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零八十七章 一个男人、两个男人和三个男人的故事

第一千零八十七章 一个男人、两个男人和三个男人的故事


                第一千零八十七章 一个男人、两个男人和三个男人的故事

********************************************************************************************************

三无公主的事情可以放到一边……不,也不能说放到一边。

感觉上,这小公主似乎出了自身的h属性以外,有着什么更大的其他目的而这样做,但是果然继续写下去是不行的,那种书,万一被凯恩这些学者知道的话,就算是我的贴身侍女,恐怕也不会当做没看见。

至少,如果被发现的话,至少这个神诞日,我们的h小公主肯定会在牢房里度过。

哼,似乎让这小不点吃点苦头也好,到时候,她还可以安安分分的在牢房里编著一本《三无公主二度入狱记》。

总之,怎么说也不能让茉里莎继续写那种书了,下定这个主意以后,我到是稍微的松了一口气,可是另外一件事,却又立刻堵在胸口。

小黑炭呀。

虽然中途被三无公主的事情打断,不过我还是有好好的研究了一会从卡洛斯那里借的书,越看越是沮丧。

坑爹呀!!就算这些书的名字再坑爹,就算这些坑爹的书里面的内容再怎么坑爹的坑爹,也不可能有“教你如何将淫荡的夜魔族女儿变成良家少女”这样针对性的教程吧混蛋!!

相通这一点之后,我立刻信心大失,大受挫折,再加上三无公主突然这一闹,才绝望的想着离家出走,结果离开家以后又不知道该去哪里,再加上无论怎么躲,肯定也会被拥有着灵魂联锁的维拉丝她们找到,所以变成了现在这副半吊子的离家出走状态。

“大人,大人……”

仿佛从极为遥远的地方传的维拉丝的飘渺声音,丝丝入耳,我一个激灵,从沉思中回过神,发现正被自己无意识的大手轻轻爱抚着脸蛋的维拉丝,已经是脸色红润,目光湿湿盈的从正上方注视着我,呼唤着我的名字。

“大人,怎么了,又在发呆,还有其他的心事吗?”

眨了眨乌黑眼睛,维拉丝将头低下一分,轻轻抓着我在她脸上爱抚的那只手,明明是女孩子的小小掌心,但是从里面散发出的暖意和温柔,却似将我的整个手背包容在里面似的,柔声问道。

“想知道?”

轻轻在那张俏脸上捏了捏,我歪头问道。

“嗯!”

维拉丝可爱的呼呼点着头。

“那么想听的话,躺下再给你好好说吧。”

我放下手,示意维拉丝躺在坏里,本以为这害羞的小妻子会立刻慌慌张张,不知所措,让自己再次一睹那娇羞的美丽风情。

不料,虽然脸色如预料的一般变得通红无比,但仅仅是下意识的害羞一愣,维拉丝就轻轻趴了上,整个如同蜷起的猫咪一样,轻轻的,轻轻的将上本身重量交托到自己怀里,一股温香湿润的鼻息从耳边掠过,耳鬓厮磨,只需微微偏过头,就能看到近在眼前的一抹绯红俏脸。

哎呀哎呀,整个柔软的娇躯都在害羞打颤呢,虽然可能夸张了点,但是想到现在是在野外,是维拉丝最不擅长对付的亲昵环境,也就释然。

同时,为了倾听我的心声,抚慰我的心灵,而强忍着羞耻心满足我提出的任性要求,这股温暖至极的关怀,也让我感动。

“这样……这样大人满意了吧,可以说了吧。”

野外的寒风阵阵吹,似乎给维拉丝带一种空旷的、随时都有可能会被发现的错觉,她的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下意识的更加紧密的贴上,随即,那羞涩不堪的低吟在耳边微弱响起。

“真是的,我家的小露露,还是一如既往的害羞呀。”看到维拉丝摆出鸵鸟架势,我有些忍禁不俊。

“呜呜~~大人……大人就会欺负人,明明知道我……知道我……”

维拉丝可怜兮兮的悲鸣声传,但是,她本人一点儿也没有察觉到,这种带着温柔和顺从之意的反抗,却反而更加能激发起我的欺负**。

本还想继续欺负一下维拉丝,再看看她那张羞红不堪的可爱俏脸,发出小狗一样的可怜兮兮低鸣,然后用鼓着小嘴的温柔目光瞪着自己,简直就是会上瘾。

不过,小黑碳的事情尚压在心头,我现在最需要的,是维拉丝用她如同草原一般美丽善良且包容的内心,容纳彷徨的自己在里面获取温暖和抚慰。

于是,整理看片刻思路,我开始缓缓的将从凯恩那里,所得到的小黑炭的资料,告诉了维拉丝。

当然,那个吸什么什么的,我还是隐瞒了,不然,我怕维拉丝听不到最后就晕倒过去。

纵使如此,夜魔族的“豪迈”行事风格,对于维拉丝说,也已经具备了相当大可能性的害羞晕迷。

一点一点的斟酌着说完以后,我低下头,看了怀里的维拉丝一眼,出乎意料,她并没有害羞的晕迷过去,甚至脸蛋上的淡淡红晕,或许还是刚才趴在我怀里时未曾褪去的。

用一种很努力的表情,维拉丝沉思着,浑然忘我,这或许就是她没有害羞的原因吧,这个一心一意为自己着想的忠诚温柔的女孩,为了能够替自己解忧,甚至连害羞都忘记了。

夜风轻吹,仿佛过了很久,怀里传出一声悲鸣。

“对……对不起,大人,我也想不到好的办法。”维拉丝小狗悲鸣中。

“算了,也不是一时半刻能够解决的问题。”我摸着维拉丝的小狗脑袋,轻声安慰道。

话说回,怎么变成我在安慰她了?不过也罢,无论谁安慰谁,谁温暖谁,我现在已经没有那么彷徨和不安了,这一切都是因为维拉丝就在自己身边,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不过,我相信大人!!”

维拉丝突然从怀里仰起头,用仰慕的眼神往过。

“咦……就算……就算你这样说……”我不好意思的抓着脑袋。

“无论什么事,大人都一定能够迎刃而解。”维拉丝依赖满足的,脸蛋在怀里轻轻蹭了蹭,害羞的小声说道。

“这股信心是从哪里的?”

虽然很高兴被维拉丝这样的相信和仰慕,不过我还是很好奇,自己什么时候给过维拉丝如此高大的形象了?

“因为……因为大人是让所有人仰望的大陆双子星。”维拉丝呆了片刻,这样点着头。

“是吗?我到是听到别人叫我斗篷男更多。”

虽然已经说过无数次但是我还是必须再次重申一次,斗篷怎么了?斗篷招惹你们了?斗篷可是男人的浪漫,斗篷男是潮流的象征!

“呜~~”

维拉丝发出一声低鸣,看吧,连你也无法反驳。

“因为大人……大人救了很多人,从没有失败过!”维拉丝又抬起头,这样说道。

“不,或许你们没看到,我也是会经常失败,经常眼睁睁的无奈看着生命从眼前消逝,就像这次小黑炭,结果还是没能……”

气氛顿时陷入低沉,低头一看,维拉丝的眼眶,急得湿润起了。

糟糕,我怎么和维拉丝说这些,明明那么好心的安慰自己,却一次又一次的……

我现在恨不得给自己这笨脑瓜子上一拳。

“大人……因为大人……”

维拉丝小声哽咽着,露出坚强和认真的目光,抬头看了我一眼,随即低下去,小声的饮泣了一句。

“我……因为大人……是我的大人……所以……那个……这样的理由……果然还是不行吧。”

“不,谁说不行!!”我突然激动起。

维拉丝这一句话所注入的力量,比洁露卡的补魔还要强大十倍百倍,没错,我既不是英雄,也没有被称之为救世主的资格,但是,我是维拉丝的丈夫!!是绝对不会让妻子失望的丈夫,仅仅是这个理由,就足够了。

“咦咦?”

维拉丝惊讶的看着我,那双乌黑明亮的瞳孔中倒影着的,是已经恢复了精神的自己,甚至比以往多出一股气势——就算现在天塌下,也要用一只手支撑起的豪情!!

没有任何事是做不到的,哪怕面对着打败三魔神的艰巨任务,只要是为了不让维拉丝她们失望,我也会去做!!

“谢谢了,维拉丝,我振作起了。”将维拉丝用力的搂在怀里,我感动道。

“不,我……我并没做什么,是大人……”

维拉丝似乎现在才察觉到刚才听了很多,并且貌似说了一句很不得了的话,于是顺势把头埋入我的怀中,很是害羞。

“放心吧,大人,小黑炭的事情,我们也会全力的支持你,帮助你。”

“就算你不这么说,到时候我也要麻烦你们,让小黑炭和你们在一起,我想她一定也能变成像我的小露露一样的温柔善良害羞的女孩。”我笑着说道。

是的,从知道小黑炭的身份那一刻开始,那股强烈的父亲责任感就在脑海中作祟,让我一直头脑发热,处于一种孤军奋战的状态,其实,自己身边还有维拉丝这些温柔善良的女孩们,只要跟她们在一起,小黑炭也一定能够收到身心感染,而且,还有博学睿智的凯恩和阿卡拉可以请教,莱娜出谋划策……等等等等,为什么非得一个人孤军奋战呢?

只不过是区区夜魔族的习性而已,难道集合了如此庞大的力量,都无法扭转过?

想到这里,我心中充满信心。

“大人,害羞是多余的。”

回过神,发现维拉丝正鼓起小嘴……

“对了。”突然想起了什么事情,维拉丝将俏脸抬起一份,认真的看着我。

“关于小茉莉的事情,我要和大人说说。”

“嗯,小茉莉,怎么了?我已经说过不生她的气了。”

“不,不是大人生不生气的问题,而是小茉莉的心意。”

维拉丝轻轻摇了摇头,然后将一切告诉了我。

“原是这样,那笨蛋侍女,不就是想让我摸着头夸上一句吗?干嘛遮遮掩掩的,只要她想,我随时都可以做。”

擦擦湿润的眼角,我心中感动莫名,虽然有着h公主这样让人无法吐槽的糟糕属性,但是我的小茉莉,果然还是个好孩子啊。

只是……虽然出发点很好,但是那些书,还让她继续写吗?

我和维拉丝不约而同的想到这个问题,立刻就露出苦恼神色,糟糕,被维拉丝这样一说,知道小不点公主的心思以后,我现在反倒无法像刚才那样,下定决心去强令她不许再写了。

“要不然……我们还是先回去吧,琳娅她们应该已经做好晚饭了。”

暂想不到好办法的维拉丝,在怀里这样轻轻说道。

“呃……”

我头疼的摁了摁太阳穴,突然察觉到,或许如何去管教三无公主,将是一项不比让小黑炭踏上正途简单的事情。

还有让人万分头疼的黄段子侍女洁露卡,再加上无法无天,逮着自己就咬的候补圣女,互相不对头的双胞胎公主和小天使卡洁儿,如果……我只是打个比方,如果到时候没能及时纠正小黑炭的夜魔族本性,这些人,这些事情全部聚在一起,我已经不敢想象以后这个家庭会是怎么样一副群魔乱舞的景象。

光是在脑海中模拟了一下,我刚才满满的自信就泄掉了一大半。

不行,得补充点什么。

我用不怀好意的目光,盯着怀里的维拉丝,她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娇躯微微一缩,回应过可怜兮兮的目光,似乎在说,大人,不要在这里……

嗯嗯,这是何等勾引人犯罪的楚楚温柔目光呀。

“放心吧,这里没人的……昨晚陪莎拉,今天说什么也得补充一下我的小露露才行。”

轻轻一个翻身,将维拉丝压在身下,一边挑弄把玩着她的细腻下巴,一边小声呵气道。

“我……我才不要在这种地方被大人补偿,呜~~~”

满脸通红的维拉丝,挪动了一下被紧紧压迫的四肢,还想做垂死挣扎。

“嘴里说不要,心里还是很想的,没错吧,我家的小露露呀,就是嘴巴硬了点,害羞了点。”

“大人……就知道欺负人!”

维拉丝的目光,羞涩中饱含着困扰。

“哼哼,多说无用,我就喜欢欺负你,欺负我的小露露。”

说完,我不由分说,低下头,轻轻在维拉丝的娇唇上一点。

“呜嗯~~~”

下意识的一声酥麻娇吟,立刻从维拉丝的唇角泄露出。

“你看,明明很想对吧,都发出这样羞人的声音了,呜呼呼~~~~”

我发出狡猾的笑声,同时,同样察觉到了嘴角那声娇吟,还有那嘴唇一刹那相触时触电般快感,羞于自己的身体竟然如此“不知羞耻”的维拉丝,立刻进入了自我保护状态系统,已经是迷迷糊糊,紧闭着双眼,连挣扎都忘记了。

哦哦,本还以为要花点功夫,没想到这么轻而易举的调教完毕了,这难道就是野外环境带的加成效果。

看着迷迷糊糊,漂亮可爱,温顺而又媚人的维拉丝,我忍不住低下头,重重的吻上那双柔软香甜的樱唇,轻含细***,舌头在贝齿上掠过,哧溜一下,钻了进去,直捣黄龙,捕捉到了维拉丝香软的小舌头。

“嗯嗯~~~”

迷迷糊糊的,感觉到嘴唇上传一股发自灵魂的熟悉感,维拉丝不由下意识的轻吐香舌,***起。

“维拉丝……维拉丝……”

我开始迷乱的低吟着维拉丝的名字,在她身缠绵厮磨,曲线柔和纤细的少女娇躯,带着风一样的轻盈,草一样的柔韧,修长笔直的大腿紧紧靠拢,纤细的腰肢没有一丝赘肉,但是也不会显得骨感,而是一种恰到好处的光滑柔软触感,最后,还有那鼓鼓隆起的,如同山丘一样的美丽胸部……

“大人……不要……”

最后一声细微的媚吟,几乎就是等于变相的邀请。

“肚子饿了,今天继续去吴师弟那里蹭饭吧。”

熟悉的,让人忍不住杀意腾腾的大嗓门,从大老远处传。

“这样……不大好吧。”

另外一道带着严肃和沉稳的中年声音,跟着响起。

“没关系没关系,你不是一起答应过要去看吴师弟的好戏吗?哈哈哈哈~~~~~~”

“我可不记得有答应过你这种事情。”

那把沉稳的声音轻哼一声,明显带着被冤枉的不愉快。

“这种小事就不要计较了,得再快点才行,没想到已经那么晚了。”

“那就……那就干脆在自家里煮面条吧,我说你也别老是跟被人蹭饭。”

沉稳声音不知道想起什么,似乎有点底气不足的样子。

“还不是你,说什么也要一路在后面护送卡洁儿回去,明明已经有别人在暗中护送了,要不是多此一举,也不用等的那么晚。”

“当父亲的关心女儿有什么错!!”

“父亲关心女儿是没错,但是父亲跟踪尾随女儿就怪异了。”大嗓门的吐槽显得格外有力。

“唉,你不懂……”

“咦?”

“咦?”

卡洛斯的话还没说完,突然和西雅图克同时发出一声惊疑。

夜色中的,对面两道熟悉的声音正襟危坐,目光左右顾盼,十分可疑。

“吴师弟,还有维拉丝,难道说你们是专程这里迎接我们的?”西雅图克见状,没有多想,拍了拍自己的大光头,露出“那该多不好意思呀”的狰狞笑容。

到是卡洛斯,在夜色中察觉到了一副恨不得将自己的俏脸埋入胸前的维拉丝,那羞红之极的脸色。

“呜呜~~~~呜呜呜呜~~~~~~”

从维拉丝紧紧低着着的嘴唇里,传出一些似悲鸣,又像是遭到病毒入侵的电脑,在崩溃前所发出的无意识音节。

咔嚓一声,象征着理智线断裂的声音响起,维拉丝从正襟危坐的状态中笔直站起,抬起头,两眼蓄满了羞涩泪水的将平底锅抱在怀里。

“那个……维拉丝,冷静点,我们不是有意的。”

看到维拉丝的平底锅出现,就连西雅图克的大光头也微微发炸,卡洛斯连忙出声,岂料,他不说还好,这一说,立刻就如同点燃了导火索。

“呜呜~~~大人笨蛋大人笨蛋大人笨蛋!!!!!!”

一瞬间,山洪暴发,维拉丝开始混乱的挥舞起手中的平底锅,在她旁边的某准悲剧帝首当其中,被平底锅的残影命中,啪一声飞了出去。

“大人笨蛋笨蛋笨蛋!!!!”

行凶完毕,维拉丝一边单手继续混乱的挥舞着平底锅,一边捂脸泪奔的向家的方向跑去,只见所过之处,残影重重,前面阻挡的一切事物,无论的大树,巨石,在平底锅面前通通都是浮,一条笔直的被破坏掉的通道,转眼之间就被制造出,就仿佛是某一头体型巨大的凶兽刚从这里经过。

“哟,还活着吗?吴师弟。”

西雅图克顺势接过被平底锅拍飞,直朝他的方向飞过的某个可怜家伙,拎在手中,晃了晃,以确认其存活气息。

“勉强生存。”好一会,我才从牙齿中挤出四个字。

“抱歉,吴师弟,似乎打扰你和维拉丝了,不过现在的年轻人啊……难道是我老了吗?”

实际年龄怕是已经有七八十岁的卡洛斯,摇头晃脑,一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的感叹。

“好了,别在那罗里啰嗦了,晚饭该怎么办?”

西雅图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里面十分配合的发出阵阵打鼓声。

“吴师弟,晚饭怎么办?”

见没人回应,西雅图克不禁放大嗓门。

感情我已经成了蹭饭的代名词了,从西雅图克的手上跳下,我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指了指前面那条被维拉丝硬生生用平底锅开出的宽阔大道。

“你要是有胆跟上去蹭饭,我明天不还手让你白揍一顿如何?”

西雅图克脖子一缩,没有丝毫犹豫的摇起了头。

虽然白揍对方一顿这个提议很吸引人,但是在这之前,他恐怕要先受一顿平底锅的洗礼,这种注定两败俱伤的赌博实在没必要。

“现在怎么办?”我突然发现,原自己也回不了家了。

“还能怎么办,回卡洛斯家煮面条。”

西雅图克幸灾乐祸道,然后突然想到自己也要有难同当,不禁拉耸下脑袋,面条呀,要吃多少才能填饱肚子,老子想吃肉呀。

“要不去酒吧吃一顿?总有什么填饱肚子的东西吧。”

我突然有了主意,对呀,难道还能饿死有钱人不成。

“你傻的吗?没听阿卡拉今天早上说,为了应对不久之后的神诞日,整顿治安,同时也储备足够的物资,从半个月前,所有的酒吧,到了太阳下山以后,就一律不许再提供酒水食物,旅馆也只有标准的一日三餐,现在早过了时间了。”

西雅图克拍了拍我的肩膀,那野蛮人的怪力,差点没将我像钉子一样打入泥里。

“混蛋,就算是这样,难道你们身上就一点干粮都没有了?肉干啊什么的,总能拿出点吧。”

我指着两个大男***骂道,真丢脸,这样还叫冒险者吗?以为回到营地就可以安枕无忧了吗?难道就没听说过生于忧患死于安乐这样的警世名言?

“今天刚好吃完。”西雅图克耸耸肩膀。

“说我们,你呢?”

“我?”我顿了顿,垂下脑袋。

“原本从群魔堡垒回,身上还剩一点,结果回的当天就被维拉丝没收,说没有营养,哪去重新回炉了。”

“没用。”

西雅图克从牙缝里狠狠挤出两个字。

然后,两双目光齐齐集中到卡洛斯身上,这种时候,果然还是眼前这个圣骑士靠得住呀,以后干脆就叫他多啦卡梦好了。

虽然这家伙身上似乎只有面条……

“真是的,你们这两个家伙,就从没让人省心过。”

卡洛斯不断的摇着头,转身向时的路返回。

“卡洛斯大人威武!!”

“卡洛斯大人万岁!!”

我们不由的高呼起。

然而,就当卡洛斯的帐篷近在眼前的时候,他走在前面的脚步突然一顿,停了下。

“怎……怎么了,卡洛斯大人?”我和西雅图克不由彷徨,冒险者的第六感感应到了不妙气息。

只见卡洛斯呆了好一会,突然僵硬的回过头,不好意思的朝我们两个笑了笑。

“抱歉,我现在才想起……”

顿了顿,卡洛斯很严肃的接着说道。

“本打算开完会以后去补充一些面条和干粮,但是被西雅图克拖着去训练场,所以……”

“咕噜噜~~~”

自肚子的悲鸣,从我们三人身上此起彼伏的发出。

寒风吹过,映衬着三个大男人的沧桑背影,显得格外悲凉。

一个男人煮面条,两个男人蹭饭吃,三个男人饿肚子……原古人的名言也可以套用到这里呀……

*************************************************************************************************

嘛,似乎好久没有求***了,这次就求***吧,大家有能力的话,尽量给小七捧个场,话说看到六月份的稿酬,丢了全勤之后,真叫一个泪流满面呀……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