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零九十五章 史上最短的分别

第一千零九十五章 史上最短的分别


                第一千零九十五章 史上最短的分别

*********************************************************************************************

将三无公主送回去以后,我一直还在考虑着这个问题。

该怎么办?

印刷贩卖禽兽公爵系列,将这种书大肆传播,无疑是凯恩那些学者所不允许的,就我个人而言,也是不希望看到这些书继续散布,无论是从这本书会给暗黑人带巨大的负面精神冲击而言,还是对自己而言……

毕竟可是以我为原型呀,要是若干年后不小心被传出去的话,我大概会瞬间从救世主变成阿米巴原虫一样的存在!!

不过,那帮法师学徒也不是什么坏人,只不过是十分普通的宅而已,当然,我更加关心的三无公主,自己是否应该破坏掉她这份心意?

毕竟,她学这些书,只是为了赚钱,而赚钱的目的,只是为了我这个罗格营地第三吝啬的主人摸着头夸夸她而已,三无公主自己根本不缺钱,倒不如说她是个富可敌国的家伙才对。

当初走的时候,三无公主应该没少搜刮国库,那可是西部王国,拥有着珠宝之城的鲁高因,是这个大陆最富裕的国家,只要拿走其中百分之一的财富,三无公主这辈子都可以扔着金币玩了。

而且据那时候的城堡士兵流传出的八卦,阿滋亲王……不,现在应该叫他阿滋国王,那头肥猪,在去国库检查的时候,发出过半个鲁高因都能听到的哀嚎,好像一块肉从身上被割了似地。

想到这里,我就忍不住擦着额头上的虚汗,这个八卦应该不是假的才对,就是不知道这小不点公主究竟是怎么个搜刮法,才能让那头肥猪叫的如此凄厉,恐怕她也是有恃无恐,知道有我这个联盟长老罩着,才敢做这种事情。

难道说,三无公主其实在早一开始,策划要把我这个长老拉下海的时候,就有搜刮国库的打算?我再次擦擦汗水,难怪经常会听到十个三无九个黑这样的说法。

算了,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还是好好的想一想,究竟该怎么解决眼前的问题吧。

一边考虑着,在法师公会门口兜了许久,要不是门卫认识我,恐怕现在已经把我当成可疑人物给抓起了。

最后,我叹了一口气,将原本计划去阿卡拉的小黑店的路线,再做修改,往另外一边的凯恩家里走去。

凯恩的家还是一如既往的……

大啊。

这样一想的话,我似乎也有好一段时间没了,总觉得比上一次到的时候看到的那栋巨大房子,又大了一些,是我的错觉吗?还是说连法拉老头的空间魔法都已经满足不了凯恩的那些海量藏书了,所以不得不再次扩建?

虽然房子很大,但是凯恩家里并没有什么佣人,至于如何打理那些海量的藏书,也不必担心,一个人忙不过的话,总是可以让他的学生或者其他学者帮忙打打杂。

另外,据说这个家的最深处,藏了不少神秘的书籍,如果是记载着那些不能散播民间的黑历史还好,但如果是一些蕴含着神奇的魔法力量,或者封印着恶魔之类的书籍……

不过果然,说到最能吸引人的传闻的话,莫过于还是在那最深处的神秘图书馆中,藏着一名静静看书的少女,最好这位少女,还是某本神秘书籍的化身或者是管理者,和她定下契约或者用某把钥匙在她胸前的某个奇怪钥匙孔上轻轻一插就能获得神奇的力量……

若是传出这种谣言的话,凯恩不会被当成是变态萝莉控呢?嗯,这是个问题。

带着这些不纯洁的臆测,我拜访了凯恩的家,的路上就打听过了,他难得清闲片刻,恐怕正在家里整理着书架……

“轰隆——”

还没想完,那仿佛一只延伸到无穷尽头的书廊深处,就传了一阵崩塌声,我连忙上去,看到一堆砸下的书山,带着为什么别人找到的是少女而自己找到的却是老头这样的遗憾,从书堆里将凯恩挖出。

“咳咳咳,抱歉了,吴,你能及时真是帮了大忙。”

片刻之后,凯恩给我端上一杯茶,笑着说道。

“最近家里的书越越多了,就连我有时候也会搞错,所以想整理一下,没想到……”

“哈~~~”

我发出艰难的笑声,听凯恩这样说,难道说他竟然能将这个家的所有书,都记得一清二楚?

要我怎么形容凯恩家里的书的海量呢?打个比较俗套的比方,你在这个屋子里找到一个巨大的图书馆,上面琳琅满目都是书籍,书与书之间的间隔没有一丝缝隙,正当你为此感叹,理所当然的以为这些就是所有的书了,却被告知这个图书馆里的书,是整座图书馆的目录。

就是如此巨大的藏书量,即使光是能记住这些书所在的位置,究竟在哪号图书馆的哪个书架,都已经是惊若神人了,因此我看着凯恩的目光充满了怪异的佩服,这究竟谁才是怪物呀。

“吴,你特地跑过,有什么事吗?”

凯恩事务繁多,也不废话,歇了一口气后,直接就***了正题。

“没错,有点事情……那个……”

想到三无公主这边的问题,我神色一肃,困惑着该从哪里说起才好,最后,干脆叹了一口气,将那小公主塞过的一麻袋宝石,提出,摆到凯恩面前。

“神诞日捐献。”我简单的说道。

“哦?原是这样,看这次的神诞日捐献,又是吴你力压群雄呀,不过,为什么不直接交到阿卡拉的手上?”

凯恩看了巨大的麻袋一眼,笑呵呵道。

“不,凯恩爷爷,你误会了,这些不是我的。”

“那可真是稀奇了,究竟是谁的?难道说这一次神诞日的捐献,会有人能将你压下去?”凯恩的目光闪过一丝惊讶。

“谁的我就不说了,将这些交到凯恩爷爷你手上,我这边也是有一个小小的请求。”

在凯恩的注视着,我抓着脑勺,不好意思的嘿嘿笑着,一字字道。

“希望凯恩爷爷你能给我一张赦罪令。”

“这样啊……”

凯恩抚着白胡子,目光沉静,没有说可以,没有说不行,也没有问我为什么突然要一张赦罪令,一时间,气氛陷入了怪异的安静之中。

看凯恩了然的样子,难道说他已经……

抱着这样的不安,我的目光不断在凯恩脸上飘过,希望从他的表情中窥出一丝端倪。

“你是想知道,我究竟有没有看出禽兽公爵的幕后作者是谁,是吧。”

凯恩突然开了口,让我心里一凉,完蛋了,自己还什么都没有说,凯恩就知道我的意,这样看,无论是三无公主是禽兽公爵系列的作者,还是自己提出一张赦罪令的要求,都已经被他看破了。

不过,这也不是很出乎我的意料,如果凯恩真的发狠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以联盟侦察部队的能力,再加上三无公主她们的动作也算不得隐蔽,要查出也不是什么难事。

“凯恩爷爷,你已经知道了吗?”

事已至此,我只能乖乖的垂下头,俯首认罪,虽然罪魁祸首是三无公主,但我这个主人也难咎其责。

“其实这件事,我一早就查出了,只是犹豫着该什么时候行动而已,我猜你很快也会知道这件事,说实话,你那么迟找我,还真是有点出乎意料。”

“抱歉,凯恩爷爷,给你添麻烦了,还有,能够容忍小茉莉到现在,真是感激不尽。”我惭愧的低下头。

“嗯,比起吴你为联盟的贡献,这点容忍也不算什么。”

凯恩抚着胡子,温和的笑了笑。

“但是,既然你已经知道了,那这件事也就该做一个了解了,过和我讨要赦罪令,也不奇怪,毕竟你呀,对自己的家人,可是营地出了名的护短。”

“哈……啊哈哈哈……”

被凯恩这么打趣, 的脑袋更加低垂一分,几乎快要埋到地里去了。

“不过,亲爱的吴,这件事我不能这样答应你,就算是捐献再多也不行,你应该能明白我的感受吧。”

凯恩的语气微微一肃,郑重的说道。

“本,这件事我打算拖到神诞日过后解决,如果能说服小茉莉还好,她愿意不听话的话,说不得就要关到牢房里,关上几个月,等你亲自劝服她了。”

“抱……抱歉。”

我惭愧的泪流满面,凯恩说出这些话,这已经是极大的袒护了,如果换做是一般人,他早就火冒三丈的在查明以后,立刻把人扔到牢房里,劝服什么的根本就不需要,直接关个十年八年去了。

“我能容忍到现在,但是不能答应你,禽兽公爵这种书,不应该出现在暗黑大陆。”

凯恩将手中的茶杯轻轻放下,一字一句,坚定无比的说道。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考虑片刻,我深呼吸了一口气。

“小茉莉做这种事情,是为了我,我不想让她失望,但是凯恩爷爷你说的也对,所以说,请给我一点时间,我会好好说服小茉莉,至少让她写点正常的东西,行吗?”

“嗯,这样自然是最好。”

凯恩满意的点头笑着,或许这种结果,他一开始就已经预料到了。

“那就这样说定了,谢谢你,凯恩爷爷。”

我大喜过望,这次回去,无论如何也要和三无公主说说,如果她连这点都做不到,那不用凯恩动手,身为主人的我,自个先将她关起,关到老实为止。

“既然是这样的话……”

事情有了进展,心中松了一口气,罗格第三吝啬的本性顿时发挥出,我眼巴巴的看着摆在凯恩面前的麻袋,眨了眨眼。

“这个……这些宝石,我能不能要回一半……不,三分之一也行……”

凯恩:“……”

“等等。”

心里淌着血,我正要垂头丧气要离开的离开的时候,凯恩突然出声留人,并解开了绑着袋口的绳子。

哦哦,难道事情有了转机,凯恩终于良心大发,要退回一点给我?

我不由笑眯眯的掉头凑了回去,这一刻,我眼中的凯恩形象,比上帝还要高大百倍。

“把里面的钻石挑出吧。”凯恩这样对我说道。

“咦?”

难道说不是卖我面子,是卖小幽灵的面子?这样也好,反正能拿回就好。

我嗯嗯的点着头,然后又听凯恩继续说。

“挑出以后,拿去给吝啬鬼,还有,你身上的钻石,在给爱丽丝大人留下必须的份以后,最好也不要浪费了,全都给吝啬鬼处理吧。”

我立刻就一头栽倒的地。

感情不是良心发现退回给我,而是让我交给法拉老头,还让我把自己身上的也一并上缴!!

我眼巴巴的看着凯恩,目光里充满了杨白劳式的委屈。

“这也是为了爱丽丝大人好,只要能凑齐足够的完美钻石,到时候,他就能拥有对抗四魔王的潜力。”

“这么多完美钻石,究竟要做什么?”

我忍不住再次问道,上百颗完美钻石,就算光让小幽灵吃下去,恐怕都能让她从微光幽灵进化成白炽灯幽灵。

“这个你到时候就知道了,现在吴你的主要任务,是让哄着爱丽丝大人,让她好好练级。”

“好吧,反正你们就会吊我的胃口。”我无奈的面瘫。

“对了,说到完美宝石的话……”

我想起一个一直困扰着自己的问题,从物品栏里取出微波炉……哦不,是赫拉迪克方块。

“赫拉迪克方块最多只能合成到无瑕疵宝石,凯恩爷爷,能不能帮我看看是怎么回事?”

“还有这种事?”

凯恩眉头一皱,接过赫拉迪克方块仔细打量起,好一会儿。

“赫拉迪克方块不是还有一些属性没有显示出吗?”他突然这样开口。

赫拉迪克方块(神器)

+200%增加爆率

+0转化为所有属性(以角色等级决定,数值为等级/2)

+100法力

+100%施法速度

+200%法力恢复速度

-30%技能冷却时间

+5技能点

(未知)

就是这个未知了!!

我和凯恩的目光,同时落到最后一行字上面。

“看,关键点就在这里了。”

“可是,怎么才能找到解开这条属性的办法呢,根本一点头绪都没有。”

“这个……”

凯恩迟疑了一会。

“说不定到时候,还得去赫拉迪克族走一趟,看能不能找到有用的线索。”

“没办法,只能这样了,要是那时候,能和塔拉夏大人问一问就好了。”

我叹了一口气,无奈的耸了耸肩膀。

塔拉夏是赫拉迪克方块的上一任持有者,他的话,一定知道该如何解开这个迷,可惜,当初和塔拉夏那一缕精神烙印相遇的时候,时间实在太急了,那时候也并未想到这个问题。

“这件事,等神诞日过后再说吧,现在也不急,数量如此庞大的完美钻石,就算倾尽整个联盟之力,也未必能在十年之内凑齐。”

凯恩摇着头,将挑选出的钻石递到我手上。

“有空就去找吝啬鬼吧,说不定他那边有什么线索,我这边还有事情要忙,就不陪你去了,对了,吴,待会你还有事吗?”

“我?我本想去阿卡拉奶奶那边一趟,不过,现在和凯恩爷爷你说也成。”

“什么事?”凯恩微微一笑。

“关于神诞日扩建的事情,以现在的进度,真的还得及吗?为什么你和阿卡拉奶奶都不急的样子?”

“这件事呀。”

不知为何,我感到到凯恩的笑容,出现了一瞬间的微妙。

“我现在还有点急事,你去和阿卡拉商量吧。”

这样呵呵笑着,凯恩把我一个人扔在他家里,拄着拐杖离开了。

“真是的,明明只要花一点时间就能说明白了,为什么还要让我去找阿卡拉。”

带着这样的抱怨,我从凯恩的家,又匆匆赶到阿卡拉的小黑店,她也在里面,不过并不像凯恩那样忙里偷闲,而是处理着一堆妒堆积如山的文件。

最让我惊讶的是,莱娜也在,哦哦哦,能够在这种时候看到自己的宝贝妹妹,一整天下的各种无力和疲惫似乎都烟消散了。

“是吴吗?什么风把你给吹了,坐吧。”

阿卡拉放下手中的羽毛笔,抬起头冲我淡然一笑。

“我去倒杯水。”莱娜从论语上站了起。

“不用不用。”

我连忙将莱娜按坐下,并在她那双毛绒绒的狼耳朵上,亲昵的***了***,有这份心意就够了,倒水这种事情我自己做就行,反正小黑店我多了,也没把自己当成外人。

见阿卡拉正忙,我也没有客套,坐下之后,就把自己的意说了清楚。

“原如此,的确,如果是按照现在的进度,恐怕已经赶不上神诞日了。”

“阿卡拉奶奶有什么好办法吗?”

我一脸黑线的看着阿卡拉,都这种时候了,这头老狐狸为什么能一边说着赶不上了赶不上了,一边露出若无其事的笑容呢?

难道她真的不介意让满怀期待回过神诞日的冒险者们,四处看到“施工中,行人止步”这样的牌子?

“咦?”

阿卡拉微微一愣。

“我还以为你有了办法,所以才过找我商量。”

“我这里的确是有点想法……”

我呆看着眯眯笑着的阿卡拉,不知为何心中突然生出了一股被请君入瓮的感觉,然后就看到一边的莱娜抿嘴直在偷笑。

糟,掉入狐狸窝了。

“如果有不介意的话,就和我这个老婆子说说吧。”阿卡拉淡定喝了一口清神水,说道。

“呃,是这样的,既然营地那些冒险者不乐意的话,我想干脆直接从其他区域里找些冒险者回做好了,你看这样行吗?”

“没问题,当然可以。”

阿卡拉用夸张到可疑的语气,站起,拍了拍我的肩膀。

“吴,你的办法很好,就按照自己的想法做吧。”

“咦,这样就可以了?”

看到事情轻而易举的决定下,我把头一歪,总感觉中间被省略了很多东西。

于是,带着一脸的困惑和不解,我被公务繁忙的阿卡拉的无言魄力给赶了出,还好,有莱娜出送我。

“莱娜,你说阿卡拉究竟是怎么了?”一边推着轮椅,我低头凑上嘴巴,小声附耳问道。

“没有看出吗?阿卡拉奶奶可是早就准备好了。”莱娜的心情很好,文静俏脸上带着甜甜的笑容。

“是的,早就准备好了,就等哥哥你自己入套了。”说着,莱娜忍不住发出一连串柔弱清脆的笑声。

“可是,为什么她能猜到我迟早会过和她说这件事呢?”我还是不懂,难道说特地为这种事情施展预言术?也太口胡了吧。

“因为神诞日扩建的工作,是由琳娅姐姐负责呀。”莱娜理所当然的说道。

“咦?”

“哥哥对琳娅姐姐她们的喜爱,可是营地出了名的,知道琳娅姐姐负责这件事,就一定会过商量,阿卡拉奶奶猜测的凭据,就是这个。”

“这头老狐狸。“

我恨的牙痒,难怪不着急,原是看准了我会自动送上门,难道说当初让琳娅负责这件事,就已经把一切谋划好了?

“可是,也不一定非得我做不可吧,以阿卡拉的威望,她只要开口,肯定会有许多冒险者主动请缨。”

想了想,我突然注意到这个盲点,没错,为什么非得是我不可,她自己说一声就行了,难道那头老狐狸是不劳役我就会死星人吗?

“话是这样说没错。”莱娜可爱的抖动了一下她那毛茸茸的雪白耳朵。

“可是意义上,稍微有点不同哦。”

“有什么不同,反正是召唤劳力而已。”

“确实,阿卡拉在联盟里极有威望,大家都尊敬她,只要她肯开口,就会有许多冒险者自愿帮忙,但是这样一就没有意义了,阿卡拉奶奶想看到的是,是哥哥你的威望呀,以你的意志召集大家呀。”

“我的威望?”

脑袋冒出一个个问号。

话说,我有威望这种东西吗?笨蛋到是认识一大帮。

“不管了,反正也不是什么难事,做就做吧。“最后,我摇着头,放弃了继续臆测阿卡拉的用意,凡人的智慧呀。

“没错,就顺着这种气势,一口气去做吧,哥哥是最厉害的。”莱娜将两只纤细的小拳头紧紧一握,为我打气。

哦哦哦,有这样乖巧可爱的妹妹,洒家这辈子值了。

我流出幸福的泪水,感动的一把将莱娜搂在怀中。

“就送到这里吧,天气冷,别凉着了。”走出一段距离后,我回过头对莱娜说道。

“……”

“莱娜,怎么了?”

我奇怪的看着似乎突然闹起了小别扭的莱娜。

莱娜还是一动不动的盯着我,那双淡灰色的漂亮瞳孔,散发出相当的魄力,让我额头冒出了冷汗。

哦,对了,大概是忘记了这个,我在心里将掌心一拍。

“那么,莱娜,我先走了,等会忙完后,过接你回家。”

半跪在莱娜的轮椅面前,我轻***着她的俏脸,在那光洁可爱的额头上,亲了一口。

“嗯。”

莱娜这才展露出动人的笑容,果然是忘记了这个呀,从那股文静聪慧的气质上一点也看不出,莱娜竟然会是那么爱撒娇的妹妹。

话说回,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再见前的亲吻变成了一种规矩?

一阵寒风吹,我连忙将身上的斗篷脱下,为莱娜盖上。

“克罗蒂亚。”

轻轻唤了一声,片刻之间,那位尽职的罗格女弓箭手就出现在眼前。

“莱娜就麻烦你送回去了。”

“是的,这是我的职责,请长老大人放心。”克罗蒂亚笔直站立,用很能让人放心得下的坚定口吻保证道。

朝她点点头,在莱娜的挥手道别下,我踏出了脚步。

“哥哥,一会儿见哦。”

身后传莱娜柔柔的声音,总感觉……声音里面好像带着一丝调皮的笑意,就连平时一丝不苟,总是把脸庞板着的克罗蒂亚,我刚才转身的时候也发现了,她的嘴角似乎微微勾了起。

带着这股朦胧的疑惑,在走出数百米远后,我无意识的抬头,看到了夕阳正在沉沉落下……

“……”

呆愣了一会,我机械式的转过身,朝着原路返回,莱娜和克罗蒂亚似乎知道我会回头似地,两人一直停留在原地,未曾离开。

“莱娜,我接你回家了。”

面带着柔和的笑容,我这样说完以后……

脚步一蹲,凑到莱娜面前,两只手捏着她的脸蛋,往外轻轻一扯,脸色发烫的瞪着由眼含笑意到夸张的变成可怜兮兮的莱娜。

“还有,作弄哥哥是不对的!”

**************************************************************************************************

总而言之,这次也算是赶上了,话说这个月特没危机感呢,小七总觉得呀,全勤什么,总是会在最后几天溜掉的,远目……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