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零一十章 不要和预言师打麻将

第一千零一十章 不要和预言师打麻将


                第一千零一十章 不要和预言师打麻将

*****************************************************************************************

“混蛋,我只是为了给你们做个示范而已,以为真的会那么容易输吗?怎么说我也是麻将的创始者呀,啊哈哈哈哈~~~~~~~”

最后,面对众多的奚落笑声,我只能不断发出虚弱***。

可恶。

“都是你这家伙,靠太近了,霉运影响到了我。”

吞咽着悔恨的泪水,我回过头,双拳成钻,夹着菲妮的太阳穴不断钻着。

“呜~~喵呜~~~,对不起表哥喵~~~”

深知自己悲剧帝命运的菲妮,完全无法辩驳的发出求饶悲鸣。

“咳咳,总而言之,说明大家也看了,示范大家也看了,就算有什么不会,也是处于同一水准,这样的比赛很公平。”

“比赛很公平吗?凡老弟你可比我们多掌握了不少时间呀。”高特大猩猩不知道什么时候复活了,在人群里大声嚷嚷道。

“不不不,凡老大的水准不足为虑。”

马拉格比在一旁附耳,用所有人都能听见的声音悄悄说道。

“原是这样呀,因为凡老弟是笨蛋呀,啊哈哈哈~~~~~~~”高特像是终于察觉到了这个天大的秘密,而发出豪爽大笑。

“就是就是,因为凡老大是笨蛋所以不用将他考虑在内。”马拉格比跟着一起,夸张的两手叉腰,仰头发出傻笑声。

“多重火风暴!”

“轰”一声,地面上多出了两块人形焦炭,缓缓倒地。

这群混蛋,因为都是熟人,互相已经知根知底,所以一点儿也不打算把我的长老威严放在眼里吗?恶狠狠的瞪了其他偷笑不止的家伙一眼,我露出无奈的神色。

“咳咳,我先说说比赛规则吧。”

将两块黑炭处理掉之后,回过头,扫了在场的冒险者一眼,我数数看,人数的话……

“表哥喵,不算上你和维拉丝她们的话,一共有24个人喵。”

菲妮作状狗头军师,不待我数完就立刻邀功似地说道。

“这样啊……”我低头思索起。

“24人随机分6组,每组角逐出2人,然后随机分3组,每组再角逐出2人,这样一,最后出现6个人。”

在众人聚精会神的目光中,我缓缓说道。

“最后角逐出的6人,就和种子选手,维拉丝,莎拉,琳娅,小茉莉,还有西露丝艾柯露,六人角逐,看看哪边的人最先全部被淘汰,就算谁赢。”

“不公平,为什么要设立种子选手,大家同处于一条水平线才行。”有人***起了。

“我们这边才六个女孩,你们那边二十四个冒险者,想欺负人吗?”我瞪了一眼,***声弱了下。

“再说,你们这两天吃的食物是谁做出的?她们要是罢工,你们连比赛的资格都没有。”

这句话落音以后,人群再无***之声。

“吴院长,那你呢,不一起参加,凑凑热闹吗?”人群之中,奥斯卡那厮粗声粗气的吼道。

“我?我和你们可不是同一个等级的,还是算了。”

本以为说出这种大实话,会被那些只知道羡慕嫉妒恨的家伙再次奚落,却没料到,竟然被全体附议认同了。

“是呀,的确不是一个等级的。”

“就算厚着脸皮硬凑上,赢了也没意思。”

从人群之中,纷纷发出这样的,让我感到微妙不爽的议论声,这群家伙,是不是误会了点什么,我的意思啊,是说你们的实力,不是和我一个等级的,真的听懂了我的话吗?

为了神诞日那天的节目,我早就让法师公会制造出了几十副麻将,所以应付这次比赛完全不是问题,桌子一摆,麻将一砌,家门口的偌大空地上,立刻就噼里啪啦,人声鼎沸起。

“西露丝,艾柯露~~~~”

见大家都自发抽签,四人一组坐下玩上了,我点点头,悄悄将两个宝贝女儿喊到身边。

“等会就靠你们了,将那些把我们家搞的乌烟瘴气的家伙,全部给爸爸咔嚓了。”

手刀在脖子上一横,我笑眯眯的对她们说道。

维拉丝是靠不住的,她太善良了,不适合打麻将这种东西,莎拉的读心术,很容易能看透对方在想什么,琳娅和三无公主则是聪明伶俐,所以三人的技术还不错,但就算这样,也并不保险,有了西露丝和艾柯露两个,才算是万无一失。

没错,当两个小公主坐在同一张桌子上时,眼前这群初学的材料,休想赢过她们。

“交给我和西露丝吧,嘻嘻。”艾柯露自信满满的拍着胸膛。

“西露丝听爸爸的。”害羞的姐姐看了我一眼,也是坚定的点了点头。

叽~~~~~~~~

然后,两个小公主用定定的目光看着我,湿润明媚的眼睛里,分明透露出一种向我索取奖励的信息。

“真是拿你们没有办法。”瞅了周围一眼,我在两人香喷喷的脸蛋上亲了一口。

“爸爸,小气。”艾柯露朝我皱了皱鼻子。

“呜嗯~~~”

西露丝紧张的握着两只小拳头,羞涩中也带着一丝失望。

我落荒而逃。

四处逛了一眼,到处都是麻将的噼啪声,偶尔夹杂着哪个出错牌的家伙的悲鸣,或者摸到好牌的家伙的得意笑声,众人都是初学者,出牌的速度相对较慢,那副聚精会神的盯着手中将牌的样子,似乎每张牌都含着不为人知的秘密一般。

我看前六名不是一时半会能够角逐出,顿感无聊。

反正麻将也有剩,干脆开个***贵宾桌吧,由我这个国士无双的男人教教这些家伙,麻将究竟该如何打。

想到就做,我看了一眼,寻找着有空闲的人。

维拉丝……呃,算了,我像是那种欺负善良女孩的恶人吗?

莎拉……欺负萝莉就更不行了。

琳娅和三无公主……挑战的难度稍微高了一点呢,还是放弃吧。

那对黑白洛丽塔风情装扮,看似很好对付的纯洁可爱小公主……别被自己的眼睛所蒙骗了,她们才是披着萌皮的最终boss,在双胞胎的心灵相通面前,就算是国士无双的男人也要甘拜下风。

最后还有丽莎阿姨……呃,总觉得很危险说不定是隐藏boss什么的还是算了。

最后……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复活的高特,马拉格比,还有菲妮,凑成了一桌。

呼呼呼~~~~~

一阵萧条的凉风,从东南西北四张呆滞的脸孔上吹过。

为什么……为什么心中会突然冒出“说不定这一桌是世上最佳组合”这种荒唐的念头呢?我可是被誉为国士无双的男人呀,怎么能和眼前三个笨蛋+悲剧相提并论?

吴凡,你要忍住,不能吐槽自己呀!!

“总觉得……”

高特摇摇晃晃着惨白的脸色,双目无神。

“总觉得周围投过许多怜悯的目光呢,是我的错觉吗?”

“我也感觉到了,而且这些目光似乎还在很欣慰的说:你们呀,也终于找到了合适的归宿。”马拉格比那一副死鱼般的脸色,不比高特好多少。

“喵,迄今为止从没有胡过一次牌的我,突然感觉这一次说不定能首开记录喵。”

到是菲妮,十分的乐观,脸上娇俏坚强的笑容,让人心生感动和怜爱。

“算了,总比干等着无聊要强,好好的心怀感激吧,你们这些家伙,我这个国士无双的男人,可是降尊屈贵陪你们打牌了。”

不甘心不情愿的嘀咕了一句,四人***起了牌。

“我们这桌不用淘汰晋级,要打点什么好?”高特突然问道,看不出这头猩猩的赌性还不小。

“既然高特猩猩提出了,那我就说明一下吧。”

“请称呼我为高特骑士。”高特一脸的***。

“好吧,折中叫猩猩骑士怎么样?”

“咦,这种事情还能折中吗?”

“怎么不能,你看,我叫你高特猩猩,你说你是高特骑士,两个名字一除的话,就可以约去相同的高特两个字,剩下猩猩骑士。”

“好像有点道理,但又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高特捏着下巴,沉思起。

“难道你连除法都不会,噗噗,不会吧,果然是笨蛋吗?”我嘲笑起。

“谁……谁说的,我当然知道,这种事情我早就知道了,你说的没错,我真正的称呼就是猩猩骑士,真亏你能猜出呀,啊哈哈哈~~~~~~”

高特一脸慌张的大笑起。

马拉格比:“……”

菲妮:“……”

众人:“……”

丽娜大姐捂脸中。

“好吧,接着刚才的话题,竟然这头笨蛋猩猩提出了,那就做点刺激的赌注吧。”

“我***!”高特举手。

“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好像有什么被忽略过去了,好像有什么刚刚才商量好的事情,被无视掉了。”

“***无效。”

我撇过头去,一字一句的对三人说道。

“既然要玩,就玩刺激点的——脱衣麻将!!”

“什么?!”三***惊。

“很简单,输掉的人,脱一件衣服,就这样。”

我摇着手指说道,反正大家都是爷们,脱衣服什么的也不用介意……

“表哥喵~~~~~~”

生怕我会强行剥掉她的衣服似地,菲妮的两只小手紧紧抓住胸前绑成蝴蝶结状的缎带系口,畏缩着娇小的身子,用泪眼汪汪的可怜目光看着我。

“……”

差点忘记了,这里还有只伪娘……

“凡……凡长老,就算你是菲妮的表哥,也不能……也允许你这样欺负菲妮大人!!”

不知道从哪里跑过的芬妮粉丝,两眼冒着熊熊的怒火,这样对我说道。

我说,在所处这种***凛然的话之前,是不是先将脸上的鼻血擦掉会比较好呢?

“混蛋,这可是难得的机会呀!!”

我还没说话,这名粉丝就被另外一名粉丝,以犀利的一记直拳打脸,击倒在地。

“闭嘴,你这种**野兽,没有资格跟随菲妮大人。”

随着而的第三名粉丝,又将第二名击倒。

“男人有**有什么不对,别告诉我你没有幻想过和菲妮大人做那种事情!!”

第四名……

“亵渎菲妮大人的家伙都该死!”

“好想看,好想看菲妮大人羞答答的脱下衣服时,罗衣半解的模样,哦哦哦哦,光想一想鼻血就流出了,谁也阻止不了我的**!!”

不知不觉,菲妮的粉丝党全部到齐,并分成两派互相扭打起。

“你们这帮家伙好吵,要打给我滚远点!!!”

丽娜大姐一怒扔了个火球,爆炸轰然响起,菲妮的粉丝们带着一股浓浓化不开的怨念,最后用充满饥渴的目光看了菲妮一眼,便在火焰四溅中飞了出去。

“原是这样呀。”

不知道为什么,完全不知道为什么,高特好像知道了什么,突然自豪的站了起,将胸襟向两边一拉,露出健壮的肌肉。

“脱衣服这种事情,为什么还好搞的如此麻烦,裸奔可是我的强噗喔……”

结果,余怒未消的丽娜大姐顺手一挥,连带高特也一起炸飞了。

“怎么办?缺人了。”

菲妮似乎松了一口气,抓着胸口的小手也松了开。

“没关系,看我的。”

四处看了一眼,我的目光逮到某道大摇大摆的金色身影。

“那个……”

马拉格比小声举手。

“难道说……我们要和一条狗打麻将?”他呆滞的目光,落到嚣张的甩着头的死狗身上。

蕾奥娜:“嘎哦,嘎哦~~~”(愚蠢的人类,你敢小看本公主?!)

“你看,它在骂你是愚蠢的人类。”

“不,是你骂吧,明明就是你在骂吧。”

我:“……”

为什么明明说了实话却没人愿意相信呢。

“总而言之,先不说其他,它究竟要怎么抓牌……”

话还没说完,马拉格比就露出了见鬼的神色,只见死狗伸出毛茸茸的爪子,在牌上潇洒的轻轻一放,一提,轻而易举的就将四张牌“吸”了起。

“我……我一定是昨晚没睡好,眼花了。”他开始拼命的***眼。

“真是缺乏梦想的家伙。”

“不,任谁看到这种怪事都会觉得惊讶吧。”

“你是在侮辱全世界十几亿多啦【哔】梦观众的智商吗混蛋!!”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话说多啦【哔】梦究竟是谁呀混蛋!!”

经过一番无意义的争吵之后,马拉格比总算是屈服于和狗一起打麻将这种事实,至于菲妮,在身为前身的菲尼克斯的时候,就已经见识过了死狗的能力,所以再次看到,她已经颇有点风轻淡,甚至把死狗当成是一名劲敌了。

游戏开始!

庄家是马拉格比。

“中。”

“嘎哦。(本公主碰!!)”

在马拉格比不可置信瞪大的牛眼中,死狗碰了他第一张牌。

游戏继续。

“三条。”

“嘎哦!!(本公主胡了)”

哦哦,马拉格比放炮了。

“不不不不——————————!!!”

马拉格比呆滞片刻,立刻发出惨绝人寰的叫声。

“我竟然输给了一条狗,我竟然输给了一条狗……”

脑袋不断磕着附近一棵大树,足足过了十几分钟,马拉格比才重新振作起,将外衣脱下,狠狠甩在地上,眼睛燃烧起了斗志。

第二轮!

“胡了,哈哈~~~~”马拉格比手舞足蹈的看着我。

“只不过刚刚开始热身而已,瞧把你得意的。”

我颇为不屑的看了马拉格比一眼,这种喜形于色的家伙,往往最后都会输的***不剩。

“废话少说,快脱快脱。”首次开胡的马拉格比,迫不及待的要享受战果。

“现在的孩子……”

我摇着头,将身上的斗篷脱了一件下。

为什么要特别说明是“脱了一件”呢?因为里面还穿着很多件。

见我脱下一件斗篷,里面穿着的还是斗篷,马拉格比顿时一口老血喷出。

“凡老大,你这是作弊吧。”他忿忿的指着我。

“谁说的,我平时就是这样穿着,不然你以为,为什么每个冒险者都穿斗篷,唯独只给我取斗篷男的称号。”

用高高在上的目光,俯视着脚下宛如蚂蚁一样张牙舞爪着的马拉格比,我发出不屑的鼻音,朝他轻摇食指,轻轻吐道。

“不是所有的牛奶,都叫特仑苏。”

“混蛋,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也要。”马拉格比怪叫一声,迅速将他圣骑士的行头全部穿上,眨眼间就变成一具钢铁骑士。

“你这才叫作弊吧。”我一脸的黑线。

“不,对于我说,这里就是战场,所以穿上装备是必须的。”

马拉格比难得机灵了一次,找了一个还算说得过去的借口,见大家没有反对,我无奈的耸了耸肩。

算了,反正自己的斗篷还有八层,算上维拉丝她们给自己编织的围巾手套什么的,谁怕谁呀。

第三轮……

“胡!!”

眼睛一亮,我将菲妮打出去牌抓在了手心。

哼,虽然不是国士无双,不过一个好的开头也是必须的。

“喵呜~~~”

菲妮沮丧的垂下头,想了想,将侍女服上的一条缎带解下。

我勒个去,这样也行?!!

我和马拉格比目瞪口呆的看着菲妮,为了招揽客人,绿林酒吧的老板给菲妮做了一套华丽无比的侍女服,精致的蕾丝衣裙上,四肢,腰身,背部,还有长发上,都绑着轻飘飘的缎带,还有大量的小饰品点缀,手链,脚链,还有在群魔堡垒的时候我给她强制带上的猫脖子铃铛,以至于她走起路的时候会发出叮当叮当的悦耳声音。

这样看的话,或许菲妮才算得上是“全副武装”呀。

第四轮!!

“嘎哦!!”

突然,摸了一张牌的死狗高兴叫了起。

***?

电光之间,我和马拉格比的目光对视,达成了一致的共识。

不能让这只死狗嚣张下去了。

然后在下一瞬间,坐在死狗上家的马拉格比的手无声无息一划,偷了死狗一张牌,然后探到桌子底下,手腕一甩,传到了上家的我的右手上,右手一甩,准确无误的扔入了左手的袖口里面,然后捏着自己的牌,做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总觉得……做这种事情好空虚呀,为什么我们非得对一只狗作弊不可。

一连串的动作无声无息,一气呵成,再加上死狗那滴溜溜的小眼睛,还被许多金毛挡住视线,完全没有发现我和马拉格比的小动作,就得意的将牌一番。

“诈和,诈和。”

马拉格比幸灾乐祸,手舞足蹈。

“嘎哦!!!!!”

死狗人性化的***了***自己的狗眼,发出惊天悲鸣,然后将狐疑的目光落到马拉格比身上,显然,它在怀疑对方搞鬼,看下次没那么好搞小动作了。

不过接下的问题出现了,死狗该怎么才能算脱呢?

在我们的注视中,死狗得意洋洋的嘎哦叫了一声,将身上的一根京巴卷毛给拔了下,那根幼细的金色卷毛被它捏在爪子里,放到嘴前轻轻一吹,挑衅意味十足。

望着满身是毛的死狗,我和马拉格比顿时一头栽倒在地。

一山还有一山高,原最赖皮的是这只京巴狗呀!!

“哎呀哎呀,大家好像在玩什么有趣的游戏,能让老婆子我也见识一下吗?”

正在热火朝天的时候,阿卡拉竟然了,身后还跟着莱娜,还有白狼,这死妹控,自从了营地以后,就一直一脸冷酷的跟在莱娜后头,十足像个贴身保镖似地,警惕着任何男人拐走他的宝贝妹妹,害我都没有机会和莱娜说话了。

“哦,是麻将吗?”

联盟大长老了,自然没人敢不卖面子,众人纷纷恭敬的招呼起,让阿卡拉见识了我们正在玩的游戏。

很快,阿卡拉就了解了规则和玩法,沉思了片刻,突然回过头,对身后的莱娜和蔼一笑。

“莱娜,这可是吴发明的游戏,不试一试吗?”

“这个……”

阿卡拉不愧是老狐狸一只,知道该如何把握人性弱点,本对这种赌博游戏没有丝毫兴趣的莱娜,显然被【吴发明的游戏】这句话所吸引,犹豫起。

“要四个人才能玩……”

“没关系没关系,再找三个就行了。”

阿卡拉笑着点点头,不知道怎么传递命令下去,不一会儿,三个一身朴素修女袍的女性就从远处走,看她们的打扮和气势,竟然是一直神神秘秘的预言师!

于是,加上莱娜一个,四个预言师在我们旁边凑成了另外一桌,在了解了规则和玩法之后,开始了游戏。

“那个,表哥喵……”

片刻之后,菲妮仿佛生锈的机器人一样,动作僵硬的将手中的牌打出。

“有……有什么事吗?我亲爱的表妹。”

同样是以僵硬的动作,颤抖的伸手将一张牌捏在手心,然后咔嚓一声,仿佛断了电般,这只手久久无法动弹。

压力,一股浓重的压力让我们三人一狗,几乎喘不过气。

就仿佛置身于空气凝固的空间之中,每挪动一个动作,都要用比平时多上千万倍的力气和意志,仅仅是片刻之间,大家就汗流如雨,发出不堪重负的悲鸣。

这股沉重无比的压力,正是从我们旁边不足五米远的预言师一桌那边发出。

“看,这轮又会是和局呢。”

一个听起声音较为年长的修女预言师,轻轻放下手中的将牌,笑着对另外三人说道。

另外两个预言师也在片刻之间反应过,微笑着点头。

而莱娜,则是合着双眼,沉思了一会,才睁开眼睛,露出让人心旷神怡的恬静笑容。

“看,我要学的东西还很多呢。”

“哪里,莱娜妹妹的进步速度,已经让我们目瞪口呆了……”

她们放下手中的牌,说着这些话的时候,牌桌中心只不过出了十几张牌,还有将近五分之四的将牌尚且整齐砌着,一动未动。

刺刺……刺刺……

从那里传的无形压力,像是压缩机一样,将我们这边三人一狗的身形压缩的越越小,和气一片的对话,更像是万箭穿心,将我们射的体无完肤。

“表……表哥喵~~~~”

大地仿佛突然震摇起,菲妮发出悲鸣,身穿铠甲的马拉格比更是丢脸的直钻到了桌子底下,不敢见人。

回过头,只见莱娜那桌的位置,仿佛在我们眼中拔地而起,形成一个圆柱形的平台,不断拔高,直达霄之际。

耸立的平台柱身上,一晃而过四个金灿灿的耀眼大字,将阴沉的天空照成雪亮,眯着眼睛仔细一看,上面赫然刻着是——

雀神争霸!!

地面还在剧烈摇晃,那条圆柱还在不断升高,不……不对!!

是我们所处的地面,开始下降,以失去重力的可怕速度,仿佛乘上了直达地底深渊的电梯一样,下降到无底地狱,周围变得一片黑暗,头顶上那片唯一的天空逐渐变成白点消失。

咔嚓,一面不知道原本挂在哪里的破烂木匾,从头顶上掉下,砸到了我头上,捡起一看,上面歪歪扭扭写着一行蝌蚪小字。

永无止境的幼儿班麻将馆。

我:“……”

菲妮:“……”

死狗:“……”

马拉格比:“……”

哦哦哦哦,这绝对不是真的,混蛋!!!!!!!!!!

我们只是幼儿班等级吗?!

而且还是永无止境!!

难道连提升的可能性都被否决掉了?!!

“看这种叫麻将的游戏,对预言师说是不错的锻炼游戏。”站在不远处,笑眯眯的看着这一幕的阿卡拉,自言自语道。

……

傍晚时分,在夕阳下沉的前一刻,持续了足足一天的麻将比赛终于落下帷幕。

决出六人以后,最后的胜负赛,是以2vs2的模式进行,也就是说我们这边出两个人,对面出两人,谁输掉了谁就退场,由下一个接替,直至对方只剩下一个人,无人可接替位置,则为输。

这种完全是为了发挥西露丝和艾柯露两人实力而制定出的规则,最后,两人完败对方五人,剩余最后一人也只剩下一口气,手中赢的筹码堆成了小山,作为接力队员的维拉丝,莎拉,琳娅和三无公主根本就没有机会出场……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