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九百零八章 微妙的占卜

第九百零八章 微妙的占卜


                第九百零八章 微妙的占卜

“你可别胡说,我和莱娜可是纯洁的兄妹关系,再说你远在哈洛加斯万里之外,哪只眼睛看到了我打莱娜的注意,凭空诬陷人也有个限度吧。”

我立刻瞪大眼睛,愤怒的瞪了过去。

“虽然我是没有看见……”

见我发火,克里斯到是不急了,表情变得散漫起,笑着看了我一眼。

“但是前些时候白狼可是这样和我说过,你说我是相信他好呢?还是相信你好呢?”

“切,白狼那死妹控,怕是有男人接近莱娜一百米之内,他都怀疑对方在打莱娜的主意。”

听到是白狼的话,我顿时露出不屑表情,我说难怪呢,会误会我和莱娜之间感情的,恐怕也只有白狼那个重度妹控病患者了。

“诶,等等?”

我突然发现克里斯话里有值得琢磨的东西。

“你是说白狼?白狼过这里?什么时候?”

“你还真不知道啊。”

克里斯无奈的耸了耸肩膀,叹了口气。

“我们的狐人族小天狐殿下,两个月前就已经通过了群魔堡垒的关卡,带着她的队伍到哈洛加斯了。”

“什……什么?!!”

对于克里斯暴出的信息,我表现出了足够分量的震惊。

“看你的样子,还真是一点儿也不知道呀。”

克里斯捂着额头,用惨不忍睹的目光看着我。

“真怀疑你和那只小狐狸是不是已经闹别扭了,竟然连这种事情都不知道,你这个情人当的也太不合格了吧。”

“去去去,什么情人不情人的,说的好像我们在偷偷摸摸似的。”

我郁郁的看了克里斯一眼:“但是,她的确什么都没有告诉我啊?”

“信上没有说?”克里斯吃了一惊。

“信?什么信?”我比克里斯更吃惊。

克里斯:“……”

“那个,姑且让我问个问题好么?”克里斯用一副面瘫的表情,无力的打量着我。

“你和那只狐狸,该不会从就没有通过信吧。”

“唉?唉唉?还可以通信?”

“当然啦混蛋!!”

克里斯似乎终于无法忍受我的无知,抓着衣领将我不断摇晃去。

“冒险者之间,或者冒险者和家人,如果相隔太远的话,写信是唯一的手段,不要告诉我你连这个也不知道。”

“这个我当然知道。”

我重重的咳嗽一声,拍开克里斯的双手。

“我和小狐狸之间,就算不依靠写信,也能心灵相通,感受到彼此之间的心意,不用依靠这些东西,咳咳,没错,就是这样。”

嘴里这样说着,其实我已经开始酝酿着第一封信该写什么内容才好,话说回,小狐狸也真是的,我笨忘记了也就算了,她竟然也从未给我寄过一封信,这样一想,还真有点小小的寂寞啊。

“骗鬼吧你。”克里斯蔑视的看了我一眼。

“你就老实点告诉我吧,你是不是和那只狐狸分手了,是的话那可是个好消息,我相信只要把这个消息传出去,整个暗黑大陆起码会有三分之一的男人欢呼雀跃。”

顿了顿,他又补充一句。

“对你这个家伙的怨气,也会少少的减少一点吧,大概。”

“……”

原我已经不知不觉成为了暗黑大陆三分之一男性的公敌了么?

“虽然很抱歉,但是如果你决意要传播这个虚假消息的话,我只能在这里先将你放倒了。”

我摩拳擦掌,不怀好意的看着克里斯。

“说笑而已,我就知道你和那只狐狸情比金坚。”克里斯脸色一正,没有片刻犹豫的说着些一看就知道是违心的话。

不愧是假笑王子,脸变得就是快,我切了一声,好不容易找到可以教训教训这家伙的理由的说。

“话说回,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讲你的后宫大队也一起带了?”

克里斯看了那边一眼,细细一数,呃,好像还差几个。

我将这次的理由,稍稍告诉了他一些。

“原是这样,那就乘快吧,再过几个月暴风雪就要了。”克里斯点点头,总算是说出了一句人话。

“要不要我帮你传个信,把精灵女王也叫上,个后宫大聚会?”

“……”

果然,这家伙正经不了一句话又开始揶揄起我了,不过想想,若是阿尔托莉雅真的话,或许还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身为骑士王职业,她的辅佐能力,无论怎么想都绝对要比高特这厮强上好几番。

不过,她现在估计还在书房里拼命盖章吧。

“哈欠~~~”

精灵王城,水晶之树上,传出某只呆毛轻微的喷嚏声。

“而且,现在出去的话,说不定还能遇到那只狐狸的队伍呢。”克里斯无意间的一句话让我灵光一闪,的确是这样也说不定。

大概差不多逗留了半个多小时,我们离开了安亚的赌博商店,在贸易市场上逛了一圈之后,像哈洛加斯最受欢迎的铁匠铺走了过去。

一路上,我们拿出从安亚那里买的水晶。

据说是从神圣的亚瑞特山顶划落下的冰之结晶,辨识以后可以占卜出一个人最近的运气,据说似乎蛮准的,在女冒险者之中很是热卖。

总觉的,就和每天早晨上班之前的幸运占卜节目类似呢,无论是手段还是准确度。

安亚也越越像一名奸商了,带着这样的感叹,我们取出水晶,掏出辨识卷轴拍了上去。

水晶的价格到是不贵,没有被宰的感觉,相反是辨识卷轴还要贵上许多,要不是这两年,法师公会研究了我从塔拉夏那里带回的几分卷轴,其中有优化辨识卷轴和回城卷轴的手段,再加上赫拉迪克一族对这方面也是小有心得,让辨识卷轴和回城卷轴的制作更加简单起,联盟肯定是不会允许冒险者这样浪费辨识卷轴。

“我先吧。”

维拉丝握着小拳头,给自己鼓气着道。

这小主妇出乎意料的,对这种事情十分热衷,最先也是她扭扭捏捏的建议大家试一试的,该说不愧是主妇属性么?

辨识的光芒闪过,虽然对这种玩意抱着满满的不屑,但是我的目光,还是不由自主的看了过去。

“勤劳的水晶。”

莎拉她们先叫起,然后和维拉丝一起很高兴的笑了起,似乎对这个评价很满意的样子。

接着是莎拉。

“努力的水晶。”

呃,虽然挺准确的,但是这个结果,真的算是幸运占卜吗?我心里闪过一个大大的问号。

然后是琳娅。

“巨大的水晶。”

琳娅顿时愣在当场,脸色逐渐露出了和地上的白雪呈鲜明对比的羞红,其他人则是抱着肚子偷笑起。

“这……这个不算。”

琳娅脸蛋冒着烟的将水晶狠狠塞回去,拿出一个新的。

“……”

原还有第二手准备呀,我们顿时远目。

“才能的水晶。”

琳娅呼出一口气,将微卷的墨绿色长发,用白皙指尖明媚的向后一挑,然后朝我们比出一个v字胜利手势。

显然身为一家之主的我,是要等到最后出场,于是大家把目光集中到三无公主身上。

默默的一手握着水晶,一手抓着辨识卷轴,虽然三无公主的气质和她的高智商属性,让人感觉她并不会对这些子虚乌有的占卜感兴趣,不过出乎我意料的,从她微小的习惯动作中,我感受到了被那张漠然的洋娃娃脸蛋掩盖起的认真和凝重。

“啪”,白光闪过。

“无语的水晶。”

众人:“……”

该……该怎么形容好呢?总觉得三无公主被一颗水晶给吐槽了。

“哼!”

呆了片刻,发出一声轻哼,三无公主霸气的将水晶砸到了地上,再掏出一颗,重!!

白光闪过,无视的水晶。

啪,被砸,再。

白光闪过,无口的水晶。

白光闪过……

白光闪过,喝茶的水晶。

浪费了五六张辨识卷轴,三无公主似乎终于对这个喝茶的水晶感到十分满意,嗯嗯的点点头,小心翼翼的收了起。

“……”

总有一种无法吐槽的感觉。

然后,四个女孩将目光集中到我身上。

“呃。”

见琳娅和三无公主被吐槽的那么厉害,我突然有一种拔腿而逃的冲动。

身为准悲剧帝的本人,究竟会得到什么样让人发指的占卜呢,想到这里,我全身瑟瑟发抖起。

这时候,应该召唤菲尼,用这个如假包换的真!悲剧帝,将我的悲剧光环全部吸收过去才行。

“啊,菲妮,过,过,在这边!!”

我望着前方,挥手大声招呼。

然后,乘着女孩们转头的瞬间,拔腿而逃。

开玩笑,菲妮怎么可能无缘无故出现在这里呢?

可惜,维拉丝她们实在太了解我了。

在我小腿肚子刚刚发力的瞬间,一记公主踢踹了过,扑通一声,我华丽的扑倒在了雪地上。

“大人,不能逃避命运哦。”

维拉丝蹲在我前面,气呼呼的鼓着小嘴,用一副很严肃认真的楚楚表情看着我,仿佛我不这样做就会被名为命运的玩意吞噬然后变成一堆有机肥料。

“好吧,我做就是了。”

我无奈的站起,感觉不到这枚水晶在操纵着我的命运,到是感觉到了维拉丝她们正在将我推向命运的悲剧深渊。

辨识卷轴,我拍。

白光闪过。

“……”

“呃,微妙的……水晶?”

怎么形容呢?这种微妙的感觉,微妙的表情,微妙的悲剧占卜,微妙的被吐槽感,微妙的想吐槽一下,微妙的捕捉到了维拉丝她们微妙的目光,微妙的有一种无力感,微妙的想回老家结婚……

难道说……难道是说……

我的人生——很微妙?!!

“总而言之,就是这个结果没错了。”

虽然感觉有些微妙,不过还不算是最坏的结果,比如说悲剧的水晶,奶爸的水晶,斗篷男的水晶,后宫的水晶,路痴的水晶,凡人智商的水晶之类的结果,都没有如意料之中的出现,我微妙的感觉到了小小的微妙满意,结束了这次微妙的占卜。

我整个人都微妙了混蛋!!!!

下一刻,我呈现otz姿势跪倒在地……

其实……其实我是想要歌神的水晶的呀,不过这种老天都为之嫉妒的才能,还有自己身为准悲剧帝的命运,想都不可能出现的,抱有这样一丝丝期待的我,真是个微妙的笨蛋啊。

占卜水晶还剩几颗,送给谁都不要紧,但是唯独有一个人一定要给,菲妮,嗯!!

“苏拉克大叔,早呀。”

大清早,这位高大的野蛮人大叔,恰西的父亲,同时也是整个哈洛加斯最杰出的铁匠,苏拉克,就光着膀子站在热火朝天的熔炉旁边,任那流水一样的汗滴,顺着他沟壑分明的肌肉线条流下,一锤,又一锤,仿佛他的灵魂已经融入了手中的铁锤一般。

直到他停下,我才这样打了一声招呼,在铁匠工作的时候贸然出声是很失礼的行为,从恰西那里知道这一点的我,一直牢牢记着这个规矩,除了穆矮冬瓜以外。

“哟,好久不见了,小伙子。”

苏拉克大叔的话,就如同他手中的铁锤敲打声一般,充满了洪亮和穿透力。

“恰西让我给你稍点东西了。”

说着,我将出行前几天去恰西那里,她拜托我帮她稍上的一封信和几件蓝色装备,给掏了出。

“哦,这笨女儿。”

苏拉克嘴里傲娇着,但是脚步可不慢,放下铁锤大步走过,就差没从我手上一把将恰西的寄件夺过去了。

“嗯,还是笨手笨脚的,一点儿都没有长进呀,这笨蛋,早说了她的个头不适合铁匠这门职业了,女孩子家的,不考虑找个好男人嫁出去,脑子里尽是想着这些,唉。”

苏拉克选出一把长剑,一边细细的观察着,用粗糙的大手在上面抚摸着,手指时而轻弹,让剑身发出清脆的鸣音,一边用着罗嗦父亲的口吻,唉声叹气抱怨起。

不过,他目光闪过的满意和高兴,却没有瞒住任何人,显然,对恰西的进步,这位嘴硬的父亲感到十分满意。

“怎么样?恰西想征求一下你的意见,她想离开罗格营地。”

“嗯……”

苏拉克大叔依然在默默打量着这些装备,片刻之后,才摇了摇头。

“这种水准,勉强去库拉斯特也是丢了我们家的脸,想要离开的话,让她先去鲁高因锻炼锻炼再说吧。”

说完,默默的将恰西寄给他的——包括武器铠甲头盔靴子手套和腰带,足足一整套装备,抱了起,率先走进屋子。

我该庆幸,幸好恰西还算有几分理智,只让我稍了一封信和一整套这样的装备,不像苏拉克大叔一样,当初硬是把一整套家具塞了过。

在苏拉克大叔的招呼下,我们到这个巨人一样的王国,维拉丝她们还是第一次进入真正的野蛮人家里,里面巨大的家具,让她们的俏脸上充满着惊奇。

“,大家坐下吧,我那个笨蛋女儿平时多有承蒙大家的关照,谢谢了。”

苏拉克这样说着,端上五杯……呃,我该用杯形容么?这足有维拉丝她们小腰粗的茶杯……

“哪里,这都是她自己努力的成果。”我谦虚的应了一句。

“哈哈哈哈,小伙子,我苏拉克有那句话,就说那句话,从不会胡乱夸人,恰西在信里都说了,如果不是你不断将大量优秀的装备,不计损失的送到她手中,她现在估计连蓝色装备还打不出吧。”

苏拉克发出洪亮的笑声,然后像是观察着什么一样,品头论足的上下打量着我,自言自语起。

“嗯嗯,虽然个头小了点……”

“……”

有种不祥的预感。

最后,苏拉克一拍手心。

“嗯,小伙子,我以前也和你说过,怎么样?我的女儿,虽然有点笨,天赋也不是很好,但是我这个父亲却绝对敢打担保,她是一个好女孩,要不要做我家的女婿?”

“噗——!!”

五口茶水齐齐喷出……

“大……大人,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从没有听你说过?再怎么说,就算我们不介意,恰西大人也……”

抹了抹唇角,维拉丝抬起头,用生气的目光看着我,那巨大的茶杯,被她双手握着,发出了悲鸣。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www.23us.us】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