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九百八十章 各种意义上让人吐血的古巫师印都

第九百八十章 各种意义上让人吐血的古巫师印都


                第九百八十章 各种意义上让人吐血的古巫师印都

“什么消息,快点给我看看。”

我连忙说道,难道是阿姆露迪娜那边出现了什么问题?但是和当初约定好的方式不一样,不是说……我看了看揣在怀里的那颗会一闪一闪的菱形水晶,没有任意异常,莫非法拉老头给我的是伪劣产品,精灵那边无法发出信息,阿姆露迪娜才不得不出此下策?

心急之下,我几乎是用抢的,凑上去一把从洁露卡手中接过光球,左看看,右看看,最后抬头远目片刻。

“那个……洁露卡,该怎么读里面的内容?”

我抱着十二分虚心学习的态度,向旁边将俏脸板起的黄段子侍女请教道。

“亲王殿下才高智绝,那么自信的抢过去,肯定已经有了办法吧,像我这种不受重视的侍女哪好意思献丑呢?”

啊,洁露卡生气了,这句句带刺的话,很明显是在为刚刚我二话不说从她手里抢过光球而生气,虽说的确是我不对,但是这家伙的心眼也未免太小了吧,请拿出情报头子的肚量呀混蛋!!

最后好说歹说,洁露卡还是将光球接了回去,握在掌心,合上双眼,小小的光球在她手中变得忽明忽暗,不一会儿,她睁开眼睛。

“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亲王殿下想听哪个?”

“好消息!!”

强烈的既视感涌上心头,记得在前面似乎也发生过类似的事情,结果被这黄段子侍女好好的耍了一把,这一次我要吸取教训,不能再让这家伙有发挥无节操属性的余地了。

“好消息是,亲王殿下的提议被通过了。”

“哈?”

事发突然,我的大脑有点转不过,我的提议?我的什么提议,不对,这家伙该不会是在为后面的黄段子埋下伏笔吧,比如说要是我问什么建议,她就会说“忘记了吗?殿下为了方便玩羞耻游戏而让我从今以后不许再穿内裤的提议,已经得到了全体精灵的同意并成功入手变态荒淫亲王的称号”之类的无节操回答。

嗯,不能大意,要小心应对。

“提议,哦,我知道了,是那个提议是吧,恩恩,你继续说。”于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我高深莫测的点了点头。

“不……就算你这么说,我也不知道该继续说什么好啊,建议不是你提出的吗?最清楚应该是你才对,我还有什么好说的吗?”

“话是这样说……”

但是我不知道你口中的亲王殿下的建议是什么呀?

眼巴巴的看着洁露卡,我欲哭无泪,脑子里不断折腾着自己究竟给阿姆露迪娜提过什么馊主意,想想去还是想不起,我和阿姆露迪娜见面的时间就那么点,记忆之中的确没有给过她什么提议呀。

“呼~~,亲王殿下似乎真的忘得一干二净了?”

洁露卡好像看出了点什么,用困扰和不满的目光看着我。

“这个……”

我偏过头去,宛如闯祸的学生站在校长面前一样,目光游离,无法直视对面投过的锐利目光。

“难道亲王殿下已经记不起,前些日子打算撮合人类联盟也加入搜索水晶碎片之中的提议?”

“你说的是这个?!!”

我惊讶的差点没喘过气,不是忘记了,而是根本没往这方面去想,因为在我看,那份发到阿姆露迪娜手中的提议,只不过是先做试探,阿姆露迪娜也未必能够做得了主,最后我肯定还得回去再和莫妮卡长老商量商量,才能看行不行得通,结果好几天过去了,也正如我所料的一般,对方根本没有做出回应,想是对我的提议抱着迟疑甚至是不屑一顾的态度,没想到突然就给峰回路转了,想不到这一块也是情有可原。

“咳……咳咳,怎么突然就同意了,我根本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呢。”

剧烈的咳嗽几声,本该是好事我却警惕起,事出无常必要妖,不能高兴的太早。

“这也正是我要跟殿下说的第二件事,坏事。”

果然,洁露卡话锋一转,麻烦事了。

将光球里面的一番信息全部转达以后,藏身所一时陷入了沉默之中。

“强敌啊……果然还是了。”

这几天我就一直在琢磨着,凭自己吸引麻烦的体质和准悲剧帝光环,不可能风平浪静一路平安的完成这次任务才对,地狱骑士的出现只不过是让我加入到这次任务的诱因,不敌月狼变身的它似乎并不能称之为大麻烦,结果这两天眉毛一直在跳,果然就出事了。

“已经有三个小队失踪了吗?”

皱了皱眉头,真正让我们沉默的还是这一个消息,三个小队,四五十个精灵战士,就这样莫名其妙的不见了,阿姆露迪娜带的精灵战士我见了不少,大多都有着非常不错的实力,介乎于联盟在第二世界的冒险者水平,那些队长更是有伪领域级的实力。

可以说,为了完成这次搜索任务,精灵族派的全都是她们的精英战士,牺牲一个都是巨大损失,更何况现在一失踪就是四五十人,生还的几率十分渺茫,要是换做阿卡拉是雅兰德兰,听到这个消息以后,恐怕非得怒极攻心,气晕过去不可。

“接下该如何行动?”

洁露卡那双泛着紫色水光的眸子,眨了眨,然后定定的看着我。

“这不是明摆着的吗?”

我顿时翻了个白眼:“现在阿姆露迪娜的部队已经在收缩防线,我估计暂时应该不会再出现什么大问题,好不容易到这里了,明天先将古巫师印都干掉,然后立刻回去召集联盟冒险者,之后再和阿姆露迪娜汇合,看看敌人究竟是什么头,你说这么办行不?”

“就按照亲王殿下的意思吧,我没有更的好补充。”

洁露卡点点头,在四五十名精灵战士失踪的沉重事实打击下,我们两个都是兴致缺缺,没有再互相斗嘴吐槽,很快一晚就过去了。

……

夜色笼罩森林,那些夜间捕猎的森林猛兽纷纷冲动,此起彼伏的兽嚎在为夜晚的森林演奏一曲杀戮之歌。

但是森林的某一处,却出奇安静,方圆几公里之内,别说兽嚎,就连一声飞鸟振翅,夜虫低吟的轻微动静都察觉不到,仿佛是在这片地方发出的一切动静,甚至是远远传过的声音,都被一股莫名的恐怖力量给吞噬掉了,深处其中,宛如一片寂静荒芜的死域。

仔细看的话,黑暗之中,这片区域似乎被一股比黑夜更加浓黑的雾气所笼罩起,踏入里面,就连繁星点缀的夜空都看不见,就像是进入到了另外一个黑暗冰冷的世界。

“孜孜、孜孜孜……似乎有所行动了,这些愚蠢的小东西,反应还不慢。”

区域之中,一处高崖之上,突然传一阵阵让人毛骨悚然的笑声,随后,如同锯子发出的生硬难听的声音缓缓响起,黑色浓雾之中,一道干瘦的身影坐在悬崖边上,俯视着脚下一望无际的森林,夜色似乎丝毫阻挡不了它那双宛如漆黑中的灯笼一般的猩红眼睛,距离也无法造成任何障碍,它的目光穿透了黑夜,落到遥远的某些点上,观察着什么,不断发出得意狂妄的干笑声。

“这个世界……真的是太美妙了,太美妙了,根本就没有发现能威胁到我的敌人,不过不能大意,就让我再试探一阵,人类和精灵可都是一群狡猾的家伙。”

这样自言自语嘀咕着,那双猩红色的眼睛光芒大盛:“不过,就算是在第三世界,拥有魔王级实力的人类和精灵,也不过屈指可数,我是不是太小心一点了。”

仿佛在思考着什么一般,沉默了片刻,突然,干瘦黑影站了起,可以看到,它的身形非常高大,并且手中缓缓拾起一把宛如剑一般形状的双手武器,这把武器的长度竟然和它的高度差不多,大小方面比之朝阳之剑似乎还要巨型几分,显然是一把超级大杀器。

“不管它了,先和这些小精灵们再玩一会吧,无论如何,只要不是魔王级的强者,就不可能拿我怎么样,孜孜孜孜——!!”

黑夜之中传黑影肆无忌惮的狂笑,但是很快就被那股笼罩整个区域的浓雾所吞噬,当黑影完全站起的时候,从它脚下突然爆发出黄蓝两色光芒,激烈霸道的光芒似乎要冲破浓雾,将整片夜空照亮。

如果有第三世界的冒险者看到这幅景象,肯定会大惊失色,因为从黑影脚下爆发出的光芒,正是某些强大怪物的特征,和圣骑士一样大概光环怪物,这类怪物往往是所有冒险者最讨厌的类型,甚至是自己的实力明明比对方强大,遇到这类怪物,很多冒险者也会选择绕道而行。

……

“我说洁露卡,你就不能帮帮忙吗?”

在剥皮地窖第三层的最深处,古巫师印都的老巢所在地,传出了如是苦闷的声音。

偌大的,可以容纳几千人的最深处房间里,一道白色影子不断闪烁,身后追着一群怪物大军,这些怪物由各种稀奇古怪的家伙组成,最正常的莫过于那些普通的小矮人,抓长矛的,握小菜刀的,撸管子的(远程),还有雪白色骷髅架子的。

不正常的部队自然就是那些魔化后的家伙,又干瘦的小矮人一个个变成肌肉魔鬼人,一身会跳舞的健美肌肉让人看了倒胃。

当然,如果说魔化之后的小矮人看了直是倒胃,那还没什么,最让人头疼的就是那些该死的,被魔化了的白色骷髅架子——不死剥皮者,刚刚不小心被这些家伙的爆炸波及,那叫一个疼呀,到现在狼尾巴上都还插着几片骨碎,也不知道会不会传染什么奇怪的病毒。

如果说只有这样,那我也忍了,毕竟第一次只是意外,以月狼变身的速度,只要稍微注意一点,区区魔化的不死剥皮者想用爆炸这招对付自己,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但是目光再往地窖深处望去,一口老血顿时又吐了出,各种意义上的老血。

一个被魔化了的小矮人巫师,老神在在的挥舞着它的小尖矛,朝这边发出胜利者的嘲讽怪叫声,如果说被魔化的小矮人只是让人看了倒胃,那么这个由两个小矮人以叠罗汉体位组合而成的小矮人巫师,那让人嘴角抽搐的浑身肌肉交叠在一起的模样,就已经上升到了宇宙级的吓狗眼场景,简单点形容,我宁愿回头去看比利的视频一天一夜,也不愿意再看这小矮人巫师一眼。

很显然,这个魔化的小矮人巫师就是剥皮地窖的王者,古巫师印都,曾经在第一世界见过它模样的我,和眼前魔化之后的一比,才知道什么叫差距,本印象中那个长得獐头鼠脑的古巫师印都投影,现在简直是帅胜卡洛斯。

除了外表意外,这家伙魔化后的能力也能让人吐血,本就是有名有姓的小boss级怪物,魔化之后,古巫师印都毫无疑问的提升到了魔王级分身的实力,虽然因为分身的关系,它无法和释放出伪领域,但光是本身的实力就已经达到了伪领域高级境界,单对单的话怕是连拥有伪领域优势的阿姆露迪娜都未必能赢得了它,更何况这家伙还有一群数千个小弟。

如果仅仅是这样也就罢了,最让人无力的一点就是,魔化后的古巫师印都,它的复活术复活起的小矮人,已经不再是小矮人,而是不死剥皮者,那些魔化小矮人就更不用说了,被干掉以后复活,直接站起的就是蜕皮去肉的魔化不死剥皮者。

这不,刚刚闯入这里,打算速战速决的我并没有料到这一点,很牛气大杀一通,打算先干掉小的,然后再慢慢收拾老的,没想到杀着杀着,周围就多出了一堆虎视眈眈的白骨小家伙,接下就是现在这副被追杀的场面了。

本身拥有魔王级分身,还很怕死的用不死剥皮者将自己里一圈外一圈包围起的古巫师印都,已经让我咬牙切齿了,但是站在入口处,当我的视线投过去会朝我微笑着挥手打招呼的黄段子侍女,则更是让人火冒三丈。

我说,印都老兄,打个商量,用你那身肌肉去恶心一下对面那个微笑招手的家伙如何?最多等会我下手轻点,让你少收点痛苦。

古巫师印都当然不可能听到我心里发出的建议,继续指挥着它的杂牌大军朝我蜂拥过,当然,我不是没设想过,古巫师印都让这么一群不死剥皮者拥这它,虽然是起到了保护作用,但也无异于在自己身边摆上一桶桶**。

不过,当我试图去点燃这些**桶的时候,却发现根本没用,大概是因为这些不死剥皮者全都是又古巫师印都复活的,身上所具有的能量烙印相同,所以就算爆炸也不会伤害到其他不死剥皮者,就更不用说古巫师印都本人了,这法师施展出的魔法不会伤害到自己是一样的道理。

如果洁露卡能出手的话,这场战斗肯定能提前许多结束,我重重的叹了一口气,郁闷而又无奈的回头再瞪了那家伙一眼,结果家伙又很无节操的在对面招起手,而且还故意露出仿佛是等在家门口盼着丈夫归的妻子一样的幸福微笑(表演专用)。

虽然许多人可以将这抹微笑理解成鼓励我速战速决的意思,但是联系这黄段子侍女的腹黑本性,我更倾向于【快点回老家结婚吧】这种想法。

撇过头,我不再理会那让人吐血三升(或许自己已经不止吐了三升了)的家伙,专心一边逃命,一边对付身后的追兵。

想要赢其实并不难,虽然古巫师印都召唤出的不死剥皮者让人头疼,不过别忘记,不死剥皮者是一次性消耗品,爆炸以后是无法再被复活的,哪怕就是古巫师印都晋升到魔神级也无法改变这一点。

无法重复复活,意味着不死剥皮者总会被慢慢的耗光,最后就轮到古巫师印都本人了。

问题在于这个庞大的地窖里,拥有数量起码过千的小矮人,也就是说,我得将这些小矮人杀一遍,然后再将它们复活而成的不死剥皮者再杀一遍才能见到最后的boss。

这排场……比巴尔童鞋都要大了,人家好歹就五波怪物加上六只古难记录者,加起数量还不到一千呢。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