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千零二十章 麻烦找上门

第一千零二十章 麻烦找上门


                第一千零二十章麻烦找上门

“喂,好了点没有,好歹你也自己走吧。”

蹭在怀里的洁露卡,给行走带了极大的不便,要是能将她整个抱起还好一点,不过这样的事情我可不干,光是现在这种情况,周围路人那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似乎就能穿透斗篷直接灼伤身体的每一寸皮肤。

哼……哼哼,你们只是不了解这黄段子侍女的本性罢了,要是知道的话,就算这家伙长的再怎么漂亮迷人,也不会再发出这样的目光,这个世界,还真多只光会被外表所迷惑的肤浅角色。

就在我大为感叹世风日下的时候,偶然窥得了街边一角的吵闹,这个……说吵闹也算不上,毕竟只是一群没长大的小屁孩在打闹,这种情况,别说是群魔堡垒,就算在其他地方,也不值得大人们花上眨眼皮子的功夫去瞧上一眼。

因此,虽然我是很想用一晃而过的眼神,将这一幕带过,可惜的是,仅仅是在那一瞥之中,就发现了自己无法去忽略的东西。

咦?被围在中间那家伙,不是刚刚去酒吧的时候,被洁露卡撞到的小孩么?

比普通贫民小孩还要可怜的外表,和那副瘦弱到不行的身体,所以,就算第一次相遇的时候,他(她)并未完全抬起头,让我看到真正的相貌(事实上就算看到了也未必能知道,那张瘦弱的脸孔带着被碳抹了一样的东一块西一块黑色),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她)。

被围起,被其他小孩欺负的样子,虽然这种情况很常见,完全可以一笑了之,不过想到偶尔碰触到的那副瘦弱身躯,我握了握收,无论如何也没办法置之不理。

“快看呀,小黑炭,小黑炭又了。”

被六七个小孩包围着,以那副瘦弱身躯根本无法逃脱出去的牢固程度,紧接着碰的一声,被推倒在地,一个小孩高嚣的吆喝声音传了过,然后一伙人哄然大笑。

“啊啊,脏死了,这下子如果不洗手的话,回去会被挨骂了。”

推倒的那个嚣张小屁孩,似乎是这伙人的小头领的样子,他甩着手,用比看垃圾更加嫌恶的目光看着倒地的被欺负者。

“匹克老大,你肯定要挨骂了,就算用水洗,也不是轻易能洗干净的。”另外一个小孩附和,然后又是一阵嘲笑。

“你看看,这块黑炭的头发,比我家的狗窝还要脏乱,哇,好臭,说不定还能在上面找到狗蚤子,哈哈哈。”

“对对,这样的家伙,干脆就住在矿坑里好了,和那些黑炭堆在一起,谁也分不出。”

“本就叫黑炭头嘛,不都是一家人吗?”

又是一阵嘲笑。

“不对不对,怎么能这样说呢?”那位领头的叫匹克的孩子,得意洋洋的伸手制止了手下们的嘲笑。

“怎么说,这块小黑炭也是有爸有妈的,只是长的像一块瘦不拉几的碳头,说不定被误当是黑炭给扔了,对吧。”

“匹克老大说的没错,我要是这家伙的父母,我也早就扔了,脏兮兮的,好恶心。”

原本一直趴到在地,似乎已经习惯了一般,默默承受着这种屈辱的瘦弱小孩,在听到父母以及被抛弃这些话以后,身体也不禁颤抖起,就在这时,几枚金澄澄的金币从那剧烈颤抖的瘦弱躯体上滚了出了。

“快看呀,金币。”最先发现的这一幕的小孩尖叫道。

“这家伙,身上怎么可能有金币呢?一定是偷的。”

“对对,是偷的,没收。”

“不单要没收,还要痛揍盗窃者一顿,偷窃的行为,就算被打死也不为过。”

明明是小孩的年龄,但是那各位狠毒的话却从这些人身上发出。

“如果你敢用脏手碰那枚金币的话,我不介意把它扭下。”

正当孩子的领头匹克,一脸喜滋滋的弯下腰打算将金币归为己有的时候,如同尖刀一样低沉和锋寒的声音传,他就像胸口本闷锤狠狠敲了一记般,脸色苍白的倒退几步,一屁股坐在地上。

对于像第二世界群魔堡垒这样的强大冒险者说,一个毫无战力可言的小孩,就如同一个蝼蚁般,只要想,即使吹一口气都能杀死的程度,大概也能做到。

真的是听不下去了,这帮家伙,即使是放到那些充满人性阴暗的地方,也绝对是一群坏到了脚趾头生脓的小混蛋。

搀扶着洁露卡,我从拐角处转过,冷冷的看着这些躲在肮脏的角落里头,干些肮脏事情的小老鼠们。

要惩治这些小家伙,实在太容易了,容易到让我无法这样去做,要都是一些有点实力的怪物那该多好呀,可以眼睛都不眨的干掉。

突然,一直蹭在我怀里的洁露卡,站直起,在我惊呆的目光中大步上前,将那六七个小孩一一踹飞。

这……这家伙,这是在做什么,明明不是已经喝醉了吗?哪的劲头,难道说是一直在装醉,故意让我在大街上享受无数双眼睛发投掷过的刀光剑影?

突然想明白过这一点,我不由恨的咬牙切齿,不愧是小心眼到了极点的家伙,为了报不知道什么时候惹她的仇,竟然宁愿强忍着和男人接触时产生的胆怯惧怕心理,这种两败俱伤的可怕报复手段,不愧是我所认识的黄段子侍女。

反应过之后,我发现现在应该纠结的不是这个才对,被一脚踹飞出去的小孩没事吧,这可不是怪物,而是小孩,在拥有伪领域高级实力的洁露卡面前,就算是外面那些怪物,都只是跟纸糊做的没什么两样,更何况是这些家伙。

虽然我对这些年纪小小就生得一副阴暗性格的家伙没有丝毫好感,但也不至于到统统杀掉的程度,当然,更重要的是不想让洁露卡因为这种事情而留下什么人生阴影。

幸好,不知道什么原因,竟然让厌恶战斗的洁露卡也要上前去踹上一脚,但是她还是控制好了力道,几个小孩被踹飞出好几米,躺在一会儿,摇摇晃晃的站了起,不过他们明显不好过,特别是那个匹克的小孩,很明显,他的左手和右腿,在这对于一个伪领域高手说已经极尽的控制了力道的一踹下,还是脆弱发生了不自然的扭曲,额头上更是潺潺流血,将半张脸都染红了,即使对于习惯受伤的群魔堡垒住民说,这样的伤害也算比较严重了,若是不小心处理,说不定这条小命就要玩完了。

爽快的每人给了一脚之后,洁露卡带着似乎仍然没有醉醒的摇晃步伐,走了回,摇摇晃晃的到面前,低着头,将脑袋重新抵在我怀里。

“你这家伙,怎么……”

话没说完,我就立刻打住了。

洁露卡的肩膀,在微微颤抖,这种反应,无论怎么想,可能性都只有一个吧。

“洁露卡,你……”

轻轻将怀里的脸蛋抬起,虽然没有泪水,但是那双紫色的瞳孔明显湿润无比,就像一个强忍着泪水的倔强小孩似地。

是的,没错了。

我突然想起卡露洁说过的话,高露洁姐妹,也是被父母抛弃,虽然卡露洁早已经不在意,但是小气巴巴的洁露卡,却一定还耿耿于怀吧,刚才那些小孩的话,一定是让她有所触动。

“乖,别哭,你不是还有卡露洁,还有阿尔托莉雅,还有雅兰德兰奶奶,还有……咳咳,那个,还有我可以吵架吗?”

不知道安慰有没有效,总之洁露卡又把头低了下去,在我怀里蹭了几下,估计是想将眼眶里的泪水蹭干净再说吧,真是的,这家伙,究竟把我的怀抱当成什么了,以前也是,乘我一个大意,就将刚刚啃过烤肉的嘴巴往袖子上抹过。

“你……你这家伙,给我等着瞧。”

一群伤痕累累的小孩,在这段时间早已经互相搀扶着仓皇而去,听最后留下的狠话,似乎是那个叫匹克的家伙,这是多么反派炮灰式的丧家犬台词呀。

“你还好吧。”

等洁露卡心情平复了一些,我蹲下去,将正摇摇晃晃站起的瘦弱小孩,搀扶起。

摇头,摇头。

似乎有点怕生的小家伙,只是低着头,摇了摇,退后一步,仅仅是这一小步,却是给人的感觉仿佛要拒绝与所有人接触。

“伤着没有,让叔叔看看。”

似乎怎么样都无法拒绝我的热情,又或许说是因为畏惧而不得不接受,总之,在犹豫了片刻之后,小孩还是伸出了瘦弱的胳膊手掌,并微微的抬起头。

这一抬头,那几乎垂直脸颊的刘海也微微分开,将一直掩盖在后面的脸庞露了出。

“……”

果然和相信的一般,整张脸像是被碳抹过一般,乌漆抹黑的,根本分辨不出模样,脸庞轮廓极度的消瘦,几乎都快不成人样了,不过,让人感触最大的,还是那双眼睛。

明明眼缝子很大,让人觉得如果完全睁开,一定是一双明亮的大眼,却紧紧被眯了起,上下睫毛几乎粘在了一起,只裂开微微的一道缝隙。

这是一双多么让人揪心的眼睛,就宛如小孩现在的心情一般,恐惧着,隔绝着眼睛外面的世界,只是睁开一道必要的缝隙,从这后面偷偷的,用一种没有任何色彩的灰色目光,注视着小小的一片,仅能让其麻木的活下去那小小的一片苟且之地。

怜惜的摸了摸那蓬乱的脑袋,上面沾满了煤灰,而且充斥着一股油腻感觉,只是轻轻摸了几下,手掌就变得黑乎乎的。

但我依然轻轻的抚摸着,比起这被封闭的冰冷心灵,如果仅仅是把手弄脏,就能让其感受到哪怕只有一丝的温暖,也绝对是超值。

曾经多少次,被临死者用同样的眼神,同样的目光注视过,这微小的,犹如风中残烛的生命,能够持续到什么时候呢?

或者说,死才是一种幸福?

虽然在很久以前,一直认为这种说法很中二,死了不就一切都没有了吗,还谈何幸福?但是在这片暗黑大陆,被各种各样的目光凝视洗礼过后,我沉默了。

“大……大人……”

干枯抹黑的嘴唇微微张开,露出了里面白皙牙齿,那仿佛从烂泥兽嘴里发出清脆悦耳歌声一样让人觉得突兀的声音,从那道裂开的洁白齿缝中发出。

“大人……快离开吧,那些人……认识……”

话还没说完,远处急促的脚步声就打断了细小的声音。

哦哦,难道是传说中的援兵,作为反面炮灰角色,这效率高的有点逆天了吧。

我回过头,啧啧有声的看着远处奔的十多道人影。

“爸爸,就是那家伙。”

受伤的额头已经被包扎好,骨折的手脚也被接好,用木板固定住,那个孩子王匹克,此时包扎着脑袋一跳一跳走过的可笑模样,就活像是抗日战争时期被八路打了个半死之后哭嚎着将“皇军”请为自己报仇的二狗子汉奸。

“就是你将我家孩子打成这样?”

几个一脸狠劲,裸露着满身肌肉的壮实大汉,冲了上,手中握着大铁锤,将这个小小的角落包围。

眼皮子轻轻一挑,我都懒得答话了,原以为的会是什么狠货色,没想到竟然是几个只有外表能吓吓人的普通大汉,真让我连打哈欠的心情都奉缺。

“堂堂一个冒险者,竟然欺负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孩,算什么英雄,让冒险者联盟知道了,恐怕也不是什么好事吧。”

为首的大汉脸色一沉,嘴巴厉害,但是脚步却不敢踏前一步,很显然,他知道自己那一身肌肉,在冒险者面前究竟有多么的渺小。

“怎么,只允许你们欺负弱小,不许我么?联盟什么时候下了这样的规定?”

我哑然失笑,这家伙,竟然还将联盟抬出吓人,不知道联盟是我家开……咳咳,是主持正义的地方么?

话说回,我果然还是不适合当冷酷型的主角,这时候不是应该冷哼一声,用眼神将这些家伙吓晕过去,才是小说里主角路线的王道么?难道我这辈子注定要印上【路人主角】的烙印?

真是悲剧呀!!

“哦。”

发出一声轻呼,因为感觉到了,另外几个不弱的,明显是冒险者的气息接近?

难道是援军了?难怪这些家伙有恃无恐,区区几个平民就敢和冒险者冲突,原是这样,似乎也不奇怪,我以前也说过,群魔堡垒以培养铁血战士闻名,所以就算是普通平民,恰好有个六大姑七大妈之类的亲戚是这里的冒险者,那也不怎么奇怪。

脚步声很急,不一会儿,一个笼罩在黑色斗篷之内的冒险小队就出现在实现之中。

“了。”

十多个一脸凶相,其实早就已经心虚得不得了的孩子大人,此时都露出了放松的表情,然后回过头用凶狠的目光瞧过,好像在说,这次你还不玩完?

“……”

老实说,做的如此到位,就差没在额头上刻字的反面角色,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奥力克叔叔,你要帮帮我们呀。”

脸色一变,领头的大汉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像冒险小队领头的一个身材魁梧的家伙求救。

“滚一边去,尽会给我惹麻烦的垃圾。”

被瞪一眼,大汉的可怜样子直接凝固在脸上,我差点没忍住笑了出。

“黑钢小队,奥力克。”

喝走大汉之后,五个冒险者径直走过,那个叫奥力克的,目光直直盯过,打量着什么。

“哦,知道了。”

本着坏人的朋友就是坏人的原则,我一点儿也不客气的应道。

皱了皱眉头,明显不爽的奥力克,并没有立刻爆发。

“这是怎么回事?”

“奥力克叔叔……”

“闭嘴,我没问你。”甚至对方本性的奥力克大喝了一句。

“他们欺负他,我欺负他们,就是这么回事。”

本不打算啰嗦,不过看奥力克这家伙,还算有几分讲理,我便回答道。

看看我身后的瘦弱小孩,再看看不成器的匹克一群,斗篷帽子下,能感觉到奥力克的眉头皱了起。

“朋友,故人?”问的很模糊,不过我大致还是听出了。

“都算不上,第二次见吧。”我摇了摇头。

“那么我有一个提议。”奥力克目光一冷。

“说听听。”

这年头,这招已经吓唬不了人了,我继续打一个哈欠。

“治疗费用,你付,这件事就此了结。”

“奥力克叔叔。”大汉不甘的在后面叫了一声。

“我不是说过让你闭嘴了吗?”奥力克回过头,再次瞪了大汉一眼。

“好主意。”我一拍手心,指了指身后的瘦弱小孩。

“治疗费,你付,这件事就这么了结了,是这样没错吧……”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