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九百九十章 强敌现身!暴躁外皮……的老二?

第九百九十章 强敌现身!暴躁外皮……的老二?


                第九百九十章 强敌现身!暴躁外皮……的老二?

耳中听闻破空声,希尔曼雅根本没得及反应过,虽然身具伪领域中级的实力,但是对手的实力实在超过她太多了,而且还是偷袭。

等她察觉到敌人偷袭这一事实之后,视线已经被一片漆黑凌厉的剑光所充斥,没有躲闪的余地,没有抵挡的可能,这对她说是一股压倒性的力量,是能够将她瞬杀的力量。

虽然早就预料到敌人会很强,但是直至这一刻,希尔曼雅才真正知道,那几个小队的失踪一点儿也不出奇,敌人的力量……实在是太强了,强到如果给予对方足够的时间的话,足以将包括阿姆露迪娜队长在内这一次参与搜索行动的所有精灵战士,都蚕食干净。

这样的实力,自己要为死去的兄弟姐妹和青梅竹马报仇……太难了。

就在希尔曼雅的心身被那股黑色剑光所包裹,陷入无比的绝望和愤怒之中时,突然,在视线之中,在这片身陷囹圄的无尽黑暗之中,似乎横插入了一道白光,挡在了她的面前,漆黑之中,这道剑一般形状的白光是如此耀眼,刺破了黑暗,带了光明,希尔曼雅微微眯上眼睛,似乎想看清楚横档在面前,试图保护自己的究竟是什么东西。

就在下一刻,漆黑与白光交错,发出激烈的铿锵一声,随之产生的强大撞击能量风暴,让希尔曼雅还没得及反应过,就被重重的刮飞出去。

直至此时,她才算摆脱了敌人这一记偷袭,和偷袭之中所蕴含着气势威压,漆黑寂静的黑暗破碎,仿佛从封闭的黑色世界中被拖了回般,她的眼睛重新倒映着被偷袭前一刻的景色,耳中回荡着刚才那一声惊天动地的撞击声。

背后突然伸出一双小手,将飞出去的希尔曼雅接住,扶着她重新站直起,希尔曼雅回过头,看到了洁露卡的面庞,虽然牢牢的接住了希尔曼雅,可是洁露卡的注意力并没有放到她身上,那一双深紫色的眸子,紧紧的,凝重的盯着对面。

受到这股魄力的影响,希尔曼雅也下意识的回过头,顺着洁露卡的目光望去,然后,她看到了偷袭者,同时,很有可能也是这一次事件的元凶,那个让她产生了前所未有的愤怒和憎恨,欲杀之而后快的敌人。

一具高大的,干瘦的,身着破烂的尸体,脑袋宛如骸骨一般,如果不是直立起,如果不是那双深陷的眼眶里闪烁着怪物特有的猩红光芒,那腐烂了一半的下颌不断似在发笑般,一上一下,咔嚓咔嚓的和上颌碰撞着,一眼看去,它绝对是一具死了好几天的风干尸体。

此时此刻,从这具手拖巨剑的尸体中,正散发出强大到让人战栗的阴暗气息。

再生妖,或者是这类怪物的进阶类型。

仅仅是第一眼,希尔曼雅立刻就判断出了敌人的身份,虽然冒险经验的确是远远不如人类联盟的冒险者,但是精灵战士脑海中的知识却丰富得多,很快就搬出了这类怪物的一系列资料。

只是,这些的一切,真的是这只再生妖怪物做出的吗?

翻遍希尔曼雅所阅读过的资料,都没有出现过如此可怕的再生妖,即使是在第三世界,这种腐尸类的怪物,智力普遍都比较低。

这还得从再生妖的诞生过程说起,说到底,这类怪物生前也是一些强横的英雄战士,在死后被巴尔的力量所侵蚀,逐渐变成了再生妖这一类怪物,可是强者也有强者的意志,哪怕是巴尔力量通天,也难以做到在保持它们的智慧的同时将它们侵蚀成怪物,所以大多数再生妖都是被抹杀了残留在尸体之中的战士的意志和智慧之后,只保留下一部分力量,进而生成的怪物。

这也是为什么再生妖的智慧,普遍要比其他怪物还要低一点的原因。

可是眼前这一只强的不像话的再生妖,却颠覆了希尔曼雅的常识,不但拥有强大的力量,甚至拥有更甚普通人一筹的智慧,拥有这些能力,再加上再生妖自身所具备的特性,眼前的敌人,绝对是一个超乎想象的存在,现在这种情况下,别说复仇,三人联手保命似乎都有点困难。

但是……

希尔曼雅突然想起了刚才横插在那股黑暗力量面前,让人惊艳的一道白光。

亲王殿下?

她的目光紧跟着一道飞出去的轨迹,落到敌人对面的湖里面,那里正掀起一片巨浪,冲天的水柱堪堪在四周洒落,似乎还在证明着刚刚那股落入湖中的力道的恐怖。

联系前面,希尔曼雅很容易就能想到,亲王殿下及时赶过,为了救自己和敌人硬拼一记,再生妖类怪物在纯粹力量上本就十分强横,保持着月狼变身,实力只有伪领域高级的亲王殿下和再生妖的强力一击抗衡,结果自然是显而易见。

那道冲天水柱,毫无疑问,是她们的亲王殿下所造成。

自己又成为亲王殿下的累赘了,察觉到这一事实的瞬间,希尔曼雅几乎有一种自暴自弃的冲上去和敌人拼命的冲动,不过,将她接住的洁露卡似乎察觉到这一点,牢牢的摁住了希尔曼雅,同时,再生妖在获得了这一记硬拼之中压倒性胜利之后,似乎也自信满满,并未乘胜追击,处于这种微妙气氛之中的希尔曼雅,总算是慢慢的冷静下,静观着事态的发展。

“人类,我有点好奇。”

这时候,从再生妖那不断咔嚓咔嚓的开合着的牙颌之中,发出了一道宛如锯子般刺耳生硬的响声。

发出声音的再生妖,有些不安分的将身体抖动起,看起就仿佛是酒吧里的舞男所跳的骷髅舞般,有点滑稽,不过希尔曼雅和洁露卡现在却一点儿也笑不出。

“好奇什么?作为临终遗言,我不介意给你解惑。”

缓缓的,从湖心之中上升起一道人影,并随之发出回应,着实让希尔曼雅和洁露卡松了一口气。

“你是怎么察觉到我的存在?我对自己的隐匿气息的功夫,可是很有自信。”

再生妖脑袋一歪,猩红的目光闪烁着,虽然只是一句干尸,但是它的表情动作却意外的丰富。

“哦,你又是怎么知道我当时已经察觉到了你的存在?”

“孜孜孜孜,你的速度很快,这一点我承认,但是在那么近的距离之下,若不是早就防范着,除非你会瞬移,否则绝对无法救下那只小精灵,我说的对吗?”

发出生涩难听的笑声,再生妖冷静分析道,智商不低呀这家伙,还真是有点棘手。

“好吧,既然被你看出了,我也不妨让你死的瞑目一点,其实是那把剑的关系。”

踏着水波,一步步从湖心上走过,我指了指再生妖手中的巨剑。

“据我所知,除非是什么奇怪的职业,反正我是没看过其他精灵战士傻的会去用巨剑,你将这么一把玩意放在身边,不起疑才叫怪。”

余光微微掠了黄段子侍女一眼,果然,她迅速的怒瞪了我一眼,似乎在气愤我在这种时候还要吐槽她。

“孜孜孜,原是这样,没想到竟然是这把剑暴露了,真应该小心一点才对。”

再生妖似乎很遗憾般,但是从语气中一点儿也不到遗憾的笑了起。

“不过话说回,卑鄙无耻阴险狡诈的再生妖先生,竟然没有乘着刚才攻击其他人,到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本以为敌人会乘着刚才的攻击间隙,继续追杀希尔曼雅,谁料它竟然老神在在的等着我从湖里出,害我刚才还乱担心一把,将一枚无敌戒指塞到了那黄段子侍女手中。

“孜孜孜,那个抱着巨剑的奇怪职业的精灵,可不是能够很快拿下的对手,我可不会做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再生妖桀桀的笑起,微妙的配合着我同吐槽了洁露卡一句,真是个风趣的家伙,还在跳着古怪的骷髅舞,若不是这家伙已经在我心里印上了待宰杀的鲜红大印,或许是个值得交流一下的对象。

这样说完笑着的再生妖,用它猩红的双目看了洁露卡一眼,准确说,是看向她那把散发着朝阳之光的巨剑,能将其抱着的主人,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惹的货色。

只是,若是被它得知洁露卡的战斗经验其实少的可怜,不知道还会不会做出这种选择呢?

也罢,无论如何,现在的事态还在自己控制之中。

“德鲁伊吴凡,临死之人,报上你的名字,说不定我会善心大发,给你立上一铭墓碑。”

轻轻挥了挥手中的冰冻之剑,我神色轻松,对面的再生妖也是一样,两张同是对现在的形势自信满满的面孔,只是不知道谁能保持到最后。

“我?好好记好了,人类小子,本大爷是不死外衣——塞尔森大人,下到地狱之后,报上我的名字,说不定我还能收你做小弟,孜孜孜孜。”

特别爱笑的再生妖塞尔森大人,又幽默了一会。

“哈,那只能麻烦你先回去等等了,我还有许多没有做完的事情,顺便问一句,暴躁外皮和你是什么关系?”

我轻轻一笑,突然想起了游戏里某个知名的——说完整点,应该是知名的符文印刷机,暴躁外皮。

“你怎么知道我老大的外号?”

塞尔森似乎愣了一愣,然后见怪不怪起:“忘记了,人类是个团结的种族,信息交流是很正常的事情,不过突然喊出老大的名字还真是吓了我一大跳。”

“……”

虽然被我乱猜对了一把,不过却无法笑出,眼前这只再生妖,看起已经是领域境界中的强者了,暴躁外皮还是它老大,听它的口气,似乎还比它强不少的样子,恐怕现实之中的这个“符文印刷机”不是那么好对付呀,一个不小心,别说刷符文,反倒把自己给刷进去了。

算了,自己去想那个干嘛。

瞬间,再生妖塞尔森行动了,宛如一道幽灵鬼魅般,没有带起任何风响,它已经化作一道黑影逼近,挥动着手中的巨剑包括在一片黑色力量之中,速度快的就像鞭子般形状挥舞过。

果然没有愧对我刚才对它作出的阴险卑鄙的评价,竟然乘着我走神的一瞬间发动攻击了。

啧,早知道在刚才喊出暴躁外皮,吓了它一跳的时候,我应该抢先出手才对的。

塞尔森的实力,绝对是我接触过的,除了老酒鬼以外最强的对手,化成黑色鞭影的那把巨剑,只是刚刚形成挥动之势,我就感觉到自己已经被锁定起,一股古怪的力量充斥着四周,让人如陷泥沼,难以行动。

这就是气势,或者说是威压,能够在信手一挥之下,形成足以影响以精神力强大著称的月狼变身,这种实力,我只在老酒鬼身上感受过。

不过,没那么容易。

伪领域瞬间展开,周围无形的威压立刻如同秋风扫落叶般被驱散,这家伙,只不过是比以前的敌人强一点点,离老酒鬼的实力,还差得远呢。

刚才一记硬拼,已经完全显示出了我们两者之间的力量差距,现在傻子才会去拿搞基剑和这家伙对砍,拜托威压的瞬间,我全力一挪,躲过了那把漆黑巨剑的袭击,伪领域再次大张,同时释放出了精神力侦查,严阵以待。

冰冻,冰封牢笼!!

冰冻之剑挥指之间,如同爪子一般的巨型冰柱从再生妖脚底下窜出,击打在它身上,并牢牢的包裹起。

可是就在下一瞬间,在对手强大的力量下,整个冰冻牢笼就宣告了支离破碎。

维拉丝的平底锅之冰冻版。

冰冻牢笼的破碎并没有出乎我意外,倒不如正等着这一刻,控制着冰之力,那些碎裂的冰碎,瞬间仿佛有了意识,突然从四面八方的朝再生妖涌去,一片一片如同冰刀般,发出咻咻的破空声,切割着再生妖的外皮。

再一记!!

高举手中的冰冻之剑,隔空狠狠向再生妖斩去,顿时,附在搞基剑上面的冰冻之力也破碎开,化作无数的兵刃朝再生妖激射,一时之间,整个天地只剩下无穷无尽的破碎冰刃,将再生妖牢牢包围起,那种情形就仿佛四面八方都有人拿着机关枪朝目标扫射一般。

当然,我不会那么傻的以为这些手段就能对付得了再生妖,虽然声势浩大,但是攻击力却分散开了,每一片冰碎的威力极小,而再生妖又是皮厚型怪物,我所做的这一切,只是为了造成障碍,拖延点时间罢了。

冰之镜!!

乘着再生妖手忙脚乱的瞬间,领域扩展开去,在四周形成了无数面璀璨的冰镜。

没错,我真正的目的,其实是为了筹备实力施展那个名字长的有点不像话的大招,这是我在月狼变身状态下能施展出的威力最强的攻击了。

铺天盖地的冰碎才刚刚消失,塞尔森突然又苦恼的发现,自己又被无穷无尽的冰箭包围起。

并且,在自己的四面八方竖立着无数面冰镜,而对方的身影,竟然也跟着这些冰箭,这些冰镜一起,变得千变万化,宛如身处万花筒世界一般。

我有点着急的发动了攻击,因为冰华乱舞这一招其实并不完美,应该说有一个比较致命的破绽。

这一招说白了,也就是靠着四面八方的冰镜,将无数弹幕似的冰箭在有限空间内不断反射,对身处其中的敌人造成无差别打击,并且依靠月狼的幻术和冰镜的倒影的配合,创造出无数幻影,让敌人无法捉摸。

也就是说,这一招的根本就是这些冰镜。

但是冰镜只能存在于伪领域范围之内,只要敌人能够逃出月狼的伪领域,那么冰华乱舞就真成了观赏性招式了,当然,以月狼的速度说,对手想逃脱伪领域范围是有点困难的。

但是还有另外一个更简单的破解办法,就是敌人用自身更加强大的领域,将月狼的伪领域轰破,这样一,冰镜赖以存在的伪领域消失,这一招自然也就不攻自破,这才是冰华乱舞的最大缺陷,等什么时候不需要依赖伪领域而存在,这一招才算是较为完美。

当初对付地狱骑士,并不是它没有发现这一点,而是以他相对月狼强大不了多少的境界,再加上月狼的伪领域的特殊性,它无法以自己的伪领域完全轰破月狼的伪领域而已,而眼前的再生妖赛尔森,却完全可以做到这一点。

所以,我现在只能乘着再生妖塞尔森没有看出这一点破绽之前,将冰华乱舞完全施展出,看看在月狼变身状态下,能将这强大的敌人揍成什么程度……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