐姐敲头了。

“我只不过是有点好奇,明明回了却看不到人影,感觉不到气息,想问一问而已,……”

我抱着头,颇为委屈的向对方眨巴眼睛,不对劲呀,莎尔娜姐姐突然生气了。

“如果是去洗澡的话,没必要隐瞒气息吧。”

“啰嗦啰嗦。”

冷冰傲气的秀眉微微一挑,莎尔娜姐姐继续敲着我的头。

我……我又说错了什么吗?

“对……对不起,姐姐,饶了我吧,我只不过是想第一眼见到姐姐而已,洗澡的事情,留到见面以后再做也不迟,只是这样想而已。”

“啰嗦啰嗦啰嗦。”

明明已经打出真心实意的感情牌了,按以往的经验,应该会被抱入那温暖柔软的怀中,但是,让我出乎意料之外,莎尔娜姐姐毫不动摇的继续敲打着我的头,而且还总是敲向同一个位置,这一手绝对是和老酒鬼学的没错。

吼吼,看你这老女人都对莎尔娜姐姐灌输了什么样的奇怪技巧!!

为什么,为什么呢?

就算是愚钝的我,也感觉出了,莎尔娜姐姐好像对“洗澡”这两个字,特别的不爽,但是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吴大哥是笨蛋吗?!”

这时候,估计是在一旁看不下去的琳娅,终于通过灵魂联锁向我发话。

“琳娅宝贝,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莎尔娜姐姐会生气?”

琳娅的声音在灵魂中回响,我顿时如获大赦,找到了主心骨一样发出求助悲鸣声。

“太粗心,应该说太不懂得女孩子的心了。”

琳娅的声音,听起也有些气呼呼的,感知中,莱娜更是惨不忍睹的将脸蛋撇向和自己相反的方向,难道这就是女人间的同仇敌忾?我究竟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才会让她们也跟着一起生气?

“小雪它们身上的气味,吴大哥刚才没有闻到吗?”

“气味?”我略微沉思。

“嗯,有一股浓重的血腥味腥臭味,像是刚刚从战场上撤退的感觉。”

虽然自带清洁功能,无论是什么样的血腥和肉块,粘在身上,片刻之后都能被清理掉,但多少还会留下一些气味,小雪它们身上如此浓重的血腥味道,究竟是经历了多少战斗才能够积累起?

“这下明白了吧。”

知道我是笨蛋一个,留足了思考时间以后,琳娅的声音才再次在心里响起。

“咦,明白什么?”回过神,我下意识的回了一句。

琳娅:“……”

啊,被抛弃了,我被更加生气的琳娅给抛弃了。

“我明白我明白,琳娅,是因为莎尔娜姐姐也是一样,所以才要先去洗澡对吧。”

刚刚只是一时愣神的下意识回答,说到这个份上我还不明白的话,那就是对笨蛋的亵渎了。

“就是为了吴大哥你,莎尔娜姐姐才特地去洗了一个澡回,所以问出这种话,被打也是活该哦。”

琳娅轻笑,完全是一副同仇敌忾的幸灾乐祸没错。

“这种事情直接说不就行了,莎尔娜姐姐应该不是那样扭捏的人呀……”

懂是懂了,我还是有些困惑,以莎尔娜姐姐完全无视其他人的强势作风看,应该不会为这种事情感到别扭才对。

“我说……吴大哥,你是不是……没有把莎尔娜姐姐当成女人看待……”

琳娅脱力的声音再次响起。

“不……没有这回事……”我讪笑不已。

原是这样呀,即使是冰冷高傲的女王殿下,也有难以开得了口的小女人心思。

最重要的是,是因为自己,仅仅只是因为自己,莎尔娜姐姐才会变成这样,放在平时,从不将别人放在眼里的冷血女王,怎么可能会如此在意身上的味道?

这让我滋生一种独自占有的窃喜,对他人不假辞色的女王,因自己而改变,现在,小小的自豪一下应该没关系对吧。

正在这样想着,我却突然被整个拎了起。

回过神一看,整个罗格营地,能够像拎小鸡似的,将我这个喜形于色不怒自威(?)的联盟长老这样拎起的,除了莎尔娜姐姐以外,还有谁有这个胆子?

什么?你说老酒鬼?不不不,那你们可太看高她了,她也没那个狗胆,最多只是像狩猎回一样,将我挂在她的长枪上面,扛在肩膀上一路扛着走。

“看,弟弟还是缺乏察言观色,得多加调教才行。”

不不不,说到察言观色的话,虽然我的确不大懂,不过至少比起从没有正确理解过这四个字意思的莎尔娜姐姐你……

在心里吐槽着,到了一半,却愕然终止。

因为我看到了,莎尔娜姐姐嘴角上,正微微勾起一道暴君式的冰冷微笑,同时,也勾起了我心中那些惨痛的回忆,比如说女王u字箍,女王v字折什么的……

“等等,至少等我把话说完。”

我像是临死前要求再一碗牛肉面的死刑犯一样,发出临终前的最后请求。

莎尔娜姐姐到是很大方的将我放了下,只是那带着笑意看着自己的目光,怎么看,怎么都像是老鹰看着兔子……

“咳咳,莎尔娜姐姐,你看,琳娅和莱娜也迎接你了。“

我一脸正经的咳嗽几声,面带微笑,指着一旁的琳娅和莱娜说道,试图在两个女孩面前,挽回最后一丝作为丈夫和哥哥的尊严。

“……”

冰冷的目光,从两个女孩身上扫过。

“莎……莎尔娜姐姐,欢迎您回。”

在女王的威势下,琳娅的声音略微有些紧张,不够呀,琳娅,一定是你的百族公主技能还未点满。

“嗯。”

点头轻应了一声,莎尔娜姐姐和琳娅,见过的次数到不是不少,也算是熟人了,只有莱娜这边……

“莎尔娜……姐姐。”

莱娜低低的喊了一声,大概是眼睛看不到的关系,反而对莎尔娜姐姐身上的威势,更加敏感,白皙的额头上已经渗出汗水,但是,莱娜脸上的笑容,却是恬静依旧。

“……”

紧紧的盯着莱娜,丝毫不打算收敛自己的,对眼前柔弱的狼人女孩造成强大负荷的气势,直到莱娜雪白美丽的长发,都被汗水浸湿了,突然,气势一下子消失。

太好了,莱娜。

一直担心莱娜会不会就此昏倒过去的我,不由暗暗捏了一把冷汗。

虽然心疼莱娜,但是刚才那种情况,我无法出面阻止,也不能出面阻止,因为,这不但是莎尔娜姐姐是否认同这一声“莎尔娜姐姐”的称呼,而对莱娜的考验,同时,也是莱娜自己,作为未的联盟大长老的一道重要考验。

所幸,她最好还是挺了过,获得了莎尔娜姐姐的认同,同时,也向大家,更甚是向自己,证明了自己具备着成为联盟大长老的坚强和不屈。

“嗯。”

如同琳娅一样,莎尔娜姐姐也是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声,算是正式认同了莱娜对她的称呼。

“过。”

突然,莎尔娜姐姐向一旁的小雪它们,招了招手,只见五只鬼狼,面带这敬畏,立刻就屁颠屁颠的吐着舌头凑上,不敢有丝毫怠慢。

平时就算对我这个主人,也没有那么露骨的殷勤吧,我有些伤心,看,小雪它们是彻底被莎尔娜姐姐调教成功了。

“你们,负责护送她们回去。”

指了指小雪以外的四只鬼狼,再指了指琳娅和莱娜,莎尔娜姐姐毫不客气的下命令。

“嗷呜~~~”

小二小三它们,立刻如小鸡啄米似的点着狼脑袋,一副恨不得能从嘴里发出“汪汪”的乖巧声音的样子。

然后,一个不察,我再次被莎尔娜拎起,翻身跃上了小雪背上。

“走!”

随着一声令下,小雪回过头,朝琳娅和莱娜两位点点头,四腿一撒,雪白优雅的身影如同闪电一般,在几人眼中瞬间消失,如此快的速度,却连地上一丝尘土都未扬起。

这种诡异的能力,要是让其他冒险者看见,保准会暗自心惊,要是这样一只鬼狼,用这种无声无息的速度绕到身后,自己能察觉得了吗?就算察觉到了,又能反应过吗?

伴随某个被拎着挂在小雪背上的家伙,发出一声若有若无的悲鸣,小雪消失在了原地,琳娅和莱娜两个人面面相窥,然后不约而同的抿嘴笑了起。

“看,莎尔娜姐姐的风采依旧。”

“的确,吴大哥是莎尔娜姐姐的唯一克星,但是反过,似乎也成立呢。”琳娅眨了眨眼睛,点头说道。

“请问……难道说……我完全被无视了?”

这时候,同样有一个可怜的人,在旁边发出不甘心的悲鸣。

卡丽娜。

老实说,她从莎尔娜一出场开始,就被震住了。

这个亚马逊,就仿佛是凭空出现一般,自己不说,竟然连吴小弟似乎都没有察觉到。

吴小弟的实力她可是十分清楚,西雅图克,那个该死的野蛮人疯子,仅凭一人的实力,就将自己的冒险小队打败。

而吴小弟的实力,却是让西雅图克这样的强者,再加上一个实力丝毫不逊色于他的圣骑士卡洛斯,两人联手,都惨遭败绩。

虽然吴小弟是处于受伤虚弱状态,而且并不是处于最强的,那个布偶熊一样的状态,但就是这样,莎尔娜表现出的这份实力,也足以让卡丽娜在心里掀起惊涛骇浪。

这是一个实力不逊色于西雅图克和卡洛斯的超级强者!

*************************************************************************************************

最近压秒越越辛苦了,小七已经老了么?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