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九百四十二章 哥哥变聪明了

第九百四十二章 哥哥变聪明了


                第九百四十二章 哥哥变聪明了

“你干什么,你这穷酸老头,说到炼金术的话,不是我更在行吗?”

法拉一看,好不容易看到的新鲜玩具就这样没了,那还得了。

“我这是为了罗格营地的安全着想。”

面对法拉的威胁,凯恩寸步不让,冷笑连连的看着对方。

“哼哼,看是非得过上一场不可了。”

法拉深呼吸,突然哇嚓一声,掏出一根三节棍挥舞起。

“哎哎,不好,我被这把邪恶的水晶剑控制了。”

突然脸色一变,然后用着一种唱戏的抑扬顿挫声调,这样高声大呼的凯恩,像喝醉酒了一般踉跄几步,手中的水晶剑突然笔直向法拉划去。

“锵”一声,尚在法拉手中挥舞着的三节棍,无端的断成了好几段掉在地上,就连法拉所剩不多的白胡子也被削断了两根。

“噢噢噢噢噢,我珍贵的胡子!!!”

三节棍断了到没什么,但是那两根悠然飘落的白胡子却让法拉大声悲鸣起,本就因为无数的实验爆炸而损失惨重,因此被他格外珍惜着的白胡子,哪怕是两根也弥足珍贵,要重新长这么长得等上多长时间啊!

“臭老头,我要将你的胡子给拔了。”

回过神的法拉张牙舞爪,正欲扑上和凯恩拼了,结果脑袋被阿卡拉的拐杖给砸了一记。

“瞧瞧你们两个,身为联盟长老,成何体统,成何体统。”

阿卡拉摇头叹气,满脸都是对联盟未的忧心。

“啊啊,无所谓了,反正我的脸已经被穆矮冬瓜给丢尽了。”

法拉自暴自弃的嚷嚷起,想到自己的最大死对头穆拉丁,不由气得牙根直咬,该死的穆匹夫,就是因为这混蛋,在精灵族广场上播放那种虚假影像,让自己变得名声狼籍,以至于诸如魔法老头法拉,变身老头法拉,变态老头法拉,腿毛老头法拉等等称号蜂拥而,虽然后大家都出澄清了,但是泼出去的水岂是那么容易能够收得回?

在罗格营地,如果要排联盟第一声名狼藉的大人物,或许大家会犹豫一下,将票都投给卡夏,但是将范围扩大一点,如果让精灵族等其他种族也一起投的话,那就是他——魔法变身腿毛变态老头法拉了。

“咳咳,关于这件事,是你和穆拉丁两个人的私人恩怨,我可不想上升到联盟和矮人族的政治问题,要报仇的话你就自个想办法吧,不要闹大就行了。”

大概知道那段影像内容的阿卡拉,脸色极其不自然的咳嗽几声,给人的样子就像想强忍住什么一般。

阿卡拉……是想笑吧。

我们三个,脑海中同时闪过这个想法,不过就算是当事人法拉也不敢问出,因为阿卡拉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封口的问题,既然凯恩说他能做到,就交给凯恩行了。”

“咦,我更合适不是吗?”法拉还想垂死挣扎。

“我说法拉,不是我信不过你,你应该想想自己在营地里的外号叫什么?”

阿卡拉似笑非笑的看着法拉,反问道。

“嗯?叫什么?我何时有了响亮的外号?难道你指的是那个【魔法**法拉】不成?”法拉老头在装傻。

“……”

我还超科学吴凡呢。

“或许是有这个外号也说不定,不过,你不觉得第一个应该记起的,是那个最响亮的罗格第一吝啬?”

好一会儿,阿卡拉才抽搐着嘴角,斩钉截铁说道。

“呃。”

发出一声痛苦呻吟,法拉败退。

散会之后,因为留在营地的时间已经不多,我匆匆跑去看莱娜,她正在练习预言术,在阿卡拉的精心照料之下,虽然在施展术的时候,脸色苍白的依然让人心疼,但是再也不会因此而露出痛苦疲惫的表情了。

“我再给哥哥预言一次吧。”

莱娜看起兴致很高,高的让我产生拔腿而逃的冲动。

莱娜的预言术啊……上一次是预言到了我命运中呈现的那颗死星,咳咳,虽然这句话是我教给莱娜让她在预言的时候蒙混其他人用的,不过当时还真是把我给吓坏了。

这一次,又会是什么呢?

我不可自抑的战栗起了,某种程度说,因为怀着“绝对相信妹妹的话”的心情,所以莱娜的预言会变得格外可怕。

预言术所代表的神秘光芒,从莱娜手中缓缓升起,不一会儿,仿佛变了个样的莱娜,用着庄严肃然的表情,在纸上写了什么,交到我的手上。

咕噜一声,我咽了一口口水,比吃下小狐狸的自制干粮还要艰难的将纸张缓缓张开。

上面写着……

哥哥变聪明了

咦?

意义不明……不,正因为太好懂了所以反而不懂,啊啊,我自己都被绕晕了,反正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是吧。

难道说……是在夸我?

就当是这样吧,虽然不知道这句话和预言术有神马关系。

总之,我心怀感激的领了莱娜的夸奖,约好晚饭回家吃以后,便离开了。

片刻之后,莱娜的护卫,那名女罗格克劳蒂亚走了进。

每次在对方前的时候,克劳蒂亚都会远远的躲起,因为她知道,这是只属于两兄妹的亲情时间,而且如说这个世界上,谁最不会伤害自己所要守护的眼前这位楚楚可怜少女的话,那肯定是那个男人了。

“是克罗蒂亚姐姐吗?”

抬头微微一笑,这股宁静温和的笑容,就是身为伪领域等级的克劳蒂亚,也不禁产生微微窒息的感觉,就仿佛站在阿卡拉面前一般,心情在宁静下的同时,情不自禁的产生一股肃然起敬感。

“是的,莱娜大人,我回了。”

微微鞠躬之后,克劳蒂亚将身体竖得笔直,仿佛站岗的士兵。

“真是的,不是说过很多次吗?叫我莱娜就行了,克劳蒂亚姐姐你呀,性格太死板倔强了一点。”

莱娜微微叹息道,她还不习惯,也不喜欢被称呼为大人。

“是的,正如我让莱娜大人直接称呼我为【劳】,或者【劳拉】就行了一样。”克罗蒂亚有板有眼的回答道。

“叫【劳】什么的,不是一点也不好听吗?而且克罗蒂亚姐姐比我大,所以叫姐姐是理所当然吧。”

严格说,其实克劳蒂亚的年纪,做莱娜的奶奶都有余了,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那么变态,能在短短的十年不到从一个新手达到伪领域级别,对于其他人说,哪怕是有着那个资质,这个过程至少也要花上七十到一百年的时间。

“不,并不是这个问题。”

克劳蒂亚摇了摇头:“名字不过是代号,我并不在乎别人叫我什么,但是……”

用着十分肯定的口吻,她这样劝告莱娜道。

“但是,如果遇到紧急情况,需要呼救的时候,【劳】不是要比【克劳蒂亚姐姐】方便得多吗?”

“……”

对于一心一意做好护卫工作的克罗蒂亚,就连莱娜也陷入了无语状态。

“对了,哥哥刚才说了,以后的时候,克罗蒂亚姐姐不必藏在附近的草丛里,趴在那种地方不是很不舒服吗?所以随便找个舒服点的地方歇歇就好了,当然,偷听我们的对话是不允许的。”

不打算在这个问题上面纠结下去的莱娜,转述着她的哥哥留给对方的建议。

“果然还是瞒不住那位大人的耳目吗?本还稍微有点自信的。”

克罗蒂亚露出失落的表情,作为罗格弓箭手,也算得上是半个亚马逊职业,隐藏功夫应该是她的拿手好戏才对,对于自己的行踪无法暴露出的事实,作为一名护卫,克罗蒂亚感到失落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不过随即她精神一振。

“不过,既然是那位大人的话,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听说已经达到了领域等级吧,而且历练还不到十年的时间,真是令人目瞪口呆呢,如果不是阿卡拉大人亲口对我说的话,我是绝对无法相信竟然会有这样深不可测的存在。”

“是吗?虽然我知道哥哥的实力提升速度的确很快,不过始终无法理解克罗蒂亚姐姐你的评价,对于我说,哥哥就是哥哥,是疼爱我的哥哥,不是什么高不可攀的存在。”

莱娜稍微有点困惑的歪着头。

“呵呵,那是因为,莱娜大人你并不是属于我们这个领域的,如果你是一名冒险者的话,就能体会到我的惊讶了。”

对于这样的莱娜,克罗蒂亚报以温柔微笑,解释道。

“可能就是这样吧,如果哥哥在一年之内就从见习预言师达到大预言师的等级,或许我也会目瞪口呆也说不定。”

莱娜眨了眨有着卡通一般完美的淡灰色轮廓瞳孔,虽然看不见,但是这双眼睛里却充满了灵气,让人情不自禁的被吸引,去惊叹这双眼睛的美丽。

“是的,就是这样,或许那位大人,就是上帝赐予我们的救世主。”克罗蒂亚笑道。

“莱娜大人,请帮我转达那位大人,很感谢他的好意,但是我并不介意趴在草丛里面,也不会感到任何不舒服,对于我们,这只是家常便饭,森林和草丛才是让我们心安之所,所以不必介怀,反而如果走出警戒范围之外,才让我感到时刻不安。”

“警戒范围?”

莱娜轻轻问道。

“是的,对于我们护卫说,无论何时何地,都必须处于能够在三秒以内赶到护主身边的距离,这就是我们的警戒范围。”

“那样克罗蒂亚姐姐不会很辛苦吗?”

莱娜关切的拉着卡洛蒂亚略为粗糙的小手,同为女人,她自然是知道女人有更多琐碎的事情,就举一些男女通用的例子,比如说在方便的时候……也必须在三秒内赶到?还有,护卫也需要洗澡吧,那种时候也要?!

“能成为莱娜大人的护卫,这是我的荣幸。”克罗蒂亚铿锵有力的回答道。

“唉~~”

对于这样敬业的护卫,莱娜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她毕竟还是纯洁善良的女孩,不像阿卡拉那么老道,可以用睿智或者说是狡猾的语言,让克罗蒂亚被自身的敬业精神作茧自缚,答应稍稍放松一点心态。

“咦,这是……啊,万分抱歉,莱娜大人,我看了不该看的东西。”

克罗蒂亚的目光无意中从桌子上的纸条上面晃过,作为护卫,她对离开以前的房间布局清楚无比,在离开以前,桌子上根本没有这张纸,所以,在护卫的本能下,她稍微留意了一眼,并看到了上面的字,立刻就意识到这是莱娜和那位大人留下的东西。

“没关系哦,请放心的看吧。”

莱娜微抿着小嘴,露出文静美丽的笑容,并且将纸张拿起展开,这并不算什么秘密,所以被看到也没有关系。

“既……既然是莱娜大人这样说了……”

克罗蒂亚微微迟疑片刻,就点了点头,谁能没有好奇心。

“呃……这是……”

看清楚上面的文字以后,克罗蒂亚发出疑问。

“这是我给哥哥施展的预言术,怎么样?”

克罗蒂亚笑看着莱娜,每次提起她的哥哥的时候,她都会露出格外让人炫目的自豪的,美丽的、温馨的和充实的笑容。

这种感觉,就和谈及自己最喜爱的,最引以为荣的事物一样,真是让人羡慕的兄妹感情。

不过……

“这难道说是……预言的内容?”

克罗蒂亚微微提高音量,似乎看到了什么让她困惑的东西一样。

“有什么问题吗?”

敏感察觉到了克罗蒂亚的语气变化,莱娜歪头问道。

“这个……莱娜大人,我确认一下,上面的确是写着【哥哥变聪明了】这句话没错吧。”

“嗯。”莱娜点头确认。

“这的确是预言术的内容没错吧。”

“嗯。”莱娜继续点着头。

“那样的话,如果说是预言术,如果说这是预言的内容,这意思不就变成了【哥哥将变聪明了】吗?也就是说……”

说到这里,克罗蒂亚没有说下去,对她说,接下的话是对那位大人的大不敬言行。

不过,写着哪怕是傻子,也知道她没有说出的话是什么了。

将变聪明了,意思不就是说……现在依然是个笨蛋吗?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