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不可置信

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不可置信


                第一千零二十七章—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不可置信

话虽然是这么说,数遍整个大陆,能吃下骷髅饼干并消化掉的,恐怕也只有小幽灵了,想了想,我明智放弃了这个和从牙齿到***门涉及到的所有器官过不去的念头。

洁露卡显然是个爱国家、爱种族主义者,放到原世界,估计就是满家子的电器家具都是国货,如果大米没有国货那就宁愿饿死也不资敌的狂热家伙,我好说歹说,也没能说服让她相信是这块骷髅饼干出了问题,反而被那双充满委屈水光的眼睛,威逼着去没有人的地方重新试验。

都到了这个份上,我也死心了,不再去吐槽谁是主人谁才是侍女这个原则性问题了,原则什么的,在精灵美少女面前就全部浮吧,内心流着血,我一边这样爽朗的笑着朝自己竖起大拇指,然后重重往下一撇。

在无人的小巷子里,我和洁露卡宛如白日做贼般,鬼鬼祟祟四处张望了一眼,确定附近没有人之后,洁露卡重新将骷髅饼干佩戴上。

没有动静。

“哈哈,我就说吧,刚刚绝对是失灵了。”

露出胜利者的微笑,我用怜悯的目光居高临下看着洁露卡,爱国不是错,但如果把水果放到冰箱里面,第二天打开一看发现水果被烤熟了,还依然坚持着自己错把烤炉当冰箱买了,那就是个笨蛋了。

顺便一说,我可从没将五号电池误当七号买过。

洁露卡有点小倔强的抿着嘴唇,不死心的取下那块骷髅饼干,摇晃几下,重新戴上。

“嘟噜嘟噜嘟噜嘟噜~~~~~~~~~~~”

和传送阵那时候一模一样的刺目白光和巨大警报声响起。

“看吧,没错。”

迅速摘下骷髅饼干,洁露卡得意的抬起白皙下巴。

“……”

不,如果某种东西,需要使劲摇一下才能正常工作,本身意义上已经是残次品了……

看在洁露卡得意中隐藏着可怜兮兮的败家之犬模样,我忍住了没有吐槽。

但是为什么……

刺目白光,还有巨大的警报,如果都是真的,那可不得了,究竟发现了多少枚水晶碎片才会发出这种强烈的警报?

难道说群魔堡垒已经被腐蚀到了这种程度?人群熙攘,热火朝天的景象之中,竟然隐藏了那么多的恶魔阴谋?

你说……我是相信联盟的防御系统好呢?还是相信区区一块盗版骷髅饼干?

答案不是很明显吗混蛋!!

“洁露卡,把那玩意拿过。”我沉冷的说道。

“干……干什么?”

突然被我一本正经的样子镇住了,洁露卡愣了起,下意识慢慢的将骷髅饼干递过。

“废物利用。”

我做出一个扔铁饼的动作,能够为宣扬全***动做最后一份贡献,这块破铁,这辈子也算是值了。

“我看亲王殿下还是先考虑该怎么将自己扔出去好。”

递过的小手一缩,洁露卡气呼呼的怒瞪着我,真过分,是说我比这块破铁还要没用吗?如果按照骑士小说里的剧情展开模式,我将可是要拯救世界,在无数人热泪满盈中和大魔王同归于尽的存在呀,你这样说大魔王会哭的,会说为什么我堂堂一个大魔王,得和一个连破铁饼都不如的家伙同归于尽,这不是成了抱着不可燃类垃圾桶一起***的白痴吗?

还是不死心的洁露卡,重新佩戴上骷髅饼干,这次没有报警,不过她似乎有所怀疑,走了几步,从东走向南,从南走向北……抱歉,我撒谎了,其实我根本没分出东南西北,只是配合气氛这样说而已,总之是兜了一个小圈子。

然后,站在某一个点,警报声大作,只过了不到一秒,突然又消失,然后,完全不等我们反应过,又响,又消失,如是重复几次,终于安分下。

“你看,这还不是坏了?”

我改用怜悯的目光看着那块骷髅饼干,我理解的,我十分清楚它的感受,它是不满意洁露卡这样的主人,才会选择用这种鬼畜的方式进行血泪抗诉。

“追踪魔导器没问题!!”

洁露卡抓着我的衣襟拼命摇晃起,这是什么,暴力强迫吗?

我努力让她冷静下,咳嗽几声。

“好吧好吧,我们就假设一下,如果这块骷髅饼干没问题的话,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首先。”我比起一根食指。

“警报声,就是在狩猎行动时发出的警报,也不及现在十分之一激烈,按照我们前面的经验,意味着,这方圆十多公里,也就是群魔堡垒内,隐藏着数量多到让人难以相信的水晶碎片。”

“也不排除是几块强大到极点的水晶碎片。”洁露卡补充了一句。

“那到也是。”

我一拍手心,如果是这样的话,还真有那么几分可能,联盟的防御系统不是漏斗,怎么可能让如此多可怕的水晶碎片渗透到内部,但如果是几枚的话,或许还真发现不了,而且这几枚水晶碎片,如果是蕴含着恐怖的力量,那也的确足够将整个群魔堡垒搅的一团糟,十分符合敌人的思考方式。

而且,看刚才的警报方式,如果是数量庞大的水晶碎片的话,那么意味着如此庞大的数量,是同时离开盗版追踪器的搜索范围,又同时出现,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除非是全部的水晶碎片被聚集在一起,装到什么袋子里晃晃去。

相比这种可能性,我更宁愿相信只有几枚水晶碎片……不,就算是几枚的话,也不可能那么恰巧,让警报响了又停,停了又响吧,难道说……只有一枚?

啊……啊哈哈哈,怎么可能呢?这种事情,虽然说只有一枚水晶碎片这种说法,咋一看的确是说的通,但你仔细想想看,骷髅饼干的警报不断响停,说明水晶碎片的距离,是游离在它的最大搜索线之间,隔着那么远的距离,就已经让警报如此激烈,那这块水晶碎片岂不是很了不得,说不定,比库拉斯特的那位已经玩脱了的骷髅舞达人还要强大?

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呢?同样的事件,怎么可能会发生两次呢?

我笑了起,不过笑容却逐渐僵硬。

好吧,在准悲剧帝+吸引麻烦体质这种逆天组合之下,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就算直接弄个世界之力级的对手过,我也只能认了。

洁露卡的脸色也不大好看,我能想到的,她肯定已经更先一步察觉到。

“说……说不定真的坏了。”

她这样取下骷髅饼干,不断摇晃着嘀咕起,果然比起爱国主义,还是切身的危机更加实际,况且,因爱国而抵制非国产大米,即使饿死也在所不惜,和因爱国而购买国产食品被毒死,这完全是两种不同乃至相反的事情。

“不,或许有可能。”

情况完全反过,在洁露卡那胆小鬼的属性发作,打算将脑袋埋入沙子的时候,我却站出,宁可信其有的坚决说道。

“哪怕只是万分之一的可能性,也不能放过,必须排查,看今天是出发不了了。”

看到洁露卡微微鼓起嘴巴的可爱样子,我不禁笑了起,在她脑袋上***了***。

于是,我们暂缓了前往绝望平原的行动,开始顺着警报器搜索起,老实说,这个过程非常不顺利,嘟噜嘟噜的警报声和一闪一闪的光亮,都太引人注目了,不可能总会有那么多无人的便利小巷,供我们进行搜索,如何忍受别人投过的奇怪目光,这的确是个问题。

“希望不要因此而传出什么奇怪的谣言才好。”

我沮丧的叹了一声,重复着将斗篷帽子的帽沿往下拉的动作,试图挡住周围无孔不入的目光,胆小怕生的洁露卡就更是可怜,不仅早早的用斗篷将自己裹起,整个身体也几乎贴在了我背后,隔着厚厚的斗篷和衣服,我都能感受到她在这些目光注视下颤颤发抖的娇躯。

我只期待不要物极必反,让她抓狂才好,瞪了周围一眼,驱散掉所有异样的目光后,我再次叹气出声。

尽管如此,洁露卡还是一丝不苟的每隔一段距离,就戴上骷髅饼干,探测目标的具体位置,看看是否已经移动到其他方向,即使找不到偏僻无人的角落,面对着街道上睽睽的目光,是如此的害怕和抗拒,她也没有因此而故意偷工减料,我有点小佩服她。

在洁露卡的卖力下,功夫不负有心人,警报声越发响亮,看我们距目标已经不远了——如果这块骷髅饼干没坏掉的话。

“怎……怎么会……?!”

当终于找到目标的时候,我们发现,老天给我们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

无论洁露卡试多少次,目标都直指向——一名脏兮兮的瘦弱小孩。

没错,就是和我们有过几面之缘,那个胆敢将我画的温柔笑脸说成是熊的家伙。

“嗯……”

我和洁露卡沉思中,然后一拍手心,异口同声。

“果然是这玩意发生故障了。”

“虽然很想踹亲王殿下一下,但是看的确是这样没错了。”

就连洁露卡也不得不同意这个事实,在踹我一脚的前提下。

一个瘦弱的小孩,一个连平民孩子都可以随意欺负的孤儿,又怎么可能是能量巨大的水晶碎片的宿主呢?

这个小孩,现在正在拖着一篮煤矿,艰难一步一步跨出去的事实,更是方法在印证着这一点,如果他(她)真是水晶碎片的宿主的话,那估计是近十个世纪以,最老实本分的怪物了。

想到这里,我和洁露卡都不禁轻松一笑,只是心底下,还是有什么东西无法释怀。

“去法师公会看看吧,那里保存着群魔堡垒大部分居民的资料,呃,简单的。”

我这样建议道,心里也并不抱什么希望,在这种时代,先不说法师公会里面的居民资料体系有多完整,会不会连一个孤儿也登记上,就算是有,也是极为简单的资料,根本查不出什么。

洁露卡也没有更好的办法,点点头,我们掉头向法师公会走去。

在长老身份的帮助下,我们没有任何阻碍的获得了相关权利,虽然之前苦恼曾苦恼于我们并不知道对方的名字,会不会花上许多时间寻找,不过,当我们将那位小孩的模样形容了一遍之后,负责带领我们的法师眼睛一亮,仿佛想到了什么似地屁颠屁颠向其中一个书架子跑去,然后取出一份。

“……”

我和洁露卡同时远目,心想看,那家伙的负面知名度,就连这些深居简出的法师都已经知道了。

“原长老大人说的是她呀,没想到长老大人,竟然会注意到她。”

法师喃喃道,笑着将一份资料递给我。

“呃,你知道些什么吗?”

我翻阅着资料,一遍问道,上面列着许多人名,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不可能一个人占据一份,许多上面只简单的列了一行人名,性别,和这个人的出生,家庭成员,就那么简单。

“嗯,如果是那孩子的话,我到是知道一点。”

听法师这么说,我放下手中的简陋资料,认真的看着对方。

根据法师的描述,那孩子似乎很小的时候就被父母抛弃,当然,说抛弃或许也不恰当,只是她的父母一次外出之后,就再也没有回过了,像这种环境,发生点什么意外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然后,就如我们所看到,一条幼小坚强的生命开始自力更生起,住在矿山脚下简陋的凹坑里面,每天拉着一点点煤矿,独自生存到了现在。

“原是这样。”我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等等。”一旁的洁露卡突然出声。

“为什么,你们会知道的如此详细,这里明明只列了那么一点。”

她指指我手头上面的资料,好奇的看着法师。

“大人细心。”

没想到洁露卡会注意到这样的细节,法师投以佩服的目光,接着说道。

“因为我们从五年前,就已经开始留意她了。”

“留意?”略微拉高声音,我惊讶的看着法师。

“是的,没错,因为从她身上,我们察觉到了强大的精神波动,这可是非常优秀的苗子呀,将如果能培养成法师,前途绝对是无可计量。”

这位中年法师,眼睛里闪烁着一丝兴奋,啧啧起。

“既然是非常优秀的苗子,为什么不好好照顾,反而让她流落街头,饱受挨饿欺凌呢?”

“当然是为了磨练,强大的意志,强大的精神,这可是法师的基础,我们也很想看看,这孩子究竟能走到什么程度。”他的目光逐渐变得狂热起。

“况且,我们也并不是完全置之不理,长老大人以为,如果没有法师公会提供的最低限度帮助,一个小孩真的能活到现在吗?至于遭受欺负,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我们总不能为了一个孩子特意安排护卫。”

“你就不怕这样做,她的性格会扭曲吗?”

“的确有可能,不过如果真的变成那样,放弃就是了。”法师微笑着回答道。

“你们只是在拿对方做实验吧。”我和洁露卡冷冷的瞪着神色狂热的法师。

“我们只是在做最有利的打算,虽然那孩子的确很可怜,但这个世界可怜的孩子多了是,就连法师公会也无法一一照样,牺牲掉一个孩子的童年,如果成功的话,就能够培养出一名强大的法师……”

被我们瞪了一眼,法师冷静下,低头轻笑一声,那张温雅的脸上,让我们看到了一种冷漠。

“……”

就算对这样的说法心存不满,我们也无法责难对方,这个世道,想要每个人心中对人人充满关爱,那简直就是在放屁,或许,那小孩还应该感激法师公会将她作为实验对象而活到现在也说不定。

从法师公会里出,我和洁露卡有点茫然。

虽然弄到了不少的资料,至少比我们预期的要多得多,但是一些决定性的因素却没有发现,为什么那孩子会让盗版追踪器发出如此巨大的警报,难道真的是盗版追踪器出现故障了吗?

甚至,连那孩子的名字都不知道,这到也不是法师公会不给力,似乎是那孩子的父母并没有给她取名字,真是的,这究竟是什么样的父母呀,连给孩子取个名这种简单的事情都没有做到,这样的家伙,就算真的死掉了也不会让人觉得可惜……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