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强者,弱者。

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强者,弱者。


                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强者,弱者。

“难得奥力克大哥已经提出让步了,看你小子,既然是不想妥协,气息也很陌生,奉劝你一句,刚到这里的小家伙,还是给我安分点的好。”

“算了,奥力克大哥,既然这家伙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给他点颜色瞧瞧,这种情况,就算是联盟也无法说什么。”

奥力克两边,一左一右,另外两名笼罩在斗篷之中的身影上前一步,阴沉沉的说道,看他们的体型,其中一个应该是法师职业,另外一个身材壮硕的家伙,只能确定不是野蛮人,是德鲁伊或刺客还是其他,就不是那么好辨认出了。

什么呀,这是,一个两个都阴森森的笼罩在斗篷黑影里,像新登场的boss似地,你们当自己是黑暗料理界的五【哔】星么?

这时候,本谁都以为一场冲突会不可避免,出乎大家意料,奥力克却身展开双臂,将左右踏步而出的队友虚拦了一下,示意他们不要冲动,长达几十年历练所诞生的默契和交流方式,一个小队五个冒险者,用在场其他所有人都无法注意或者即使注意到了也无法解读的手段,迅速交流起。

【奥力克大哥,你在干什么,这可不像平常的你,这种新群魔堡垒的刺头,得给他一点教训,让他学会怎么尊敬前辈才行,只要不做太过,联盟也不会怎么样。】

刚才站出一步的左手边冒险者,用小队独有的交流手段,提出意见。

【话是这样说没错,但不知为何,我总感觉好像有点什么不妥的地方。】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坏人的直觉”,总之,奥力克正在犹豫。

【奥力克大哥,这段时间水晶碎片的事情,让你谨慎过头了吧,这家伙的气息陌生,一看就知道,估计是刚刚从库拉斯特那边过的小家伙,我怎么看,也看不出有任何危险的地方。】

右手边的冒险者如是说道。

【你在怀疑我的直觉吗?】

奥力克看了对方一眼。

【那到不是……】对方喏喏的低下头。

所谓的历练,既不可以满腔子热血,光凭直觉和一股勇劲向前冲,胆大心细,审时度势才是硬道理,但是如果太谨慎的话,说不定也会失去抓住一闪而逝的机会的机会,最后丧命。

所以说,究竟应该是抛弃一切念头,让直觉引导行动,还是应该停下,仔细判断,谨慎对待,这对于一个队伍的队长说,是比指挥战斗更加重要的事情,身为队长,不一定是队伍里面最强的,但绝对必须拥有领队的气魄,指挥协调的能力,以及——当机立断的智慧和敏锐直觉,如果缺乏后者,就算前面两处做的再怎么出色,也无法让队友放心的将生命交予你去选择。

奥力克正是拥有这样的领队才华,他的智慧和敏锐直觉,曾无数次拯救过小队,在五人里面威望极高,所以他这么一说,右手边那名队友就算心里不服,口头上也不敢再有任何的异议。

【还不明白吗?笨蛋,用理智判断的话,的确可以放手大干一场没有错,但是,就算不这么做,也无法威胁到我们,而直觉感受到的危险,如果置之不理的话,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正确可能性也好,在毫无危险,和万分之一的危险可能性之间,你选择哪个?】

这么多年的默契,奥力克哪可能不知道这家伙心里还有些抱怨,于是便苦口婆心的解释起,那个叫他叔叔,尽会惹麻烦的废材,就算置之不理也没什么关系,但是,如果队伍之间产生一丝意见,可能导致的结果就恐怖了。

【这么多年走过,难道你还没意识到,想想看,有多少冒险小队,拥有比我们更强大的实力、意志和智慧,在更危险的时候,他们都能凭此安然度过,结果最后却栽倒在了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上。】

【我知道了,奥力克大哥。】

面露惭愧的冒险者,心服的低下了头,这就是差距呀,为什么奥力克可以指挥队伍而他只能被指挥,道理可能个个都懂,但是能在任何时刻,都当成座右铭一样牢记在心并用以应付各种哪怕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尽量将危险杜绝以外,拥有这种能力的人,却少之又少。

这些交流,在小队特殊的手段下,也不过是一小会儿的功夫,谁也看不出这几个人之间发生了什么事,只能察觉到每个人的态度明显有了变化。

“这位兄弟,虽然我不知道你有什么凭仗,但最好还是别太咄咄逼人,大家退让一步,交个朋友不是更好吗?多一个朋友,就多一份生命保障,虽然是句听到耳朵都能长茧的话,却是我们的不二法则,难道不是吗?”

这奥力克到是好脾气,既然能忍到现在,实在有点辜负反面角色的称呼,这种时候,不是应该更加鲁莽一点,吼着“大伙一起上,将这两个家伙干掉,都给我利落点,杀人藏尸,就算是联盟也查不出”这种话,然后大干一场么?

绝望了,对这个暗黑大陆的反面配角绝望了,为什么这些家伙的智商都高于平均标准?难道就不能点既阴险又脑残,小时候被奶粉吃坏,或是看到美女就变成野兽,喜欢驾车在闹市上撞人的家伙吗?

细细一数的话,我的确发现了这样的事实,在暗黑这**年时间里,别说英雄救美之类的骑士小说必备桥段,就连主角必备的技能,比如说虎躯一震,王霸之气充斥天地,鸡毛一挥,决胜于千万里之外,又或者是失足落崖,与美女和仙洞邂逅。

没有,都没有,可恶,果然是因为这个世界的npc智商太高的原因吗?难道是我穿越的方式有误?像我这种凡人,不是应该去智慧层次再低上个三四级的下位世界才对吗?到时候,只要个草船借箭,杀鸡取卵,守株待兔,画蛇添足,明修什么什么,暗度什么什么的,就能一举获得军神的称号,然后妻妾成群,这才是正确的打开方式呀混蛋!!

世界什么的,干脆毁灭掉算了。

奥力克五人,眼看着对方似乎突然陷入了某种极度低潮的情绪之中,心里都不由嘀咕起。

莫非……这家伙是笨蛋?!

甚至奥力克自己,也开始怀疑起了刚才那一闪而逝的危险直觉,是不是自己多心了。

“咳咳,还是算了。”

总算,在被对方完全肯定为笨蛋之前,我回过神,应该说是被后面的洁露卡掐了一把之后……嗯嗯,总之,还是先回到刚才的对话模式之中吧。

“话虽然是这样说没错,但是……”

目光从五人身上一一掠过。

“但是,我该信任一个纵容自己人欺负弱小的队伍,会在关键时刻深处援手吗?”

一句话,让对面五人的脸色一阵红和白,虽然带着斗篷帽子看不见,是我自己擅自猜测的就是了。

“奥力克大哥,这家伙根本就是在耍我们,何必跟他客气!”

“没错,像这种人,不给他一点颜色瞧瞧,他还以为整个大陆都是他家呢。”

锵锵几声,其中两名冒险者手中已经握上了武器,那只有进入战斗状态之中,才会泛现的冰冷嗜杀目光直射过,让气氛徒然变得紧张无比,一触即发。

“我想知道……”

展开手臂,将两名冲动的队友拦下,奥力克暴躁的目光打量着,显然,他的耐心也差不多该耗尽了。

“我想问一问,为什么要包庇这么一个只见过一次,微不足道的小孩,难道你认为,为了帮这么一个小孩,仅仅是为了那些小事出口恶气,可以不惜交恶原本可以互相护持的战友,还是说内心的那点正义感在爆发?”

说道后面,那冷漠的口吻已经变得非常不屑,看起,正义感这种东西,无论是在原世界,还是在暗黑大陆,都已经是过了保质期的物品。

“嗯,大概是为了后者吧。”

考虑片刻,我很严肃的点点头,哪怕是过了保质期,发馊了,只要染染色,重新蒸上一遍,不是一样可以堂而皇之的摆上货架吗?虽然我不知道这种比喻恰不恰当就是了。

“哈哈哈哈————!!”

奥力克突然大笑起,充满尖锐和讽刺感的笑声回荡在这条不起眼的小巷角落,然后,笑声突然愕然而止。

“可笑的正义感。”

从那斗篷帽子的阴影中,吐出了这么几个冷的让人森寒的字眼。

“弱肉强食,本就是这个世界的法则,就算是联盟再努力去用华丽的手段去掩饰,也无法改变这一点,他,被欺负,是因为弱小,这个世界,弱者苟且偷生,弱者之中的弱者,生不如死,能走到这个地步,这么浅显的道理还不懂吗?难道说你这家伙真是个笨蛋?可笑,可笑,哈哈哈哈————!!”

这样说着,奥力克复又发出不可自抑的大笑声。

“……”

虽然不知道正义感这三个字眼,是触动了奥力克的哪条神经,让他的反应如此激烈,不过这家伙,竟然一口道破了不能说出的事实……咳咳,不对,竟然一口说出了如此侮辱人的话语。

“呼哈……哈哈,小子,我就跟你说了吧,像这种弱小的家伙,你能护得了一时,难道还能保护他一世?自己没有实力,终归只会遭人欺辱和抛弃,或许你现在在做坏事也说不定,死,对他说,才是最好的解脱,无论你那可笑的正义感,接不接受,这都是事实。”

目光落到身后瘦弱的小孩身上,奥力克的目光,就像看到了一条躺在路边,满身是血,已经奄奄一息的小狗,这种时候,仁慈是一种残忍,无谓的救助延长其苟喘时间,只不过是增加路过之人的憎恶目光,甚至是捕食者的无情啃咬,所谓的只要能活下去,就会有希望,对于小狗说,无疑是一种最恶毒的诅咒。

话是这样说没错,道理我也懂得,但是……

“按照你的话说,只要是强者,就可以毫无顾忌的欺负弱者,是这样没错吧。”

微微把头低下,反问。

“……你可以这样理解也没错,这就是现实。”

微微一愣,随后,奥力克露出残忍的微笑。

“那么,就请你们也体会一下,弱者的滋味吧。”

“什……什么……”

奥力克的话还没说完,也说不完,因为,他那副高大的身体,已经被一只手掐住脖子,举上了半空。

没有人伸出援手,他的四名队友,没有一个赶过帮奥力克一把。

因为,冰蓝色的伪领域已经将他们笼罩。

既……既然是伪领域……不,是领域强者!!!

在冰蓝色的伪领域之中,另外四个冒险者,已经觉得抬脚和呼吸都有些困难,其中两个手中握着武器的,不由自主的剧烈颤抖起。

除了呆滞,就是呆滞,脑海已经被震惊充斥,失去了思考能力,当看到一只史泰兽突然变成巨龙的时候,哪怕是冒险者的心智,恐怕也只能落得这样的反应,不可能会出现其他。

领域级强者,和第二世界群魔堡垒级冒险者,这中间究竟存在着怎么样的差距,四人已经无法用语言去描述,那是根本无法反抗,甚至连垂死挣扎都做不到的力量,这时候,他们唯一能生起的念头,或许只是想佩服一下大哥奥力克的直觉,大喊一声老大英明,竟然能提前察觉到这头披着史泰兽皮的巨龙。

然后是……这次真的玩脱了。

“呼哈……呼哈……”

被放下的奥力克,半跪在地,紧捂着胸口,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空气之中弥漫的冰蓝色威压,让他的肺部宛如失去了应有的功能一般,无论怎么样呼吸,都无法平息喘气和心脏的激烈跳动。

“怎么样?弱者的滋味。”

头顶上传的声音,和之前并没有任何的分别,但是在此时的奥力克听,这每一个字,却都仿佛化作一座大山,重重的压在他肩头上。

“弱者的悲哀,我懂,不需要你说教,但是,哪怕这些人的前路,是一片望不到边际的死海,是一道让人尸骨无存的悬崖,哪怕他们自己也绝望了,自暴自弃了。”

冰蓝色的震撼,让这一字一句,都深深的烙印在在场每一个人心中。

“但是我想,无论如何,在这些人的路途中,搀扶一把,或是递上一瓶水,即使前方是死路,不是可以多带上一丝温暖而去吗?如果这就是所谓的可笑正义感的话,那么,即使是被嘲笑,我也会去做,因为习以为常所以麻木,忘记了作为人最重要的东西,这种人,迟早也会被其他人抛弃。”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