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九百一十九章 恶作剧?宝藏?

第九百一十九章 恶作剧?宝藏?


                第九百一十九章 恶作剧?宝藏?

“喂,我说大猩猩,你不会觉得这个传闻,实在太详细点了吗?”

看到高特在身上翻找出几枚裂开宝石,就要镶嵌到凹槽上面,我不由伸出手先制止了他。

“咦?大猩猩已经是固定称呼了吗?至少叫我猩猩骑士啊,猩猩骑士啊混蛋!!”

高特回过头,突然朝我泪流满面的央求说道。

“好吧,这位猩猩骑士,你不会觉得这个传闻,实在详细过头了一点吗?”

其实我个人觉得,猩猩骑士似乎比大猩猩更难听一点,果然是因为他身为猩猩的品味,完全不是和创下无数让人津津乐道的命名的我同一个级数么?也罢,竟然高特如此喜欢的话……

“哦,是这回事啊?这样不好吗?”

高特抓着后脑勺,一副得意的想笑却拼命忍住得意模样,似乎对自己的意见被采纳而被称为猩猩骑士感到十分自豪的样子,真是个可悲的家伙,那种让人悲哀的笑容,就和一头快要饿死的猩猩在因为丢掉一颗芝麻而感到伤心绝望的时候,突然又在地上找到一粒绿豆,立刻就兴高采烈起一样。

“一点都不好呀混蛋!!你给我认真想想,如果传闻真的这么详细记载着,那么我想问你一个问题——这个传闻的传播者,那些闲着蛋疼的冒险者们,为什么不自己开启祭坛,将宝藏据为己有,费劲千辛万苦的做这件事,就是为了制造这么一个传闻,然后将宝藏留给后人?”

“听你这么一说也是。”

高特眉头一皱,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看总算是发现了这个传闻充满疑点的地方了。

然后,他一拍手心,似乎想通了什么一般,露出恍然大悟的样子,转过头,眼睛闪烁着名为感动的泪光。

“我知道了,原是这样,那群冒险者还真是好人啊,竟然特地将宝藏留给后人。”

“……”

不行了,我已经完全和这头猩猩没有任何共同的语言。

我现在已经完全不相信这所谓的传闻的真实性,不过竟然是冒险者前辈们留下的,再怎么着,也不会害人吧,所以我并未再阻止这头笨蛋猩猩哼着跑调的小曲,一一将手中的裂开宝石镶嵌到凹槽上。

四个角落,一共四条柱子,每条柱子各有一个凹槽,也就是说,只需要四颗裂开级宝石就能开启这个魔法阵——当然,这是假设在传闻真实性的基础上,在我看,这个百分之百是恶作剧成分的传闻,最后大概会让祭坛“噗”一声,放出个烟花,在上空组成一窜“你上当啦白痴!”的烟火字样,就已经算是差不多了。

“哈哈哈,只剩下最后一个了,究竟会出现什么样惊天动地的场面呢?真是期待。”

到最后一根石柱上,高特深呼吸几口气,露出兴奋难耐的目光。

“是呢,究竟会出现什么呢?真让人期待呢。”

我双手抱胸,一边打着哈欠附和高特,一边用怜悯的目光看着他。

这可怜的娃儿,估计是没有在群魔堡垒那里,被【图拉丁的嘲讽】骗到过(想想也是,高特到达第一世界群魔堡垒的时候,已经是几十年前的事情,图拉丁大概还不在那里),所以尚不知道世间险恶,以及那些闲着蛋疼的冒险者无所不用其极的无聊恶作剧。

不过,镶嵌宝石的这种做法,到是让我回忆起了比较深刻的几幕记忆片段。

记得第一次接触到这种玩意,是在石块旷野,当时受凯恩所托开启通往崔斯特瑞姆的传送门,我从他那里第一次见识到完整级宝石的美丽形状,可惜立刻就要挥霍掉了,贪污不能,当时镶嵌宝石的时候,可是心疼了我好一阵子。

石块旷野上的那五根石柱,每一根都对应着一个种类的宝石,不能镶嵌错误,否则后果很严重,感觉这种做法才具有魔法的严谨性,而像现在这样,只要是裂开级宝石随便镶嵌什么种类都行,简直就像是拿魔法开玩笑。

而后记忆深刻一点的,是在开启赫拉迪克族之旅上的两个传送门,其中皇宫监牢通往神秘避难所的传送门没有能量了,得镶嵌一个无瑕疵宝石,当时将罗格第一吝啬的法拉老头心疼得的——那张老脸扭曲的像一盘意大利面条似的。

然后是神秘避难所通往赫拉迪克一族的传送门,一共有七个无瑕疵宝石的凹槽,这差点又将法拉老头吓的魂飞魄散,好在七个凹槽都已经有宝石在那,只要用赫拉迪克法杖开启就行了,可是法拉老头很快有心疼起——这七颗宝石,真的不能挖走么?好歹我们也将赫拉迪克一族从千年被困之中解救出,这七颗宝石就当是送给我们的谢礼吧。

我认为,当时这罗格第一吝啬心里一定这么想过,只是碍于他的老对头凯恩在一旁虎视眈眈,生怕他做出什么有损冒险者联盟声誉的行为,最后这番话才憋死在心中。

这样一回忆的话,前面的是严谨度,后面的是质量,现在这个祭坛开启的模式和这些一对比,是既没有严谨,又没有质量,完全就属于三无工程范畴,真亏高特竟然还能一点都发现不了。

“什么?吴,你刚刚说了什么吗?”

高特正手臂颤颤发抖的,咽一口口水,想将最后一颗裂开宝石放上去,突然抬起头,用疑惑的目光看着我。

“没什么,你忙吧,我可是期待着下一刻的到。”

我暗暗“啧”了一声撇过头去,因为是动物所以耳朵特别敏锐么?竟然连我无意识嘀咕出的话都听到了。

“哦哦,那是当然,我可是比你还要期待呀。”

高特兴致勃勃的抡了一圈胳膊,大概是因为这番对话,他手不抖了,心不跳了,连猩猩像似乎都被治好了,总而言之,他很坚定有力的将裂开宝石镶嵌了上去。

是呀,我也是很期待,不过期待的不是等会会发生什么,而是看到你被耍时的表情啊。

我默默远目,心里补充了这么一句。

“咔嚓”一声,最后一颗宝石,被高特稳稳的塞了进去,沉寂片刻,就在我和高特都露出困惑表情的时候,四根柱子突然嗡嗡作响起,一道一道光芒从镶嵌宝石的核心上流出,从地上窜向神殿中央那个魔法阵,原本暗淡无光的魔法阵,在接受了这些光芒以后突然泛起了淡白色的光辉。

呃……这个动静,还真亏他们能弄出呀。

到这种时候,我依然坚信着,着一定是那些混蛋冒险者的恶作剧,绝对没错,破绽实在太多了,也只有高特这种笨蛋才会上当。

祭坛周围的魔法阵光芒,逐渐从泛白到闪亮,直至有点刺目的时候,突然,四根石柱停止了震动,镶嵌在凹槽里面的四颗裂开宝石,也因为能量耗光而呈现出粗糙灰色,喀拉一声清脆裂响,从表面出现一道道裂痕,然后化作粉末掉了下。

随着宝石的破碎,祭坛周围魔法阵的白光,也逐渐暗淡下,最后重归于暗淡无光。

“咦咦?”

等了片刻之后,除了刚才那阵貌似惊天动地的声响之外,就什么都没有了,传说之中的宝藏什么的,更是不见踪影,高特不由惊讶的张大嘴巴,发出不可置信的惊疑声。

看吧,我就知道是耍人的。

我撇撇嘴,饶有兴趣的看着高特张大嘴巴,直至下巴快要脱臼从上颚掉下的惨兮兮摸样。

隐隐能猜到为什么是四颗裂开级宝石的原因,因为对于哈洛加斯的冒险者说,能闯到这里,肯定至少也是精英级的队伍,四颗裂开级别的宝石对他们说也不是什么大的损失。

恶作剧归恶作剧,要是让冒险者遭受到重大的经济损失,那就超越了恶作剧的范畴了,那帮传出谣言的冒险者,还是有点分寸的,就像图拉丁的【神器传说】,只会流传于那些被他所认同,拥有足够实力进入那个洞穴的冒险队伍之间一样。

所以,就是这样,高特……呃,准确说,被他一起叫的我,我们两个,都被耍了,被那些闲着蛋疼的冒险者前辈们开了一个不轻不重的小玩笑。

“怎么会这样,我明明是那么期待……”

当我耸着肩膀这样和高特解释的时候,他无力的跪了下去。

“可恶,那些混蛋竟然敢欺骗我的感情,究竟是谁?究竟是哪些王八蛋?竟然敢欺骗猩猩骑士大爷我的感情,他们究竟在哪里,我要好好教训他们一顿!!”

泥人也有三分火性,高特突然猛地窜了起,从怀里掏出那张他熬夜制作出的记载着传闻事项的卷轴,撕成一片片碎片扔到熔浆海里面去,然后大吼大叫,抡着长剑四处狂飙,似乎那些恶作剧者们真会因为他这句话从空气中蹦出一般。

“我知道他们在哪里。”

见高特如此激愤,我觉得有必要帮他一把,泄泄愤,于是举手说道。

“吴,你知道他们在哪?在哪里?快说,我要将他们剥光了衣服倒吊在罗格营地大门上示众。”

高特闪身出现在我面前,咬牙切齿的拼命摇着我的肩膀。

“……”

原你也知道剥光衣服赤身**的被围观是一件很难堪的事情呀,那以后就请不要再做出河边裸奔这种丢脸的事情让卡丽娜为难了。

我颇为无语的看着高特。

“这个传闻,听你说的话,应该是你在第一世界哈洛加斯的时候,就已经广为流传是吧。”

“嗯嗯,没错,是这样,吴,你真聪明。”

高特大猩猩点着头,看还没有明白过我话里的意思,被这种笨蛋夸了我也只会感到伤心而已。

“也就是说那些留下传言的冒险者,是走在你之前的前辈,而且根据当时传闻的热门程度,这个时间应该在几年到几十年之间,这样猜测的话,如果他们没有在历练途中牺牲,那么现在应该已经在第三世界。”

“……”

高特顿时石化。

“然后呢,就算你之后追到第三世界,如果那些人不是什么庸手的话,凭着时间的优势,也肯定能轻松将你的脑袋种到菜地里去,你理解我的意思了吗?”

高特僵硬的点点头,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如果他还听不懂的话,那以后干脆就叫植物猩猩好了。

“看报仇无望啊。”

松开我的肩膀,高特长长叹了一口气,随后不知道想到什么,突然又两眼发光。

“吴,你是还有你吗?凭着你现在的领域实力,应该能轻而易举的出这口气吧。”回过头,这头大猩猩用带着累累希望的目光看向我。

“这不可能。”我用手臂比出一个大叉。

“以我现在的处境,根本不可能轻易的跑到第三世界里去。”

“那到也是。”

高特从希望到失落,像被放气的气球一样重新变得垂头丧气起。

虽然是负责打杂,但好歹我也是联盟长老,第三世界那种易去难回的地方,怎么能说去就去呢?少了我,阿卡拉找谁打杂去?

虽然这并不是什么值得自豪的事情。

其实还有一个原因我没说,就算万一去了第三世界,我也不会去找那些前辈的麻烦,因为这完全是高特自作孽不可活,如此破绽丛丛的传闻,普通人根本就不会相信吧,要怪只能怪自己笨,对于那些留下传闻的冒险者实在是恨不起,就算闲着蛋疼跑去质问,肯定也会被当成傻瓜嘲笑,我才不干。

而且,说到复仇的话,在我心目里排在第一个的肯定是老酒鬼那王八蛋,贝利尔都要靠后!!

“姑且就当成是一次教训,走吧走吧,留在这里也没意思。”

休息了一会,我最后打量了一眼空荡荡的神殿,转身就走。

“等……”

高特的话还未说完,突然之间,整个祭坛猛烈摇晃起,比刚才还要剧烈数倍的晃动!!

“怎么回事?”

我连忙半蹲下身子,稳住身形,回过头,只见高特愣了一下,突然像疯狂科学家完成了自己的杰作一般,不顾地面的摇晃,跌跌撞撞的跑到祭坛旁边,两手高举于天仰头狂笑起。

“哈哈哈哈哈哈,我就知道,那些可爱的前辈们是不会骗人的,宝藏,宝藏终于出现了。”

“……”

刚刚是谁在骂谁是王八蛋,龟孙子养着?

我暗暗吐槽了一句,随后也将注意力落到这阵强烈的震源——那座燃烧着猩红火团的祭坛上面,

从盘踞着四个角落石柱上的翅膀恶魔那狰狞的双眼中,突然投射出八道红色光芒,八道红光齐齐聚集在祭坛中央那团火焰上,与此同时,周围的熔浆之海也咆哮起,荡起一个又一个熔浆巨浪,剧烈震动的神殿仿佛颠簸的小舟一样,似乎随时都要被这些可怕的红色巨浪所淹没。

在这些惊天动地的威势衬托中,祭坛的正中央上,突然裂开一道整齐裂缝,并且缓缓的向两边打开。

这种情况,难道下面真的隐藏着什么?

绕是对传闻抱着十二分质疑的我,看到这惊天动地的一幕,内心也不禁动摇起。

难道真的是这样?这个魔法阵考验的是冒险者的耐心,第一次出现的景象是假的,如果冒险者这时候失去耐心离开的话,就会错失过真正目睹宝藏现世的机会?

这样一想的话,似乎又的确有点道理,而且为什么有如此详细的记载,那些冒险者依然没能发现宝藏,这样的话也说得通了——这些冒险者原本的确是想恶作剧的,他们经历了第一次的假象,并没有窥得真实,以为这就是全部,于是失去耐心离开,留下这些传闻戏弄后人,却不知道原真正的宝藏是真有其事,只是他们的耐心不够,错过了而已。

虽说这种说法有点勉强,冒险者一般说都是很有耐心的,不然也不会闲着蛋疼,花大量时间去做各种恶作剧了。

总之,现在的景象,貌似被高特这个笨蛋给傻人有傻福,蒙对了。

我这样想着,这时候,整个祭坛从中间裂开一道两米宽的裂缝,终于停了下,随之剧烈的震动也消失,如果不是那突兀敞开的祭坛还在的话,我会以为刚刚只是一场幻觉。

“神器,我的神器,哼哼~~”

哼着各种不着边际的小调,高特这时候到是淡定起了,迈着狂妄的八字步,慢悠悠向祭坛上的裂缝爬去,还不忘记回过头招呼我一起过去。

好吧,姑且看看是什么东西,希望别突然从里面蹦出一个恶魔才好。

怀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我跟着上去,男人的第六感在心里不断跳动着,似乎在提醒我,作为悲剧地,事情不可能这么顺利才对。

“看吧,果然是宝藏,果然是这样没错吧!!”

站在祭坛哈桑往裂缝一看,高特立刻嚷叫起。

在裂开两米宽的缝隙里面,有一个四四方方,人工雕砌的大坑,里面正躺着一个红色大宝箱,那古朴的造型,仿佛正散发出一股“里面有好东西”的神秘气息……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