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小黑炭拯救计划!

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小黑炭拯救计划!


                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小黑炭拯救计划!

“大家都累了,先回旅馆,明天再说吧。”

看了愣愣发呆的洁露卡一眼,我说道,明明一整天没做什么,只是在一直等待消息而已,站起的时候,我却发现身体格外的疲倦,发自身心内外地。

第二天一大早,因为营地那边的事务繁重,昨天才匆匆赶的凯恩,现在就要回去了,通行的还有法拉老头。

“凯恩爷爷,对不起,为了这种事情让你回跑一趟。”

送行的传送阵旁,我深深地低下了头。

“吴,你又见外了,没能帮得上忙,应该说抱歉的是我才对。”

满是皱纹的脸庞,微微皱起,露出苦笑,凯恩摇了摇头。

“我呢我呢?为了你这臭小子,我可是放弃手头上的伟大实验,特地跑呆了两天。”

法拉老头不乐意了,大概是心想明明我比凯恩还要多一天,怎么就把我给忽略了呢?

“是是是,也辛苦你了。”我没好气的行了一礼。

法拉老头一脸见鬼的表情,后退一步,全身鸡皮疙瘩冒了出似的擦了擦手臂。

“你该不会是发烧了吧?”

“……”

果然还是应该无视这老头最好。

“那个,凯恩爷爷……”

当拄着拐杖的背影踏入传送阵的时候,我忍不住出声,这种时候,这位睿智老人的智慧,说不定能给我指明一个方向。

“吴。”凯恩回过头。

“群魔堡垒这边的碎片回收任务,你可以暂时先放下,静下心,仔细的,好好的考虑,究竟应该怎么做,那个小女孩的一切……都交给你决断,如果阿卡拉在,我相信她也一定会这么说。”

“可是……”

将这件事交给我吗?明明是只要一个疏忽,就会导致世界之力级别的敌人出现,并对整个群魔堡垒造成巨大破坏,这么重大的事情,交给我一个人负责,真的合适吗?

和以前的任务不同,抵抗怪物袭村,支援精灵族,指挥鲁高因的战斗,这些等等,虽然一样是由我负责,但是至少身边还有可以依赖的人在,并不是一个人在孤军奋斗,而这一次,看似轻松,却是将整个任务交托在我一个人身上,将整个群魔堡垒的命运,里面的生命,都压在我一个人的肩头,没有其他人能够帮助,没有其他人能够代替。

我……真的行吗?

似乎看出了我脸上的彷徨,凯恩露出慈和的笑脸。

“吴,多相信一点自己,我和阿卡拉也是如此信任着你,无论最后你的选择是什么,我们几把老骨头,都会支持你,所以,大胆的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就好了。”

“我知道了,凯恩爷爷,我会好好考虑地。”

这番话似乎带给了我一点信心,用力的点点头,然后,目送着两道身影消失在了传送阵。

两人一走,我心里又没底了,果然,自己并不是做大事的人呀,身边一旦没有了人可以依赖,就会彷然无措。

小女孩依然在法师公会里睡着,在魔法阵的保护下,只要不打扰到她,就算睡上十天也没关系,现在,在想到办法之前,我并不打算叫醒她。

回到旅馆,发现洁露卡就像一条被腌制过的咸鱼,软绵绵的将上半身瘫在桌子上,感受不到声息,见我回才立刻将身体蹦了起。

“亲王殿下,怎么样?”

睁大漂亮的紫色眸子,面带焦急,洁露卡不断将脸蛋逼近,淡淡的幽香夹杂在呼吸里面,都快要打到脸上了。

“一切交给我选择,就是这样。”

放在平时,我或许会伸手将自动送上门的脸蛋捏一把,现在还是算了,在想到办法之前,请允许我像一条咸鱼那样活着。

结果,一会儿之后,桌子上多了两条咸鱼。

“我说,洁露卡,你说,如果阿尔托莉雅遇到这种事情,会有什么反应?”

其中一条斗篷咸鱼,软绵绵的发出声音。

“如果是女王陛下的话……”

侍女咸鱼沉思了片刻,然后道:“如果是女王陛下的话,一定会很有气势的说:不是还什么都没去尝试吗?怎么能就这样放弃,绝望的时刻还远远没有到!!”

“哦,是吗?果然有阿尔托莉雅的作风。”我无力***道,这就是女王与凡人的差距吗?

“反正我从没有期待亲王殿下能够做到就是了。”

明明嘴里是这样说,但是感觉洁露卡却好像在生气的样子,究竟是在生什么气?一开始就认定了我比不上阿尔托莉雅的,不就是你们精灵吗?

对于洁露卡的反应,我有点摸不着脑袋,她究竟在期待些什么呀,平时一口一个笨蛋叫的很是嚣张,这种时候又期待我能做些什么吗?真是个矛盾的家伙。

“对了,你不是说会和雅兰德兰奶奶联络吗?她有什么反应?”

我突然问道,精灵族的消息传递很有一手,说不定现在已经有回信了。

“一样。”

“什么?”

“和凯恩长老的说法一样,说让我不用担心,只要交给亲王殿下决定就行了。”

“……”

这家伙又是在生气个什么劲呀,要生气那也得生这样敷衍了事的雅兰德兰才对呀,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呜~~~,不能对这样的亲王殿下抱有期待。”

“……”

和嘴巴里说出的话完全相反的目光,洁露卡紧紧的盯着我,完全就像是小孩子想吃糖果但又拉不下面子要,嘴里说我才不稀罕但是看过的目光却充满了怨念的样子。

某种程度上,这黄段子侍女很好懂。

“反正亲王殿下脑子里除了色色的念头,整天想着让贴身侍女和自己玩新创出的羞耻游戏以外,就没有任何东西了。”

“谁说我没在想办法,你再这样说,我要生气罗。”我瞪着洁露卡。

“那亲王殿下想出了什么办法?想出了什么?什么?”

每说一个字,那张俏丽动人的脸庞就接近一分,直至鼻子鼻尖轻触的时候,才停止下,温湿香甜的气息打在了鼻子下面的嘴唇上,痒痒的,那是只要轻轻将嘴唇以努,说不定就能接吻的诱人距离。

额头更是直接顶了过,那双紧贴过,大小或许足足是自己一倍的明亮眼睛,完全将视野挡住,瞳孔所倒映的尽是一片紫色幽深,里面充满着依赖的感情。

“洁……洁露卡?”

我咽了一口口水,嘴唇发颤,虽说以前也曾贴近过,但是想现在这种危险距离,还是第一次,而且,洁露卡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就算我下意识的后仰,也会立刻贴了上。

这难道是精灵族特有的严刑逼问?

“不会离开的,在亲王殿下想到办法之前,不会离开的!!”

湿润的眼睛带上一层羞涩的,迷离的,勇气的水雾,在如此贴近的距离下,让我充分感受到了女孩子的眼睛构造,水分比例或许要比男***许多。

“好了好了,算我怕了你了,我说就是了。”

我连忙推着洁露卡的肩膀,将她挪开,可恶,是因为距离太近的关系吗?没想到这家伙,竟然能让见惯了莎拉她们的我也心跳加速,几乎忍不住诱惑。

不不不,这绝对是错觉,我家的黄段子侍女怎么可能那么可爱。

“明明不是说不对我抱任何期待吗?这种犯规的撒娇是怎么回事?”我大口喘着气。

“才没有撒娇,我只是为了让亲王殿下的脑子清醒一下,不要总是填满那些色色的想法罢了。”

洁露卡有点小得意的翘起嘴唇,矢口否认道。

你这么做才会让我脑子里涌出色色的念头呀混蛋!!

我是想这么怒吼出,不过想到这黄段子侍女可能会因此而更加得意,说什么亲王殿下果然是一见到贴身侍女就会发情,没有贴身侍女在就什么都做不成之类的话,想想还是忍了下。

“那么,亲王殿下的办法是……”

仿佛战胜国一样,发出得意洋洋的轻声哼唱的洁露卡,重新将脸蛋凑近一分,一副你要是忽悠我,我就继续贴上哦的威胁姿态。

我说,除了这种方法以外,就没有其他严刑拷问的手段了吗?这笨蛋侍女,究竟得笨拙到什么程度才行呀?!!

“好吧好吧,我说,我都说……我说你要是敢再凑过我真的把你推了!!”

洁露卡一愣,脸色突然变得通红起,一边嘴硬的嘀咕着反正已经被亲王殿下玩弄了连羊毛都数不过的次数所以才不会在乎,上半身却连忙缩了回去,骨子里还是胆小侍女这一点的确没错。

“昨天凯恩爷爷说的那些话,你也听到了吧,寄生在小女孩身上的是一条痛苦蠕虫,以负面感情为生。”

咳嗽几声,润润喉咙,我开始尝试着将想出的不怎么靠谱的办法,向洁露卡说明。

“嗯嗯。”

拼命点着头,那双亮晶晶的眼睛紧紧看过,只有在这时候才会露出坦诚的模样的洁露卡,让我找到了一点长辈的优越感,不知不觉将胸膛挺高了一分。

“那么,只要给那只痛苦蠕虫绝食,不就有可能将它逼出了吗?”

“话是这么说,怎么样才能做到呢?”

洁露卡歪着脑袋,闪烁着渴望了解的晶莹眸子看过,继续展露着坦率的一面,好可爱,如果是一直这么坦率的表达感情的话,说不定我早就被这家伙萌翻了。

“这就得开动一下脑筋了,究竟小女孩心中的负面感情是怎么的,如果是因为孤独的话,那就成为她的伙伴,如果是因为挨饿的话,就让她丰衣足食,如果是因为被欺负,那保护她就是了。”

“恐怕最根本的原因不是这些吧。”

“嗯,说的没错,虽然这些都是产生负面感情的原因,但其实这些原因,都可以归为一点,也就是最根本的原因,那就是——没有父母。”

是的,因为被父母抛弃,因为没有父母,才会孤独,才会挨饿,才会被人欺负,才会每天都要干重活。

“亲王殿下该不会想说,只要成为她的父母就没问题了吧。”

洁露卡的眼睛,现在就仿佛是xx超人胸前的水晶一样,不断一闪一闪,从原本的充满期待晶莹,变成失望的灰色。

信任流失,这是信任流失的大危机。

“当然,有什么不对吗?”

“那当然了,亲王殿下该不会天真的以为只要跟她说:啊,从今以后我就是你的父亲了,请把我当成父亲尽情的撒娇依赖吧,她就会开心的扑上,这种连三岁小孩会觉得恶心的情节,最近就算是三流骑士小说也不会再使用了。”

“……”

这算是坦率的毒舌吗?

“当然不是,难道你忘记了吗?月狼变身的能力,能力!”

我循循善诱,希望能借此激发洁露卡的灵感,让她自己醒悟过。

“月狼变身……制造刨冰?”

“你是故意的吧,是幻术,幻术才对!!”将心灵的茶桌重重一掀,我大声怒吼出。

“亲王殿下真是的,坦率点直接说出不就行了?”

我只知道,说出这样的话的洁露卡已经变得不再坦率,并且恢复到了她的黄段子侍女属性。

“虽然感觉有点不靠谱,不过,似乎的确可以试试。”

洁露卡沉思了好一会儿,顺着这个办法,往更深,更远的地方想去,最后,如是下定结论。

“那就这么做吧。”

见洁露卡也认同了,我不由高兴的握紧拳头,给自己鼓气的大叫了一声。

首先是……调查。

嗯,这是必须的,虽然可以依靠月狼的幻术,不过,至少得知道小女孩原的父母长得什么模样,才能变化,不然一切都是浮。

其次,得稍微了解一下这对父母的性格,不然以小女孩的敏感,很快就会发现破绽而被识破。

这两点拜托法师公会去做就行了,只用了一天事件,一叠资料就出现在了我们手中,其中有小女孩父母的画像,当然,或许配合这几年的失踪,得稍微做些改变。

除此之外,包括性格、喜好、岩心这些详细资料,都从和小女孩的父母有过接触的人嘴里了解到了,不得不感叹法师公会的办事效率。

出乎我们两个意料的是,本以为连名字都不给小女孩取一个的这对无良父母,是什么品性恶劣之徒,这样一还真要难为我们去扮演了,但是从资料上看,这对父母虽然不是什么大善人,但在其他人眼中,口碑却是相当不错,脾气温和,勤劳老实本分的矿工父母,大概差不多就是这样的感觉。

至于为什么不给小女孩取名,就不得而知了,也不排除是没有文化,所以只取了一个小名这样的事情,哦哦,平时这对父母似乎也是这么叫他们的女儿小黑炭,在贫苦人家里头,这样胡乱取个好记的名字的行为,也不奇怪就是了。

有了这些资料,我和洁露卡的信心又多了一分,最后剩下的就是实际***作了。

于是,角色方面:父亲扮演者,本人,加上母亲扮演者,洁露卡,隆重登场,即使有幻术,还是得依靠真人,才能做到万无一失。

地点:小黑炭所住的矿山脚下。

时间:凯恩和法拉老头走后的第二天。

被从法师公会搬运到这里的小黑炭,缓缓睁开眼睛,朦胧中,看到了两道熟悉的身影正在不断呼喊着她。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