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零一十三章 意外的信

第一千零一十三章 意外的信


                第一千零一十三章 意外的信

“哟,两位还好吗?”

进了帐篷,果然看到希尔曼雅和黄段子侍女在里面,有点奇怪的是,黄段子侍女这家伙,神色竟然有点小慌张?!

嗯,感觉到危险临了吗?很敏锐嘛,再怎么说,她和卡露洁也是双胞胎,互相之间的感应应该很灵敏才对。

“我和卡露洁大人都还好,到是亲王殿下您……”

没有察觉到洁露卡内心在颤抖的希尔曼雅,微妙的笑着露出询问目光。

“我?我没问题,好的很呢,哈哈哈哈————!!”

“呜~~”

啊,被她瞪了,被洁露卡瞪了,为什么明明是她做错事情,我现在只不过是幸灾乐祸恶人得到了应有的惩罚而已,凭什么得被她瞪?

毫不犹豫,我也瞪了回去,空气之中顿时弥漫着两道目光摩擦的火花。

果……果然,亲王殿下和卡露洁大人之间,还是有点难以介入呢。

既不是笨蛋,也没有h属性的希尔曼雅,感受到了这个队伍之间,只有自己存在的鸿沟,于是她乖乖的挪动位置,坐远了一点,暂时说,她还没有打算为了加入这“融洽”的话题之中而让自己变成笨蛋或者色女。

“总而言之,你的末日到了,洁露卡。”

对峙了一会儿,突然想起,我现在可是带着严重的优越感而,准备看洁露卡的好戏呢,怎么能轻而易举的被她拉到同一个层次之中呢?我现在可是观众,买了门票的观众,简而言之就是上帝没错。

“亲王殿下老是说一些反面龙套角色的台词,小心哪一天真的会变成龙套而退出那个名为笨蛋的舞台。”

“……”

这……这家伙,嘴巴还是那么犀利嘛,也罢,今天我就忍你一忍。

咬着牙坐下,希尔曼雅立刻端一杯茶,嗯,这个侍女做的合格多了。

“怎么,不准备垂死挣扎吗?”

润了润喉咙,我颇有兴致的看着洁露卡还在不紧不慢的喝茶,不由好奇心大盛,突然想了解一下临刑之人的内心波动。

“没用的。”

捧起一块糕点,优雅的小口小口吃着,洁露卡含糊不清的说道。

“因为是双胞胎。”

“哦。”

我迷糊了一下,随即知道是什么意思了,因为两人是双胞胎,而且卡露洁的实力远胜于洁露卡,所以即使现在逃跑,也很快会被妹妹逮捕拎回。

看不出,这家伙倒还蛮临危不惧的。

希尔曼雅一旁听着对话,脑袋不断冒出问号。

“了。”

洁露卡的紫色瞳孔睁大,随后又恢复淡然。

从这一瞬间的表现看,对于妹妹卡露洁的到,她并未像表现出的那么镇定,我暗暗偷笑。

不过,卡露洁已经了吗?不愧是十二骑士之中实力排名第二的高手,在月狼变身全力奔跑下,我也不过是将她甩后了几分钟而已。

双胞胎之间的感应果然很神奇,片刻之后,外面就传一阵轻微的骚乱,不一会儿,在阿姆露迪娜的带领下,卡露洁走了进,目光笔直落到洁露卡身上。

“……”

张了张嘴,她刚想说点什么,突然回过头。

“阿姆露迪娜队长,十分感谢你的协助。”

“哪里,这是我的荣幸,洁露卡大人,卡露洁大人,亲王殿下,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告辞了。”

看着同是紫发紫眸,脸蛋如同一个模子印出,就连身上穿的侍女服都是一模一样的高露洁姐妹,阿姆露迪娜的神色显得相当微妙,听出卡露洁言语之中的逐客令后,她聪明的朝这边行了一礼,掉头离开。

嗯,洁露卡大人吗?也就是说,卡露洁并不打算拆穿姐姐的把戏,也对,在我和莫卡妮面前也就罢了,要是让其他精灵也知道这件事,那等同于是给她们的主人阿尔托莉雅和雅兰德兰大长老脸上抹黑了。

“我也先告辞了。”

希尔曼雅看出气氛不对,跟在阿姆露迪娜后面也走了。

“呃,我就……”

虽然我很想留下,看黄段子侍女被训的惨兮兮样子,不过,两姐妹之间散发出的气氛实在太过凝重了,呆在这里,总有一种在别人家看戏的别扭感,忍了一会,我最后还是败给了这股感觉,拍拍屁股站起,恋恋不舍的看了洁露卡一眼,转身离开。

“姐姐——————!!!!”

刚走出帐篷,卡露洁宛如老师训学生一样严厉的声音就再也忍不住的响了起,不过她总算还没有气晕头,很快就弄了一个隔音结界,避免家丑外扬嘛。

也将我偷听的念头扼杀掉了,切。

怎么说好呢?

记得我刚刚到精灵营地的时候,还是白天,午饭还未吃成。

抬头看看天边的夕阳,再看看被隔音结界包围起,紧闭的帐门,我突然知道为什么洁露卡会那么害怕她的妹妹卡露洁的其中一个原因了。

原如此,在卡露洁之前,洁露卡突然大口大口吃起了糕点,原就是为了这个在做准备,真是个精明的家伙。

看不出,卡露洁原也是个喜欢唠叨的家伙,该不会又是被阿尔托莉雅传染的毛病吧,想到这种可能性,我不由小小的恶寒了一下。

不……不大可能吧,阿尔托莉雅那种性格,不像是爱唠叨的人,这种爱唠叨和操心的个性,应该是她那让人放心不下的姐姐洁露卡给逼出的吧。

我安慰着自己想道,突然又发现另外一个问题。

维拉丝也爱操心和唠叨,莫非在她眼中,我和洁露卡一样,总是会让她放心不下?

这还真是带着淡淡悲哀的幸福呢。

太阳下山,我就在帐篷门前升起了篝火,呆坐了片刻,高露洁姐妹终于出了。

黄段子侍女拉耸着肩膀,颇有些垂头丧气的摇摇晃晃走过,一屁股坐下,挨了半个早上加一个下午的说教,她的精神恐怕已经憔悴到不行了吧。

事实上,对于冒险者说,最恐怖的不是**受伤,而是精神轰炸,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看到洁露卡惨兮兮的模样,我不由对卡露洁升起了一股敬畏感。

“姐姐,忘记我刚才的话了吗?”

洁露卡才刚刚坐下,跟在后面的卡露洁立刻眉头一皱,两手叉腰的瞪着自己的姐姐。

卡露洁也辛苦了,看这样子,是又当妹妹又当妈的将洁露卡一说拉扯长大,虽然这种说法很奇怪……

教练,我也想“多”要一个忧这样的妹妹呀混蛋!!

“……”

刚才总感觉好像被一群头顶上戴着绣有“妹”字头带的家伙瞪了。

在妹妹的魄力下,好不容易坐下的洁露卡摇摇晃晃的站起。

“亲王殿下,这段时间真是非常抱歉,姐姐一定给您添了那么多麻烦。”

卡露洁肃然的将侍女服整理的一丝不乱,然后站直身体,诚意十足的九十度弯腰道歉。

“不……说麻烦也……”

我困惑的苦笑起,虽然的确是这么回事,不过卡露洁也太夸张了一点吧。

“姐姐!”

弯腰低头的卡露洁,扭过头,瞪了还在一旁呆呆站着的姐姐一眼。

“呜~~~”

发出一声悲鸣,不甘心的看了我一眼,这笨蛋黄段子侍女还是屈服在了妹妹的淫威之下,一起弯腰道歉了。

“……亲王殿下,真的是非常抱歉,给你添麻烦了,要打要发我都没有任何怨言。”

“……”

我有理由相信,这家伙喊出亲王殿下时的片刻停顿,是为了在前面加多笨蛋两个字,都到了这种时候,还要冥顽不化吗?

内心原本的一丝同情立刻烟消散,我站起,嘴角勾起一个只有黄段子侍女才能看得到的得意笑容,微笑着走到弯腰道歉的高露洁姐妹面前,将居高临下,充满了报复意味的目光全部锁定在洁露卡身上,发出虚伪的温和笑声。

“卡露洁,你也太夸张了,虽然洁露卡偶尔是调皮了一下,但也不至于惹人生气。”

这样说着,我化身成为慈祥的长者,大手放在洁露卡的脑袋上,轻轻一拍,揉起了那头如丝质一般的紫色长发。

“呜~~~”

仿佛受惊的兔子一般,洁露卡断断续续的悲鸣声,泄露了出,不过听到的人,恐怕都会把这当成是她忏悔的悲鸣。

“以后多学一学妹妹,成熟点就好了。”

感觉调戏够了,我才再次在洁露卡的脑袋上轻轻一拍,乱揉几把,满意的坐了回去。

“亲王殿下原谅姐姐了?”

“嗯,原谅了。”

果然如同女王陛下说的一样,殿下有着一颗包容万物的宽广仁慈之心。“卡露洁感动的看着我。

咦,阿尔托莉雅有这样夸过我吗?包容万物……总感觉被这天然呆毛给无意识的吐槽了呢。

重新直起腰的黄段子侍女,微不可察的退后几小步,落到妹妹卡露洁的身后,终于暴露出真面目,高高的鼓着小嘴,嘴唇翘起,用一副苦大深仇的目光瞪过。

我就知道她不会甘心。

“午饭和晚饭都没吃吧,,坐下,先吃点东西吧。”

“真——真是非常抱歉!没想到亲王殿下是在等我们,区区下人,怎么能劳烦亲王殿下……”

卡露洁已经沮丧到语无伦次了,不够手脚还是很麻利,不由分说就抢过了做晚饭的任务,那副坚决的表情,似乎如果晚饭还要我这个亲王殿下亲自动手的话,她就得切腹谢罪了。

太夸张了,和阿尔托莉雅一样,做事总是有板有眼的,眼睛容不下丝毫的沙粒。

洁露卡在也一旁帮忙,很快,一顿香喷喷的晚餐就摆在了眼前。

无论是洁露卡,还是卡露洁,对厨艺都很有一手,这两姐妹,除了外表相似以外,大概就只有这么一个共同点了。

喝着浓郁甘甜的蘑菇肉汤,我满足的感叹起。

嗯,蘑菇汤?

咦?

“……”

卡露洁目瞪口呆的看着呈飞鱼状,绷直身体噗咻噗咻的拍打着双手的亲王殿下,再看了

一眼倒撒在地的蘑菇汤,突然明白了什么似的,无言的低下头,香肩剧烈颤抖起。

罪魁祸首早在刚才,就已经找借口逃遁了。

“洁露卡,我要杀了你!!”

片刻之后,夜幕笼罩的天空上,久久的回荡起了卡露洁抓狂的尖叫声。

第二天,洁露卡被她的妹妹五花大捆押送过,抛到我的脚下。

“无论怎么处置我们姐妹,我都绝无怨言。”

卡露洁眼睛里闪烁着泪光,一动不动的跪坐在面前,那副泪眼汪汪的表情,就仿佛是看到被判了死刑的儿子的母亲一样。

“这个……”

说起,昨晚的事情也是我大意了,明知道这黄段子侍女小心眼,还毫无防备的喝下她做的蘑菇汤,以为有妹妹卡露洁在一旁,她就不敢做手脚,抱着这种想法,小看黄段子侍女的小心眼的我,真是太天真了。

不过,更让我困扰的是卡露洁的反应,这个样子叫我说什么才好?这黄段子侍女作弄自己,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我都无力去一一细数了,所以比起对她施加应有的惩罚,我到是更加头疼要怎么应付性格古板的卡露洁才好,看她现在的样子,似乎真的打算切腹谢罪了。

该怎么办?

我朝躺在地上,被妹妹用绳子绑的像一条毛毛虫的洁露卡露出询问目光,没想到她撇过头去,不鸟我,真是太嚣张了这家伙。

“算了,这个待会再说吧,现在有点要事,得好好思考一下。”

我指了指桌子上的好几个信封,转移话题道,却见洁露卡在一旁“噗”的一声,笑了起。

你这笨蛋会有什么要事,只不过是又接到妻子寄过的信罢了,她似乎在这样说道。

维拉丝她们的信对我说才是天地下一等一的大事呀混蛋,我对以怒目。

究竟什么时候,我们可以像现在这样,光凭眼神就能交流,已经记不清楚了。

“没……没想到竟然又打扰亲王殿下处理要事了,我真是……我真是……”

平时挺冷静沉着的卡露洁,因为自己的姐姐,也变得不淡定起了,某种程度而言,这还真是让人羡慕的姐妹感情呀。

“说十分重要也到不是……”

我困惑的看了两人一眼,从那堆信封之中抽出一封,上面印着的金色魔法印章让洁露卡愣了起,吓了一跳吧,这可不是全部都是维拉丝她们寄的爱意满满的家书,里面也有重要的东西,让我头疼的东西。

准确说,这是阿卡拉寄的“官方信件”,里面的内容才是让我一大早就烦恼不已,甚至顾不得和黄段子侍女计较昨晚的事情的真正原因。

上面简单的写着,让我去群魔堡垒,代替老酒鬼指挥那里的回收水晶碎片任务。

这头老狐狸,情报到是蛮通晓的嘛,我昨天才将再生妖塞尔森干掉,她立刻就知道了,并寄这么一封书信,还真打算不留余力的压榨我的劳动力呀。

本,库拉斯特这边的任务,意外的提早许多进入收尾阶段,我心里的小算盘打得啪啪响,还乐滋滋的想着可以早点回去陪维拉丝她们,等待神诞日的慢慢到,没想到阿卡拉那只老狐狸的算盘打的更响。

“这……给我们看真的合适吗?”

卡露洁知道信上的金色印章,是代表着联盟大长老阿卡拉亲自执写的正式通令,不由小心翼翼起。

当然,就连她都知道,身为情报头子的姐姐洁露卡就更不用说了。

两姐妹的表情,都由刚才的或鼓着嘴巴生气,或低垂脑袋沮丧,变得严肃无比起,看的我一阵好笑。

“不是什么秘密的东西,随便看吧。”

我招呼道,让她们看一看也好,我现在可的确没心情计较昨晚的事情。

小心翼翼的接过信纸,看了一眼,洁露卡像是一条不断扭动着的苗条美丽的大虫子,艰难挣扎着坐起,凑在妹妹后面一起看。

“这个……”

“对,就是这么回事,可惜不是哈洛加斯,不然我说不定可以顺带打听一下阿尔托莉雅的消息。”

“亲王殿下立刻就要出发吗?”

“那到不是,或许要等一会吧。”

阿卡拉信上也说到了,并非万分火急,我可以将库拉斯特这边的任务安排好之后再去也不迟,当然,笨蛋也知道,库拉斯特这边有阿姆露迪娜和迪恩这些高智商人士指挥,哪需要我去插手。言下之意,就是给我歇息放假几天罢了。

这老狐狸,算盘打的到是好,也不怕我死赖着不去,因为有神诞日这个鱼饵在,我要拖久一点,群魔堡垒那边的事情无法及时解决,神诞日就要和自己说拜拜了。

真是一点都清闲不了啊。

在我长吁短叹的时候,看着信纸内容发呆的卡露洁,眼睛却突然一亮……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