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零七十章 那些无可取代的回忆

第一千零七十章 那些无可取代的回忆


                第一千零七十章 那些无可取代的回忆

*******************************************************************************************************

走在营地的宽阔硬泥道上,我有些恍惚。

这是离开几个月后,再一次回到营地,再一次踏上这些熟悉的道路,这段时间里实在发生了太多太多事情,此时感受隔着鞋底传的泥土厚实触感,以及举步之间独有的微微沾粘感,竟有一种弯下腰去,捧一起一撮土放在鼻间轻闻的***。

不知不觉在罗格呆了快九年了,这里每一条小道,似乎都已经深深刻印在脑海之中,除了居住区以外,北边的训练营,西边的贸易市集,以及中央的冒险者乐园,似乎闭着眼睛都能走下去,这对于我这种路……

咳咳,刚刚说到哪里着?对了,没错,这种久别重逢的感觉真是怀念啊,啊啊啊~~~~

尤其是从法师公会,到阿卡拉的小黑店这条路,上面留下了自己九年往往的脚印,几乎每跨出一步所能看到的,从不同角度观察同一片景色所获得的片段,都深深的刻在意识里面。

看到那赶着各种牲畜的草原牧人,从身边经过,看着将犁具锄头扛在肩上的农夫,看到挑着箩筐回家的小商贩,每每都能感受到独属营地的那股淳朴气息,看着看着,嘴角便会不由自主的微笑起。

或许,这里没有作为宅男的自己,最心爱的电器游戏,甚至不能提供让自己宅在家里的一方乐土,更甚,还要握起刀剑,和游戏里***纵的勇者那样,砍杀敌人,不是一窜窜数据创建或消失,而是真实的血肉飞溅,横尸遍野,怪物是大自己两三倍,散发着庞大气势的家伙。

你能感受到它散发出的恶臭或死亡气息,能感受到炙热或森寒的吐息,能感受到肌肉或骨骼的颤抖和坚硬线条,能感受到武器破开对方身体时是撕裂和阻碍,那些仅靠3d技术做出的场面,与之相比简直就是弱爆了。

本以为这样的世界,并非是自己这种懦弱的家伙能生存下去的,结果,我竟然走下了,而且这一走就是九年,更坑爹的是竟然还混得了个实力不弱,地位不低的地步。

每每想及于此,我都有一种找个能摔死的悬崖跳下去的***,说不定能在下面捡到创始之初上帝曾逗留在那里时留下的超人牌***,直接拳打四魔王,脚踢三魔神,拯救大陆于弹指之间。

当然,这***绝对不是图拉丁那老混蛋弄出那条,上面沾着黄黄的奇怪颜色,散发出微妙气息的玩意。

呃,怎么好好的美好感触,却偏偏出现图拉丁那只握着铁锤满地爬的蟑螂呢?

摇了摇头,我毫不留情的图拉丁从脑海中抹杀掉。

说到底,自己一介废柴宅男能够坚持到现在,还是因为有哪些一直牵挂着的女孩们呀。

回忆起和她们第一次相遇时的一点一滴,我不由笑了起,这些都是美好的,幸福的回忆。

而第一个遇到的女孩,就是琳娅,虽然她并非是自己第一个爱上,并确定关系的女孩。

那时候的琳娅,怎么说呢?一点儿也看不出是爱德华家族的继承人,到像是个第一次接触外界的小女孩,但是后却成熟的很快,没过几年,就已经能够独当一面了,容貌也是,第一次见的时候,虽然是漂亮清纯的一塌糊涂,和原世界那些女孩相比,一个就如同污垢的山涧溪水,后者则是污染浑浊的水塘。

但是,如果和那时候已经拥有了整个罗格营地无可匹敌容貌的莎拉相比的话,还是逊色了不少,这几年,琳娅越发的成长和美丽,总体素质上,已经有了和莎拉一较高下的资格,这也是因为莎拉似乎从我第一次和她相遇开始,直到现在,都没怎么成长过……咳咳,不过,说到容姿的话,无论是琳娅还是莎尔娜姐姐,这另外的两大罗格美女,还是无法和莎拉比较就是了。

当然,最惊人的还是琳娅的胸部发育……好吧,这趟我回营地,可是正经八百的将之命名为无节***大魔王吴凡的重拾节***的救赎回归之旅。

仔细想想,这九年,唯独不变的是,是那一声清脆甜美,宛若山间小溪,深谷黄莺的吴大哥。

“吴大哥~~~~~~”

呃,果然很棒呢,这声音,就像大热天里一杯冰爽的可乐般。

我眯着眼睛,嗯嗯点头。

“吴……吴大哥?”

咦?还自动浮现语尾上扬的疑问语调,我的大脑什么死后凶残到这种地步了。

终于发现了不妥,我睁开眼睛,一直思念着的女孩,俏生生站在自己面前,轻歪着头,脸上带着充满了邻家女孩式的甜美微笑,天蓝色的纯净柔色眼眸中,带着庞大的喜悦,同时又含着一丝疑惑。

西下的夕阳,给眼前的女孩披上了一层金色轻丝,突然这样出现在自己眼前,就仿佛是从夕色之间浮现的天使一般,神圣的让人无法触及,突然让我产生了一种患得患失感,担心她会不会就此和着美丽的夕阳,美丽的消失。

好在,这只是一瞬间的感觉,适应了夕阳的反射之后,那道熟悉的,亲切柔和的身影,依然是自己的那个琳娅。

我送了一口气,随后犯难的抓了抓后脑勺,傻笑起,相遇的太突然,有太多话要说,恨不得奔上去将琳娅紧紧搂着,正因为太多太多想要做的事情,反而不知道该先做什么才好,一时之间愣在那里,目光飘忽,开小差的打量起了四周。

不知不觉一路下,自己的步伐,竟然从那乡间的硬泥道上,跨入了冒险者乐园特有的平坦石板砌成宽大石道。

而且,和琳娅相遇的地方,现在所处之地,恰好是冒险者乐园中央的广场,还得及储物箱吗?就是广场上悬浮着的那颗巨大菱形水晶,旁边砌着一个十米宽的喷水池,我和琳娅,刚好站在喷水池侧边的两面,目光交织。

恰好的恰好,平时是老闲着蛋疼没事做跑这里瞅一瞅物品栏里面的东西偷乐的那些无聊冒险者(或许有人会怀疑我也是其中一份子但我发誓我只是以联盟长老的身份巡检营地的安全经常从这里路过看有没有可疑的家伙罢了),在这个黄昏时刻,也不知道是集体拉肚子了还是怎么的,竟然一个人也没有,夕阳点缀的偌大广场上,反射点点金光的喷水池水花,照映着我和琳娅的出神脸色。

那个……怎么说呢,还是不大喜欢这种罗曼蒂克的气氛啊,我摸着鼻子,不好意思的冲琳娅傻笑了笑,宛如第一次恋爱的愣头青少年,突然和心上人迎面相遇,而显得不知所措一样。

本因为这种美好的气氛,显得有些陶醉和扭捏的琳娅,将我这个样子,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噗嗤一笑,拥有着苍色天空般纯净宽广的眼眸,俏皮的眨了眨,突然伸出小手。

“请问,我能坐在这里吗?”

她朝我伸出的白皙小手,指了指喷水池的大理石砌边缘。

“请……请便。”

突然被琳娅这样一问,而且是莫名其妙的一问,我慌张起,感觉就像是被主席点名的小兵一样,不由自主的站直身体,结结巴巴应了一句。

“我叫琳娅、艾德尔、斯普莱菲尔,27岁,转职九年的巫师。”

不知为什么,琳娅那双漂亮的眼睛,笑称一双弯弯的月牙,神色越发柔和和眷恋,从她的目光里面,能够清晰的感受到一股满溢出的幸福和缅怀。

于是,我终于想起了,这不是我和她第一次在那个小小的酒吧里,相遇时的首次对话吗?不同的是,琳娅现在说的,是当时的我的台词。

原,将那些陈旧的回忆牢牢记在心底的,不单单是我。

毫无理由的,刚才那些紧张感突然不翼而飞,我同样是眨了眨眼,看着成熟中,带着点俏皮的琳娅。

“吴凡,32岁,那个……下一句我该说配合着说九年前转职,还是两个月前转职?”

仅仅是这一句话,琳娅那原本笑意盈盈的眼眶,在一愣之后,突然湿润。

她开始不断的擦着眼睛,嘴角洋溢着无法自已的幸福翘起,笑着反问道。

“难道说……吴大哥你想不认这九年的帐?”

“是吗?”我露出和琳娅一样的笑容。

“我只记得当年那个胆小害羞的小巫师,现在已经成了我的宝贝妻子,敢问这位女士,你就是当年那个巫师吗?”

我眨着眼睛,冲琳娅直笑,一副你要是不承认的话,可别怪我不认这九年的帐哦。

“你看我像吗?”琳娅忍着笑容,抿起了嘴。

“可不是像那么简单,干脆直接抱回家去暖床,有抓错,勿放过。”上下打量琳娅一眼,我嗯嗯的点起了头。

“你……你就是这么对每一个刚刚遇到的女孩说的么?”琳娅禁不起我的厚脸皮,俏脸泛红的白了我一眼。

“当然不可能,那可得是像我的宝贝琳娅这样的罗格三大美女,才有资格。”我拼命的摇起了头。

“吴大哥你呀……”

琳娅似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但脸上的笑容却越发纯美娇艳。

“我回了,琳娅。”我向张开双臂。

然后,带着一串晶莹的水光,琳娅整个扑了上。

“***,,让我看看,我的宝贝琳娅,这两个月瘦了没有。”

将怀里的温香娇躯一把抱起,感受到了尤其波涛汹涌的两团软肉,以几乎能让任何男人丢了小魂的的惊人柔软弹性,顶了过,我不由笑着说道。

“嗯,好像重了一点。”

“讨厌,是因为天气冷了,衣服穿多了一点。”

琳娅咬着一口白玉整齐的碎牙,仰起头,精致无暇的脸蛋迎了上,美的甚至让人能感到微微的炫目。

“是这样吗?”我露出严肃的面容。

“的确,神诞日很快就要到了,看这天气,过个十天八天,就算下雪也不出奇。”

见听了我这番话的琳娅,娇憨的在怀里点头,表示严重同意,我不由狡黠一笑,稍微露出一点色色的表情。

“但是啊,我刚才忘记说了,我可是把衣服的重量也算上去,才这么说的哦。”

“咦咦——?!!”

前一刻还在点头的琳娅,立刻发出了清脆悲鸣。

“为……为什么会这样,难道说……难道说……”

并没有察觉到我的狡猾神色的琳娅,还是说,本就不是很有自信的她,下意识的便低下头去,看了一眼自己的高耸胸部。

顺着她的目光,从直角俯视的角度看下去,那道深深的***被衣服清晰勾勒出,似乎连目光都被夹在了里面,拔不出,这也是只能从这个笔直俯视的角度才能看到的**美景,因为琳娅缠了胸束,从正前方看的话根本看不出什么,只能惊叹那份傲人的乳量。

“哈……”

听到我忍不住的得意笑声,琳娅这才反应过自己做了什么,不由又羞又气的轻轻用额头在我怀里一撞。

“别着急别着急,我的琳娅宝贝,刚刚或许只是我估错了衣服的重量而已,当做不算数好了,等回去以后,脱掉了衣服再慢慢称量也不迟。”

这句话,我是贴在琳娅耳旁,用暧昧而炙热的语调,轻轻吐出。

“噗噗”一声。

饶是琳娅有着比维拉丝和莎拉更胜一筹的沉稳和冷静,脸蛋也不禁在刹那间通红冒烟,下意识羞涩的双手抱在胸前,抬头看了我一眼。

“吴大哥……从去一趟回以后,感觉更色了。”

“咦?”

更?

好吧,我承认是被洁露卡那黄段子侍女教坏了,这点无法反驳,重拾节***也是需要一个时间不是么?

但是“更”是什么意思,难道说我以前也很色?不可能吧,像我这种人畜无害的纯洁小宅男,遇到琳娅她们之前,可是连摸摸女孩的小手都会脸红。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明明是说一句话就会脸红。”

琳娅抬头看着我,突然伸出小手,在我的脸庞上温柔轻抚着,轻笑道。

“那时候,脸上也没有那么多胡渣,看看,现在都扎手了,吴大哥……已经快变成大叔了哦。”

“琳娅你才是,那时候多可爱,像小兔子一样,手里还抓着一根骷髅***,我还把你当成死灵法师了呢。”

“难道说,就是因为那根法杖,吴大哥才会过搭话?”

“或许是这样也说不定,不过当时酒吧没什么座位……当时究竟是为什么,会突然跨出那一步呢?”

“这一定就是缘分,要是吴大哥没有踏出那一步的话,那我……那我……”

想着想着,琳娅痛苦的捂着了胸口,朝我嫣然一笑。

“光是那样想想的话,心口就会很疼……”

“傻瓜,哪有那么多可能,我们现在是夫妻,这就是事实。”

我温柔的抚着琳娅的长发,轻轻说道。

恍然间,我仿佛跨越了时间和空间,将九年前的小酒吧里,第一次见到的那个胆小可爱的巫师女孩,和眼前的美丽身影重叠在一起。

只是,还是有少许的不同,身材我就不继续吐槽了,这墨绿色的长发,第一次见到琳娅的时候,微卷,过肩,充满了一个纯洁的青春活力感。

而现在,这头墨绿色长发变得更长,并且笔直,被一根我送给她的朴素发带,在肩胛的位置扎成一个宽松发式的u字形,下面挂着一条甩甩去的墨绿色小马尾(***发型),和那时候相比,少了一份活力,但是却多了几分知性、柔和与成熟的美感,更显亲切动人。

九年了,九年了啊……

“也是呢,也就是说,这根法杖,很有可能是我和吴大哥走到一起的媒人罗?”

在我微微感叹时间的流逝时,琳娅突然取出一根法杖,在我眼中晃了晃,按照她现在的说法,这根法杖应该就是当年她握着的那根了。

“你竟然一直没有丢?”我惊讶的看了琳娅一眼。

“吴大哥历练第一次爆出的装备,也没有扔吧。”已经熟知我的性格的琳娅,朝我眨了眨眼睛,随即低下头,紧紧握着手中的法杖,脸红红说道。

“况且……这是我和吴大哥第一次相遇时的……可以说是记录了那时候回忆的东西……”

“笨蛋……”

这种时候,我只能感动和幸福的轻抚着琳娅的长发和脸庞,哽咽的说不出话。

“吴大哥,我们去那里坐坐吧,我有很多很多的话……想和你说……”

琳娅指了指喷水池那边,露出了期盼目光。

于是,夕阳染红的无人广场,喷水池边,两道亲昵相依偎着的身影被越拉越长……

********************************************************************************************

大家似乎对小黑炭的种族很好奇呢,哼呼呼~~~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