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八百九十五章 菲妮的消息

第八百九十五章 菲妮的消息


                第八百九十五章 菲妮的消息

等谈妥一切之后,天色已经晚了,拒绝了迪恩的盛情邀请,我和洁露卡回到旅馆开始各自准备,按照商量好的计划,明天一早迪恩就会召集库拉斯特的所有冒险者在广场集合,这种情形时曾相识,记得前些年支援精灵族行动的时候也是这么干,有点怀念呀,那时候的菲妮还不是菲妮呢。

该不会和那时候一样,还得几场战斗,让这些高傲的冒险者心服口服吧,拜托饶了我吧,第二世界库拉斯特的精英级冒险队伍,可不像第一世界那么菜,在有限的擂台空间上,就算是月狼变身,不拿出点真功夫的话恐怕也讨不了好,我干嘛要去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活。

还有,需要准备一些台词吗?虽然不会像以前那样紧张,但果然还是斟酌点话题,让那些冒险者们知道他们的长老是个有文化有思想有前途的人比较好。

算了,还是先看看维拉丝她们的家书……还是情信着,维拉丝她们似乎更倾向于第二种说法,女人的想法有时候还真难以理解。

烦恼了许久,我干脆鸵鸟式的取出维拉丝她们的信,一头扎在里面。

第二天一大早,我被洁露卡的敲门声吵醒了。

将贴在书桌上的脑袋抬起,揉了揉发麻的脸颊,有点起不了床的迷迷糊糊呆了片刻,我才猛然惊醒。

不好,等会就要到约定好的时间了,可千万不能迟到,让数千名冒险者看笑话。

我连忙站起,急的团团转,糟糕,糟糕,昨晚光顾着看维拉丝她们的信了,看了一遍又一遍,接着就是回信,一直忙到天色微亮,困的不行了,才直接睡在书桌上。

看着书桌上面叠着的整整齐齐的信纸,给维拉丝她们的回信我到是写好了,可是待会的上台发言呢?

不然干脆就以有紧急任务为名推掉吧,让迪恩他们去捣鼓就好了,反正这些人的口才肯定比我好上一百一千倍。

就在我焦头烂额,欲哭无泪的打算无责任跑路的时候,门外再次传沉重的敲门声。

糟糕,都忘记还有这黄段子侍女了,要是自己这样做的话,该会被她用什么目光看待呢?当然,她如何看我这一点并不是很重要,犀利的是她手中的小黄本,我可不想被阿尔托莉雅鄙视为逃避责任的男人,虽然是以混吃等死为目标的宅男但是最基本的责任我还是得好好负责起的。

“进吧。”

整理一下思绪,我对着门外说道,话刚落音,大门就被咿呀一声推开,整齐着装的洁露卡,迈着端庄礼仪的步伐走了进。

“哎呀,我还以为亲王殿下已经跑了呢。”

进第一句话,不是打招呼,而是十分失礼的露出惊讶表情,但是我却生不起丝毫火气,没办法,谁让自己刚才的确动过这样的念头呢。

“说吧,有什么事,我可是正在忙着准备。”

因为残酷的现实而显得有气无力,我随口敷衍洁露卡,慢条斯理的披上斗篷。

洁露卡没有答话,而是将目光落到我身后的书桌上,仿佛察觉到了点什么,深深的,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我就在想着会不会是这样,果然没有错,亲王殿下看信回信,用了一个晚上的时间吧。”

“……”

找不到借口,无论是书桌上写好的一沓回信,或是昨晚灯亮了一晚的事实,都是自己的死穴,随便拿出一个就能揭穿所有的谎言。

“亲王殿下还真是……像个得知第二天就是神诞日而兴奋的一整晚上睡不着的小孩子一样。”

“不……普通说,如果是神诞日这种大日子的话,就算是大人也会有兴奋的睡不着的例子吧。”

觉得洁露卡这个例子举的并不是很好的我忍不住开口反驳。

“那到也是,记得女王陛下那时候就……啊,真是太失礼了,请无视掉我刚才那句话。”

都已经说到这种份上了能无视掉才怪呢混蛋,快点告诉我阿尔托莉雅那时候怎么了!到底怎么了?!!

“那么换种说法吧,亲王殿下就像得知第二天就是神诞日而兴奋的一整晚上睡不着的禽兽亲王一样,你看怎么样?”

“不,一点都不好,你是不是搞错什么地方了?原本要换个心脏结果你把脑袋给换掉了,而且换成的还是沉沦魔巫师的脑袋。”

“亲王殿下的比喻真有趣,我自叹不如。”洁露卡歪头想了想,主动认输,但是我却一点儿也高兴不起。

“言归正传,既然你知道了,没事的话就别打扰我,我还要斟酌一下说辞呢,去去,去去去~~~”

我发出逐客令,向洁露卡嘘手赶人。

“是吗?本是想过看看有没有自己能帮得上忙的地方,看是我自作多情了,想必亲王殿下早就有了万全之策,那么我先告辞了。”

“等等。”

我激动的一把扑上去,从后面死死拖住鞠了一躬,正转过准备离开的洁露卡。

“你……你你……”

“洁露卡回过头,那双不知何时在已经蓄满了泪光的晶莹眼睛,不知所措的看着我,慢慢的,慢慢的变得委屈和胆怯起。

“等……等等!!”

我连忙松开洁露卡的腰,触电似地跳了出去,糟糕,差点又触发死亡陷阱了。

“亲王殿下真是太失礼了。”

因接触时间短所以很快就恢复正常的洁露卡,擦擦眼角的泪水,抱怨起,到现在为止的多次失态,她似乎也任命了,懒得在我面前再去刻意掩饰那让人摸不着脑袋的另外一面了。

“好吧,这一点我无法否认。”

回想一下,我的确是会经常无法猜测出女孩的心思,而做出一些失礼的行为,不过,这真的不是因为自己身边大多都是一些思维比较古怪的女孩的关系?

“我已经为殿下想好了万全之策。”

“哦哦,谢谢你,洁露卡,不过为什么要这样费心帮我呢?”

我感动万分同时不失理性的带着一点小警惕,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这可是古训。

“亲王殿下真是的,难道已经完全忘记了大长老将我派到你身边的目的了吗?一是为了协助亲王殿下与精灵这边的沟通合作,二是为了协助亲王殿下竖立起威望。”

“这么一说的话,以前的确好像听你提到过。”

是有那么点印象,不过忘记有这回事真的是我的错吗?不是因为你这黄段子侍女一路无节操卖黄段子才让人忘记了根本的目的吗?

“好吧,其他事情姑且放在一边,说说你有什么办法吧。”

想了想,考虑到这家伙偶尔还是挺靠得住的,我不禁抱着一丝期待问道。

“当然了,我可是洁露卡,精灵族的情报头子洁露卡。”

似乎用了很神气的态度这样回答完毕,洁露卡两手一抖,突然展出一整套紫色侍女服和一条紫色披风,仔细一看的话,这不是她刚刚登场的时候穿的那身搞怪行头吗?

“你拿出这玩意干嘛?”我一时没反应过。

“还有紫色头戴也没忘记哦。”自信满满的洁露卡在身上搜了搜,掏出一条紫色发带。很好,这样一她那天登场的所有装备就全齐了,问题是……

“我是问你拿这玩意出干什么?”我再次困惑的追问道。

“当然,内裤是没有的,亲王殿下真是的,真的那么想穿女孩子穿过的内裤吗?可惜殿下也知道,当时我是没有……要不将现在穿着的脱下给你?”

洁露卡脸色泛红,眉目含羞的低下头(表演专用)。

“我!是!说!你!拿!出!这!些!玩!意!想!干!什!么?!”

用杀人的目光瞪着洁露卡,我咬牙切齿,一字一句的吐露出。

“衣服当然是要穿上了,亲王殿下莫非还没睡醒。”洁露卡惊讶于我的大惊小怪。

“问题是要给谁穿上,哦,难道你是想学那天一样,穿着这一身个震撼登场?也就是所谓的美色诱惑?这到是个不错的主意,不过会不会太震撼了点,至少内裤还是给我穿上吧。”

这种时候,通常要往好的,正常的方面想不是吗?

“亲王殿下真爱说笑,这可是给亲王殿下穿的。”

“是这样吗?原是要给我穿的,这么简单的道理我怎么没想到呢?”我被深深震惊了。

“出去,立刻给我出去,既然对你抱着一丝期待,我还真是个笨蛋!!”我立刻暴走。

“虽然很唐突但是说不定意外的合适亲王殿下也说不定,最近人类这边不是流行这种手段吗?”

在我的驱逐中,洁露卡颇为失望的一步三回头看着我。

“哈?流行?你究竟是打哪里听的这种可笑消息?”洁露卡这样一说,我惊讶的都忘记要赶她走了。

“一个叫菲妮的人类男……女……男……我该怎么形容她的性别好?”洁露卡犹豫了许久,最终还是向我求助。

“伪娘!”我面无表情的回答道。

“嗯,伪娘?人类是这样称呼的吗?好吧,我是从一个叫菲妮的人类伪娘那里听到的,据说她也是因为受到某个表哥的影响才会变成这副摸样,而经过我的多方面打听,她口中的表哥就是……”

“够了,不要再说下去了,我知道了。”

我以otz的姿势跪倒在地,泪流满襟,久久不能言语,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头已是伪娘身啊。

“你是在哪里遇到菲妮那家伙的?”

我突然想起菲妮似乎失踪有一段时间了,欧娜好几次信向我打听她的消息。

“皇家监牢里面。”洁露卡果断回答。

我:“……”

原那悲剧帝还被关在监牢里面呀,从婚礼过后一直被关到现在吗?难怪偶尔总会冒出己是不是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的念头,原竟然忘了和雅兰德兰打个招呼,让她把菲妮给放了。

我就说,这几个月做梦的时候,怎么会有好几次梦到同一个场景——从一个黑不隆冬的空间里面,伸出一只纤细手臂,悲切的喊着表哥向这边不断招手求救。

“她现在怎么样了?”我心虚的,有点惨不忍睹的问了一句。

“在确认了的确是亲王殿下的朋友之后,两个月前就已经被放出去了。”

“还好还好。”

我顿时松了一口气,两个月前的话,也只不过是被关了一个月的时间左右而已,菲妮该不会因为这点小事而记恨吧,听说精灵族的皇家监牢待遇很好,跟养老院似地,说不定她还会感激我呢,仔细想想,如果不是被关的话,说不定这一个月里,她的悲剧帝光环会引发各种各样悲剧的事情,甚至有可能某些菲妮粉丝——特别是那个男子汉汉斯夜袭,而因为我的一时疏忽,她才得以过了平平静静的一个月,这不是很好吗?

其实早在洁露卡穿着这一身紫色行头出现在我面前,并且跳出菲妮专用的变身舞(吴凡原创)的时候,我就应该怀疑她和菲妮是不是认识,整个大陆会这一套变身舞的也只有两个人,我和菲妮,我们两个不教的话,别人想学也学不到精髓。

哦,差点忘记了,在许多不明真相的群众眼里,法拉老头也会跳,因为他们并不知道当初穆矮冬瓜在精灵广场上秀出的那段让人喷饭甚至留下心里阴影的猎奇变身舞,其实是菲妮倾情演绎,然后经过赫拉迪克族小公主蒂娅的强力ps技术修改,换上了法拉老头的形象。

算了,知道菲妮没事就好了,欧娜那边应该也放心了吧。

我摇了摇头,暂时将这件事情放在一边,现在并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大不了神诞日的时候和她道歉赔罪就是了,她们应该会出现在营地吧,以菲妮爱凑热闹,准确说是爱往悲剧陷阱里一头撞进去的属性,神诞日那天的台下友情演出是绝对少不了她那一份,说不定还是我们两个,悲剧帝和准悲剧帝倾情演出,那副场景光是想想就叫人绝望。

“去去去,没事少打扰我,乘着有点时间,我还得斟酌台词呢。”

回过神,我继续驱赶着洁露卡。

“真的不打算穿上这套衣服?我觉得会很意外的合适亲王殿下。”

合适?你脑子发热了吧,光是想想我穿上这玩意跳着变身舞出场……呃,联盟可能在瞬间就要崩溃了,你莫非是地狱一族派的间谍?

“我以妹妹卡露洁的名义保证。”

见我露出不屑一顾的表情,卡露洁连忙发誓。

“我可不认为一个老是讽刺自己妹妹的姐姐,用妹妹作为的保证能够靠谱。”

“那我以侍女之神的名义保证。”一誓不成,这家伙心生二誓。

“有用的时候才会存在吗?你口中的侍女之神在有用的时候才会存在吗?你这样做真正的侍女之神会哭的混蛋!!”

“好吧,亲王殿下真是任性。”似乎成了我在刻意刁难她一样,洁露卡叹了口气。

“那么我以亲王殿下的名义保证。”

“别,少在那里败坏我的名义,我可不想将宝贵的名义借给你这家伙糟蹋。”我连忙拒绝。

“怎么会呢,我一定会好好使用的。”洁露卡目露哀求。

“好吧,竟然你那么想证明给我看,干脆就以雅兰德兰奶奶的名义保证如何。”

“那怎么行了,我可不能败坏了大长老的名声。”

这黄段子侍女不加考虑就脱口而出,我顿时气急。

“长老下,请问已经准备好了吗?迪恩大人已经在恭候您的到了。”

这时候,门外传过了士兵的声音。

“都怪你这家伙,我现在裸身上阵了!”脸色一变,我狠狠瞪向洁露卡。

“穿上这件衣服不就好了?”洁露卡不依不饶的展示着手中的紫色侍女服。

“才怪呢,你给我闪一边去。”

狠狠的瞪着洁露卡,终于能够体会小幽灵喜欢咬人的心情了,我现在也恨不得在这家伙身上啃几口才甘心。

“真是拿任性的亲王殿下没有办法,喏,这可是贴身侍女提供的额外特殊服务,心怀感激的收下吧。”

在和洁露卡擦身而过的时候,她往我手里塞了一个纸团,这样说道。

外面的士兵在催促,我也无暇去看纸团上面究竟写了什么,便匆匆的在士兵带领下离开了旅馆。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