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九百六十四章 悲剧的燃烧者-韦布

第九百六十四章 悲剧的燃烧者-韦布


                第九百六十四章 悲剧的燃烧者-韦布

凭着冒险者的直觉,自己似乎睡了一小觉,并未过太长时间的样子。

微微迷开一道眼缝,篝火亮红色的腥芒立刻刺了进,映入视线的是一片鲜艳的火红世界,眨了眨眼睛后,我才完全清醒过。

因为贪图温暖的关系,蜷缩着睡去的身体已经滚到了篝火旁边不足一米远处,估计再挪了半米八分,一具暗黑新鲜出炉的德鲁伊烤呆瓜就要在不知不觉中完成了。

黄段子侍女呢?

坐直身体,我茫然的四处张望了一下,偌大的藏身所只剩下自己一人,没见洁露卡的身影。

去哪了?不会是被蜘蛛怪给叼走了吧。

我抓了抓头,想到,不过这里要真有那么厉害的蜘蛛怪,能躲过我的警惕,甚至无声无息的将伪领域境界的洁露卡带走,那还真是太厉害了。

应该是出去了吧,据查理说这藏身所离蜘蛛巢穴入口并不远,通常是给刚刚到巢穴准备落脚歇息一天的冒险者使用。

换好装备,披上披风,我发呆了一会,觉得还是有点担心,虽然这黄段子侍女实力的确很强,但是怎么说呢?偶尔会给人一种怯怯的,未出过门的大小姐的感觉,明明只是个毒舌腹黑的小侍女而已。

从藏身处里出,悄悄躲过两次蜘蛛怪的巡逻,我终于从那张巨大的蜘蛛嘴里走出,到外出。

现在已经是夜晚时分,天气还算好,抬起头就能看见那轮血红色的月亮高高挂在天空,周围没有一丝阴影。

到暗黑那么多年,已经习惯了这层血红色,老实说,稍稍有点记不起原世界的皎洁月光,究竟是什么样子的了,有时候就是这样,越是想去记住的东西,不中用的脑子越是迅速的把它忘却,反而一些想忘记的记忆却挥之不去。

“摆着一副如此皱巴巴的表情看着月亮,莫非亲王殿下终于觉醒了什么,要对月长啸发情了?”头顶上轻飘飘的飘洁露卡的清脆声音,抬起头,这家伙正安静的坐在蜘蛛石雕头顶上六颗眼睛所在的部位,从那里向我投过紫色亮晶的眸光。

“狼人的故事看多了混蛋,还有就算是那样也不是发情知道不?”

我无奈的反驳一声,两脚一蹬,窜上了七八米的高度,踩在蜘蛛石雕的头顶上,再次借力一蹬,便落到了洁露卡的身旁。

“大夜里的不好好睡觉,跑出干什么?”

“哎呀,难道是丈夫在担心夜深未归的妻子?”

“不是!”

我立刻掀桌,为什么我非得担心你这种黄段子侍女不可?

“哦,果然只剩下【有了外遇的丈夫在担心夜深未归的情妇】这个可能性吗?”洁露卡的眼睛更加晶莹闪亮的看着我。

“好吧,姑且不去讨论这种换汤不换药的说法,你就那么执着于担心这个词吗?想让我担心,那么就直说吧,我会稍微考虑一下的。”

双手抱着,我微微弯下腰,低俯下去,瞪着洁露卡的那双眸子说道。

“好色的男人担心女人是天性,我可找不到任何自己想让亲王殿下去担心的理由。”

避开我的目光,洁露卡微微鼓着嘴,大声说道。

“……”

这家伙是怎么了?生气了?害羞了?怎么突然一副气鼓鼓的样子,像个闹别扭的小孩子似的。

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转过身,坐在洁露卡旁边,这时候,才发现她膝盖上放着一本小黄本。

“又在记录些什么可疑的东西?”

我凑上去看了一眼,却发现上面写着的东西,全都是今天一天的发现,尤其是水晶碎片爆发所导致的第二种可能性,更是有详细记录,总之一句话,挺正经,挺严肃的内容。

“虽说亲王殿下是人类,但是偶尔,也希望亲王殿下能够想起一下自己身为精灵族亲王的身份。”

洁露卡看着我,突然这样叹了一声。

“呃,有什么问题吗?”见洁露卡突然这样说,我更加疑惑了。

“今天的发现,明明是那么着急让斯塔拉斯托小队带回库拉斯特,却没想到我们精灵族呢。”

“……”

在洁露卡那双明亮的紫眸凝视下,我找不到任何反驳理由的低下了头。

“抱歉,这个的确是我疏忽了。”

“也是,满脑子都是色色念头的亲王殿下,忘记了也不奇怪。”

“只有这个我无法承认。”

“那么换种说法吧,一直觊觎着我身体的亲王殿下,忘记了也不奇怪,这种说法就没问题了。”

“问题大着了还有不要在上面记录呀混蛋!!”

见洁露卡轻点着羽毛笔,我以为她又要将刚才的话记上去,正想一把将这本已经不知道是自己抢过的第几本小黄本再次夺过,或许我今后可以靠卖从洁露卡这里抢过的小黄本为生——有一刹那我甚至产生了这样的念头。

不过,当我的目光落到上面时,却发现洁露卡记录的并非是刚才说那些子虚乌有的说法,而是接着将今天发生的事情记录在上面,工工整整的。

这样看去,曲着膝盖坐着,认认真真的记录着的洁露卡,在静谧的月光照耀下,别有一股纤质文静的感觉。

当然,这只是我的错觉罢了,这黄段子侍女,怎么可能?我宁愿相信三无公主某天会从良将她那半个国家图书馆的藏量的h藏书烧掉。

目光重新抬起,落到天空那轮光溜溜的血红色圆月上面,我也发起了呆,想想莎拉,想想维拉丝,想想小幽灵,想想琳娅,自己这些可爱的小妻子们,还有莎尔娜姐姐,小狐狸,宝贝女儿,莱娜……因为数量关系,到还是能打发一大段时间的。

空气之间充斥着一股静谧安详感,耳边只剩下洁露卡手中的羽毛笔不断在纸上划着的沙沙声音,当然,巨型蜘蛛石雕附近的废墟上,偶尔几只蜘蛛怪也会发出咝咝的毛骨悚然尖叫声,不过这个必须无视掉。

不知道过了多久,旁边的洁露卡突然有了新动作,我也随之被惊醒,半梦半醒的擦了擦嘴角,目光落到她身上。

只见洁露卡低着头,合上双眼,嘴里喃喃着一些我听不懂的东西,而后,她手中小黄本,上面刚刚所记录的所有文字,突然在我惊讶的目光之中飘了起,在半空中凝作一团光球。

然后,这枚小小的光球,径直往南面的森林深处飞去。

“是在传递消息吗?”

联想到刚才的对话,我惊讶问道。

洁露卡点了点头:“因为有个满脑子色色念头靠不住的亲王殿下,只要这样了,本应该由亲王殿下你传达更加合适。”

“好吧,这次的确是我错了,不过拜托能不能将前面满脑子色色念头这段去掉?”

“也就是说靠不住是真的?”

“……”

可恶,这黄段子侍女,嘴皮功夫都快赶上小幽灵了。

不过精灵族竟然有这种方便的魔法,果然不愧是比我们人类还要远古的种族,有着不少稀奇古怪的手段啊。

“对了,洁露卡,能问你些问题吗?”

我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开口,这家伙满身都是疑点,就像随便一铲子挖下去都能挖出不少好东西,我真的是很好奇。

“哦,是关于我和卡露洁的名字由吗?其实还有三十二个版本,亲王殿下想从哪个开始听去?”

洁露卡精神一振,劲了。

“……”

算了,看这家伙并不打算向我透露点什么,果然是因为今天的一时疏忽让她对我这个亲王殿下失望了吗?就当什么都没问吧。

“夜晚天气凉了,早点回去休息吧。”

我拍拍屁股站起,从蜘蛛石雕头顶上一跃而下,洁露卡也从后面跟了上。

往巢穴里面走了几步,这黄段子侍女突然顿了顿脚步,发出害羞的声线。

“这种情况……难道说是新婚妻子跟在丈夫后面……开始了第一夜的同床生活?

“是是是……”

我没好气的在前面敷衍着,真的是无力吐槽这家伙了。

“或者说是外遇的丈夫第一次将情妇带回自己家里……”

“你究竟对外遇和情妇有多执着呀混蛋!”

“和亲王殿下对色色的想法一样执着。”

“我……好吧,你继续。”

“然后刚巧遇到妻子。”

“喂喂,那不是很不妙吗?”剧情似乎往好船方向发展了。

“最后三人大被同眠,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这是什么神展开呀混蛋,天底下怎么可能会有这种妻子,可喜可贺个屁呀!!”

我忍不住抓狂起,就算和维拉丝她们结婚多年,也没有试过3p之类的不健康玩法,这是多么让人眼红……不,是多么让人唾弃的堕落行为呀!!

“结果谁也没有料到,妻子和情妇竟然是双胞胎,而且两人的名字刚好反过念。”

“谁也没料到……个毛呀混蛋!!真是这样丈夫一早就发现了吧!!他是瞎子聋子吗?”

“结果姐妹两人把刀相向。”

“咦?为什么之前都能够欢欢喜喜的大被同眠,但是得知对方的身份以后却要拼个你死我活呢?”

“因为是双胞胎。”

“啊,好敷衍的答案,这算是哪门子答法?为什么双胞胎就得拔刀相向不可?”

“因为妹妹觉得姐姐在出生的时候把她那份聪明给抢去了。”

“你其实就是想拐弯抹角的说自己的妹妹卡露洁是笨蛋吧混蛋,丈夫妻子情妇什么的都是为了这句话而设定的吧混蛋!”

“最后两人言归于好。”

“啊,莫名其妙的突然又谅解了,过程呢?对话台词呢?”

“最后一起过上幸福的生活。”

“咦?丈夫呢?丈夫去哪了?为什么没了他的下文,在姐妹和好第一天的早餐锅子里面吗?染血的柴刀藏到哪去了?”

“丈夫因为战乱死掉了。”

“好随便的死法,这不是超随便的死法吗?为什么明明开头看起像是主角的丈夫,最后就这样一句话带过?为什么明明前面的内容是家庭主妇剧场却以战争小说的台词结局?”

“悲痛的两姐妹决定把孩子好好抚养长大。”

“孩子又是从哪颗石头里蹦出的呀混蛋?!!”

“但是长大以后,两姐妹各自抚养大的孩子——这两兄妹,却同时爱上了一名寡妇。”

“新一轮的主妇剧场又要开始了吗?话说是我的耳朵出问题了吗?我好像听到两兄妹爱上同一个人这样奇怪的设定了。”

“这时候,原本以为已经战死的丈夫,却带着新欢突然回归,而且这位新欢的妈妈,竟然就是两兄妹同时爱上的寡妇。”

“好复杂,剧情突然变得超复杂起了,我刚才果然没有听错,原真的是两兄妹呀混蛋!!”

“最后一家团圆,故事圆满结束。”

“啊,好不容易才把形式变得复杂起,故事有了悬念和看头,却又如此草率的结束掉了。”

这是何等扯淡的故事呀混蛋!!!!!!!!!!!!

突然反应过自己又被这黄段子侍女给牵着鼻子走的我,一把怒掀起了摆满杯子的茶桌。

“亲王殿下真是的,只不过是故事而已,却像个小孩子一样较真。”

“……”

像小孩子的是你吧……好吧,我也无法否认自己不像就是了,不说话了,这次绝对不会再收你这黄段子侍女所挑拨。

“说起,卡露洁她……”

“……”

这次我绝对不会再认真听了,不会再做出吐槽反应了!!

“卡露洁和我长的一模一样……”

“……”

因为是双胞胎嘛,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么。

“发色一样,瞳色一样,身高一样,就连体重也几乎一样。”

哦哦,即使是双胞胎,但是如此相似也实在太令人惊讶了,简直就是一对翻版的西露丝艾柯露,因为两个小天使老爱没事往我身上扑的关系,所以我知道她们的分量是一模一样的。

“但是很奇怪,胸部比我小一点点。”

“噗————!!”

我一口老血喷了出。

“亲王殿下喜欢大的还是小的?”

“……”

我再也受不了这家伙了,雅兰德兰奶奶,求您将她弄回去吧!!

结果在洁露卡无节操的语言骚扰下,整个晚上我都处于严重的脱力状态中。

“亲王殿下失眠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熄灭了篝火,沿着洞穴通道继续前进,途中见我在打哈欠,黄段子侍女一点儿也没有身为罪魁祸首自觉的问道。

“别吵我,我正在专心和睡神做斗争。”

再次打了一个哈欠,我揉着发酸的眼睛,将最后一件贴身斗篷,威风凛凛的德鲁伊,睡眼惺惺的德鲁伊……呃,隆重登场,小蜘蛛们,颤抖吧。

昨天查理他们离开的时候,给了一张蜘蛛巢穴的地图我们,当时匆忙离开也没有问仔细,现在翻一看,才知道原这个世上也有就算看着地图走也会不靠谱的时候。

因为蜘蛛巢穴的地形太复杂了,导致上面画着的地图,就宛如一团立体的毛线球一般,密密麻麻,有些地方你得将眼睛凑上去才能发现——哦,原这里不是一团黑点,代表一个巨大的洞穴,而是数百条细线交错在一起,代表无数通道呀。

能看着这张图顺利走到巢穴深处的,上辈子一定是折翼天使。

然后,洁露卡从焦头烂额的我这里接过地图,看了一会,在下一个岔路口上,十分肯定的伸手指向其中一条通道,紫色眸子里透露着肯定和自信,仿佛是在用她骑士的名义发誓,正确通道一定是这条。

折翼天使发现!!

反正也是随便乱走,我就姑且信她一回吧。

按照洁露卡的指示,我们开始了蜘蛛巢穴里的漫长之旅,一路上遇到大大小小的蜘蛛怪物不断,导致我现在看眼睛里的黑瞳都快要变成蜘蛛形状了。

不过,随着空气更加的闷热潮湿,我也终于可以肯定洁露卡所指的方向并没有错,她究竟是怎么从那一团糟的毛线球地图中找到正确方向,对于这一点我十分好奇,这种强悍的分析能力,简直就和三无公主那没天理的龙芯五代大脑是同一个等级了。

蜘蛛巢穴里的第三天,也是我离开罗格营地的第四天,经历千辛万苦,我们终于到了蜘蛛巢穴的最深处。

这里的地形我还依稀记得,里面是一个超级巨大的洞穴,连接着数百上千条的通道,看起就像蜂巢一般,而这里的老大、蜘蛛巢穴的领主,小boss燃烧者-韦布,就蜗居在这里头,统帅着它的数万蜘蛛大军。

我们两个选了一条隐秘的通道,在将守卫通道偷偷干掉之后,将脑袋从洞口探了出去。

我们所在的通道,是在洞穴靠壁的右上角,所以这么探头一望,几乎是将整个阴暗潮湿巨大的洞穴纳入了视线里面,托这里连接着许多条通道的福,这一系列举动并未引起任何蜘蛛怪,包括它们的老大燃烧者-韦布的注意。

看着洞穴里面,地上,墙壁,乃至洞顶,密密麻麻的爬满吊满,数量足有数千的蜘蛛怪,张牙舞爪,姿势各异,还有它们下的蜘蛛蛋在不断蠕动着,我陷入了无语之中。

出去以后,一个月之内谁和我提起蜘蛛这两个字我和谁急。

目光在洞穴里面转了一圈,最后,落到洞穴中央一只特别显眼的大个头蜘蛛身上。

毫无疑问,那比起火焰蜘蛛更为骚包的仿佛火焰一般的深红色身体,就是属于蜘蛛巢穴的头头,燃烧者-韦布无疑,曾经为自己贡献过一条暗金级腰带的好人(怪),我是绝对不会忘记它长着什么模样的。

“好像没什么异常的样子。”

趴在洞口处观察了一阵,看到燃烧者-韦布,就像一位富态臃肿的老人,用半死不活的缓慢步伐摇摆着它后面的火红色大屁股在自己的领主范围内回游逛,我困惑了。

“看是呢。”

温湿的少女吐息打在脖子上,在我身后不远处的洁露卡也开了口。

“刚刚发现了精灵族的记号,看我们的部队已经这里查探过,并未发现异常。”

我顿时翻了翻白眼,你怎么就不早点发现呢?不过想想蜘蛛巢穴交横纵错的通道,天知道有多少种办法可以通到这里,时洁露卡没有发现,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看是白跑了一趟。”

眨巴着眼睛,看了肥嘟嘟的燃烧者-韦布一眼,空手而回似乎并非是吾辈风格呀。

“给我一分钟。”

我回过头,嘴唇差点就要在洁露卡的白皙脸蛋上擦过,我说你这黄段子侍女没事贴那么近干嘛。

算了,先不理这个,还是先做点什么,给这次白费力气和时间的行动,补偿点什么。

月狼变身。

伪领域展开。

冰之镜。

十万根冰棍的冰华乱舞!!

一刹那间,偌大的洞穴被雪白世界所铺遍。

最后一击,那个……因为名字太长姑且缩成“名为冰棍工厂老板的眼泪——一本满足的99999超级大奖冰棍攻击”这样。

巨大的冰棍……咳咳,冰之斩首剑,笔直朝身体还处于冻僵之中的燃烧者-韦布头顶上刺去。

呲的一声,足有五六米长的冰剑,贯穿了燃烧者-韦布的脑袋,整把没入了它的身体里头,冰色的剑尖从屁股后面透出。

没想到,有名有姓的小boss竟然也能一击秒杀,不愧是打败过伪领域巅峰级地狱骑士的招数。

用力一抽,冰之斩首剑带着大量墨绿色的恶心鲜血,从燃烧者-韦布脑袋上抽出,后者身体抽搐几下,似乎在为自己连十秒钟的镜头都没有就光荣壮烈而抗议,最后终于软趴趴的倒了下去。

很好,收拾家伙走人。

眼明手快的将燃烧者-韦布爆落的物品金币搜刮一空,乘着其他蜘蛛怪没有反应过,我用力一蹬,身影消失在了洞穴里头。

洞穴里面足有数千只蜘蛛怪,冰华乱舞的威力再大也不可能一次消灭,我可不想再和这些恶心的家伙打交道了……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